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五十四章 三个魔鬼
    ,!

    宋震庭抱着熟睡的庄如玉,一直在柴房之中没有出来。可就在他准备起身小解的时候,门外的旅店之中突然传来了凄厉的惨叫声。

    “啊!”

    心道不妙的赶紧冲出门外,一看究竟。可就在这个时候,位于他正上方的一扇窗棂之上立即蒙上了一片刺目的红色,那是血,而且是刚刚从体内喷溅出来的新鲜血液。

    “这……怎么回事!”

    二话不说,宋震庭急步朝大厅之中行去,可刚到了后院的门口,面前的门帘虽然被一只血迹斑斑的手掌用力扯了下来。

    “掌柜的,快跑!”

    说话的人是细狗,那只血手正是他的,不过在说完这句话之后,他已经再无任何力气,直接倒在地上,当场死去。

    “细狗,细狗!”

    宋震庭抱起对方的身体想要唤醒对方,可从对方的伤势来看,一切似乎都已经于事无补了。不知哪个杀千刀的,居然剜去了细狗的心脏,胸前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死状异常惨烈。

    看到这一幕,宋震庭已经被心中的愤怒逼得发疯,等他起身准备继续向前走去的时候,面前的景象让他几乎不敢相信。

    原本用来供大伙休息吃饭的大厅,使然变成了死气沉沉的修罗场,尸体一个一个横倒在地板之上,角落位置竟然被堆得老高,显然是他们被凶手堵到了那里,然后全部遇难。

    这些人之中,大多都是他的好友熟识,回想起白天时候他们共敌碧绦公子时候的情景,他的眼中不禁流下了两行热泪。

    “兄弟,是我们害了你们啊!”

    说着,宋震庭双膝一弯,直接跪倒在血流成河的地面之上,当即悔恨地哀呼起来,而就在这时,他旁边的一张饭桌之上居然落下了一个巨大的物体。

    “噗通!”

    宋震放庭抬头一看,发现那人的背影竟是格外熟悉。他站起身来将桌上的尸体翻动了一下,这才终于看清了对方的的面容。

    “碧绦公子!”

    可能是自己的惯性思维所致,宋震庭以为对方像其他人那样也遭到了灭顶之灾。可就在刚刚手掌触及到对方身体的时候,他发现碧绦公子的身上还有活气,手腕处虽然没有脑壳,但脖颈上的跳动却可以隐约察觉。于是乎,他赶紧将对方从桌子上扶了下来,然后动功为其护住心脉,以防伤情恶化。

    “噗!”

    碧绦公子一口淤血自嘴中喷出,这才将阻塞在体内的浊物吐了出来。他睁开那双无神的双眼,随即有气无力道:“快……快走,别管我!”

    宋震庭怒斥道:“别说话,快点用心调息!”

    碧绦公子的双手耷拉在身体两侧,显然已经全部折断。那把骷髅扇也不知去了哪里,不过此时的他已经顾及不了了。

    “那三个人是魔鬼,快带着小姐一起走,不然你们也要死在这里!”

    此话一出,只听楼上的走廊之上忽然传过一人的声音:

    “呵呵,宋掌柜如此盛情款待,我们主仆三人还没有来得及道谢,你们怎么能说走就走呢?”

    接着,只见一道惊虹靓影倏尔一闪,如羽毛一般缓缓落在二人的身前,刚好截住了通往后院的通道。

    “是你!”

    “是我!”

    鹤发男子轻抚衣衫,随即笑道:“呵呵,真是抱歉,把你的让面搞得一塌糊涂。”

    宋震庭正在为碧绦公子过气疗伤,哪里还有精力去回应对方的话。他睁开一只眼皮,然后用一种极度怨恨的目光死死盯着自己,就是不肯说话。看到这里,鹤发男子变得更加肆无忌惮,放声大笑道:

    “不要再浪费体力了!就算你能救回他的性命,到头来还是要死在我的手里,何必要做这种无用之功呢?”

    这时碧绦公子也缓过回气,接着道:“他说得没错,你救我还不如趁现在从这里逃出去。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如果连你也死在这里,还有谁能为你这些兄弟报仇呢?况且,我之前才杀了夺巧神匠,你是他的好友,给他报仇雪恨是理所应当的。所以,你就不要在我的身上浪费工夫了。”

    说完,碧绦公子提起自上的最后一丝力气,强行将身后的手掌震离了周身。执意运功的代价很大,好不容易才开始愈合的伤口此刻全部又崩裂开来,血水向瀑布一样,哗哗地真往下淌。

    “呦,果然是个更骨头,不过我喜欢。”

    不用亲眼看见,单从这副口气便能想到说话的人便是那位妖媚女子。不同于鹤发男人,他的身法似乎要稍差一些,直接便从二楼的走廊之上跳了下来,溅起大片血迹。而在他的手中,还躺着一颗“砰砰”直跳的心脏,显然是刚离开身体不久的。

    “说好了,你要死在这我手上的。所以,没有我的允许,你绝不能死!”

