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九章 前仇新怨
    ,!

    这名妇人是这家店的老板娘,人称苍北母老虎庄氏的就是她。别看她得很是一般,但想当年也是位如花似玉的美娇娘,而且还未拜在过苍北仙苑许真人之下,学过一段时间的修行之法。可因为她急于求成,练功时候出了岔子,导致体内阴阳之气失调,变得不男不女,更是葬送了大好前程。内疚之余,许真人便将她许配给了山下一直单身的宋掌柜,虽说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但也过起了红火的小日子,别有一番滋味。

    可自从那件事情之后,庄氏的脾气就变得火爆起来,这才有了母老虎的称号。平常日子里,宋掌柜对她那叫一个百依百顺,对方要星星,他就绝不摘月亮。就这样,二者一直相守二三十年,一直相安无事,可就在今天,平静终于被打破了。

    “呦,这是哪来的俊小伙,让我瞧瞧。”

    一听庄氏这口气,宋掌柜心叫不妙,于是连忙道:“夫人,你看错了,我说的不是这个小伙子,是后面的那个穷书生。”

    庄氏打眼一看那门口之人,竟然立即满面红光,好像熟透的果子一样,蕴含着那么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之色。不等宋掌柜继续说下去,她已经率先道:“公子,你这是从哪里来啊?”

    书生抱拳行了一礼,然后微笑道:“从南面来。”

    庄氏皱了皱眉头,随即道:“南面?南面大了,你倒是说个真切。”

    书生扬眉道:“江北,流离山。”

    庄氏的神情一滞,那接近二百来斤的身躯竟然原地晃动了两下,如同挨了一闷棍似的,差点没跌坐在地。

    “你,你,你居然来自那里!”

    书生点头,依然在笑。

    庄氏将手里的拆骨刀往旁边的地上一丢,刀刃直接嵌入地面之下两寸有余,力透地砖,刀虽利,人更厉。

    “他,他老人家还好吗?”庄氏痴痴道。

    “他老人家很好,只是让我给你捎个话,常回家看看。”

    书生笑得愈是灿烂,庄氏脸上的悲色便愈为浓郁。最感到惊讶的还要属旁边的宋掌柜。他与对方夫妻数十载,见过她喜怒怨,就是没有悲伤过。他甚至一度以为,庄氏不会伤心,更不会哭。可眼下,对方眼中的泪水已经簌簌流下,哭得那叫一个痛快。

    “夫人,你怎么了?”

    不等宋掌柜上前安慰,庄氏已经一把搂过他的肩膀,然后伏在上面小声抽泣起来。对此,书生一脸尴尬,好像不知道接下来该如何是好了。

    “你小子是什么来历,怎么我夫人一见你就像见了丧门星似的。快走快走,你就是有通天的本事,我也不用你了。”

    被对方这么一通数落,那位书生居然也不生气,而且表现得依旧翩翩有礼,让人对他发不起脾气来。就在他准备转身离去之际,之前那个短衫小伙子突然道:

    “碧玉妆成一树高,万条垂下绿丝绦。”

    书生的脚步戛然而止,他再次回过身来,并用一种古怪的眼神看着这个利落的年轻人。

    “你怎么知道我是谁?”

    谁?他是谁?眼见二人针锋相对,火气十足。旁边的宋掌柜全然不顾旁边的泪人,直接将她托付给旁边的伙计,然后走了过去,对那书生道:“原本是你。”

    书生搔了搔了数天未曾梳洗的头发,然后做出一个无奈的表情:

    “哎,我就说嘛,这一趟我本不该来的。”

    此话一出,原本在大厅之中用餐的食客居然在同一时间站了起来,并朝书生投以瘆人的目光。

    那种目光好像无数支利箭一样,将书生死死钉在原地,让他一动也不能动。实际上,他确实也不能动了。来时的路已经被一众人完全包围,就连通往后院的走廊也被几个手持儿狼牙棒的伙计堵了起来。

    眼见这种阵势,穷酸书生居然自顾自地干笑了两声,然后才恢复平常道:“原来,你们在这里已经等候我们多时了啊!”

    还是那个短衫小伙,还是那只绣花针线包,不同的是,那根串着锈花针的头发已经被他随手捏在了掌中,脸庞之上充满了轻蔑与不屑。

    “碧绦公子,我还是找到你了。”

    书生轻搂了下发梢,随即淡然道:“夺巧神匠,你还是那么多事。”

    说完,他望了一眼那个宋掌柜,而后轻笑道:“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你就是宋震庭吧!”

    宋掌柜摆出一副无辜相,四下看了看,然后才将神光重新集中在对方身上,神经兮兮道:

    “谁是宋震庭?”

