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六十章 老祖现身
    ,!

    显然,在斗笠人的眼中,眼前这个才出现不久的男子对自己的威胁更大,所以他才会如此忌惮,甚至连他以往的王者气魄全部忘得一干二净。对此,旁边赤着背的年轻人颇为不爽,于是朝对方呵斥道:

    “喂,你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别忘了,是谁把你们三个打得二死一伤,不要搞错了对象。”

    “住口!”

    斗笠人忽然一声大叫,但眼睛从始至终都没有敢离开那名男人的身上,好像生怕对方动手似的。而因为刚才宋震庭撞击的缘故,那名男子直到现在才算回到了常态,于是指着对面的人说道:

    “我说你这个人怎么这么不讲道理,说好了是我帮你探探虚实,你怎么就自己跑进来了,而且撞谁不好,非得撞我不可。你可知道我的身体可是……”

    说到这里,那名男子的声音戛然而止,这让那个斗笠人十分好奇,于是不禁问道:“你的身体怎么了?难道,你的身体和常人的不同?”

    男子脸色稍微沉下来一些,随后又更正道:“呃,不是我的身体。我的意思是我的身份。你可知道,我是谁?”

    这回轮到宋震庭开口了:“对了,我还没有问你,你到底是谁,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男子灿然一笑,随即道:“呵呵,你问我是谁,这个问题问得好。说实话,我也不知道现在的自己究竟是谁,可能我只是一个路人甲吧!”

    斗笠人冷笑一声,接茬道:“呵呵,如果随随便便一个过客的修为都能达到你这种境界的话,那我看这天底之下就再也没有坏人存在了。”

    男子笑道:“为什么?”

    斗笠人阴沉道:“因为坏人都被你们这样的高手杀死了,哪里还有可能活路。还好,这种事情并没有发生。”说着,为了保险起见,他又将箍在宋震庭脖子上的手掌攥紧经一些。这下后者呼吸变得异常困难,瞬间脸色便变得通红起来,而且还有发紫的趋势。再这么下去,他恐怕就要被活活勒死了。

    赤背年轻人看不过去了,于是急忙道:“你快放了他,有什么事情可以好好说。”

    斗笠人一脸奸相,阴森道:“你以为我是傻子吗?要是放了他,我岂不是必死无疑。虽说这样子他也会很快死去,但至少现在你们还不敢动我。我也不怕告诉你们,我的同伴已经向苍北仙苑这边赶来。只要他们一到齐,就算是天王老子也只有认栽的份儿。所以我劝你们还是快些离去吧!省得一会儿在这里白搭上性命。”

    “哦?什么同伴这么厉害,比上面那个趴着的白发怪还要强大吗?”

    斗笠人露出一副不屑的神情,随即道:“你说悲白发?呵呵,和我的同伴相比起来,他连提鞋的资格都没有。”

    另一名男子朗声道:“好大的口气。”

    斗笠人道:“都到这个份儿上了,你感觉我还有骗你的必要吗?悲白发和花牵魂充其量就是我的两个仆人。和我们这些主人相比起来,他们就是蝼蚊般的存在,根本无法与我们相提并论。还有,你不要以为打倒他们就能睥睨我等了。实话告诉你,在我们这一行人之中,我们的修为最是微末,实力当然也是最弱,技不如人也不奇怪。可如果他们一到场,那情况可就大不一样了。”

    男子道:“怎么个不一样吗?”

    斗笠人傲然道:“呵呵,到时,站在我这个位置的,就是你们两个了。怎么,你们还不相信?”

    男子淡淡道:“我信。”

    斗笠人感到莫名其妙,于是接着道:“既然你相信,为何不快跑?难道,你要留在这里等死不成?”

    男子道:“这倒不会。在我看来,他们的修为或许会让某些人感觉到意外,但其中绝不包含我。”

    赤背年轻人瞥了他一眼,不由得笑道:“你的意思是在说我们呗!”

    男子的脸仍然带笑,却已不再说话。可这个时候不说话那就相当于默认。于是接下来,赤背男子脸上的从容之色越来越糊涂,最后便完全不见,显得极不耐烦。

    “呵呵,你越这么说,我倒是越想会会他们。哪怕真的死在他们手上,我也心甘啊!”

    这时,一直在斗笠人掌握之下的宋震庭好不容易缓过一口气,于是立刻大声道:“你们快走,不要管我!”

