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二章 柳残音消
    ,!

    见到方柔的刹那间,孙长空的心中立时浮现出一种不祥的预感。那种感觉来势之快,程度之大,是他从来没有感觉到的。这也是他第一次意识到,自己居然这么在乎对方。实际上,在这之前孙长空以为自己已经对方柔没有多少好感了,可事实证明他的想法是错误的。

    方柔对于他的意思还是那么重要,无人可以替代。

    “你最好放了她,咱们有事可以好好说。不然……”

    遮天皇的脸上显出一丝轻蔑,同时讥笑道:“怎么,你还能把我怎么样?”

    孙长空冷颜道:“我是拿你没有办法,但至少这个身体还是我的。如果你把我逼得一定程度的话,也许我会做出一些连自己都意想不到的冲动事情。”

    遮天皇仍然不以为然道:“比如……”

    “轰!”

    突然之间,二人所在识海之中立时翻涌起涛天巨浪,刹那间,整个天空之上阴云密布,闷雷伏动,遮天皇感觉到自己脚上的地方正在剧烈颤抖,好像随时都能崩溃一般。

    “你要做什么!”

    孙长空冷笑道:“我虽然杀不了你,但我可以自杀啊!如果我一死,你就在这里待下去了吧!毕竟,你还没有完全控制我的身体。哈哈,不信我们就试试!”

    对于孙长空威胁,遮天皇的脸上立即出现了一股憎恶的神情。他的力量虽然远高于对方,但无奈现在身在他人的屋檐之下,不得不受制于人。如果对方的身体这旦完全死亡的话,识海会消失,他也会被永久地困在这里,再也出不去了。

    “别,所以事情咱们都可以好好商量。再说,你不会想你的相好给你陪葬吧!”

    孙长空看了看方柔,又瞧了瞧遮天皇,忽然间他意识到了一些不对劲的地方。

    不管是高渐飞还是方柔,他们都是活生生的人,为何可以和自己与遮天皇一样,可以存在于自己的脑海之中。这实在有些匪夷所思。

    稍微镇定了一下,孙长空继续道:“虽然我不知道你施的是什么妖法,但如果叫一个人整个搬到我的识海之中,还是有些让人不敢相信。你确定,他们是真实存在的吗?”

    遮天皇面色一沉,显然他对于对方的说法很是不高兴。不过,也就是在万分之一秒之后,他已恢复成自己原本的样子,而后冷笑着说道:

    “呵呵,没有见识过真正力量的你,会有这种疑问那也是在情理之中,不能怪你。这样吧!我再给你找个人来,如果你还不相信的话,我就当着你的面把他杀了。然后你再看看他是不是真的流血,不就能验证我的力量是不是真实在存在的了吗?”

    听到这里,孙长空不禁为难起来。要是对方只是虚张声势、想单纯地吓唬自己也就罢了,万一他真找自己的亲近人找来,然后通下杀手,那他岂不是要抱憾终生?可就在他为之犹豫之际,遮天皇已经率先动手了。

    “谁,是谁,到底是哪一个会成为今天的不幸者!”

    孙长空的大海在飞速旋转,猜测着接下来将会出现在自己眼前的熟人。然而就在下一刻,一个令他万万没有想到的人出现了。

    “柳如音,你怎么会……”

    孙长空刚要说话,谁知遮天皇已经抢先一步,伸手掐在柳如音的咽喉之上。只见那只手掌青筋暴起,这一抓下去恐怕得有万钧之力,虽说是人,就算是金石碧玉也要化为粉尘。与此同时,遮天皇的脸上已经浮现出阴险的笑容,也对于自己的力量十分自信。

    “哈哈,这个人你认识吧!”

    这个进修,孙长空已经禁不住面露狰狞,就好像是一只发怒的野兽一般,神态极为骇人。他那两只已经布满血丝的招子,死死盯着那只关乎生命的手掌,恨不得立即将其折断。

    “柳如音,你怎么会在这里?”

    才刚回过神来的柳如音,茫然四顾,直到他发觉面前的故人之后,他才终于惊喜道:“孙长空!”

    然而话没说完,她便觉得自己的脖颈处传来一阵惊心动魄的压迫感,那种难以言表的力量,几乎只用自己的气势,便可以将她捏成碎片。

    “别!别动,我相信你!快,快放了她!”

    大失方寸的孙长空再也淡定不了,只好向遮天皇妥协。可后者仍然是一副淡然自若的状态,好像根本没有听见对方的呼叫似的。

    “嘿嘿,看来这个人比刚才女子要重要得多嘛!不过,越是这样,我越是想看看你亲眼见证心爱之人死在自己面前时候的表情。我想,那一定是种相当美妙的情景吧!”

