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五十五章 逃脱魔窟之后
    ,!

    鹤发男子一脸阴森,放声怒斥道:“花牵魂,你是存心找死不成?难道,你不知道看待白发比生命还要来得重要。你割我头发,就等于割我的命。如果谁想要我的命,那我一定会先要了他的命!”

    那个妖媚女人心知不妙,刚要向后退去。可就在这个时候,鹤发男子头上的发髻居然散落下来一部分。而就是那些脱离束缚的丝发,居然当场便活了起来,并且速度生长,变成一缕缕丝带一样的东西,飞似换的朝那女人射了过去。

    虽然对方的攻势十分迅猛,但妖媚女人却也并没有完全失去方寸。危难之间,只见她莲步急挪,向旁边及时闪身,而那些发丝几乎是贴着他的身体窜了过去,差一点就将他她钉在门框之上。只听“轰”地一声,旅店的两扇大门已经应声破碎,只剩下漫天的纸屑还有未来得及落地的碎木。

    可如果以为到这里鹤发男子就住手的话,那就大错特错了。他的那些妖异长发,生长异常迅速,很快便将半个大厅完全铺满。就在那女子准备一个鹞子翻身飞出旅店之时,其中一道犀利的白发准确无误地缠绕在了她的脚踝之上,然后用力用地上甩去,只听“噗通”一声,妖媚女子已经跌得四脚朝天,脸上浓妆早已被汗水融化。

    “好了,摔都摔了,难道你要在我面前将他活活打死不成?”

    终于,在一声浑厚的嗓音之中,那个头戴斗笠的主子缓步从楼梯上走了下来。这回,鹤发男子再不敢妄动,立即收回了空间之中的白发。

    头戴斗笠的人来到妖媚女人身前,伸手将对方从地上拉了起来。要知道,这里几乎步步都是血泊,经过刚才的一摔,现在她的身上已经满是血污,看起来恶心无比。不过,她自己反倒是不以为然,好像早就已经习惯了似的。

    “多谢主人。”女子恭敬道。

    “牵魂,你的脾气也该改改了,这个样子哪个男人敢娶你?”

    此话一出,那妖媚女人也不知中了什么邪,直接跪倒在地上,声音颤抖道:“主人,我哪里也不去。除了您,没有男人可以让我臣服。”

    “呵呵,牵魂,你还是这么的固执。我都说了多少遍了,一切随缘。你们虽然叫我主人,但我却是把你们当作兄弟姐妹来看待。你能成家立业,我自然高兴。难道,你想让我不痛快吗?”

    妖媚女人连忙道:“我不是那个意思。只是,只是,只是我现在还没有想好。”

    斗笠主子道:“想好什么?”

    妖媚女人道:“我还没有想好如何去做一个贤妻良母,或许这辈子我都成为不了那样的人。所以,主人,您还是让我留在你的身边吧!”

    这时,纳息完全之后的鹤发男子慢慢走了过来,朝着斗笠主子道:“主人。”

    “原来你的眼里还有我这个主人啊!你们两人是我的左膀右臂,既然这样为什么还要自相残杀,难道你想让我变成一个残废不成?”

    这时,鹤发男子头上的汗珠已经从皮肤之中钻了出来。与之前的花牵魂一样,如今的他害怕得要死,好像生怕惹怒了这位至高无上的主人似的,立即解释道:

    “主人,你误会了。我,我只是和她开个玩笑。”

    “玩笑?一个玩笑可以让你使出自己的独门绝技瀚海发劫吗?悲白发,我对你实在太失望了。”

    鹤发男子听出对方的怒意,随即也学着花牵魂那样噗通跪在地上,也不怕血水弄脏自己的裤子,便开口求情道:“主人,我不敢了,我再也不敢了,请您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保证,绝对没有下回了。”

    这时,只听斗笠之中传出一声轻笑,接着说道:“下回?呵呵,下回,恐怕你没有那种机会了。”

    心知大事不妙的鹤发男子扭头便朝门外奔去。可不知怎的,山脚之上忽然吹出一股诡异的大风,硬是将他吹得倒飞了回来,而且丝毫不差,刚好落回到他之前所有的位置处。他蜷缩着身体,四脚朝天,惊恐地望着上方的主人,这一刻他觉得混身的血液都凝结了,一种难以形容的森然之气顺势袭入到他的胸腔之中。

    “看在你为我鞍前马后这么多年,那我就饶了你一命。”

    死里逃生的鹤发男子还没来得及放松,便听对方再次道:“可是,死罪可免,活罪难逃。不给你一些惩戒,恐怕你是不会长记性的。那就收你一百年的修为!”

