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五十二章 流离山庄
    ,!

    昏暗的灯光之下,只有庄如玉和碧绦公子两个人单独相处,这种感觉很是奇妙,二人的心中升起了像烛光一样的火苗,一跳一跳,挠得心里好痒。

    想当年碧绦公子也是一代人杰,风流倜傥,追求者数不胜数。只是他向来自视甚高,虽然和其中的一些有了关系,但在他看来这些女人根本不够资格让自己安定下来,所以一直都是单身一人,直到那次事件的发生。

    人们对于他们这样的邪门歪道,常常都是喜欢赶尽杀绝的。因为他们知道放虎归山的教训,如果一旦放过这些杀人不眨眼的恶魔,那以后遭殃的就会是自己。那一天,至少有不于百名高手,分别从四路向他包夹而来。逃命的过程中,虽然被他杀了不少,但剩下的则是精英之中精英,加上数量极多,正所谓双拳难敌四手,更何况那是几十上百条手臂一起向自己攻来,碧绦公子根本就没有胜算,最后硬是被逼上了流离山庄。

    三十年前的流离山庄还是一处禁地,谁要是敢冒进一步,便会死无全尸。前有追兵,后有拦截,碧绦公子选择了后者。在他当时看来,与其死在这帮以多欺少的小人手里,还不如交命交给庄纵横来得痛快。那些“正义之师”虽然来势汹汹,但也不敢拿自己的身家性命开玩笑,心知进了流离山庄也是死,所以他们便纷纷退了去,钭碧绦公子交给庄纵横处治。就在碧绦公子怀着必死决心一步步踏上通往山庄石阶的时候,一道山一样挺拔的身影赫然出现在他的面前。

    他就是庄纵横,流离山庄的庄主,江湖上令无数人望而生畏的绝强存在。碧绦公子的修为虽然也不软,但比起对方还要相距甚远。他在对方的手中走不过二十招,便会身死道亡。而就在他准备迎接死亡的时候,庄纵横居然让他和自己一起进庄,接着便是高谈阔论,一说就是整整一天。等待二人回神之际,已经是半夜时分,下人们都睡了。

    令碧绦公子没有想到的是,庄纵横与自己一见如故,竟是格外投脾气。对方不紧收容他在庄内修养,还不时与仓切磋技艺。不过,这里的技艺指的不是武功修为,而是琴棋书画,吟诗做对。碧绦公子本身就是书香门第,对于这些东西自是再熟悉不过的了。如果当时不是误入歧途的话,他也许也会考个状元探花,让自己高兴高兴。不过,他最最讨厌也正是这个。他学习四书五经,并不是为了考取功名,而是为了寻找乐趣。而乐趣之中一旦掺杂了利益,就会完全变味,失去最开始的初衷。

    就这样,碧绦公子在流离山庄之中一待就是三十载,从青丝熬到了霜鬓,他本以为自己将会在这种安稳的时光之中度过一生,谁知有一天大难降临了。

    他不知道对方的真实身份,因为庄纵横与那人见面的时候,只有他们两个人在场。之后,房脊之上猛地升起一道血光,等碧绦公子闯进房间内的时候,庄纵横已经倒了血泊之中。

    从发现异样到找开房门,这个过程只有几息的工夫。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当中重创庄纵横的人,绝对是这天底之下的绝顶强者。他甚至还没有看清对方的面容,便被一道不可比拟的强烈气流通吹翻在地,随即整个山庄之中接连发出哀鸣惨嚎。

    庄纵横在自己弥留之际,从身上掏出一封书信,并将他带着去往花北仙苑找寻自己的女儿庄如玉,然后带着她一同逃离这里,逃得越远越好。最后,为了完成庄主的遗愿,碧绦公子只能带着信火速离出流离山庄,直奔苍化仙苑。为了不让杀人凶手和自己的仇家发现自己,他只得乔装改扮,让别人认不出自己,这才有了之后的事情。

    从被抬入到柴房当中之后,碧绦公子便是一脸阴云,愁眉不展。这倒不是因为担心自己的下场,而是因为他在旅店外面见到的那三个人。

    就他看来,光是那个妖媚女子的修为便已经稳稳压过自己一头,而那个鹤发男子更是深不可测。然而,这些只是他用眼睛瞧见的,最最神秘的还是中间的那个头戴斗笠的“主子”。如果他不是手无缚鸡的懦夫的话,那他就一定是位惊天动地的世外高人。但此人的境界究竟有多高,就连他也参悟不透。

    “希望只是多虑,不然那也实在太恐怖了。”

    光顾着沉思的碧绦公子一不留神把心里的话说了出来,这时在旁边为他熬药的庄如玉突然道:“什么事情让你恐怖,你怕我家那口子为难你吗?放心,有我在,他不敢把你怎么样。”

    说着,庄如玉继续俯身,小心翼翼地煎药。

    “刚才门外的那三个人,你见过吗?”

