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五十一章 群龙盘巢
    ,!

    宋震庭刚要试图挣扎那人的手掌,谁知就在之时,位于另一面的空地之上居然闪起一道耀眼的光芒。

    “那是……什么!”

    话音未落,一脸茫然的庄如玉已经出现在他的面前。而就在她的身后,被夺巧神匠重创的碧绦公子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眼看就活不成了。再见心爱之人,宋震庭欣喜之余,拔刀直奔对方,欲要除之大快。可就这时,庄如琼却挡在了他的身前,哀求道:“你放过他吧!他已经不行了,就算你不动手,他也会死的。”

    “可是!”

    说罢,宋震庭看了看碧绦公子。只见他身前的伤口已经初步止血,只是不时仍有一些血水涌动而出,看起来十分吓人。他实在想不到,对方的身体之中居然能包含这么多的血液,当真是生机十足。不过,夺巧神匠的那一记一线穿天夺命针直接击破了他的内脏,短时间内绝没有可能恢复。在这段时间当中,他可以随时杀了对方,而不需要耗费一丝力气。不过,既然自己的夫人已经开口求情了,他也不好顶撞,只得吞下怒火。

    “夫人,你没事吧!这家伙有没有为难你?”

    庄如玉摇了摇头,随即道:“碧绦公子对我很好,只不过他中了夺巧神匠的夺命针,恐怕已经时日无多了。”

    话刚说完,就听昏迷之中的碧绦公子忽然剧烈咳嗽起来,每一次的喘息之中,都会从口中涌出大量烟色的血块。别看外面的伤口止血了,可里面受创的内脏仍然没有消停过一刻,再这么下去他将会血尽而亡。

    “我……我这是在这哪里?”

    碧绦公子痛苦地从地上爬了起来,而当他看到周围这副眼熟的环境之时,他的脸上竟然写深满了惊愕。

    “怎么回事,我怎么又回来了?”

    宋震庭诡笑着走到他的面前,俯身低声道:“哼哼,那是因为老天都不愿意帮你。竟然给我送来了个大贵人,居然能将你们从百里之外直接拽回到这里。哈哈,竹篮打水一场空,你是不是很不甘心啊!”

    碧绦公子双手勉强支撑着身体,让自己的脑袋可以稍微扬起一些来。他看着对方,满脸笑容道:“呵呵,宋掌柜,过不了多久你就会后悔的。”

    宋震庭面露狰狞,一把将对方拉到自己的面前,穷凶极恶道:“怎么,你凭现在的你还想吓唬人不成?用不着别人,现在就算一对一单挑,你也不是我的对手。”

    碧绦公子苦笑了下,随即道:“现在我是打不过你,可谁说打倒你就得我亲自动手了?实话告诉你,真正的祸端已经出现在这里了。不只是我,就连你,你的夫人,还有你的这帮兄弟,都要因他而死!”

    这下,宋震庭居然也不发怒,直接大声朗笑起来,声音之大,震得人耳轰轰直响,好不难受。

    “哈哈,碧绦公子,你以为我宋震庭是傻子不成?上了一次的我难道还不长记性吗?无论你现在说什么,我都不会再相信了。”

    说着,他朝刚才那个将对方和庄如玉一起招回来的神秘高手轻轻点了点头,以示谢意。

    “喂,店家,我们主子把你要的人给你找回来了。现在,你总可以为我们准备些酒菜了吧!”

    宋掌柜一脸谄笑,赶紧附和道:“自然自然。来,王五,细狗,快去给这位贵客准备最最上等的宴席,我要亲自款待上宾。”

    别看小店的人手不多,但干起活来个顶个的麻利。几人一拥进入到楼上一间上房之中,伙计很快便上了些拼盘小炒,虽然工序不多,但都是考验技艺的烫手活,一般人根本做不来。那个鹤发男子虽然腹饥难耐,可那所谓的主子一时没有说话,他就一时不敢造次。

    看着这三位神秘莫测的贵客坐在桌边,谁也不动筷子。为了缓解这股尴尬的气氛,作为东家的宋震庭举杯招呼道:“来来来,我替内人感谢三位的搭救。要不是你们,我们夫妻两个恐怕此生再也没有相见的可能了。”

    这时,一旁的妖媚女子接茬道:“怎么了,难道刚才的那个病秧子敢公然抢人不成?好大的胆子!”