    一百年,这是什么概念,许多人吃尽天下的天材地宝,都活不了一百年,可现在从这位斗笠主人的嘴里说出,却是异常平淡。鹤发男子刚要说话,便觉得周身传来一股令他窒息的压力,紧接着一缕缕灵气顺着他的毛孔飞速向外逃离,而他的外表也因此在慢慢变老,很快便成了一个四五十岁的中年人,再也没有之前的那份蓬勃朝气。而那些被逼出体外的灵气并没有就此消失,而是一齐涌入到斗笠主人的身体之中。也就是几息的工夫,他的身材居然缩小不少,变得只有花牵魂那般身高,而且身体也单薄了很多,就好像一片枝叶一样。

    “白发,记住,这只是一次小小的惩罚,如果你再执迷不悟的话,那我可就要下杀手了。”

    悲白发连忙从地上爬了起来,一边叩头一边激动道:“多谢主人,多谢主人不杀之恩,白发遵命!”

    这种景象看起来十分奇怪,甚至有些畸形,一个外表看起来足够做他爹的男人在向那名少年不停地叩拜施恩,而他却是欣然接受,丝毫没有感觉到异样。而旁边的女子则更小心,因为他生怕自己也受到那样的惩罚。

    对于女人来讲,还有什么比衰老更令她们感到恐怖的呢?

    好不容易安抚了这位主人,悲白发立刻从地上站了起来,回首向身后瞪去:“都怪你们,我要你们死无全尸!”

    可当他定睛去瞧面前情形的时候,一个令他五雷轰顶的讯息随即出现在他的眼前。

    “跑了!两个人都跑了!”

    没等悲白发去追,斗笠主人已经说道:“算了,放过他们吧!反正,我们的目的已经达到。毕竟,杀人不是关键,占据有利地形才是王道。”

    悲白发道一脸谄笑道:“主人英明。”

    斗笠主人点了点头,而后转身向花牵魂道:“你把尸体处理一下,然后将这里收拾干净。过几天,我们还要开张迎业呢!”

    不知为何,花牵魂的脸上出现了一股兴奋的神情,接着欣然道:“您就瞧好吧!”

    说着,花牵魂从自己的身上掏出一个布袋,然后随手从里面抓出一些烟色的细小颗粒。这是种子。一些花的种子。可这种时候,她拿花种有什么用,难道是想趁着血迹未干,将就着播种吗?

    虽然有些不同,但她确实是这么想的。忽然,只见花牵魂将手里的花种向空中一撒,任由这些沉睡的精灵落在地上。一息,二息,整个大厅之上就这么停顿了整整三息之后,神奇的现象发生了。

    那些种子居然在生长,而且生长速度非常之快,简直比悲白发的头发还要有活力。按理说,像这样的植物,想要生长便需要充足的养分,可这里别说是肥料了,就连土壤都没有,怎么会有如此惊人生长能力?答案就是尸体。

    没错,这些种子不是一般的花种,而是经由花牵魂特殊培育的食人花。这种花花期极短,而且遇水即死,十分难料理。可它却有一种令其它植物望尘莫及的能力,那就是食人。如果在他们的底下埋下了一些动物的尸身残骸,那么它们就像变了个样似的,凶残贪婪,而且毫无节制。只要是能得到的食物,它们都会不遗余力地去争取,直到将所有的猎物吞食掉,然后枯萎死去。所以当这些花种落地的时候,大厅之中已经没有活人,主仆三人站在旅店前面,注视着大厅之中犹如群魔乱舞一般花藤伸展,蔓延,顺着柱子向上攀爬,无孔不入。很快,旅店便被一种单纯的翠绿色所充满,没有杀戮,没有尸体,也没有成片的血迹。这里成了最最原始的森林,而那些看起来十分安祥的藤蔓,正在为生命的最后一步做着准备。

    开花,结果。

    当一朵朵食人花树立在群翠之中的时候,这一幕场景便成了世上无以伦比的画面。这里处处充满了生命与活力,就好像他们各自心中的打算一样旺盛,蠢蠢欲动。

    一个宋震庭,同时带着半死不活的碧绦公子以及昏迷失神的庄如玉,实在有些强人所难。他虽然已经使出混身气力,但仍然步履维艰。好在,悲白发他们并没有追来,不然他们只有死路一条。

    但便即这样,他还是走不动了。碧绦公子拿出怀中那瓶还未来得及喝完的料酒,大口大口牛饮了一番。

    在他们这种江湖儿女的眼中,酒进学扮演着重要的角色。酒可以帮助人缓解压力,忘却烦恼。最关键的是,酒之中有一种被称为“瘾”的魔力,一旦被它上了身,这辈子也休想摆脱他。精疲力竭的宋震庭苦笑了下,朝着碧绦公子使了个眼色。后者立即领会对方的意思,直接将手里的酒壶仍给了对方。

    然而就在这时,头顶上方的山腰之上传来了一个人的声音。

    “二位,可否赏在下一口酒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