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五十章 棒打劳燕
    ,!

    别人不知道,但宋震庭知道,自己的夫人这一去将意味着什么。想当年,庄氏本是流离山庄庄主的掌上明珠,庄如玉。只是因为生性好玩,便有了离家出走的念头。在那之后,经过了精心的布局,他终于在一个天时地利人和的机会之下逃出了流离山,并且进入到了苍北仙苑,拜师修行。

    当时的许真人并不知道庄如玉的真实身份,直到后来一个偶然的机会才听到真相。在那个时候,流离山庄那是禁地一样的存在,庄主庄拂袖,也就是庄如玉的爹,修为极高,已经达到改命境界的后期,距离仙人之境只有数步之遥。他也是自陈立之后,首个有机会成为仙人的修行者。只是近年来因为女儿失踪,一直无心钻研,这才荒废了修行之法。可现在的问题是,碧绦公子为何会与流离山庄走到一起呢?

    不等庄如玉抬腿,宋震庭一把拉过对方的手臂,声嘶力竭道:“不行,你不能去。以你爹的脾气,如果你回到流离山庄的话,会被他活活打死的。”

    庄如玉凄然地摇摇头,而后强颜欢笑道:“你放心,我是我爹唯一的女儿,他要是找死了我,谁给他养老送终啊!”

    “可是!”宋震庭依旧不肯放弃道。

    “你住口!我回趟娘家,要你管。”

    突然间,宋震庭发现那个记忆之中嚣张跋扈的妻子又活了过来。不知为何,他竟然想笑,也许事情真的没有他想象得那么严重。

    “你……你真的确定没事?”宋震庭再次确认道。

    庄如玉朝他翻了下白眼,然后没好气道:“没事,没事,我确定没事。这下,你满意了吧!”

    不知怎么的,宋震庭和庄如玉一样,眼中也擒着泪光。他不知对方说得是真是假,但从碧绦公子的身手来看,就算拼尽这里的所有兄弟,恐怕也难阻止对方的行动。庄如玉对于自己固然重要,但是他实在不想自己的这帮兄弟为此丧命。那样的话,就算能够拦住碧绦公子,救回自己的妻子,他也要为此终生自责。

    “好,那我也去。”宋震庭忽然道。

    不等庄如玉先说话,碧绦公子已经道:“不行!庄主说了,只能让庄小姐回去。你,并不受欢迎,更不是流离山庄的客人。”

    宋震庭横眉冷对碧绦公子,几乎发作道:“我们家的恩怨,要你这个外人多管闲事。”

    碧绦公子冷笑道:“呵呵,你以为我想管吗?要不是庄主有命,也许我已经在苍北仙苑里面睡大觉了。”

    宋震庭同样嘲讽道:“就你?呵呵,恐怕连仙苑大门都进不去,就要死在方掌门的手下喽!”

    碧绦公子面色一寒,厉声道:“你这个姓宋的,难道是存心找死不成?”

    这时,庄如玉霍然挡在宋震庭的身前,一脸正色道:“不许动他,否则,我就死给你看!”

    说着,她又不知从哪里拿来了一柄细长的尖刀,直接搭在自己的脖子之上。可能是因为太过激动,不断起浮的胸膛竟然将脖子上的赘肉抵到了刀刃之上,随即鲜血破皮而出,很快便流湿了一大片。

    看到这一幕,碧绦公子才领略到什么叫虎父无犬女,为了保自己夫君周全,甚至不惜以自身性命相威胁。如果再刺激她的话,恐怕真会有惨剧将要发生。

    “住手!只要你乖乖地跟我走,我保证不伤他的性命。怎么样?”

    听到这里,庄如玉这才心满意足地点了点头,而后头也不回道:“在这里等我,我一定会圆回来的。”

    宋震庭想去牵妻子的手,却发现对方已经和碧绦公子双双消失在旅店之中。大厅之上死一样的沉寂,如同躺在地上的夺巧神匠的血一样,没有任何活气。他的手中还捏着自己的武器绣花针,只是个头好像比之前长大了一些。

    一出旅店,碧绦公子便带着庄如玉飞似的朝流离山进发。二人一口气奔出了二三十里,因为庄如玉平常疏于锻炼,所以此时已经累得上气不接下去,干脆坐倒在沿途上的一颗杨树底下,大口大口喘着粗气。

    “不行,不行,实在走不动了。”

    碧绦公子环视了下周围的情况,然后才说道:“这里地处偏僻,如果发生什么意外的话,恐怕连个接应的人都没有。”

    庄如玉冷笑了一声,随即道:“呵呵,如果他们知道你是碧绦公子的话,就算是再厉害的角色都要绕道而行了吧!哪里还有什么意外。”

