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六十一章 平定
    ,!

    事情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原来进入大厅之中的不是别人,正是之前与孙长空等人完成“除云”行动的陈立。作为初升大陆之上的巅峰存在,他一出手便已展现出了压到性的优势,轻而易举地便将他们的围攻化解,并且挫败了对方的锐气。而那名男子似乎受到了不少的冲击,直到现在他的双眼仍在紧闭,迟迟没有睁开。

    “陈立前辈,好端端的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难道你也是来参加我苑传薪大会的吗?”

    神来子说完好了一眼半跪在地上的斗笠人。如今有了陈立这把可靠的保护伞,他终于可以不用再提心吊胆,脸上还浮现出一抹得意的笑容。

    陈立朗声一笑,随即道:“我来这里,确实有这个原因,但也不全因为它。我来找一个人。”

    神来子不禁问道:“您要找谁,居然可以让陈家老祖亲自出马,如果对方不是罪恶涛天的话,那一定就是至强的大能。”

    陈立伸手将地上的斗笠人猛然提了起来,一脸凶相道:“就是他。”

    神来子再次打量了下对方,发现那人身材竟比之前矮小了许多,就好像蔫了的茄子似的,一点生气都没有。

    “他?这人的功夫虽然乖张独僻,前所未见,但就凭他怕能耐恐怕还入不了您的法眼吧!”

    陈立厉色道:“这是当然,只不过不知他把陈世杰藏到了什么地方,陈家上上下下已经找了好几天,而我一路打听这才能寻着蛛丝马迹一点一点找到这里。”

    说完,他朝那名男子和碧绦公子温和道:“刚才多有得罪,请多包涵。我陈立就是粗人一个,你们也别往心里去。这人对我意义重大,如果杀了他,也许我也就再也找不到陈世杰了。”

    碧绦公子好不容易从地上站了起来,一边拍打着身上的灰尘一边苦笑道:

    “老祖都这么说了,晚辈哪里还敢得理不饶人。我倒是无妨,只是不知这位师台的伤势如何……”

    在对方的提醒之下,陈立接着看向自己眼前的灰衣男子,继续赔罪道:“这位小兄弟,你身上的伤势如何,需不需要老夫帮你运气调息?”

    那男子的头倏尔晃动了两下,接着猛然睁开双眸。就在这个时候,一道耀眼火光立即破空而出,差点将陈立的衣衫引燃。

    “好家伙,刚才我就感觉到你的身上似乎有一股不呆思议的力量,现在看来果然没错。你……到底是哪路高人?”

    男子淡然道:“我不是高人,只是个过客而已。”说着,他朝地上的宋震庭抱起双拳,随即道:“既然已经无妨,那在下就告辞了。”

    对方刚要走,宋震庭立即起身,连跳带跑地来到那人身后,一脸惭愧道:“真是抱歉,让你过来帮忙,没想到还把你给误伤了。现在小店还没有收拾好,等以后你有机会再来,我一定会设宴好好款待你,实在太对不住了。”

    男子淡淡地笑了笑,接着道:“这倒没什么,虽然其中有不少插曲,但至少我见到了传说之中的仙人,陈家老祖。”

    说着,他看向陈立,恭敬地朝对方行了一礼,然后道:“咱们就此别过,过会有期!”

    男子话刚说完,身形便化作残影,随即消失在大厅之中,竟是没了踪影。见到这一幕,陈立的脸上变得异常凝重,就好像大白天遇到了鬼似的。神来子敏锐地察觉到了这一点,于是道:

    “怎么了陈前辈,刚才那人有什么问题吗?”

    陈立摇摇头,然后回道:“也说不上什么问题,我只是觉得这个人好像在哪里见过。”

    神来子莞尔道:“这也不奇怪,前辈您见多识广,而此人有身兼奇功,修为甚至不在我之下,和他有过一面之缘也还说得过去。”

    陈立道:“恐怕不是一面之缘那么简单,他和我认识的一个人的气质有些相像。”

    神来子不由道:“哦?不知您说的是哪派高人?”

    陈立诡异地笑道:“呵呵,说来也或许不相信,这人就在你们苍北仙苑之中。”

    这下,神来子彻底没了头绪。按理说,仙苑之中修为靠前的那几个,他心里都十分清楚。可这些人之中没有一个符合那男子的特征,难道陈立所说的是哪个自己未曾听过的隐世强者吗?

    “呵呵,陈前辈,你可把我搞糊涂了,苍北仙苑之中有些什么高人,我可一清二楚。可根本就没有这么号人啊!也许,是您不留神记错了?”

