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三章 恶由心生
    ,!

    遮天皇不愧是遮天皇,翻脸竟然比翻书还快,想刚才他还能与孙长空谈笑风生,转眼之间就已经将对方的整条胳膊卸下来,而且连眼睛都不眨一下,凶残至极,简直不是一般人可以想象得到的。而痛失一臂的孙长空,只是在刚刚中招的刹那间脸上划过一丝苦意,现如今居然又恢复到了之前那种漠视天下的态度,好像这世间在任何事情已经与他再我关联了一样。

    遮天皇最憎恶的就是反抗,他恨不得全天下的百姓都难顺从他的旨意。可长空偏偏就是那种硬茬,任你如果折磨,都不肯认输。更何况,柳如音音刚刚惨死在自己的面前,这几乎让他失去了活下去的信念。可以的话,他恨不得立即死在这里,那样的话他就可以与自己的心爱之人双宿双栖了。

    看着孙长空望上血流不止的伤口,遮天皇紧皱了下眉头,语气阴冷道:“你不疼吗?”

    此话一出,空间之中仍然是死一样的沉寂,就好像是他一个人在对着空气说话一下,丝毫没有回应。出于一个皇者的强烈自尊心,恼怒的遮天皇直接走上前去,一把将孙长空从地上拎了起来,一点也不费力气。而因为孙长空只有一只手臂,被他搂在怀中的柳如音因为得不到支撑,直接从他的身上滑了下去,如同一瘫棉花一样,松弱地倒在地上,两只还未来得及合上的眼睛空洞地着望着天上,让遮天皇瞧着十分不自在。

    “哼,果然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男的女的都一样,都是这么固执!”

    说罢,遮天皇再次看向手中的孙长空,面色阴恻恻道:“你怎么样?真的要和她一起死吗?”

    可能是因为失血过多的缘故,此时的孙长空深陷,形同枯槁,脸上蒙着一股腊黄的颜色,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一具风化多年的干尸。就在遮天皇的话刚刚停下之后,他居然动了动笑,轻轻笑笑,笑意之中充满了嘲讽与不屑。

    “遮天皇,你是悲哀的。”

    遮天皇心神一凝,然后冷笑道:“哦?是吗?可至少我的心爱之人并没有死在我的眼前。”

    孙长空继续道:“呵呵,恐怕你连自己的心爱之人在哪里都不知道吧!我死了,会有人为我伤心难过,你呢?就算你从这个世上真的消失,又有谁能真正为你掉一滴眼泪呢?”

    被孙长空这么一说,遮天皇的心中竟然吹过一股凄凉之风,吹得他混身都不禁为之哆嗦。他有些慌了,但他不知道自己为何会有这种异常的反应。难道,自己真的如同孙长空所说,连一个为自己掉泪的亲人都没有吗?

    “你少在这里口出狂言!”

    盛怒之下的遮天皇再也忍耐不住,只见他手臂一扬,已将掌中的孙长空重重摔在地上。瞬间,大地崩裂,识海生涛,天上地下,各种各样气象不时出现在周围的空间之中。遮天皇站在风雨之中,任由雨水打湿自己的身体。他的眼睛虽然冷酷无比,但却抵不过此刻他的内心。他觉得,自己的自尊心衩对方无情地践踏了。而对于这种胆大妄为的人,他只有将心中的怒意转化为无尽的力量,然后轰击在对方的的身上。

    “孙长空,给我起来!”

    在遮天皇的叫骂之中,孙长空居然真的从地上爬起来了。他的血仍在流,并与雨水混成一片,汇成小溪流向四周,并且注入识海之中。不知为何,很快整个识海也都被染成了相同的血色,好似夕阳落山之前的江中水景。但在这种情景之中,孙长空那单薄的身影显得尢为凄然,仿佛这天地之间,已经没有他的立足之地。

    “我还能去哪,我还能做什么?连自己的心爱之人都不能挽救,像我这样的废物还有什么资格活在世上!也许,死在这个家伙的手上正好。也许,他能用我的外表,做出一番惊天动地的伟大事业。这是不是也算作一种对人间的贡献呢?”

    看着眼前红如丹霞的无边识海,孙长空心中的怨念焕然消逝。他不再憎恨身后的遮天皇,因为对方同样也是可怜人。他虽然不幸,但至少还有人爱他,可是对方呢?正好自己所说的那样,他只不过是个无人疼爱的弃儿罢了。

    “竟敢藐视我遮天皇的力量,看来我今天必须得使出一些手段了。看我的嗜心破!”