    孙长空霍然向前迈出一步,顷刻间只见他混身上下竟有紫电不时奔射而出,即便相距数丈,也能清晰嗅到由此产生的焦糊味。

    “你不是想要我的肉shen吗?好,我满足你。只要你放了他,这个空壳随你使唤,我这条命也任你处治!”

    孙长空的目光从那只手掌的位置,慢慢向下挪着,一直到柳如音小腹位置的时候才终于停下。他们修行之人,向来都是清心寡欲,吃的是粗茶淡饭,向三胖那种体型的不能说没有,那简直是寥寥可数。可现在他分明柳如音的体型比之上次见面壮硕了好几圈,尤其是腹部周围最为明显的。刹那,一个强烈的信号冲入了他的意识之中。

    “柳如音怀孕了。”

    怀孕,什么时候的事?孩子的父亲是谁,难道柳如音已经有了新欢,那当天晚上他们那又叫什么,一声春meng?

    他看着对方的身影,不知为何,心中竟然传来阵阵刺痛,这是他第一次感觉到什么叫痛失所爱、然而,就在他准备开口一问究竟的时候,遮天皇居然开口道:

    “你别胡思乱想了,这女的肚子里的孩子,是你的种!”

    孙长空犹如遭到了王雷轰顶一般,身体当时就站不住了,直接在原地摇晃了两下,神光呆滞,嘴巴微张,好像行尸走肉一样。接着,他再次看向柳如音,随即缓缓轻声道:

    “他说的,是真的吗?”

    柳如音的眼神之中闪过一丝挣扎之色,很明显,他并不想将这件事情告诉给他,至少现在不行。也许,他并没有想好到底要不是这个孩子。毕竟,那只是一场意外,他们两个还那么年轻,一旦有了这个小家伙,他们就要不得不面临生儿育女的重责。到时,别说是修行练功,恐怕连吃个饭都难得消停吧!

    不等对方说话,孙长空失神的眼眸之中忽然间光芒大作,接着曾经的从容笑容再次出现在脸庞之上,远远看去,他阄是比天上的太阳还要灿烂几分。

    “不用担心,孩子是我的,我一定会负责到底。”

    此时,柳如音的眼中已经是泪光闪烁,美人泣声,好比梨花带雨,让人不禁心生怜悯之情。

    “我不要你负责,你只想让你好好的。”

    孙长空将脸睥笑容故意“拉大”,大得有些夸张,两边的嘴角都快咧到后脑勺上去了。

    “可如果你不能完好,我又怎可能好好的呢?卿笑君亦笑,卿缺君难圆。我想和你在一起。”

    终于,柳如音的泪水之中有了笑容,孙长空从未看到对方身上有过这般耀眼的光芒。他能感觉自己的内心在欢快的跳动,身体之中每一根静脉都在为此欢呼雀跃。

    “咔嚓!”

    “噗通!”

    孙长空向前无力地走了两步,但和倒地的柳如音仍然有些距离。就在他们二人享受着爱的滋养的时候,煞风景的遮天皇突然动手,直接将那无与伦比的强悍力量,将柳如音的脖子一手折断,并且任由其向前栽倒下去。

    这一刻,倒下的不只是柳如音,还有孙长空的整颗心。他的心伴随着柳如音的死也一同失去了活力。他机械着走向对方,全然不顾旁边的遮天皇,小心翼翼地将柳如音那还未来得及失去体温的身体抱到了怀里。紧接着,眼泪,鼻涕,哭声,自尊全都被他毫无保留地殷出了体外。他的身体在剧烈颤抖,他的喉咙正在呜咽悲鸣,他没有想到自己可以有一天这么痛苦,哪怕让他下一百次刀山火海恐怕都不及这的万分之一。

    “哈哈哈,你看你的样子,哪里像是成大事的人。快点起来吧!人都死了,再怎么样都是惘然。”

    遮天皇尝试性地唤起对方的神志,可孙长空却像是聋了似的,对于对方的提醒与嘲笑丝毫不为之所动。现在他的世界之中只有柳如音,谁也不能将他们两个分开。

    “我说,我让你放开她,听到了没有?难道,你想和他一起去死吗?”

    孙长空的表情一如之前蝗表情,似乎还是没有听到遮天皇的警告。而且,他抱着柳如音的双手变得更紧,似乎这一辈子也不打算放开了。

    看着面前这个失魂落魄的滑稽小丑,遮天皇先是一愣,随即放声狂笑起来,然后道:

    “好,你放手是吧!那我今天就便要你放手。”

    说话间,遮天皇的周身立即升起一道剧烈无比的气浪,呼吸间只见他眼中闪过一丝狠色,接着那道气浪便朝孙长空的身前掠去,只听“呲”地一声尖啸,搂在柳如音身上的右臂已然飞射而出,血溅三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