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六章 皇者临世
    ,!

    遮天皇之所以有如此强烈的自信,那是因为他知道狐半仙的能力,而对方此时施展出的正是他传授给对方的一项不世秘术,遮天罗网封印阵。

    此阵一出,上到仙神,下到凡人,无一例外,都将被其中的无可匹敌的强悍力量完全镇压,不得翻身。别说是它人,就连遮天皇也不能幸免。而这门秘术正是为了防止容器内本体灵魂太过强大,所以才特意设计的。不过,为了甄选合适的人,遮天皇经过了许多思想斗争,最终才确定将遮天罗网封印阵传授给狐半仙。而现如今,对方不负重望,终于发挥了封印阵的强大力量,将万恶心的最后一丝希望彻底抿灭了。

    孙长空缓缓睁开双眼,当再次看到这片天地的时候,他的脸上居然出现了前所未有新鲜感。

    一旁,等候多时的狐半仙早已匍匐在地,他的手腕之上还在淌血,那是之前使用遮天罗网封印阵血祭时所留下的。对此,他居然丝毫不顾,因为他的面前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拜伏皇者。

    “恭喜遮天皇再临人间!”

    “孙长空”点了点头,脸上洋溢起淡淡的笑容。他的笑是那样温柔,温柔到让人几乎忘掉了他身上的危险气息。他是人,却又不是人,他披着人类的皮囊,却享受着上仙的无上神力,让别人防不盛防。

    “这次你做得不错,你放心,好处少不了你的。”

    听到这里,狐半仙绷紧的面容终于舒缓下来,欣喜道:“多谢吾皇圣恩。”

    说着,他已经从地上“爬”了起来,然后凑到遮天皇的身边,轻声道:“吾皇,不知您接下来有何指示。”

    遮天皇打眼一瞧,看到了地上血已流干的海棠仙子。忽然间,他抬手做了一个勾手的动作,紧接着那个死去多时的尸体居然站了起来。

    海棠仙子不但站了起来,而且还有了神识,她看着自己身前的致命创口,又看了看面前两个面带微笑的人,她似乎已经知道了发生了什么。

    “遮天皇……”

    海棠仙子刚要行礼,对方已经瞬身来到了她的面前,一把托住她的双肘,而后语气温和道:“你为我舍命取魂,这种大无畏的精神,我自然不会辜负了你。你不但可以死而复生,而且还能……”

    遮天皇大袖一挥,海棠仙子便觉得自己好像换了一个人似的,不但身前的伤口消失不见,就连身上的多余赘肉也一同不翼而飞了。她不停抚摸着自己的脸颊,感受着上面线条分明的五官,以及娇小可爱的秀面,这下,她直接跪倒在地,一边叩头,一边激动道:“多谢吾皇盛恩,多谢吾皇盛恩!”

    遮天皇最后看了他一眼,而后继续向前走去。然而就在这时,整个竹海之中的植物都在迅速凋零,绿茵化为枯槁,进而变作一片死灰,与那空中萧瑟的寒风,混成一团,好像一位悲情的艺妓一样,舞动,泣泪。

    “接下来,我们要扩充一下自身的实力,毕竟他们有那么多人,如果真的斗起来,恐怕到时候真的会难以应付。”

    这时,狐半仙立即道:“吾皇所言及是。”

    遮天皇双手向前猛然伸展,紧接着上方空间之中霍然出现了一道时空裂缝。这种举手投足间便能击碎虚空的通天本领,就算是陈家老祖看见也要忘尘莫及了。

    “你们先走!”

    虽然不知道遮天皇还有什么打算,但对方的命令那就是金科玉律,绝不容他们有所置疑,于是狐半仙与海棠仙子双双进入到了那道时宽裂缝之中,隐没了踪迹,只剩下遮天皇,亦或者称为孙长空的人,站在那里,孑然一身。

    “遮天皇走后,这里也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吧!感谢你,才有了今天的我。后会无期!”

    说话间,遮天皇的周身之中立即涌现出无尽的能量,直接将眼前的一切化为灰烬。而这些能量不断向远处扩散,毁灭如同瘟疫一样不断传播蔓延,最终将整个竹海完全抹除,不留一丝痕迹。

    “怎么回事,这么久了,遮天皇怎么还没有出来?难道,又有什么意外发生了吗?”海棠仙子不禁担心道。

    “一个妇人家,就不要多说话了。他老人家的决断,肯定是自有他的道理,咱们这些仆人的,只要按着做就是了。”

    海棠仙子看着狐半仙,剪水般的明眸不时忽闪着,看起来十分醉人。

    “你为何不看敢看我?”

    虽然对方不说,但海棠仙子明显能够感觉得到对方在有意躲避着自己。而恰恰是她的这句话,终于打破了这一份尴尬。

    “有吗?呵呵,许多年没有看到你这副模样,乍一见到还真有些不习惯哩!”