    不在庄如玉说话的时候,碧绦公子伸手在自己的怀中找寻了好一会儿,随后便拿出一枚泛着红光的物体,那竟是一枚绣花针。

    庄如玉脸色大变,一边指着那枚绣花针,一边颤抖道:“你……你居然受伤了。”

    听到这里,碧绦公子直接瘫倒在地,之前从容的神态再也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股莫名的绝望。

    “几十年不出山,乍一动手还真有些生疏了。不得不说,那个夺巧神匠还是挺有能耐的,居然子母连环夺命针,这种声东击西的方法。我虽然避过了他的第一针,但还是被他有机可趁,击中了肋下。不然,我一定要将他们全部解决掉。”

    说完,神情激动的碧绦公子猛然张口呕出一瘫血水,其中血呈暗烟色,一看便知是体内沉积了有段时间的淤血。如此一来,他的脸色终于好了一些,只是气力大不如从前了。

    眼前可是庄如玉逃跑的最佳时机,一旦让对方缓过神来,那他不休想再脱身了。而不在她为此左右为难的时候,面如死灰的碧绦公子缓缓道:

    “你走吧!”

    庄如玉深感意外,不禁向对方问道:“你为什么要放过我?”

    碧绦公子连连摇头,而就在此时他的眼中竟流出两行热泪,这使得他那原本蓬头垢面的外表显得更为凄惨,让人见了于心不忍。

    “去哪里都好,只要不回苍北仙苑,都随便你!”

    庄如玉觉得对方的话有些莫名其妙,于是继续问道:“你什么意思,为何我偏偏不能去苍北仙苑?”

    碧绦公子潺潺巍巍地将手伸入到衣襟之中,接着掏出一份书信,交给了对方。

    “找开他,事情的经过都在上面。”

    在碧绦公子的提醒之下,庄如玉接过信封,只见上面赫然书写着四枚大字:玉儿亲启。

    “这是……这是爹的笔迹。好端端的,他什么要给我写信?”

    带着满心的疑问,庄如玉打开信封,并将其中的信纸展开,随即一段令他感觉到五雷轰顶的文字随即呈现在他的面前。

    “玉儿,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爹已经不在了。临死之前,爹必须要告诉你,尽快离开苍北仙苑,那里将有一场人间活动发生!”

    虽然庄如玉走了,但剩下的人还要继续活着。再将夺巧神匠的尸厚葬之后,量个伙计呈着一件东西来到了宋震庭的面前。

    “掌柜的,这是神匠的一线穿天针,这该怎么处理?”

    宋震庭小心翼翼地接过那个针线包,二人曾经的往昔回忆历历在目。就在他为好友故去深感痛心之际,一个异常的情况突然进入到了他的眼帘之中。

    “怎么回事,为何一线穿天十三针,无缘无故地少了针。来人,谁能解释一下!”

    于是乎,刚才将针线包拿来的伙计又再次现身,并且恭敬地回道:“小的不知,但神匠的身上确实中有这些东西,并没有什么针。”

    宋震庭心生狐疑,环抱双臂站在那里沉吟了许久,突然一个大胆而又唯一的解释浮现在他的脑海之中:“那针在碧绦公子的身上,他受伤了!原来,一切都是他的奸计而已。快,快去追他,带着我夫人,他绝对跑不远。”

    就在旅店之内的众人准备一拥而去,找寻二人踪迹之时,三个人的身影赫然横跨在那扇大门跟前。

    前方,一个鹤发童颜的男子突然道:“你们急急忙忙,这是要干什么去?”

    宋震庭看了一眼那三个人,随即道:“多有对不住,今天店内有事,再不营业,请明天再来吧!”

    说完,他还想往外奔,谁知一只不知从哪来的纤细玉手突然搭在了宋震庭的肩膀之上,紧接着一道勾人慑魄的女声突然在耳畔响起:“店家,你想让小女子在外受饿挨冻吗?”

    那个鹤发童颜的男子看到这一幕,不禁面露怒相,随即大声道:“能不能收敛一下你的媚功,你不怕丢人,我和主子还怕呢!”

    经对方这么一提醒,宋震庭不由得将目光投向那位“主子”的身上。不知为何,此人竟身着一袭烟裳,头戴长沿斗笠,好像极怕见人似的。可即便这样,他仍能可以清晰感觉得到对方身上透露出的尊贵气质以及无上威严,哪怕是当今圣上恐怕也要有所不及。

    “三位贵客,请多海涵。小的店中确实是出了一些大事,所以不得不出去解决一下。我保证,只要事情完成之后,我定会在第一时间赶回来。”

    可是就在此时,那个“主子”霍然向前迈出一步,伸手按在宋震庭的头顶之上。

    “无妨,让我来帮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