    庄如玉道:“这倒没有,不过听我家那口所说,就是他们把你我二人招回这里的。”

    碧绦公子突然从角落里坐了起来,因为动作太大,好不容易结痂的伤口再次流出暗红色的血液,疼得他不停地咧嘴。

    见此情况,庄如玉赶紧将手里的蒲扇放下,转身小来到对方身前,手扶着他的后背道:“你慢点,再这么莽撞,就连神仙也救不了你。”

    碧绦公子顾不了许多,立即问道:“你说什么,是他们搞得鬼!我的天啊!他们到底是何方神圣,居然拥有隔空取物的神力。这种鬼斧神工般的力量,据我所知,保有修行到一定境界的仙人才有可能获得,一个凡人哪来的这种怪力?莫非……”

    庄如玉不禁问道:“莫非什么?”

    碧绦公子的脸色变得异常难看,简直比他伤势刚开始发作的时候还要苍白好几倍。他猝然向后仰去,重重地倚靠在后面的斑驳墙壁上,神色痴呆道:“莫非,他们之中就有那个杀害庄主的凶手?”

    原本蹲在地上庄如玉因为这话,被惊得直接跪倒在地,过了许久,他才失声道:“你说他们之中有我的杀父仇人?”

    虽然碧绦公子并不想承认这件事情,可从种种迹象反应出的情况来看,这种猜想极有可能。

    “就算不是,恐怕这些人也是心怀鬼胎。花北仙苑的传薪大会开幕在即,到时五湖四海的各地高手都会前来。看他们的样子,并不是像是来寻衣钵传人的,不然中间的那个人为何不以真面目示人?”

    听了对方的分析之后,庄如玉恍然道:“照你所说,我非但没有得救,反而还落入虎口了?”

    碧绦公子点了点头道:“恐怕是的。”

    庄如玉突然向前一窜,脑袋距离对方已经不足半尺,这种动作看起来实在有些暧昧,搞得碧绦公子有些尴尬。

    “你,你想干什么?”

    庄如玉道:“还能干什么,趁他们还没有意识到我们识破他们几个的身份,咱们还是快快逃离这里吧!如果他们只是冲我们两个来的话,宋震庭他们应该会平安无事的。”

    碧绦公子摇头道:“他们这种人,做事向来都是心狠手辣,斩草除根,绝不会给别人留下线索。如果这个时候我们离开这里的话,宋掌柜他们恐怕性命难保!”

    “呀!”

    “呔!”

    就在庄如玉惊呼的同时,另一道怒斥声已经从门外传来,只听“砰”的一声,柴房的两扇破门已经被外面的真气震成了碎片,一道不算高大,但相当坚定的身影慢慢从灰尘之中显现出来。

    “宋震庭,你在做什么!”庄如玉呵斥道。

    只见门外那人几步便已探入柴房之中,眼见自己的夫人与一个陌生的男子独得一世,一时间他只觉得心中有百刀划过,痛苦至极。顷刻间他的眼中已经布满了仇恨的血丝,骇人的澎湃戾气当即充满了整个房间。

    “庄如玉,枉我对你一片痴情,你居然和一个小白脸在这里幽会,你的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丈夫。”

    顿感莫名其妙的庄如玉先是一愣,随即站起身来,指着对方的鼻子叫骂道:“宋震庭,你这个混蛋,老娘何时做过这种事情,你倒是说说看!”

    宋震庭伸手一指墙边的碧绦公子,怒目裂眦道:“都被我堵在这里了,你还有什么好狡辩的。你让开,先让杀了这个勾引良妇的下流胚子。”

    话音刚落,宋震庭手掌一晃,刀芒毕现。重伤在身的碧绦公子能存活下来就已经实属不易了,哪里还有自保的能力。于是乎,他索性将眼睛闭上,静静地等待对方的屠刀。

    “住手!”

    危难之间,眼看宋震庭就要得逞,一道烟影猛然扑倒在碧绦公子的身上,接着一道血箭飞过,“噗通”一声溅在了墙壁之上,随即一道心碎般的惨呼回荡在整座旅店之中。

    “啊!”

    “夫人!”

    “小姐!”

    霎时间,柴房之中被各种各样的嘈杂声所充斥,两个大男人拥着一个满身是血的女子已经乱成了一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