    此话一出,海棠仙子猛然向前走上一步,直接来到了狐半仙的跟前。因为是低着头的缘故,他的双眼几乎可以透过对方的衣衫,看到里面的风光色彩。这下,他的脸颊直接变得通红一片,好像喝醉了似的。不过对于他来讲,海棠仙子这杯酒要比天下的任何佳酿都要来得醉人。

    “你难道就不想感受一下现在的我吗?”海棠仙子看见对方这般表现,于是继续挑逗道。

    “我……我……”狐半仙吱唔道。

    “哎呀,就问你想不想嘛!”

    “想!”狐半仙终于鼓足勇气回答道。

    海棠仙子妩媚地笑了笑,随即探到对方的耳边,并用一种夺魂慑魄的语气温柔道:“那还在等什么,来呀~”

    狐半仙猛然觉得一股热血涌上头顶,沉睡在自己体内多年的野性与冲动,化为粗鲁的动作,直接将对方压倒在地。

    “轻点~”

    传薪大会开幕在即,苍北仙苑多年以来培养的众金精英纷纷从四面八方赶来,共享盛况。其中不也不泛各地名家,武林春兰,前来捧场。一些路途较远的人士已在今天提前来到了仙苑,并且早早地安顿下来。而就在他们之中,一些不速之客也一同抵达了。

    他们就是玄天门的人。

    为首的当然是那个三胖得罪过的玄天门少门主陈经纶。不过其它人同样个个都是好手,其中甚至还有几个修为超越他的强者,只是因为不愿过早暴露实力,所以才隐去了气息。

    “恭喜恭喜,预祝贵派的活动可以圆满成功!”

    陈经纶,一个超级门派的唯一接班人,他身上所肩负的重任,是常人难以相信的。不过也正因为这个原因,他的内心在多年的压抑之中变得扭曲变形,刚愎自用。他所追求的不再是自己的梦想,而是力量,除了力量还是力量。他要全天下的人都要怕他,所有的人都要向他俯首称臣。

    不过,现在显然还不是时候。

    陈经纶虽然是个实打实的纨绔子弟,但不同于那些一夜之间声名雀起的爆发型门派后人,他有足够的涵养,并且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可以嚣张跋扈,什么时候应该低调做人。

    苍北仙苑是初升大陆之上的远古门派,历史悠久,在这一点上,就连他们天玄门也要自叹不如。即便是对于一个长者的尊重,他也要收敛自己的锋芒。

    接待他们的是方惜时的师弟,被人称为善水魔师的天水道人。就像水与火一样,天水道人与火髯道人二人极不和睦,几乎在所有的事情之上都有不同的看法。比如,火髯道人希望可以广纳弟子,以培养更多的优秀人才。而天水道人则主动少而精的观点,人不在多,在于精。否则,将大多的精力浪费在一些庸人之上,只会自寻烦恼。对此,方惜时更倾向对火髯道人的看法,他也认为每一个人都应该享有修行的权利,而他们并不能人为的去干预别人的想法,最多只能引导。对此,火髯道人觉得很是痛快,而天水道人则十分不快。直到现在,他还在为此事耿耿于怀,对于迎接宾朋的这种琐事,他更是不屑。只可怜,方惜时要事缠身,而火髯道人则不知所踪。在这种关键时刻下,只有他能挑得起重任。所以,天水道人就顺理成章地成为了最佳人选。

    天水道人的名号虽然不及掌门方惜时,但在江湖之上还是颇有威信力的。陈经纶不是傻子,这里是人家的地盘,得罪了对方绝没有自己好果子吃,所以才会表现出之前的那种谦和态度。

    不过,天水道人倒没有因为对方的特殊身份而阿谀奉承。他虽然性如止水,但绝不是那种趋炎附势的市井小人。往往,对方越是位高权重,他便越要让对方下不来台。更何况,对方之前一直在与仙苑之中的三胖作对,甚至多番围剿,就单凭这一点,他也要好好为难一下这位陈门主。

    “呵呵,你就是玄天门的少门主啊!呦呦,还真是百闻不如一见啊!”

    陈经纶一听对方这么说,心里还很高兴,于是欣然道:“多谢道人夸奖,惭愧惭愧。”

    天水道人冷笑道:“呵呵,是该惭愧。令堂陈纵横是出了名的欺弱怕硬,恃强凌弱,有这种长辈,不惭愧才怪。”

    这时,陈经纶带来的那帮人已经有些忍耐不住,个个变得剑拔弩张,按刀攒劲,只差主子一句话,就要发难。可谁知,陈经纶居然只是微微地笑了笑,笑容之中充满了嘲讽与不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