    宋震庭一脸惭愧,于是把之前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讲了个明白。中间的主子点了点头,没有说话。另一侧的鹤发男子随即道:

    “原来,你们这是以多欺少啊!哈哈,一群绣花枕头,中看不中用。如果你的夫人真的被他就这么带走了的话,那你还不如打根歪脖子树吊死算了。”

    听完对方的嘲讽,宋震庭面色赤红,羞愧难当。如果他再年轻个几十年的话,说不定真的就已经撞柱而死。可经过了时间的冲刷打磨,他已经足够成熟,更能分清自己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就比如说之前大厅之上发生的事情,他没有与碧绦公子同归于尽,就是为了后发制人,杀对方一个措手不及。不然,现在的他已经和庄如玉阴阳两隔,再也无从谈起儿女情长了。

    “这位上宾,看你的样子年纪似乎不大,有这种想法自然也是情理之中。只是到了我这个岁数,很多事情都看能得很清。也许再过些时间你就能理解我的良苦用心了。”

    鹤发男子轻笑一声,满脸不屑道:“呵呵,就凭你?我当年叱咤风云的时候,你爷爷还在穿开裆裤呢!”

    “你!”

    面对如此无礼的言词,宋震庭再也忍耐不住,手里的酒杯被他攥得“砰”的一声炸裂开来,酒水撒了自己的一身。而就这个关键时候,那个头戴斗笠的主人终于说话了:

    “休得无礼。宋掌柜好歹也是东道主,你怎么能如此莽撞呢?还快给人家道歉。”

    他的声音很轻,语气也十分温和,单从口气之中根本察觉不到有任何责怪的意思。可那位鹤发男子却是怕得要死,赶紧站起身来,朝羊桌子另一端的宋震庭深深地鞠了一躬,同时诚恳道:“是我了出言不逊,请掌柜得多多包涵。”

    人家都主动道歉了,宋震庭也不是得理不惹人的主儿。他和气地笑了笑,然后又从旁边拿了一杯酒道:“呵呵,老弟不要放在心上,我刚才也有些冲动了。当哥哥的敬你一杯。”说完,他将杯中之物一饮而尽,脸上显露出爽朗的神情。

    “宋掌柜,你错了。”

    宋震庭当时一愣,不禁问道:“不知在下错在哪里,请上宾指点。”

    “他的年纪却是比你大,而且大的不是一点两点。”

    宋震庭放下手中的酒杯,仔细打量了下那位鹤发男子,可是他的脸上仍然是副不解的神情,于是接着道:

    “哦?我怎么看不出来。在下开店多年,见过的客人没有一万也有八千,就算看不出各自的修为,但对于岁数还能猜个**不离十。我看这位客官今年恐怕只有二十三四吧!”

    鹤发男子接着道:“呵呵,实话告诉你,我今年已经整整五百五十岁了。”

    宋震庭目光一滞,紧接着整个人都从坐椅上滑落下来,瘫在了地上。旁边侍候的伙计连忙向前搀扶,但都被他拒绝了。

    “我还能行!”

    说着,他艰难地从地上站了起来。不管凌乱的衣衫,他直接朝对方行了一礼,随即道:“不知高人来此,妄请见谅。”

    鹤发男子的脸上浮起一抹得意的笑容,回道:“无妨无妨。如果你真的感觉自己唐突的话,那就让下人多准备一些好菜好酒吧!我们主仆三个已经一天没吃饭了,再不上菜我可不能保证主子不会动怒。”

    宋震庭看了看对方,又望了望那个头戴斗笠的“主人”,不由得干笑了两声,以缓解尴尬的气氛。

    “上宾说笑了。”

    就在这时,斗笠之中又传出了声音:“他说的没错,再不上正菜,我也许真的会发火。”

    宋震庭也不知是因为个什么道理,那人说话的口气很是平淡,但总是透露着一种让人心中敬畏的感觉。那绝不是简单的气质可以达到的,而是与生俱来的王者血脉。绝对没错。

    “好的,好的!我这就去催,几位上宾稍候。”

    说完,他便带着两个伙计先后离开了房间之中,然后轻轻地掩上了房门。

    “快,让他们动作麻利点。这三个人绝不是善类,要是怠慢了他们,谁也没有好果子吃。”

    向其中一位伙计交待完之后,宋震庭转身向另一人道:“夫人人呢?从刚才就没有看见他?”

    伙计道:“哦,刚才他们把那个半死不活的碧绦公子抬到了柴房之中,夫人也跟着去了,之后便没见她出来。也许,夫人还在那里吧!”

    宋震庭的脸上浮起一股古怪的表情,那是一种只有怨妇才应该具备的神色。此时,他腹中的妒火正在燃烧,这么多年来,他和庄如玉相亲相爱,而他更是对对方百依百顺,就是想让她对自己一心一意。但如果这个时候出现第三个人的话,那简直就是灾难一样的事情。他绝不允许那样的情况发生。为此,他曾经暗杀了三十五个伙计,他们都是因为和庄如玉交往过密所以才招惹来了杀身之祸。他敬佩碧绦公子是个人物,但这种情况之下,他必须要采取一些手段了。

    “哼哼,小白脸,看我来把你生剥活剐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