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六十三章 预言与谶语
    ,!

    眼见火髯道人跌倒在地,痛苦狰狞的样子,王道人再也不敢耽搁,趁机奔出门外。可说来也奇怪,之前对方所说的精英弟子居然一个也没见着,虽然不知其中缘由,但他已经来不及多想,只能飞身前往苍北仙苑。

    不知过了多久,小屋之中的惨叫声越来越小,附近的杂草丛中突然出现了一系列的异动,紧接着几个峰着烟色戏装的年轻男子便走了出来,一同朝小屋的方向行去。

    “道人,王如水已经走了。”

    带头的那个男子刚把话说完,地上的火髯道人就像吃了灵丹妙药似的,立刻便从地上跃了起来,只见他气色如常,精神抖擞,丝毫看不出受过重创的样子。

    原来,火髯道人只是在佯装,他和这些弟子精心策划了一场阴谋。

    站起身来之后,他拍打了下身上的污垢,于是便开口道:“怎么样,他有没有怀疑?”

    还是那个带头的弟子回答道:“这倒是没有,我看他神色慌张,根本就顾不上那么多了。对了,我们好汪容易才把他关到这里,现在又为何轻易将他放走?”

    火髯道人古怪地笑了笑,抚着火一样的须髯道:“这么说来,你一定没有钓鱼的经历吧!”

    那弟子先是一愣,接着点了点头。

    火髯道人再次坐在桌子旁边,伸手抄起一只茶杯,倒了一些茶水,然后一饮而尽。

    “你要知道,钓鱼的时候不只是要收线,更重要的是鱼饵。没有鱼饵,怎么会有大鱼上钩呢?”

    那个叫张栋的弟子点了点头,随即恍悟道:“您的意思,王道人就是鱼饵?”

    火髯道人微微笑了笑,随即将手里的茶杯往对方的面前一挺,接着道:“你觉得这玩意能不能做饵?”

    张栋虽然心知答案,但又担心这里面还有什么玄机,所以迟迟不敢作答。直到这时,靠后的一位小个弟子接茬道:“当然不能。鱼又不会吃茶杯,自然不会上钩。”

    火髯道人随手将茶杯一丢,然后指着那名弟子道:“说得好!”

    语毕之时,茶杯刚好应声而碎,散成无数片,整整撒了一地。接着他拾起其中一块较小的碎片,对着那些弟子道:“但如果我现在把它塞到一条蚯蚓之中,你说鱼会不会吃掉它?”

    这下,张栋终于明白了对方的意思,于是立刻道:“弟子领悟道人的意思了。”

    火髯道人微笑着点了点头,接着朝其他的几个人道:“你们呢?”

    刚才插嘴的弟子想点头,却又不敢点头。而剩下的三人则一脸茫然看着对方,似乎还没有摸到窍门。

    “这么和你们说吧!王道人就像是刚才的那只囫囵的茶碗,完好的情况之下当然不能被鱼吞下。可如果能想办法让他的形态发生改变,然后再加以掩饰,那他就能成为致命的杀器,被大鱼一口吃下了。等瓷片进入到身体之中,再想袚除可就不容易了。”

    这下,那些弟子的脸上终于露出了喜悦的笑容,而作为带头人的张栋则表示不屑,因为他早已经自行领悟。

    “道人,那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等鱼自己上钩吗?”

    “不,你们还有更重要的任务,你们过来,我说给你们听。”

    碧波潭附近,兴浪兽更在水岸上打坐吐纳,就在这时一个人的身影忽然闯入了他的领地之中。

    “你来得有些晚了。”

    话刚说出口,只见一个烟色的包袱突然从天而降,刚好落在他的眼前。忽然间,他明眸一闪,包袱皮立即碎成无数,里面的东西随即显现在他的面前。

    “啊!就是这个味道!”

    旁边,高渐飞一脸嫌弃地从树林之中走了出来,而兴浪兽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在面前的东西之上,然后便开始大口大口吞咽起来。

    “您好歹也是上古十大凶兽之一,怎么喜欢吃这种垃圾东西?”

    正在享用美味的兴浪兽猛然抬头,瞪了他一眼,口齿含糊道:“这有什么办法,谁让臭豆腐这么好吃,说实话我都有些后悔当初听从那个人的话了。”

    原来,高渐飞所说的东西就是这种闻着臭,吃起来却异常鲜美的另类美食,臭豆腐。

    因为自己身份的原因,兴浪兽不愿意亲自去买,所以只好让他代自己去寻。只是这东西的气味实在不太友好,而高渐飞又恰恰十分在意,这一路上他感觉自己的骨子里面都被它给彻底熏透了,这下回去他真的要洗几个百花浴了。

    “对了,听说孙长空被关在法戒会有几天了,方惜时还没有将他放出来的意思吗?一个真人而已,死了就死了。再说,他被孙长空杀,说明他自己技不如人,放在大自然当中这叫弱肉强食,顺应天理,有什么错可言?”

