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五十九章 高手强者之战
    ,!

    这一回,宋震庭终于看清了那条手臂的全貌,他确定一定以及肯定,那绝对是一条女人的手臂。只见那条手臂甚至完美,肤如凝脂,纤细顺滑,多一分则显肥,少一分则显瘦,根本不像是常人的肢体。可就是这么一条无瑕的手臂,竟然被人卸了下来,然后随意地丢在这荒郊野岭之中,实在是太过残忍了。宋震庭不禁好奇,到底是谁下的毒手呢?

    可没等他回过神来,手臂之上的另一处特别的地方引起了他的注意。那条断臂之上绘有一副绿色的纹身。图案呈长条型,如同垂柳卷柏一样,极致飘逸。而那工匠的手艺也是相当纯熟,乍一看去栩栩如生一般,让人不禁误会那纹身好似有生命一般。

    然而就在这时,让宋震庭大为惊愕的现象发生了:那副纹身居然真的动了,确切说动的是上面的神秘植物。那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枝条就好像有生命似的,疯狂地向外生长。他确定动的不是手臂,因为手臂已经脱离身体,绝没有再动的道理。而且那东西的行动十分迅速,眨眼之间便已长出尺把来长,而且还在向外扩展。宋震庭心知不妙,拉起地上的庄如玉就往旅店方向跑去,一边跑一边不忘道:“走开,走开,不要追我!”

    可那植物好像能感觉到他的存在似的,一股脑地朝他这边爬来,几息之间已经追上二者之前的距离,眼看就要缠在他们二者的身上。可不知是上天有眼,还是巧合而已,宋震庭的脚下突然被路的石砾绊了一下,然后他便和身后的庄如玉混化了一团,咕喽咕喽地向下滚去,刚好避过了对方的追击。等到他再才缓过神来重新爬起的时候,他已经落在了一个的身前,一个和自己刚才见过的年轻人岁数相仿的男子。

    那人看了一眼地上的他和庄如玉,他以为对方会为此而放声大笑,谁知男子竟然向他伸出一只手掌,接着温和道:“起来吧!”

    不知为何,眼前的这名男子身上竟是散发着一股让人欲罢不能的特殊气质,他活了这么多年,见了几千上万的食客,也没看到个和面前此人一样的。带着难以言表的敬意,他在对方的帮助之前从地上站了起来,随即道:“多谢小兄弟出手相救!”

    可此话一出,只见对方面色一冷,接着便在自己的肩上猛然用力一压,随即他的整个身体都不受控制地再次跌坐在地上,惊得他无法思考。刹那间,男子双掌之中跃出一道耀眼火光,便以排山倒海之势扑向前身后的山道之中。

    “烬!”

    直到此时,宋震庭方才想起自己的身后还有一波“追兵”,可等他回头之时,他发现石阶之上只剩下了些零星的火光,还有就是成片的草灰,自己所见的狂长植物居然不见踪影了。

    “我的乖乖,这是有多么大的通天本领,居然可以在一息之间将那些缠人的玩意全部消灭殆尽。这下,我可是算长见识了。”

    说到这里,他突然想到自己也许可以借助对方的力量从而击败自己旅店之中的魔鬼三人组,而且还能救下碧绦公子和那位“冲动”的年轻人。于是乎,他连忙跪求道:

    “这位高人,求你帮帮我,我的几个朋友在前面的旅店之中与坏人正在进行殊杀搏斗,请您助他们一臂之力。”

    虽然嘴里这么说,但宋震庭的心里并没有抱太大期望。毕竟,对方和自己萍水相逢,而且之前已经救过自己一命,首次见面就提出这种无理要求,实在有些说不过去。所以但话讲完之后,他便将头低了下来,不敢再去看对方的脸色。

    “可以。”

    宋震庭以为自己听错了,可当他看到对方脸上洋溢着的笑容之时,他才知道自己的耳朵并没有出问题。他实在不敢相信,对方在不知自己身份,不知敌人身份的情况之下,欣然接受自己的请求。这人难道是傻子吗?又或者说,对方是圣贤下凡,所以才能怀抱如此宽宏仁心,当真教人敬佩不已。

    然而就在这时,男子再次道:“可我刚才就从那边走过,并没有听到打斗的声音。难道说,你的朋友们已经不再那里了?”

