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八章 苑外秘事
    ,!

    至此,苍北仙苑之尚在人间的泰斗名宿,已经几乎全部到达。剩下的就是各地赶来的参会者了。

    传薪大会乃是苍北仙苑五十年一次的重要事宜。大会之上,各个参会弟子将会通过切磋的形式展现自己多年来的修行成果,从而为自己争取机会。而一旦被哪位仙苑长者看重,此人便能直接被其收入门下,与他一同修行参悟。要知道,这些拥有资格选择弟子的长辈,无一不是活了几百年甚至上千年的活化石,修为实力,人生阅历,都要超越常人十倍百倍,就连方惜时也要自叹不如。不过,想入这些人的法眼,底下的弟子们就要使出混岙解数,有的甚至不惜通过借助外力从而在短时间内提升自身的功力,心便获得倾心。但是,这些长者可不是傻子呆子,谁有真材实料,谁是外强中干,一眼了然。而一旦被查出有类似情况的人,不但会失去传薪大会的资格,严重的还可能被直接逐出仙苑,永生不得入内。

    然而,这次大会的主角并不只是苍北仙苑,那些来自于五湖四海的修行同道,只要地位实力足够,同样可以将自己心仪的弟子纳入自己麾下。如此一来,不但可以将苍北仙苑发扬光大,而且还能将仙苑本身消化不了人才分散给其它势力,从而减轻自身的负担。更为关键的是,因为有了师徒这层关系之后,苍北仙苑与其它门派形成了一种相对牢靠、类似“联姻”的特殊情谊,这使得仙苑自身综合实力成倍增长,而且还深受广大同仁喜欢。其实,之前方柔能够进入到飘渺云巅也是托了它的福。

    所以,这次前来苍北仙苑的高手十分众多,而且不泛一些隐世许久的一方巨擘。只不过为了掩人耳目,他们往往不愿以真面目示人,因此才会乔装打扮,一般人根本察觉不出。

    由于之前登高城遭遇了有始以来最最严重的灭顶之灾,城内百废待业,四处萧条,根本无法容纳这么多前来参会之人。于是乎,雪山山脚处的一所旅店便成了热门首选。

    “小儿,烫两壶好酒,上几个下酒小菜,大爷今天要尽尽兴。”

    像这样的招呼,痁小二这两天已经听了不下百回。但无奈,他们痁小力薄,根本没有那么忙活的伙计,眼见一边的银子灵气丹越堆越高,这一边他们已经累得上气不接下气,随时都有可能昏厥。在掌柜的“英名”领导之下,小店张贴出一张招工告示。

    可现如今,大家都是来看传薪大会的,哪里有人愿意停下来给他们当牛作马?告示上写的报酬倒是相当优厚,可是现在能来这里的主哪个也不缺这点钱,所以两天过去,店中还是那几个人忙忙碌碌,其中有两个还是带病开工,眼看就要累死当场。可就在这时,一个穿着粗布短衫,脚蹬露指草鞋的年轻人忽然闯入了他们的视线之中。

    掌柜虽然已经精疲力竭,但秉着服务至上的原则,他仍然强颜欢笑道:

    “这位客官,您是吃饭还是打尖啊?”

    年轻人一脸灿烂,声音洪亮道:“你们这里还缺人手吗?你看我,中不中?”

    掌柜打量了一下面前的小伙子,心中不禁犯起了嘀咕。别看这人穿得破衣烂衫,衣不遮体,可长得倒是相当白净。麻衣之下可以隐隐看到其中的疙瘩肉,规律地平展在身体之上,一看就是个练武之人。

    “你……行吗?”

    小伙子拍拍自己的胸脯,信誓旦旦道:“绝对行,不信您看!”

    说着,他伸出二指,轻轻一捏旁边一张桌子的桌角。那桌子就像棉花做的似的,竟被他直接举了起来,高高盖过头顶。看到这一幕,掌柜噔噔噔向后退了好几步,神情忌惮道:“好好好,本事不错。可你光有力气不成,眼力劲,有没有?”

    小伙子憨笑了下,接着从怀里掏出一个绣着花的锦囊,那是一个精致的针线包。这种东西原本是姑娘家的东西,如今出现在一个大男人的身上,实在有些匪夷所思。可就在接下来的时间之中,那人居然做出了一个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

    他突然将那保针线包一抖落,里面的十几个闪着银光、个头大小全不相同的绣花针便一齐飞上了天空。这里的客流量本来就多,鱼龙混杂,如果因为这些玩意伤着哪个,那旅店岂不是要遭殃?就在掌柜准备大喊“小心”的时候,那个年轻人的手中居然又多了件东西。

    那是一根头发,来自于他头顶之上最最普通的一根头发。在众目睽睽之下,他竟那根发丝也逼了出去,只听一阵悦耳的风吟声过后,那根头发已经重新落回了他的掌心之中,还有那址几根个头大小全不相同的绣花针。

    见识了小伙子的技艺之后,掌柜的震惊得半天说不出话来,过了许久他才想起道:“你……你是怎么做到的?”