    高渐飞道:“可张真人毕竟是我们的长辈,以下犯上的罪名可不小,而且还牵扯上人命,苑里当然会格外重视。不过,孙长空毕竟我们这一代之中的优秀人才,如果就这么错过传薪大会的话,不管是对仙苑还是对他自己,都是极大的损失。所以照我看,再有个一两天那些长老们就会将他放出来了。”

    吃过美味的兴浪兽伸手擦掉嘴边的碎屑,然后拍了拍手道:“依我看,那些老家伙们就是整天太悠闲了,所以才会去管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大劫当前,他们不想办法阻止灾难的出现,居然将注意力放在一个小小的弟子之上,真是想不通他们的脑子里面到底装了什么。对了,那个家伙那边有消息吗?”

    听到这里,高渐飞的脸色明显变得不太自然,甚至有些忌惮,这让兴浪兽感到有些无奈。

    “我说,你不就见过他两回吗?至于这么害怕吗?”

    高渐飞沉色道:“感情不是你去见他。这两天他的情绪一直都很暴躁,一般人根本无法接近。要不是我身法敏捷,恐怕现在已经被他撕成碎片,混着菜下饭了。”

    兴浪兽轻捋了下发梢,随即站起身来,轻笑道:“再厉害的老虎,没了牙齿也只是个空架子。你放心,我和纳百川已经联手制住了他的大穴,没有我们的帮助,单凭他一人是绝无可能冲破禁制的。”

    高渐飞搔了下头皮,惭愧道:“可他那样子也太恐怖了些,稍一冒进就有可能丢了性命。话说,你和纳公子为何要将他拉拢过来?”

    兴浪兽淡淡道:“力量这种东西,没有人会嫌它多。你可知道接下来我们将要面对怎样的阵势,像这样的顶尖强者,自然是多多益善。”

    高渐飞有些犹豫,但最终还是说道:“你老是说大劫大劫,可到现在我也不知道这所谓的大劫究竟是什么?现在,你能不能给我解释一下?”

    兴浪兽上下打量了他一眼,随即道:“高渐飞,你的修为实力在同龄人中属实不错。但要比起头脑,却远远不如三胖。”

    高渐飞有些不高兴,但这确实是事实,不然人家怎么能赚得顿贯家产,而他却需要苑中每月下发的生活补贴度日,这就是差距。

    “好端端的,为何要提起这件事?”高渐飞不由得问道。

    “呵呵,你看他什么时候问过这种问题,难道他就不纳闷吗?从我对他的了解来看,他可比你好事多了。但你不奇怪,为何他迟迟不问吗?”

    高渐飞摇了摇头。

    兴浪兽瞟了他一眼,然后才冷冷道:“因为他知道什么时候该说什么话,什么事情该问,什么事情不该问。他知道,这世上的事情,不是知道得越多就越好。你差就差在,什么事都要问个清楚。这些时候,做人还是需要糊涂的。”

    高渐飞道:“话虽如此,但我确实不明白咱们这计划了这么多,到底图个什么。杀人?直接找上门去杀就是了。寻物?知道位置一点点找就是了。可就是这所谓的大劫,他到底在哪,我们与他又有什么干系?”

    兴浪兽猛然凑到他的跟前,用看待怪物的眼神死死地盯着高渐飞,后者顿时觉得不自在,于是连忙向后躲去。

    “呵呵,连你都知道躲,那所谓的大劫就那么好对付吗?如果三言两语能够摆平的话,自然就没有现在的这些琐事。可应劫之人一日没有现身,我们就要时刻准备,以防意外发生。”

    “可那个应劫之人到底是谁?如果不知道他的身份的话,那至少也应该知晓一些关于他的特征吧?是高是瘦,是胖是矮,男的女的,是二八芳华,还是垂暮之年,总得有点提示吧!”

    兴浪兽站起身来,轻轻拍了下对方的肩膀,接着便从自己的怀中掏出一物,那是一张绣着字的素巾。只方上面写着:寂寞秋水日,雄鹰丧魂时。

    “这……这是什么?”

    兴浪兽小心地将那方丝巾再次收了回去,而后轻声道:“这就是当时告诉我大劫之事的那个人留给我的唯一凭证。他说,按照上面所说的去寻,就能找到所谓应劫之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