    宋震庭坚定道:“绝不可能,刚刚我还看到一道红光从屋顶之上升入云霄。这么短的时间当中,就算要转移战场,也不可能离开这周围。可现在附近什么动静也没有,所以人一定还在旅店之中。”

    男子看着他,终于点了点头,随即道:“好,那我就进去看看。你就守着这位妇人在外面等一会儿吧!等我确定里面没有危险之后,你们两个再进来。”

    说着,男子转身旅店走去,然后便消失了踪影。

    就这样,一柱香过去了,那名前去打探的男子还是没有回来。在外面等候的宋震庭越来越不耐烦,急得直在原地跺脚。

    “哎呀,都怪我,都怪我!要不是我让他帮我的话,他也不会进入到那间旅店之中。如果他真的在里面有个三长两短,我可怎么和他的家人交待啊!”

    说完,他看了一眼地上仍在昏睡的庄如玉,不禁笑了笑,接着说道:“如果我也没有出来的话,希望你能自己离开这里,再也不要回来。夫人,希望咱们来生能够再见。”

    宋震庭最后看了对方一眼,接着起身便向旅店奔去。他不知自己是旦进去最否还能回头,但他明白现在是他展露男儿本色的时候了。

    “来吧来吧!让狂风暴雨来得列猛烈些吧!”

    眼看大门就在眼前,心虚的宋震庭索性将眼一闭,闷头便朝大厅之中冲去。哪怕是死,他也要撞敌人一个七荤八素。可就在这个时候,只听旁边的位置处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宋掌柜,你怎么进来了?”

    宋震庭猛然睁开双眼,忽然他看到碧绦公子扶着胸口依靠在柱子之上,惊讶地看着他。就在同时,对方还伸出另一只手掌,做出一个想要抓住他的动作。可当宋震庭意识到真相的时候,一切都已太晚,因为他已经将之自己求助过的男子撞翻在地。

    “哎呦!”

    这一撞几乎使出了宋震庭身上的所有力气。也不知对方的身体是什么做的,刚才那一下他就好像被一座铜钟碰了一下似的,直到现在他的身体之中还在不时发出阵阵悲鸣。但好在,威力不大,并没有造成什么内伤。可没等自己重新站起身来,他便觉得身后传来一道裂帛尖啸,紧接着身体便不由片主地向后撤去,最终被一只冰冷的手掌死死钳住。随即,一个阴森的声音突然附在他的耳边说道:“不要乱动,不然你的脑袋就要搬家了。”

    宋震庭蓦然回首,只见之前所见的那个斗笠人居然就在自己的身边,而且死死地掐住他的命门,不让自己有任何动作。

    虽说是斗笠人,但他的斗笠已经不翼而飞,直到现在他才知道对方为何一直都要掩饰自己的真实面目。原来,在那顶斗笠之下,是一张完全融化的鬼脸。

    不同于烧伤,这人的面颊虽然狰狞恐怖,但是变形的方向却是极为一致。皮肤之上浮起一个个液滴似的的肉疙瘩,然后向下坠去。如果近距离的观察,宋震庭差点呕吐出来。这下,他算是彻底失去了反抗的能力。他怎么也没有想到,有这么一天自己也会成为别人的累赘。

    趁着自己最后的这点时间,宋震庭抬头向四周望去。只见在通往二楼楼梯的尽头处,那个鹤发男子已经死在了那里,两只眼睛至死也没有合上,而是极力睁开,显然生前遭受了极重的伤势,所以才会有如此恐怖的表情。而在距离不远处的房顶之上,一具半身**的尸体高高地悬挂在半空之中,身体一侧还少了只手臂。仔细想想,之前落在草丛之中的断臂应该就是她的了吧!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年轻人之前的话并不是开玩笑,他真的杀了他们。还将身后的“主子”逼到了要胁迫人质的境地之中,当真是有些不可思议。

    这时,宋震庭才将视线收回,放到了近处。此时的年轻人上身赤背,皮肤之上还布满了一条条神秘的图案。经过仔细辨认他才看清,那些居然是代表某种意义的诡秘文字。而这些文字分布在年轻人的身上,形成一个巨大的“卍”字,看上去有一肥肉莫名的神气加持,圣洁无比。而身后的斗笠人似乎对此十分忌惮,一直不敢与之正面,只将他往前面推去,恨不得下一秒就从这里逃出去。

    “我说,你就别再做无畏的挣扎了。就算杀了他,你也逃不出这间旅店。”

    斗笠人连连摇头,声音沙哑道:“不,我不能死在这里。我还有任务要去完成。如果不能准时完成任务的话,我的家人都会……”

    这时,那个后来的男子才从地上站了起来。这下,斗笠人身上的不安明显变得强烈了许多,就连手臂都在不禁瑟瑟发抖,就好像身在极寒之地一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