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五章 遮天噬心
    ,!

    虽然只是简单的几个字,但那道声音之中透露出来的自信与傲慢,绝不是一般人可以轻易达到的。遮天皇虽然胜券在握,但在此刻也不禁犯起了嘀咕。

    “难道,这家伙还有没有使出来的秘术不成?”

    思绪未完,那只从天而降握持在万恶心之上的手掌遽然受阻,紧接着剧烈膨胀,眨眼之间已经有一间屋子的规模,而且还有继续增大的趋势。然而就在这时,异象终于发生了。

    只见手掌的各个地方都在同一时间透射出金色光芒,那些光就好像一根根金针一样,刺破那些云烟简直不费吹灰之力。不等遮天皇做出反应,他的翻手覆云已经传出一声惨叫,随即炸成无数碎片,并且飘落在识海的周围。

    遮天皇本以为事情将会达此为止。可谁承想,那些神秘的金光竟然咄咄逼人,在破除了自己的招式之后,还向他的方向急扑而来。这时,他才发现,那哪里是什么光,分明就是一条条行动灵敏的金色小蛇。这些蛇,不过一尺来长,但却是狠毒无比,凶相毕露。更何况,这里至少得有几千上万条同等样子的蛇类,要想在同一时间防住它们全部,实在是有些强人所难。

    于是,在这种情况之下,遮天皇少有地畏惧了,留是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如果要是在这里将自己的力量全部消耗干净,非常不能与孙长空的肉shen完全融合,甚至还要面临魂飞魄散的后果。想到这里,他轻身一跃,已飞上了天空,然后头也不回却便朝上方的巨大的漩涡飞去。

    “嘿嘿,来都来了,哪里有说走就走的道理,给我下来!”

    就在这时,不知从哪传来的一道声音再次袭入到遮天皇的神识之中。这下,他再也不敢有所保留,全速朝前方奔去。前方的漩涡就是通往外界的出口,只要通过那里,就可以与狐半仙取得联系。他的修为虽然比对方高强不知多少倍,但是只比较灵魂精神力的话,他距离万恶心还有很大的悬殊。这种情况下,他不跑就得面临着死亡,所以离开这里才能保住性命。

    可是,那些金色小蛇实在太过匪夷所思,它们不但可以在陆地上活动,在水中畅游,就算到了天上也能就付自如。几息的工夫,那些飞上天空的金蛇越聚越多,最终拧成了一条巨型金蟒。远远看去,只见它混身金光熠熠,威武霸道,行动之间都透露着王者一般的高昂气质,世间的一切生灵都不过是他眼中的牙祭腹食,包括前方的遮天皇。

    “哪里逃!”

    那条金蟒甚至连动都没动,当即倒吸了一口气,紧接着天空之中便出现一股难以形容的诡异大风,竟吹得遮天皇有些稳不住身形,还有向后倒退的趋势。

    “这……这是什么妖法,我!我怎么不能自控了!”

    局势变化实在太快,根本不是遮天皇所能预料的。半柱香之前,他还稳稳立于不败之地,可瞬眼下居然已经生不由己,随时都有可能葬身于蛇腹之中。想到这里,一股悲凉之感浮上心间,令他往昔的一些记忆再次浮现在眼前。

    “哥,凭你我二人之力,就算是仙宗恐怕也奈何不了我们。”

    “呵呵,吞天,你的口气也太大了吧!难道爹说的话你都忘记了吗?”

    “爹就是太过软弱,所以才会被仙宗一直压在头上,不得翻身。这一世,我们一定要振兴家族。”

    “哥,我快支撑不住了,我好像看到了娘。”

    “吞天,坚持住,再坚持一下,爹就来了。”

    “哥,我真的支持不住了,哥,我要先走一步了。”

    “有哥在,他就休想动你一根毫毛,啊!!!!!”

    “哥!”

    遮天皇两只眼睛望着天空,往事历历在目,如过眼如烟一样,从自己的身前划过。万年之前,他就经受过杀身之劫,万年之后居然又遇上了灭魂之灾,难道他遮天皇的一生就是悲剧的缩影吗?

    “不,我绝不!”

    突然间,遮天皇眼前一烟,再也看不到一丝光亮。而金蟒心满意足地合拢了血喷大口,准备全力将体内的猎物炼化。不得不说,这一次的收获实在太大了。

    “哈哈,没相到啊没想到,一直卧薪尝胆的我居然也能碰上这种好事,一个仙人的灵魂,让我想想,哈哈,那得提升我多少的力量啊!”

