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五十七章 再入黑店
    ,!

    带着必死的决心,二人一同踏上了前往旅店的路途。因为他们达到这里的时候已经是清晨,再加上回去的时候没有动用身法,所以等他们来到目的地的时候,已经是当天的中午时分。就在碧绦公子的心脏激动得快要跳出体外的时候,一副令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景象赫然呈现在他的面前。

    旅店前面的门庭若市,进出的客人络绎不绝。在他的意识当中,这里不已经变成了乱葬岗了吗?莫非,这些人都是从地下幽冥跑上来的鬼差不成?

    年轻人脚步一停,回头看了碧绦公子一眼,做出一副奇怪的表情。后者连忙解释道:

    “这……这里面肯定有问题?我敢用项上人头担保,这里之前确实发生了一起惨烈的屠戮。如果你不信,我这就带你到里面去看。”

    年轻人伸手拦下对方,随即道:“我不是不相信你。这些人,确实有点意思。”

    听完这话,碧绦公子不禁将视线再次投向那些行人,直到半柱香之后他才意识到问题所在。

    这些人的脚居然没有一个沾地的,他们居然漂浮在半空之中!

    看到这一惊人景象的碧绦公子差点叫出声来,他好不容易缓过一回气,这才接着道:“他们,难道都是鬼魂吗?”

    年轻人摇摇头道:“我看不像。像鬼魂那样的阴森灵体,那是十分惧怕阳光这一类纯阳的能量的。而他们个个都面色如常,根本看不出有丝毫不适,分明就是对现在的状态十分适应,所以这些人绝对不是幽灵。”

    碧绦公子为难道:“既然这样,那这些人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年轻人的眼神亮得犀利起来,随即一道精光从中飞射而出,刚好照在其中一人的身上,接着便忽然说道:“原来如此!”

    “怎么回事?”碧绦公子疑惑道。

    年轻人笑了笑,随即站起身来,大步迈出走向旅店。这时,碧绦公子想要出手阻拦已经来不及了,只好硬着头皮一起出去。

    “等等我!”

    说着,只见他的手中突然出现一把细长的钢片,这便是骷髅扇的本体。只不过在之前与悲白发的交手之中,被废去了扇面,只剩下了其中的扇骨。不过即便是这种样子的骷髅扇,威力仍然不可小觑,夺巧神匠就是死在它们之上的。说白了,绘画精致的扇面只不过是用来掩人耳目的。

    当碧绦公子完全做好战斗准备的时候,只见年轻人已经站到了那些行人的旁边,而且出手便朝其中一人的身上拍去。就在他紧紧握起骷髅扇骨,即将大干一场的时候,一个令他意外的情况发生了。

    年轻人的手掌轻易穿过了那人的身体,没有受到任何阻碍。而那人的身影也在此时豁然消散,化为缕缕白烟,升入天空。

    “这……这是怎么回事?”碧绦公子跑到那些人的跟前,学着之前年轻人的动作也去抓行人的身体,结果相同的情形再次发生。原来,看似热闹的旅店根本就是空无一人,这些食客只不过是些虚影幻像,根本不具备任何人格。

    “你小子施了什么法术,居然可以在一瞬间变成这个样子,看来苍北仙苑果真名不虚传啊!”

    年轻人微笑着摇了摇头,随即道:“不,这可不是我做的。刚才,我不过是用目光试探了一下他们,果然被我猜中了。他们是别人施下的蜃。”

    碧绦公子有些糊涂,于是道:“那是什么东西,难道他们也有意识吗?”

    “蜃本是一种生活在海上水域的神奇灵物。此类无形无体,却可以幻化成任何模样,大到琼楼宫殿,小到蝇虫草蜢,无所不通,无所不晓。”

    碧绦公子听了对方的讲述之后这才了然,不过这下他更加迷惑了:“你的意思是说,有人特意将这些蜃放到这里,混淆视听。可他们的意图是什么呢?”

    年轻人道:“这个嘛,就得问问那些杀人凶手了。看来,那些人的目标并不是杀戮,也许……”

    说话间,他突然做出一个噤声的动作,拉着碧绦公子来到了旅店的山墙边。不一会儿,便有一个满头白发的中年人走了出来,放眼四顾,好像在找什么东西似的。

    “哎,今天真是晦气。被剥夺了百年功力不说,甚至连个过路人都没见过。”

    说话人当然是悲白发,暗处的碧绦公子做出一个惊恐的表情,显得十分忌惮。

    “怎么?你认识他?”年轻人低声道。

    碧绦公子用力点了点头,接着便自己所见的事情挑着些重要的说了一下。年轻人点点头,不再说话。

    这时,悲白发忽然指着眼前的那些蜃景大声呵斥道:“都给我精神点,不然今天不给你们吃的!”

