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六十二章 拉拢
    ,!

    自打离开暗室之后,王道人便被安排在了一处十分隐蔽的小屋之中,每天都有专人送饭,过得也还凑合。只是这附近有弟子把手,而且都是陌生的面孔,自己根本就说不上话,就更别说外出散步。两天的时间几乎让他抓狂,他感觉自己再这么下去恐怕就要被活活憋死了。

    这一天刚刚吃过午饭,趁着看守进来收拾碗筷的时候,王道人面带笑容道:“我说这位小兄弟,你是哪位道人的门下,说出来,也许我认识喽。”

    那名弟子只顾着低着头将桌上的餐具往托盘上收拾,直到把这些事情全部干完,他才安然离去,走时还不忘将门给带上。看着对方的身影,王道人的脸都给气歪了,自己好歹也是对方的长辈,就算对方不将自己放在眼里,便至少得有最起码的礼节吧!可对方走得那般决然,仿佛根本没有看见他似的,全当他是空气了。积压在心中多日的怨念化为了无尽的怒意,王道人来到门前,大声叫喊道:

    “快开门,我要出去!”

    说着,他抬腿就是一脚,正好踢在门扇的中间。按理说,整个门最最薄弱的地方就在这里,可他那一记“蓄谋”已久的腿功打在上面,居然就像清风指过一些,别说是碎片飞散,就连道划痕都没有留下。这让他不禁想起了蓬莱大陆之上有一种神奇的树木,名叫弃灵。弃灵树生长缓慢,成长条件苛刻,种下一百株,到最后也未必能收获一块像样的木材。可由他制造的物品,竟然拥有一种天生的神奇力量,能将修行者的武力全部吸引,而不损伤自己一丝一毫。如此看来,这两扇门似乎就是由弃灵木拼搭而成的,怪不得连王道人也拿他没有办法。

    软硬都不吃,这下王道人彻底失去了希望,索性坐倒在门前的地面上,对着门外的方向发呆。可就在这时,门缝外面忽而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王如水,在这里待得怎么样,是不是感觉很舒服啊?”

    王道人不看也能知道,门外之人正是将自己送到这里的火髯道人。见到了将自己害成这般模样的罪魁祸首,他不禁开口叫骂道:

    “你个红毛猴子,有本事把你王大爷放出来,我要和你大战三百回合。”

    这本是王道人发泄胸中怒意的气话,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可就在这时,房门忽然吱扭一下从外面打开了。

    “王如水,几天不见你长本事了。虽然都是道人,你可是我们之中的末了,就算是十个你也未必是我的对手。怎么,你真的想挑战我吗?”

    王道人抬起眼皮望了对方一眼,然后满脸微笑道:“呵呵,我说火髯老兄,你也知道我王如水的脾气,来得快,去得更快。再说,门都开了,我还能有什么不满,正好我在这里待得有些久了,再这么下去关节恐怕都要生锈,我要出去走走,怎么样?”

    王道人说话的时候,尽量保持着适当的语速,不让对方察觉出自己的心理活动。这样才更有机会从这里逃出去。不过,火髯道人一句话便已打消了他这个念头:

    “出去容易,只要你能打赢我,别说是出去,就算是回到仙苑之中我也不会阻拦你。”

    说完,火髯道人伸出一只手掌,摆出应战的姿态,等候对方的决定。可王道人并不傻,他知道自己与对方之间有一条不可逾越的沟壑,就算让他再活五十年,也不可能超越面前的这座大山。

    稍事停顿,他便接着道:“火髯老兄还真会开玩笑,我哪敢啊!”

    说话间,他的袖中忽然闪出一个烟影,火髯道人怒目而视,两道绚烂火光立时爆射而出,顷刻之间便已将那物体完全吞噬,不一会儿便掉出两根烧焦的木炭。

    是筷子!

    千算万算,火髯道人怎么没有想到,王道人居然会用筷子当作武器,进而偷袭自己。不过,让他更加意外的是,向来软弱无争的对方竟然还有如此阴险的一面,要不是他反应及时,兴许现在已经被那筷子头戳进了咽喉之中,一命呜呼。

    “你!”

    火髯道人平生最痛狠这种卑鄙无耻下流爱搞花招的小人,一想到自己差点丢了性命,胸中的怒火立即幻化成不竭的力量,将他整个人都完全武装起来。

    “等等!”

