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五十六章 年轻人
    ,!

    两个人顺着声音抬头向上看去,只见在距离他们不到百步处的山坡之上坐着一个年轻人。从他身上的衣着可以看出,此人是一名苍北仙苑的弟子。

    “呵呵,你确定要喝这个吗?实话告诉你,他的味道可不好。”

    年轻人再次高声道:“没有关系,喝酒喝酒,酒是次要的,关键是得有的喝。”

    说完,那个年轻人也不知施了什么法术,直接从山腰之上滑到了他们身前,距离面前昏迷的庄如玉只有两上之遥,险些就要砸在她的身上。宋震庭看了看壶里的酒量,又看了看对方,不禁摇了摇头,然后便将手里的东西丢给了对方。

    “喝吧!喝吧!小小年纪就喜欢喝酒,看来你过得也不好啊!”

    “噗!”

    那年轻人丝毫没有提防壶里的东西,张嘴就是一大口。虽说料酒也是酒,但味道与平常的酒水相比起来还要相差很远,单是里面那股咸涩味道就不是一般人难免受得了的。年轻人将手里的酒壶丢在一旁,一边吐着口水,一边叫骂道:“什么玩意,怎么这么难喝?”

    碧绦公子略带歉意道:“实不相瞒,我们这是在逃命,有的喝就已经不错了。”

    那个年轻人直接从坡上站了起来,拍拍胸膛道:“走,咱们找酒去。”

    宋震庭打量了一下对方,不禁问道:“去哪?这附近还有卖酒的地方吗?”

    年轻人笑道:“你们还是从西边来的呢,难道没看到那里有一间旅店吗?据我所话,那家店的掌柜为人很好,东西保质保量,最难能可贵的还价格公道。我一直都被关在仙苑之中,一直都没有机会出来逛逛。正好,咱们走那里耍耍也好。”

    碧绦公子看着面前这个一脸无邪的年轻人,不禁问道:“你就不怕我们是坏人?你这么款待我们,就不怕我们以怨报德吗?”

    年轻人摇头道:“不怕。”

    宋震庭感觉有点意思,于是接着道:“为什么?”

    年轻人道:“你们虽然个个都心怀鬼胎,但也不算十恶不赦的坏蛋。刚才你们能够将酒让给我,就已经说明问题了,你们值得我去相信。”

    “所以你就要自掏腰包,请我们吃酒?”碧绦公子道。

    “嘿嘿,这你就有所不知了。在我看来,一个人喝的是闷酒,二个人喝的是愁酒,只有大家一起喝那才是好酒。我这人喜欢热闹,有福同享不是挺好的吗?怎么?你们不想和我去?”

    被这个黄毛小子教育了一顿,宋震庭居然没有半点火气,反而一脸笑容,好像真的被对方的话打动了。而到了这个时候,碧绦公子不再隐瞒,于是便将事情的经过告诉给了对方。

    “啊?不是吧!前几天我想去城里玩玩,结果登高城便被毁了。今天我想去州喝酒,你们居然告诉我旅店被人烟了。这,这也太巧合了些吧!”

    宋震庭苦涩道:“我倒是希望这只是一个玩笑,可我的半生心血确实已经跟着我的那帮兄弟一起去了。”

    年轻人跃身跳到他们的身边,随即道:“不行,我要喝酒,我要把那三个人全部赶走。”

    一开始他们还以为对方说的是只是气话。可随着他脸上的正气浮现,二人才知道原来这小子是要玩真的。悲白发几人的实力他们最为清楚,别说是个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就连他们也不是对手。这让是让他去了,岂不是叫他送死?想到这里,碧绦公子立刻道:

    “这位小兄弟,我知道你好心想帮我们。但那些人绝不是我们所能对付得了的,除非有仙苑支付,不然只会引火上身。”

    年轻人轻笑道:“是吗?人倒是很想见识一下他们的实力。也许,我真的能战胜他们呢?”

    宋掌柜一脸嫌弃道:“就你?”

    年轻人道:“我怎么了?“

    宋掌柜摆手道:“我看你还是找个地儿去歇着吧!这本就不是你的事情,如果因为这个给自己惹来杀身之祸,那可就得不偿失了。一间旅店而已,我宋震庭还承受得起。它日等我东山再起,一定回来请你去喝。你看怎么样?”

    “我不觉得怎么样。行乐就要趁早,不然谁知道明天的自己是不是依旧活在世上。今天这浑水我趟定。你们,陪不陪我去?”

    宋震庭向后缩了缩身,指着地上的庄如玉道:“我夫人还没有清醒过来,离不开的。”

    年轻人道:“你这是认怂了吗?”