    书生点了点头,缓缓将手中的折扇收了起来。突然间,他的右手一碾,那张原本破烂的扇面竟是焕然一新,出现一幅让人难以折磨的画。

    那是一枚骷髅头。这便是碧绦公子的独门武器,骷髅扇。

    当年,碧绦公子仍是江湖之中少见有青年才俊,中凭一把骷髅扇,便已独步天下,所向披靡。可之后不知出何原因,这位带着邪气的年轻人居然神秘地消失了,而且一消失就是三十年。可谁能想到,眼前这个落拓书生,就是那位令人闻风丧胆的笑面魔头呢?

    骷髅扇一出,不只是宋掌柜,就连旁边的短衫小伙也露出几分忌惮,不由得向后倒退了几步。与此同时,包围在四周的众人将包围圈稍稍拉大,以便待会动手的时候可以施展拳脚。

    看着这些后起之秀,绿绦公子突然大笑起来,那声音仿佛有一股神秘的魔力一样,竟叫人心神难宁,久久无法平静。可就在这时,庄氏再次出现了。

    她的脸上还有之前哭过的泪痕,嘴边还挂着因为过于痛苦咬唇留下的血迹。她的头发蓬松着堆成一困,再也不讲究任何花梢。她的眼中除了那位绿绦公子之外,便再无其它。

    “真的是我侈叫你来的?”

    绿绦公子点了点头,随即叹声道:“庄门主对你甚是想念,希望你能和我回去一趟。”

    宋掌柜不知从哪抽出一柄精钢百炼刀,直接往庄氏的身前一横,然后冷冷道:“你放心!只要有我在,别人就休想带你离开这里。这些人都是我多年以来相交的过命兄弟,我宋震庭有难,他们自保我周全。”

    旁边的短衫小伙将手中串发绣花针,轻轻一捏,一道轻灵的响声再次从中挥散而出,如同乐器一样,给人一种舒爽的感觉。

    “宋大哥说得有道理。我夺巧神匠虽没有什么本事,但要阻你个一时半刻还是绰绰有余的。今天你要是敢动手,我就是拼了命,也要将你一同托到阴曹地府之中。”

    绿绦公子莞尔一笑,紧接着他的眼中划过一丝狠辣,并用那双堪比尖刀一样的眼神投向对方:“呵呵,早就听说夺巧神匠巧夺天工,拥有缝合万物的神奇力量。不过,这样的招式对我好像没有什么用呢。”

    夺巧神匠轻轻掐起一根个头最小的绣花针,而后漫不经心道:“不信,你可以试试。”

    绿绦公子冷颜道:“正有此意。”

    “哗哗”

    “噗~”

    “叮~”

    “哒~哒~”

    一阵嘈杂之声过后,绿绦公子已经落到了距离刚才不到一尺的桌子之上,此时众人才意识到二者的交手已经在刚才短暂的时间当中完全结束了。绿绦公子仍然气色如常,只是呼吸稍显急促了一些。而相比起来,夺巧神匠就要淡定了许多,脸上的笑意还没有来得及散开,喘息的频率似乎也比对方慢了许多。只是这时,空间之中突然多了一种奇怪的声音。

    “滴答,滴答~”

    众人侧耳倾听,四处找寻之后,还是没有任何发现。可宋掌柜眼力过人,一下便瞧见了绿绦公子指间的血痕,惊喜之余,他不由得仰天大笑道:“绿绦公子不过如此,到头来,不还是栽在了我们夺巧神匠的手上了嘛,哈哈~!”

    在对方凄厉的笑声之中,恍然大悟的绿绦公子这才掐起手指,移到跟前仔细察看了一番。可不知怎的,刚刚还萦绕在眉头之上的阴沉之气居然消失不见了。

    “呵呵,我还以为是什么回事。你说我手上的血啊!可这并不是我的啊!”

    “呲~”

    绿绦公子语毕之时,只中旁边的夺巧神匠口中忽而传出一道尖锐的呼啸声。于是乎,他那件粗布麻衣立即成了一件血衣,很快便已将周围的地面染成了一样的颜色。他死死地望着自己的杀身仇人,他实在想不通,对方为何可以在一招之间要了自己的性命,他想不通,实在想不通。

    眼见自己请来的帮手死在自己的面前,宋掌柜,或者说是宋震庭当场便被吓得脸无血色,气喘吁吁,好像死得是他一样。

    “你,你!”

    宋震庭指着对面的绿绦公子,半天也没说出话来,反倒是对方先开口了:

    “庄小姐,要不你和我走一趟?这样,死得人也许还能少一点。”

    庄氏一听这话,眼中的再次闪烁起泪光。与此同时,宋震庭已经做好了鱼死网破的觉悟,准备向其他人下达动手的信号。

    ‘庭哥,住手!让我和他去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