    在他坚持不懈的挣踹之下,斗笠人右手的指甲居然不小心在对方的咽喉处留下了五个细微的血口,虽然不深,但流血的情况却不容小觑,很快便已渗入到衣衫之中,将原本白色的内衫染成了血红色,十分显眼。

    “我看是你们的嘴硬,还是这个家伙的脖子硬。就算死,我的黄泉路上也绝不会孤独,至少还有这个老家伙可以作伴,想来还是一件相当惬意的事情呢!”

    那个斗笠人似乎丝毫不畏惧死亡带来的恐惧,这么多年来,这还是斗笠人第一次见到这么不怕死的人。眼看面前的局势即将控制不住,他的眼珠一转,随即用力将手中的宋震庭丢了出去。就在对方即将脱手之时,他还不忘补上一记强有力的杀掌,只听“咔嚓”一声,宋震庭的肋骨当时便折了三根,就连脖颈都被摔得错位变形。

    “你怎么样?”

    宋震庭甫一逃出魔爪,几人自是朝他的身边围去。趁此机会,斗笠人纵峰一跃,掠出之前被撞破的窗棂,想要就此逃之夭夭。可后来的男子早有准备,电光火石之间见他手指轻轻一弹,接着靠近窗户的斗笠人便向折翼一般向下俯冲下去,重重得摔在地上,脸上再无神色。

    “想走?痴人说梦!”

    男子说话之际,斗笠人猛然回头,恶狠狠地对方瞪了一眼,好像要将眼珠挖出来一样,表情极为吓人。不过,对方反倒是习以为常,似乎早在自己出招之前他便料到了这副结局,所以也就见怪不怪了。

    斗笠人面对眼前这个几乎无法逾越的巨人,心有不甘的他不断捶打着地面,好像要将体内所有的怨气全部发泄到对方身上似的。

    “你这该死的家伙,如果哪一天被我占到机会的话,我一定将你碎……”

    后面的狠话还没来得及说完,只听噗地一声,对方的口中已经冒成大片的血污,数量之多,堪称罕见。

    “哼哼,这下不说话了吧!不过你该谢谢我只割了你的舌头,不然你这人都死透了。”

    原来,刚才男子的一指气剑,刚好切断了对方舌根,会出这么多血也就见怪不怪了。眼看对方的面色越来越难看,赤背男子不由得叹了口气,随手将地上自己的衣服抢号了下来,一脸轻松道:“哎,临了临了,没想到还被别人截了糊,看来今天我不该出门啊!”

    年轻人的话是讲给旁边男子听的,可对方居然丝毫不为之所能,反而一脸和善,看起来没有一丁点的怒意,欣然接受了斗笠人的批评。

    没了舌头之后,斗笠人才知道面前这些人到底是何等的狠角色,出手杀人简直不需要大脑思考,因为这项技能已经融入了血液之中,透入骸骨,流野了血身的每一个角落,当真就是含像一个昏庸无能的君主一样,除了杀戮就是杀戮。斗笠人敢保证,如果自己继续待在里的话,那他的下场一定十分悲惨。

    然而就在这时,只听窗外的墙边突然有人道:“没想到啊没想到,叱咤风云的纳兵魔星居然也有这般落魄的时候,真是让我好生意外啊!”

    那一说话,年轻人已经消失不见,接着便闪身到了旅店之外。他虽然已经使邮了全部解数,但不知为何,当他来到话音所在位置处时,那里已经是空空如也,甚至看不出有人待过的样子。就在个时候,一个不好的念头随即涌上他的脑海之中。

    “不好,是调虎离山之计,宁掌柜他情侣装有危险!”

    果不其然,当他再次回到大厅之上的时候,碧绦公子已经瘫倒在地,整个胸膛全都凹陷了下去,就好像一个深不见底的窟窿。不过,他还活着,苟延残喘。这是他第一次感觉到什么叫痛不欲生。可心中的信念告诉他,现在还不是放弃的时候,还有许多事情等待着他去完成,他绝不能就此死在这里。

    再看前面的男子嘴色之上也出现了一抹殷红,唇上如同抹了胭脂一般,鲜红无比。

    他居然也受伤了,而且是在这么短的时间当中,这样的事情有些不可思议。可这一切的疑惑全在他看到对方样子的时候全部打消了。他砍,凭面前此人的实力,对方绝对可以杀死这里所有的人,包括他自己。

    “你是……陈家老祖陈立?”

    不只是他认出对方,那人也在同一时间叫出了他的名字。

    “神来子。”

    令在场众人始料未及的是,这个凭一人之力迎对三人而且还大获全胜的神奇年轻人,居然就是苍北仙苑之中,老资辈的代表人物,神来子,方惜时的小师叔。这下倒在地上的宋震庭好不容易翻过身来,对着上空轻呼了一声,随即道:“我的乖乖,究竟发生了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