    陈立哈哈一笑,继续道:“你不知道他也不奇怪,因为我说的是你们仙苑之中的小资辈弟子,他的名字叫孙长空。”

    遮天皇缓缓眼开眼睛,虽然他身在旅店数里之外的地方,但现在仍能感应到陈立那股霸道超群的雄厚灵力。而刚才如果是他亲自进入那里的话,说不定已经有了一场激烈的龙争虎斗。

    “呵呵,能击退我的一道幻身,也不愧是一代巨擘了。只不过,想凭这点本事打败我,你还太嫩点。等过几日我与这具身体完全合而为一的时候,看我不把你打得满地找牙。”

    就在这时,脚步稍慢的狐半仙与海棠仙子已经赶了上来。二人看见对方满脸大汗的样子,后者不禁关切道:“吾皇,您怎么了?怎么脸色如此难看?”

    遮天皇抿嘴一笑,并不回答。这时,狐半仙接着道:“我说你现在的话就是多。吾皇刚刚重生未愈,有些异样那也是情理之中。”

    说到这里,他将头转向旁边的遮天皇,一脸谄媚道:“您说是不是啊?”

    遮天皇并不理睬,回身继续朝前行去。这下,其余的二人面面相觑,不知其中到底有何玄机。

    送走了陈立,又拜别了神来子,宋震庭将昏迷的庄如玉重新抬回了旅店之中。虽然之前的战斗十分激烈,但因为悲白发已经收拾得差不多,所以只要再稍作修缮就能正常营业了。只可惜,他的那群弟兄死伤无数,帮忙的伙计更是一个不剩,要想恢复到原来的正常状态,恐怕没有个一年半载是缓不过来了。碧绦公子从后院之中翻出一张还能凑合用的木桌还有几张板凳,放在大厅之上先应付一下,然后便坐了下来喝水休息起来。

    这一幕刚好被正在搬运杂物的宋震庭看见,于是满面怒意道“我在这里忙得不可开交,怎么你就这么清闲?”

    碧绦公子看了看对方,顿感莫名其妙,同样没好气道:“我说,你怎么这么不识好歹,要不是我,你恐怕还在往西边逃难了吧!真是好心没好报,算了,不想看见你,我走了!”

    说远,碧绦公子起身就朝门外走去,而宋震庭似乎意识到了自己的不周,于是连忙上前好言相劝:“呵呵,好兄弟,有话好好说,咱们还没把酒言欢呢,怎么说走就走?”

    “谁是你的好兄弟,别忘了,夺巧神匠就是死在我手里的。”

    不说还好,经碧绦公子这么一提醒,宋震庭不由得想起了之前的种种不快,一股强烈的怨念油然而生。

    “这么说,我们只能作敌人了?”

    碧绦公子轻笑一声,然后道:“如果你想为自己的兄弟报仇的话,那就来吧!我碧绦公子纵横江湖数十载,之后也过了几十年的好日子,这辈子没算白活,死也死得甘愿。如果能让你感到一丝轻松的话,我愿意献出这条命。”

    宋震庭看着对方那道坚毅的眼神,身体不禁摇晃了两下。也立时觉得眼前这个书生扮相的男子,竟是那般魁梧高大,令人感到踏实安全。这不是正是一个良朋益友应该有的气度吗?

    “你真让我动手?”宋震庭道。

    碧绦公子连眼都没眨,心如磐石道:“来吧!谁要躲谁就是乌龟王八蛋。”

    宋震庭霍然出手,可他的手上无刀,掌中无戾,居然直接打在对方的肩膀上,然后顺势轻拍了两下,示好道:“你这样的人要是这么死掉也太便宜你了,要不你留下来给我帮忙?”

    碧绦公子轻吟了一声,不禁道:“帮什么忙?”

    宋震庭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道:“还能帮什么,自然是给我作伙计。”

    “我呸!你这破店有什么好的,凭什么让我给他当牛作马!就算我再不济,那曾经也是江湖上让人闻风丧胆的碧绦公子,一把骷髅扇打遍少有敌手,我说……”

    不等对方说完,宋震庭直接插了一嘴:“你就说留不留吧!反正你现在也没有其它地方可以去。如果在外面遇上仇家的话,那岂不是只有死路一条?在这里,不敢说别的,至少一般人不敢轻易动你。神来子的实力你也看到了,谁要是敢在苍北仙苑这里撒野,他肯定会出手相救。你看我在这里风风雨雨几十年,也也是有惊无险地过来了吗?虽然我说让你当伙计,但也不会真的让你去做下贱的活儿。你不是个书生吗?刚好可以给我管管账,收收钱,一个月下来人领个几两金子,不也过得挺舒服的吗?”

    宋震庭的话语极居感染力,三下五除二便将碧绦公子的心给彻底打动了。稍一想象一下那种恬静安稳的生活,他的整个人都仿佛飘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