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五十八章 入局
    ,!

    年轻人咧嘴一笑,显出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随即道:“怎么?你居然生气了?可为什么到现在都不见你出手杀我呢?”

    斗笠主人漠然道:“原来你什么都知道。”

    年轻人道:“那是当然。要不然,我怎么会好端端地跑到这里来会你们呢?不过话说回来……”

    话音未落,只见那斗笠人的胸前位置处突然跳出一枚银头长枪,直刺他的咽喉。年轻人无法上楼,只得翻身跳到大厅之上,一脸鄙夷道:“你这人好不礼貌,我话还没说完,你居然就动手。”

    “嗯?”

    突然间,斗笠之中发出一道轻咦声,显然就是他也没有想到对方能够躲过自己这一招突然袭击。

    “你究竟是谁,为何会来这里坏我好事!”

    年轻人摊开双手,一副理所应当的表情道:“我想去哪就去哪,要你来管!况且,我来惩恶扬善,有什么不对的吗?”

    斗笠人冷笑一声,随即道:

    “什么是恶,什么是善,就凭你,够资格吗?”

    年轻人满不在乎道:“你也不要硬挺着了。如果换作第二个人,你早在我进门之前便已经动手了。而之所以不动手,那就是因为,就连你也没有把握能够一招击杀我。就凭这个,我就有资格站在这里与你对峙。”

    斗笠人突然抬脚走下楼梯,一步一步,走得十分小心,好像生怕自己掉下来去似的。而那年轻人也没有轻举妄动,眼看着他一点一点来到自己的面前,既不前进,也不后退,好像是铁了心和对方打上一场似的。然而就在这时,侧门之中又窜出了一道白影。

    年轻人实在没有想到,那道白影来势可以如此之快,快到让他几乎反应不过来。他虽然已经轻身闪过,但那鬼魅一样的身姿竟在半空之中划出一个诡异的弧线,再欠朝他后心位置折返回来。看那势头,就算是铜墙铁壁恐怕也要被它撞得粉身碎骨。可就在千钧一发之际,另一道烟风般的气劲竟然擦着他的肋下,与那白影撞在了一起。

    “砰!”

    激烈的交手之下,那道白影立即解体,化为漫天丝絮。而那道烟风的身影也戛然而止,直挺挺地掉在地上。年轻人定睛一看,居然是一枚叫不上名字的烟色铁片。

    “是你!”

    悲白发一跃飞入到大厅之上,而在这个时候靠近角落处的一扇窗户突然崩成了碎片,碧绦公子顺势跳入到了旅店之中。

    看到对方的那一刻,悲白发的脸上浮现出魔鬼一样的笑容,而后嚣张道:“手下败将也敢回来,难道你就不怕这一次有去无回吗?放心,幸运的事情不会在你的身上发生两次,我要亲身将你撕成碎片!”

    说罢,那些垂在地上的无数白发赫然竖立起来,如同一个个训练有素的士兵一样,等待悲白发的差遣。而与此同时,楼上的斗笠人终于出动了。

    他甫一动手便如同有成千上万的武器加持,随手一挥,便是数不尽的骇人寒光,教人无法与之对战。而在这种情况之下,年轻人只得躲闪,一退再退,很快便被逼到角落之中。

    “逃吧逃吧!你现在所站的地方,至少死过不下二十个人,不知你这会不会成为他们之中的一员呢?”

    年轻人定神之间,突然嗅到了一股神秘的香气。紧接着,位于他背后的一面窗棂砰然炸裂,一道血色倩影趁隙而入。

    这个时候,来人除了花牵魂之外还能有谁?不过,和她一起进入大厅的还有数根藤蔓模样的物体。和平常的植物不同的是,它们居然拥有自主行动的能力,刚一出来,便与斗笠人配合,发起狂风暴雨般的攻势。霎时间,整个大厅之上便被银光与绿茵全部充斥,一张巨大的杀戮罗网赫然形成。

    “轰!”

    巨大的能量似乎并不满足于委身在狭小的旅店之上,随即整个屋盖被其中产生的凶悍气流吹上了天空,紧接着盈天血光拔地而起,这种情况之下,就连正午的阳光也要相形见绌。

    宋震庭背着庄如玉,已经来到了距离旅店不远的一处凉亭之下。还未来得及休息一下,他便看到了刚才的异象。这一刻,他觉得周围的空气之中都带着股莫名的淡淡忧伤,随即他的那颗心脏不由得揪了起来。

    “你们可要挺住啊!我宋震庭来了。”

    狐半仙和海棠仙子自打从竹海之中逃出来之后,便一直在雪山周围徘徊,而被遮天皇成功夺体的孙长空便跟着他俩,渡过了有史以来最为无聊的两天。

    “吾皇,接下来我们该去往哪里?这么游荡下去恐怕不是办法吧!”