    然而,万恶心的狂笑还没来得及停止,便突然察觉出一丝异样。他的肚子之中好像有一只十分活跃的蛔虫,正在里面上窜下跳,东打西撞,搞得他好不难受。可如今炼化未完,如果中途放弃实在太过可惜了一些。想到这里,他赶紧化作人类形态,原地打坐,加速炼化的进程。可他越是想集中精力,体内的冲撞就越是猛烈。没过几瞬,只见万恶心张口喷出一道血箭,身上的气势随即消退了好几分。

    “果然,仙人的力量对于我来讲还是太过勉强了吗?这样的话,你就给我出来吧!”

    万恶心的眼中闪出一丝狠色,随即他的双眼急速充血,其中的血丝好像随时都要爆裂似的,红得吓人。接着,他的体内渐渐升起一团物体,竟使得他的身体也随其改变形状,看直起来异常狰狞。与此同时,万恶心猛然张开嘴巴。他的嘴大得吓人,上下两颚几乎已经持平。而在他的咽喉之处隐约有什么物体在不住蠕动,而且动作十分频繁,看得人触目惊心。

    “怎么,你不想吃我了吗?”那团物体忽然道。

    万恶心因为要保持找开食道的状态所以并不能说话。可是现在他已经汗流浃背,苦不堪言,可想而知其中的痛苦程度。可以的话,他恨不得将对方立即丢出体外。可越是这样,遮天皇反而就越不想出来了。他的灵魂虽然遭到了禁锢,但其中的能量却仍然一如平常的强悍无敌。内腹是万恶心消化食物的地方,但同样也是他的软肋所在。通常情况之下,万恶心在进食之前便已经将猎物杀死。但为了不错过这个千载难逢的好时机,他竟然要活吞遮天皇,这才给后者有了可趁之机。现在,遮天皇的每一次攻击,都让万恶心有种死了千百次的剧痛感觉。那咱痛苦让人窒息,甚至有种厌世的冲动。

    “给~我~出~来!”

    万恶心用尽身上的最后一丝气力吐出了这几个字。而就在这时,他的身体居然被一道精纯的灵气强行撑成了一个巨大的皮囊,不仅让他五官异位,就连毛发提指甲也被挤得纷纷脱落,成了一个不折不扣的气球。

    “哈哈,忘记你之前是如何破解我的翻手覆云的了吗?这次,我就让你体会一下那种粉身碎骨的感觉。”

    突然间,万恶心圆滚滚的肚皮之上冒出了一道耀眼的紫光。那道光芒如同银针一样纤丝,但却闪烁着非比寻常的杀气。紧接着,那道光芒越来越强,范围也越来越大,而后一根纤细的手掌从中霍然伸出,然后是第二根,第三根,直到整个手掌完全透出体外。接着,效仿刚才的景象,另一只手同样从万恶心的体内伸展出来,就好像出浴美女一样的亮白肌肤,看得人如痴如醉。

    可是,这时的当事者万恶心,已经几乎昏死过去,别说是两只手臂,就算是一根麦芒从体内反透出来,那种疼痛也是常人难以想象的,更不用说亲身体验。可现在,他居然要承受千倍万倍那样的痛觉,光是想想就足已叫人不寒而栗了。

    “万恶心,准备好!我要出来了!”

    话音刚落,万恶心肚皮上的血迹,突然从流淌瞬间变化成窜涌,那种场面足以震惊任何一个以杀人为生的杀手,让屠夫都不得不为之扼腕。

    刹那间,那那只外露的手臂突然向两侧一分,一道血影顺势从中飞跃而出,华丽地落在地上。他的身体已经被血浆完全浸染,但那双犀利的眼睛仍然十分醒目,天底之下,除了遮天皇之外,谁还能拥有如此纯正的王者气质呢?

    “想吞我遮天皇,除了吞天之外,其他人休想!”

    说罢,遮天皇遥空一指对面的万恶心,后者的身形立即再次增大了足足五倍有余,只听“砰”地一声,万恶心的身体已然化为烟尘了。

    就在遮天皇以为万事皆休之时,只听面前的空间之中有人说道:“嘿嘿,我万恶心无魂无形,无处不在。只要这个年轻人的体内还存于有邪念,我便能永远地长生下去。哈哈!”

    遮天皇稍稍舒缓的脸上,再次出现了一抹尊重之色。而就在万恶心的话音刚落不久,另一道声音突然从天上的漩涡之中豁然降临了:“呵呵,遮天皇制不了你,那我呢!”

    遮天皇喜上眉梢,随即道:“你终于来了。”

    伴随着遮三皇的声音,天中漩涡之中赫然出现了数道闪着紫光的灵符,“砰砰砰砰”直接贴到了识海之上的四面天空之上。四道灵符紫芒毕露,其中包含着的不计其数的咒文立即蔓延到整个天空之上,彼此交错,然后连接,进而形成了一张遮天巨网。

    这回,遮天皇的笑容终于变得灿烂起来,他知道,一切都已经尘埃落定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