    王道人突然惊呼一声,接着伸手指了指对方头顶的上位。出于好奇,火髯道人不禁抬头向上看去,可与此同时,一根冰凉的物体已经抵在他的脖颈之上。

    “别动,再动小心我插死去。”

    火髯道人再也不敢乱动,只得声色俱厉、怒斥道:“王如水,你tm敢阴我!”

    王道人嘻笑了下,然后淡然道:“呵呵,特殊时期,特殊办法,你以为我想这么想吗?如果不是你我修为相差如此巨大,也许我还真会和打两下。不过这样也好,省得浪费你的力气了。快,带我离开这里!我要出去!”

    虽然自己的身家性命被人要挟,可火髯道人却并没有大失方寸,而是面色沉着道:

    “就算让你从扇门里走出去又能如何,还有好几名实力不俗的精英弟子在外面候着,只要你敢妄动,他们可以在一瞬之间联手将你击毙。所以你就听我一句劝,乖乖地待在这里,等我的指示。”

    听到这里,王道人已经有些不耐烦,于是继续坚持道:“我管外面有多少人,反正你现在就在我的手中。别人的命我管不着,你的命我可以定夺。就算死,你也要为我陪葬!”

    火髯道人当然认为自己的命比对方的重要,如果要在同归于尽和纵容对方之中选择一个的话,他当然要选后者。

    “王道人,你这又是何苦呢!只不过是委曲你在这里躲几天,等传薪大会结束以后就还你自由之峰,你看怎么样?”

    王道人眼珠一转,不由道:“你此话当真?”

    火髯道人正色道:“我火髯向来说一不二。否则,你怎么还能有命留在这?”

    王道人又道:“可为什么一定要等到传薪大会之后?我又不是要选衣钵传人,你们不用这么在意我。”

    火髯道人狠狠地瞪了他一眼,然后咬牙切齿道:“你在想什么,当然不是因为这个理由。这里面的事情牵扯太多,一时半会和你说不清楚。等哪天我有空了再和你详述。”

    王道人得意道:“呵呵,我看你今天就挺有空的,要不今天就都交待了吧!”

    “王如水,你不可逼我!”

    火髯道人的声音突然压得很低,但语气之中的阴冷程度却递增数倍,让人不寒而栗。

    不过,王道人早已不是三岁的小孩子,如果这点威慑都承受不住的话,怎么能对得起活过来的这些年?

    “火髯,你别以为我是吓大的。别忘了,我也是你们的合作伙伴,我有权利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

    见到对方如此执着,火髯道人叹了口气,然后道:“我们本来只想让你在这里一直待下去,不过现在看起来这件事情似乎不可能了。一旦你知道了这个计划,也就说明你和我们上了同一条船,一损俱损,一荣俱荣。就算这样,你也要知道真相?”

    王道人连想都没想,重重地点了点头。

    小屋之中,还是只有火髯道人和王道人两个人。不同于刚才针锋相对的激烈场面,现在的他们已经双双落坐,而五道人手里的筷子已经不知所踪,就如同他的魂魄一样。

    如今他的眼睛异常空洞,仿佛就连中这天下最为有趣的事情都无法闯入到他的视线之中似的。他看着门外,蓬头垢面,就好像一个失意的落榜考生,迷茫,无措。无力感由心中而生,袭入四肢百骸,令他的身体无法挪动半分。现在的他再也不想出去了,他甚至有些后悔知道那个惊天动地的真相。

    “为什么会这样!”

    与王道人的表现不同,火髯道人的神色极为平淡,眼看对面已经摆出生不可恋的样子,可他却依然不动如山,品着手里的茶水,称赏着门外的风光。

    “怎么样王道人,现在你也是知情者了,该怎么办你自己做决定。如果你愿意与我们一起的话,那现在就和我从这里出去。可如果不愿意的话,那为了保密我只能将你关在这里,亦或杀了你。”

    “杀了我吧!这种世道我再也不想待了,让我死吧!”

    说着,王道人直接朝火髯道人的身上扑去。一切发生得太过突然,以至于让他没能做出正确的判断。

    “噗通!”

    实话实说,他之前所做的动作根本就没有经过大脑思考。可正是因为这不合逻辑的“招式”,刚好击中了火髯道人的“软肋”,于是二人抱成一团,一齐跌在地上,摔得七劳八素。趁着这个时候,王道人猛然从地上爬起身来,目光呆滞地喃喃道:“我要去找长空,我要告诉他这件事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