    被一个小娃子出言侮辱,这要是换作平常宋震庭的火气早就噌地上来了。可也不知他脑袋之中的哪根弦搭错了,居然坦然笑道:“没错,我是怂了。和那几个人为敌,绝没有好下场。我劝你最好不要去招惹他们。否则出了事情,别怪我没有提醒你。”

    年轻人道嘻笑道:“这个你不用管,既然我敢说这话,就肯定不会埋怨你。”

    说着,他转身朝旁边的碧绦公子道:“你呢?也不随我去吗?”

    碧绦公子的两只手臂还没有来得及接骨,更不用说身上的伤势,现在他能站在这里正常说话就已经实属不易了。再让他回到魔窟一般的旅店之中,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情。

    “小伙子,不是我不想和你去。我身上的伤实在太重,就算去了也只能成为累赘,根本帮不了你的忙。所以……”

    年轻人道:“我看你的两条胳膊好像断了。如果我能为你接上断骨,你是不是可以和我一起回去?”

    碧绦公子面露难色,不知该推脱还是该将就。可就在这时,对方的手掌已经落在他手臂之上,而且恰恰正是断裂的部位。瞬间,撕心裂肺的剧痛袭上他的脑中,可为了不在外人面前丢面子,他仍然强咬着牙,除了头上呼呼向外冒汗之外,再无其它异样,当真是名铁骨铮铮的男子汉。

    “你!你在干什么?”宋震庭指着对方道。

    “没什么,给他接骨而已。”

    说着,年轻人突然双手一抬,直接将碧绦公子甩飞了老高。正常情况之下,这种剧烈的活动都有可能拉伤关节,更何况对方还是带伤之身。就在他以为自己双臂俱废的时候,两道悦耳的咔嚓声随即传入到他的耳朵之中。

    “好了,你动动试试!”

    在年轻人的提醒之下,碧绦公子尝试性地扭动了一下双边的肘关节。果不其然,断裂的部分竟然已经神奇地接回到了起来,而且丝毫不适的感觉都没有,就好像什么也没发生过似的。

    “你,这,我,怎么可能!”

    直到现在发生后的半个时辰之后,碧绦公子还是还敢相信这魔法般的事实。手臂上的伤真的好了,而他也不再是那个束手就擒的懦夫。

    “好,我和你去!”

    碧绦公子的决定令宋震庭颇感意外,就在他准备开口阻止对方的时候,后者居然先道:

    “我的命,早在三十年前就应该完结了。之所以能活在现在,全部靠庄小姐的父亲救济。今天的事情由我而起,自然也应该由我这里结束。不管这一去是生是死,都是我偿还他老人家的恩家所做出的绵薄之力,希望他在九泉之下可以瞑目了。”

    说完,碧绦公子转身来到年轻人的面前,释然道:“好了,咱们可以走了。”

    年轻人古怪地看了他一眼,随即道:“别整得和要上刑场似的,我这是去给你们出头,并不是去送死,你们要清楚!”

    碧绦公子点了点头,强挤出一丝笑容,然后大步朝来时的路上走去。

    “喂,你真的就这样去了?难道就没有其它要说的吗?”

    碧绦公子登时一顿,接着叹息道:“如果能再来一遭的话,我希望做个好人。”

    不知过了多久,那两个人的身影已经消失在了眼帘之中。冬日里的寒风实在不太友好,冻人手脚不说,还将宋震庭脸上的泪水完全吹干,杀得生疼。他最后一次看了一眼身边的庄如玉,自言自语道:“宋震庭啊宋震庭,人家一个事外之人都能有如此气魄,你怎么就不行呢?哎,算了算了,早死晚死都得死。与其今后担惊受怕,终日惶恐,还不如来个痛快的,你说是不是啊夫人!”

    他看了看怀中的庄如玉,只见对方的脸上居然浮现起一抹淡淡的笑容。同时,他自己的脸上也绽开出相同的表情。

    虽然已经抱定了必死的决心,但这个时候要想自己一点也不害怕,那是绝不可能的。碧绦公子不时打量着身旁和自己一同赶路的年轻人,不禁再次问道:“你确定要去吗?他们可都是杀人不眨眼的恶魔。说不定到时候还会将你分尸,切成一块一块的,喂给狗吃。”

    听着碧绦公子口中的话,年轻人居然丝毫不为之所动,甚至脸上还洋溢起一股神秘的笑意。

    “怎么?你以为我在长他志气灭自己威风吗?如果你真的这么想,那可就大错特错了。”

    年轻人听得实在不耐烦了,于是止步道:“如果你后悔跟我来,那就先回去吧!等我将他们收拾干净,就过去通知你们。怎么样?”

    碧绦公子曾经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听到对方这般说话,自是不愿示弱,于是斩钉截铁道:“你放心,就算你跑,我也不会跑的。”

    说到这里,碧绦公子不禁有些悔意,这不等于给自己送上黄泉路了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