    惊斥之间,遮天皇的手掌已经探入到了孙长空的后心之中。他敢保证,接下来一定会有血浆喷溅以及碎血肉横飞的场面。可令他感觉到意外的是,孙长空的身体之中并没有自己想象得那么内容丰富,恍惚间他竟看到了一些难以理解的藤蔓,一些染着血、布满经络的奇怪物体。

    “这些东西怎么这么眼熟,好像是遮天功里面记载得断肢复续**中的天网手。难道,这家伙已经学会如何运用遮天功来恢复伤势了?”

    遮天皇所创造的遮天功,其中的门道他自己最为清楚,只不过是为了让容器更适合自己的灵魂寄生而已,并没有实际性的意义。而至于其中的深奥功法,就更不是容器所能参悟的了。可眼下,不知究竟发生了什么,只是得到精玉寄生的孙长空,居然通晓了遮天功之中的断肢复续**,而且还能自行衍生出天罗手这样高深的化形假体,简直是匪夷所思。一时间,一种不好的预感突然涌上了遮天皇的心头。

    “这小子身上有古怪,我得快点了结了他!”

    想到这里,遮天皇心念一动,只见他那条嵌入在孙长空体内的胳膊立刻膨胀了数几倍,并且化为万千丝绦,想要借此把孙长空的灵魂撕成碎片。

    可不等他将自己的招式完全施展,孙长空的身形居然像一股烟雾一样猝然消散,刚好躲过他的致命一击。紧接着,遮天皇的上下左右后五个方位之中,竟在同一时间之中出现了数道力道极强的气劲,个个都是无坚不摧的可怕戾气。不过,身为超凡者的他怎么可能被这点手段所唬住,电光火石之间只见他足尖轻点跃入空中,然后身形优雅地在半空之中翻转滚动,而那些气劲虽然距离极近,但竟然没有一个能伤得到他分毫,大多数都是擦身而过,惊险万分。而当他再次着陆之时,之前的那些气劲已经完全击空,只剩下鬼魅一般的孙长空浮在他的身后。

    “呔!”

    猝不及防之下,遮天皇被孙长空的出现吓了一跳,与此同时后者突然出手,以掌带剑,轻轻挥动了下手臂。随即,遮天皇便觉得胸间一空,然后便有大片血雾从胡飞溅而出,形成了一片氤氲缭绕。

    他实在想不通,刚刚还形同尸体的孙长空,为何会突然拥有如此怪异的巨大力量,竟能在一招之内给自己造成如此伤害,当真超乎想象。然而,当他看向对方的时候,他的脸上突然变得万分惊愕:“你不是孙长空!”

    在孙长空的识海之内,不是他还能有谁呢?可此刻出来在遮天皇面前的,虽然是和孙长空长相一模一样的人,但是从眉宇气质来看,完全判若两人。尤其是那双眼睛,竟是比蛮刀利剑还要厉害几百倍,根本无法与之对视。仿佛瞧上一眼,就能将你的心思看个透彻似的。

    面对遮天皇的质问,“孙长空”阴森地凄笑起来,笔声如同六月飞雪,让人不寒而栗。

    “我不是孙长空是谁。”

    遮天皇佧出手掌,指着对方,严肃道:“不管你是谁,但你绝不我刚才见过的年轻人。快说,你是何方妖孽。要不是我并不着急与他的肉shen融合,恐怕现在已经着了你的道了!快说,你藏在这里究竟有何企图?”

    “孙长空”轻抚了一下飘逸的发梢,刹那间象征着死亡的灰色烟雾顺势人从身体之中散发掠出,很快便已袭卷大半个识海,只有遮天皇所在的附近幸免,其它地方尽是烟雾迷蒙,好似梦境一般。

    “呵呵,没想到,你的直觉居然这以灵敏,我的确不是孙长空。说实话,我可没有他那么一事无成。”

    遮天皇眉头一扬,随即道:“那我倒想听听,你到底是何来历,为何就连我也没有感应到你的的存在?”

    “孙长空”诡异地笑了笑,而后伸手捂着自己的心门道:“那是当然,因为我已经和他的心融为一体,你当然不会对我有所察觉。”

    遮天皇轻咦一声,而后道:“心?你说你和他的心融合了?这怎么可能,如果是那样的话,你应该就已经被他同化了吧!”

    “孙长空”轻哼一声,并以一种看待呆子的神色看着对方,并且说道:“妄你自称皇者,居然连这点道理也相不明白。他的心脏并没有将我同化,相反是我将他的心脏吞噬掉了,然后让自己充当心脏的角色。这下,你懂了吧!”

    面对眼前这个从未遇到过的怪异敌人,遮天皇隐约感觉,接下来恐怕是有一场硬仗要打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