    此话刚一出,那些一个个没精打采的人影仿佛重生了一般,个个变得高大挺拔,精神抖擞,就连无神的眼睛之中也似乎有了些生气。见到这一幕,悲白发总算满意地大笑起来,转向回到了大厅之中。

    确定对方真的回去了之后,碧绦公子这才拉着旁边年轻人的衣袖道:

    “要不,咱们也回去吧!那个家伙的实力不可小看,更何况里面还有两个他的同伙,要是让他们一起上的话,咱俩都得死在这里。”

    相比于碧绦公子严肃的表情,年轻人的脸色倒是相当淡定,甚至还能面带笑容,然后道:

    “来都来了,哪有说走就走的道理。我承认,这人的修为确实超过了我的预期。不过……”

    “不过什么?”碧绦公子连忙问道。

    “呵呵,不过,我还是想会会他们。”

    说完,他一个利落地转身,直接朝门口走去,而碧绦公子则再也没了跟上去的勇气。

    “小子,我就不去了,他们认识我,让他们看见一定露馅。这样,我在外面接应你。”说完,碧绦公子便重新缩回了山墙之后,不再看去。年轻人看看空当当的房山,不由得苦笑了下。

    “有人吗?我要住店。”

    谁都没有想到,这个年轻人的举动居然会如此“鲁莽”,甚至有些无礼。刚刚回到后院之中的悲白发闻声立刻从侧门中窜了出来,一脸狐疑地看着对方。

    “你是从哪来的?我刚才怎么没有见你?”

    年轻人微微一笑,一脸和气道:“我说店家,你这就不对了吧!有客光顾,您不是应该先接待一下吗?开门就是做生意,这个道理您应该知道的吧!”

    悲白发诡异地笑了笑,随即说道:“呵呵,你说得有道理。那你就先找个地方坐吧!”

    年轻人扫视了一遍空荡荡的大厅,不禁笑道:“坐?你让我坐哪?你们这里难道是第一天营业吗?”

    经他这么一提醒,悲白发这才意识到之前摆在这里的那些桌椅板凳已被打坏不能用,全部堆到了后院之中,刚才他就是在忙这件事。可谁承想,这“客人”来得实在太过突然,根本没有给他准备的时间。

    “这样吧!上面有雅间,你就去上面坐一坐吧!一会儿我就上去。”

    年轻人点了点头,旋即走上了楼梯。

    可能是因为之前的战斗太过惨烈的原因,年轻人甫一踏上台阶,木质的地板便立即折了下去,晃得他差点摔在地上。悲白发看到之后差点笑出声来,心道这人看似有些门道,原来只是个假把式,中看不中用。之前他还在为对方的突然出现而感到疑惑,现如今总算放下了心。

    “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来。既然你么想死的话,那我就成全你。”

    想到这里,悲白发朝年轻人点了下头,而后朝侧门走去。

    当年轻人调整好状态,准备重新向上走去的时候,只见二楼楼梯处的尽头不知何时站了一个头戴斗笠的人。看那娇小的身材,年纪似乎并不大。只是这大白天的,他为何要被自己捂得严严实实的呢?

    因为有碧绦公子的经验,他已经知道此人便是那主仆三人之中的“主子”,于是便对他格外小心。他虽然在上楼梯,但身上所有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对方的身上,一刻也没有放松。终于,他来到距离对方不过三步的位置处,就在这时斗笠之中人忽然道:

    “你是谁?”

    年轻人先是一愣,然后才温和道:“一个过客而已。”

    年轻人想要越过对方的身体,谁知那人居然一步横跨地来,用来不大的身体刚好堵住他的去路。

    “这里不欢迎你,听我一句话,趁现在赶快回去。”

    斗笠主人语速虽慢,但说出的话,字字都好似有千斤之重,压迫得周围木板吱吱作响,仿佛随时都要破裂似的。不过,年轻人倒是不在意,依然满面笑容道:

    “来都来了,哪有说走就走的道理。我想问一下,这间旅店是你的吗?”

    斗笠主人道:“从前不是,现在是了。”

    年轻人轻笑道:“第一次见到抢人东西还能这么理直气壮的,光是你这厚脸皮,恐怕天下之人就很少能有赶得上的了。”

    “你不要逼我!”斗笠主人的语气一转,突然间只见位于他身后的一扇窗户猛然打开,一道风浪呼啸而过,犹如千军万马一般,单是这份气势就足已压垮一个人的意志。可是在那年轻人看来,这似乎和那春风没有多少差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