    重新变为美丽相貌的海棠仙子整日都沉浸在无比的欢喜之中,对于去哪她根本不在乎。

    “我倒是无所谓,就算再回到仙苑之中也未尝不可。正好可以让那帮没见过世面的小子们瞧瞧,什么叫做倾国倾城的容颜。”

    狐半仙瞥了他一眼,没好气道:“再怎么说,你也是好几百岁的老太婆了,就算外表年轻又能如何,内心不照样是个老顽固。”

    海棠仙子脸色一变,冷冷道:“什么叫顽固,我那是原则。谁让你当初狠心抛下我,现在知道回心转意,可怜晚了。”

    原来,当天他俩先从竹海之中出来之后,本来应该有一段难忘的同处时光。只是中途海棠仙子突然变脸,一脚将狐半仙踢开,而且恰好击中了对方的命根子。这知道,那玩意激动的时候,最怕的就是外力打击,严重了甚至会丧失男人雄气。为此,狐半仙一直都怀恨在心,正盘算着什么时候饶回来呢!

    “你们两个要吵就去一边吵去,不要打扰了本皇的雅兴。”

    此话一出,狐半仙与海棠仙子立即成了两个哑巴,再也不敢说话。然而就在这时,只见不远处的山脚之上突然升起一道诡异的红光。

    “那是什么!”狐半仙惊声道。

    “有人在打斗!”海棠仙子同样尖声道。

    遮天皇皱了下眉头,过了好一阵才舒展开来,随即面带笑容道:“正好,我想去看看。”

    狐半仙赶紧道:“吾皇,要不咱们还是不要凑这个热闹了吧!您刚夺体不久,修为实力还没恢复到巅峰时候的一成。如果真的遇上什么麻烦的话,我怕会……”

    遮天皇沉下脸色,阴恻恻道:“怕什么,你怕我会受伤吗?”

    狐半仙意识到自己这张倒霉的嘴皮又惹了祸,于是连忙改口道“不,不,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怕,我是怕……”

    这时,海棠仙子突然接茬道:“他是怕自己修为不够,吃了大亏,是不是?”

    说着,他朝狐半仙使了个脸色,后者心领神会,随即连声道:“对对,就是这个原因。请吾皇三思。”

    遮天皇看了他们两个一眼,不禁轻笑了下,然后淡然道:“如果你们真怕有什么意外的话,那就在这里等着我吧!我去去就来。”

    “可是……”狐半仙又一次道。

    遮天皇怒目道:“你又有什么话想说。”

    狐半仙咽了下嘴里的口水,这才颤抖道:“没,没什么。”

    遮天皇不耐烦地看了他一眼之后,随即扬长而去,竟连一丝风浪也没有惊起,就好像凭空消失了一般。

    “看来遮天皇的修为已经恢复了不少,不然也不会有这种身手。”海棠仙子不禁感叹道。

    这时,狐半仙才敢直起腰杆,面露不屑道:“哼,你才跟他多长时间,你是没有见过当年遮天皇大杀四方的时候。那场面,那阵势……”

    海棠仙子同样有些厌恶道:“好了好了,我不想听你废话了。我的眼睛没瞎,以后有的是机会看遮天皇一展神功。话说,那天踢你的那一脚,你没事吧?”

    狐半仙古怪地瞪了他一眼,然后自顾自地向走行去了。

    虽然驮着重达二百斤的庄如玉,可宋震庭年轻时候也练过几年功夫,所以直到不惑之年还能健步如飞,这点负重虽然有些勉强,但还压不垮他,转眼之间他已经来到距旅店不到百步的地方,只要再拐个弯就能看到目的地。然而就在这时,只听旁边的杂草丛中突然发出一连串的沙沙声,接着只听“砰”的一下,有个东西摔在地上。

    虽然有要命在身,但一想到碧绦公子与年轻人的悲惨下场,他也不那么心急了,所以便朝物体坠落的地方走了过去,一探究竟。可是刚一接近那里,他便嗅到了一股淡淡的血腥气,其中还夹杂着那么点说不清楚的幽香,实在教他琢磨不透。

    带着疑惑的心情,宋震庭将庄如玉放到一旁,然后轻轻拨开草丛,一时间,一条白玉般的手臂赫然出现在他的面前。

    “哎呦!”

    因为事发突然,猝不及防的他直接翻身倒在地上,差点没吓晕过去。可转念一想,那只是手手臂而已,根本就对自己构不成威胁。想到这里,他不禁释然,于是又壮着胆子再次看向草丛。而这一回,他看到了更多关于手臂的细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