    说着,女人将手里的心脏往碧绦公子的口中直接塞了进去,不等对方反呕,她的手上已经伸起一股阴柔之力,硬生生地将那颗还在跳动的心脏逼入到了食道之中。一时间,浓烈的腥臭气涌上心头,涌上天灵,恨不得从身上的每个毛孔之中散发出来。面临着这种非人的待遇,他恨不得咬舌自尽。只是时间未到,现在他还不能死。

    看着碧绦公子顺利服下心脏之后,妖媚女子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嬉笑道:“这就对了。呼了新鲜的心脏,就算是已死之人也能抗上个一时半刻。这虽然治不了你的伤,但好歹也能让你多支持一会儿,等我下手你再死也不迟啊!”

    话音未完,女子霍然施展出一记爪功,直奔对方的面门。如果挨了这一招,脑袋当场迸裂,就连脸面也要被一同毁去。就在宋震庭以为对方必死无疑之时,一道闪电般的快影突然挡在了碧绦公子的身前,刚好拦前女子的攻击。

    “呵呵,我的猎物,什么时候就成了你的?你要杀他,问过我吗?”

    碧绦公子与宋震庭向前一看,出手之人正是那个鹤发男子,他突然救了碧绦公子一命。

    “好你个白发老鬼,居然敢坏姑奶奶的好事。你要阻我,我便偏要杀给你看!”

    妖媚女子翩影模糊,随随跃入空中,再次掠向后方的碧绦公子,转眼间便已使出十一三招搜魂迷踪手。而那位鹤发男子仍旧岿然不动,双脚扎得比树根还稳,在那十三次爪功达到之前,已经使出十三次化解之法,将所以攻势全部瓦解。

    女子面色一寒,挥手一指,指尖处竟有刀芒显露。可那名鹤发男子也不甘示弱,他的手虽然腾不出来,但两只眼睛却要比任何的手臂都要来得灵活自如。电光火石之间那两保深邃的眼眸之中迸发出一双凌厉的剑气,不偏不倚,刚好迎上那道刀光。

    呼吸间,旅店大厅之上,铿锵之声,随处可辨。刀光剑影,数不胜数。接着,地板上,桌面上,支柱上,房屋上,布满了一条又一条密集却又相当规则的各种伤痕,有的如同轻风拂过一般,毫无杀伤力,这是虚招,有的则则更可以力通寰宇,震撼人心,这是杀招。妖媚女人和鹤发男子就像两个旗鼓相当的棋手一样,你来我往,互不相让,却又难分伯仲,僵持不下。随着战斗时间的延长,整间旅店都好似颤抖起来,头顶之上的房顶处不时掉下来些碎木屑,弄得整个大厅之上灰尘漫漫。

    就在这个时候,吴掌柜突然来到碧绦公子的身后,低声道:“一会儿你先带着我家夫人先行离开,我在这里挡他们一下。”

    碧绦公子惊愕地望了他一眼,立刻拒绝道:“你在开什么玩笑,让我和小姐先走?不行,这绝对不行!要走,也应该是你和小姐走。我来阻他们一阵。”

    说完,碧绦公子挣扎着站起身来,可是他的身体此时已经达到了极限,别说是战斗,就连行走都变得困难无比。这种情况之下,他根本不可能拦住这两位高手。然而就在这时,通往后院的门口处已经出现了另一个人的身影。

    “这到底是怎么了?为何死了这么多人?”

    乍一见到这副人间惨剧,庄如玉显得有些呆滞。可就个时候,不知从哪窜出来的一道剑气,直接没入到了她的手臂之中,只见一道血箭闪过,那只手臂已经应声折断。

    “啊!”

    刚从昏迷之中苏醒过来的庄如玉再遭劫难,虚弱的身体再也不堪重负,随即重重摔在地上,彻底地昏死过去。这下,没有个一天两天的是不会恢复神智的。原来,只是单纯地逃命就已经相当困难,而现在要让他们之中的一人带上这个巨大的累赘,那简直就是对自己宣判死刑。宋震庭和碧绦公子虽然已经来到了庄如玉的身前,可无奈事情已经发生,只得双双隐入沉默之中。

    “哒哒~”

    两声轻微的脚步声之后,身影恍惚的妖媚女人已经率先落地。经过了上百回合的交手,她已经有些力不从心,实际上她心里十分清楚自己与鹤发男子之间的差距,但天性要强的自己就是不想让对方趁机如意,就算自己难受,也要恶心一下对方。

    与此同时,鹤发男子也终于显现真身,不过现在的他已经没有了之前的从容之色,只见他一头白发随意飘动,左边的一缕还被齐刷刷地削去了一截,很明显这是妖媚女子的杰作。此刻,他的眼中闪烁起凶狠的神光,如同野兽一样,好似要将对方生吃活剥了才能泄去心头之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