    小伙子的脸上挂满谦逊的笑容,他将那些绣花针小心地装回自己的针线包之中,这才朗声道:“嘿嘿,一点小把戏而已,不足挂齿,不足挂齿。”

    掌柜轻笑一声,随即道:“呵呵,看来,这个上岗的机会非你莫属了。”

    话音未落,只听门外倏尔传来另一个人的声音:“恐怕未必。”

    小伙子和掌柜的一起向门前看去,只见一个书生打扮的青年人已经出现在了他们面前。

    与其说他是书生,还还如将他归为乞丐之类。因为他的穿着实在不讲究,破洞的布鞋,发黄的白衫,就连头上的束冠也已经残破不全,中间原本应该镶玉的位置已经空空如也,其中的东西恐怕已经被他拿去典当了。

    掌柜的一看这人,脸上不由得显出一副厌恶的神情,如果说面前的这个小伙子还像那么几分客官的话,那门前的书生那可真是两袖清风,绝对没有任何消费的能力。

    “你是哪来得叫花子,我们这里可没有多余的粮食接济你。快走,快走,小心我让人把你哄出去。”

    书生抿笑摇头,还将手里那把残了扇面的折扇轻摇了几下,随即满面春风道:“非也,非也,在下并不是叫花子,理不需要你们的接济。”

    掌柜一听面色稍缓,为此他将体内唯一的一点耐性拿了出来,然后笑容相迎道:“您是吃饭还是打尖?”

    书生依然摇头。

    这下,掌柜的直接失去了理智,一边快步向对方走去,嘴里一边呵斥道:“出去,出去,我没有工夫和你在这里瞎耽误。”

    掌柜的伸手一推对方的身休,本想将对方拥出店外。可谁承想,那看似单薄的身体竟是好似长在了自家的地上,被他一掌搡去竟然纹丝不动,就连衣服之上也没有升起半点涟漪。

    “呦,还是个硬茬。再不走,你信不信我让这新来的伙计将你赶走?”

    说罢,掌柜回头朝那个小伙子使了个脸色,意思是让他上前帮自己一把。可就在这时,那个穷酸书生忽然道:“我是来应招的。”

    掌柜不耐烦道:“招什么招,招魂你干不干?”

    穷酸书生苦笑了笑,然后一脸惭愧道:“小生只懂得算数计账,并不知道通灵招魂之法。”

    这回,掌柜的终于不再向之前那般鲁莽,他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衫,然后像打量刚才的小伙子那样依然审视了对方一翻,接着道:

    “你真是来应聘的?”

    穷酸书生正色道:“千真万确。”

    掌柜道:“你能做什么?”

    穷酸书生道:“刚才小生已经说过了,我会算数计账。”

    掌柜白了下眼睛,略带嘲讽口气道:“账目可是大事,我怎么可能交给一个新人来管理,就算我能信得过你,内人恐怕也难放心啊!”

    穷酸书生不紧不慢道:“真是这样的话,那请掌柜夫人前来一叙。小生是不是那种偷鸡摸狗之辈,让他一试便知。”

    掌柜先是一愣,然后才道:“呦,你小子是吃了秤砣铁了心啊!”

    穷酸书生笑容依旧,但不再说话。见此情形,掌柜的知道扭不过对方,于是朝旁边的小伙计小声道:“去,到后院把夫人请来。”

    伙计很是听话,连跑带走很快便入到了后院之中,不时他便带回了一个中年妇人。

    一位壮妇。

    女人之中修行之类不在少数,然而他们之中绝没且个能像店中的这位妇人如此干练,健硕,就好像个汉子似的,膀大腰圆,孔武有力,一看就是个厉害人家。

    “哪个唤我,难道不知道姑奶奶我忙着了吗?”

    说着,她晃了晃泛着血光的拆骨刀,一脸怒意道。这时,旁边的掌柜的凑上前去,在她耳边小声嘟哢了几句,然后便闪开到一边。

    紧接着,那名妇人像拔刀一样将两只虎目亮了出来,这一眼看去,要是个意志力不坚定的恐怕已经被吓了个半死。可那书生却是满不在乎,面色如常,气定神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