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一章 识海风暴
    ,!

    按理说,在孙长空的识海之中,这里天气的所有变化,都是与他自身情绪息息相关的。可他的内心明明没有这么大的波动,又何来的这么剧烈的各种气象?

    当孙长空再次看向前方之际,遮天皇居然已经不见了踪影。突然间,他的觉得有一只冰冷的手掌搭在了自己的臂膀之上,力量虽不大,但却给予了他一种无形的压迫感,令他无法动弹不得。

    “你为何要告诉我这么多隐情,我想你对我应该也没有多少好感吧?”孙长空冷冷道。

    这时,只听他背后的那人忽而回道:“呵呵,不用多想,你并不是第一个知道这些事情的人。”

    孙长空继续追问道:“那还有谁知道你的事情呢?他们现在都在哪里?”

    遮天皇怪笑了一声,随即道:“我想,你最好还是不要知道的好。待会,你自然就明白了。”

    听到这里,孙长空猛然转身,意图挣脱对方的束缚。可遮天皇的那只手臂不知是什么东西构成的,他的身体还站在远地,手掌已经随着他来到了两丈开外,乍一看去就像是一条水蛇一样,纤软无比,却又不得不叫人小心谨慎。

    “呵呵,看来你还不是太笨啊!”遮天皇依然笑着说着,而且笑容十分温和,比一个女人的笑靥还要来得,让人沉醉,让人舒服。这让孙长空几乎对他放弃了抵抗。可直觉告诉自己,这个时候绝不能掉以轻心,与高手过招,胜败往往都只在一念之间。他虽不是遮天皇的对手,但至少眼下要保全自己的性命才行。

    知道自己暂时摆脱不了对方控制的孙长空,索性停了下来,同样面色淡然道:“呵呵,其实仔细想想也不难,既然你需要借用别人的身体,继续活下去,那在之前的无数岁月之中一定也出现过像我这样的角色。不知出于什么初衷,你并没有将他们的神识完全抹杀,而是将他们困在了意识的某一个角落这中,时不时地就与他们交谈一番,就好像和自己的知音聊天一样。看来,你的修为虽高,但并没有什么像样的朋友嘛。”

    遮天皇脸上笑意已经变得难看至极,他想发怒,却又不能因为这点小事大动肝火。作为一个统治者,胜利者,他必须保持自己应该有的姿态。

    “看样子,你还挺聪明的啊!不过,你可知道,越聪明的人,就越容易活不久。你知道为什么吗?”

    孙长空道:“因为,他们喜欢自作聪明。没有人喜欢自作聪明的人,所以也就容易给自己招至杀身之祸。”

    这回,遮天皇直接拍起了手掌,以示自己对孙长空的欣赏。不知为何,他觉得眼前的这只蝼蚁变得有趣多了。

    “这么说,你并不是自作聪明,而是真聪明。”

    孙长空笑呵呵道:“真聪明算不上,顶多就是些小聪明。”

    遮天皇正色道:“有些事情,恰恰是这些小聪明才起到了不可替代的关键作用。”

    孙长空微笑道:“所以我还能活着站在这里。”

    “哈哈!”

    “哈哈!”

    二人相视一线,竟好像两个许久不见的老友一样,双双露出了灿烂的笑容。恍惚间,孙长空觉得这个遮天皇像一个人,不是方惜时,也不是他的胞弟吞天兽,而是纳百川。

    他曾经一度认为,纳百川并算不上一个坏人,甚至有段时间他为自己刺杀了对方而深深自责。因为很多时候,对方都会已一个正派阳光的形象出现在自己的眼前,并且会做一些对别人,对大家有意义的事情。纳百川是魔界王子,他是知道的。但如果他不是的话,那现在的他是不是也会像自己一样,进入到某个门派之中,潜心修行,不问世事呢?

    所以说,纳百川的恶,并不是因为他的本性,而是因为自己的特殊情况所致,说白了就是来自于周围的环境。有些事情他自己也不想做,但因为形势所逼,他又不得不昧着良心去做。这就使得他拥有了一颗亦正亦邪的道心。

    反过来,他自己又何尝不是这一类人呢?

    人活一世,哪个没做过亏心事,区别在于事后,有些人难悬崖勒马,有此人则会越陷越深。而孙长空便是后一种。

    他本可以无忧无虑地在仙苑之中好好生活,但就因为那颗爱冒险的不羁之心,才让他一而再,再而三地做了坏事。如果不是张真人掌握了他的秘密,他也不会痛下杀手,更不会牵连王道人顶罪眺崖,至今生死未卜。而他也不会被关到这片竹海之中、遇上狐半仙与海棠仙子。种种不幸,其实全部都是因果报应所致。

    所以说,眼前的遮天皇不只是像纳百川,更是和自己有些相似,他们都是那种随波逐流,不能自控的一类人。可本质上,他们两个都不是坏人,为了活下去而做出一些极端的行径,这样的行为真的是万恶不赦的吗?

    “你叫什么名字?”

    孙长空欣然道:“孙长空。”

    遮天皇点了点头,随即道:“孙长空,你可愿意为我鞍前马后,成为我的忠实奴仆呢?”

    孙长空摇了摇头,不动声色道:“多谢你的好意,但你的那些事情,我真的看不惯。就算和你走到一起工,恐怕也只会给你添堵。”

    遮天皇的脸上划过一丝惊讶,随后才接着道:“你是第一个拒绝我的人。你可知道,违背我意愿的人,下场会有多么悲惨吗?”

    孙长空张开双手,苦笑道:“我的rou身都是你的了,难道还有比这更加悲惨的事情吗?”

    遮天皇诡笑道:“那是当然,你难道不知道且个词叫生不如死吗?死并不是最可怕的东西,最可怕的比死还要可怕的东西。”

    虽然后面的话听起来是句废话,但孙长空已经了解了对方的意思。遮天皇没有明说,可那种比死还要可怕的东西,显然就是他威胁自己的残忍手段。可以的话,他并不想亲眼见到它。

    遮天皇似乎掌握了孙长空的心理活动,于是阴恻恻道:“怎么,你想尝试一下吗?放心,绝对要不了你的命。”

    孙长空刚要张嘴,可不知怎的,他那股天不怕地不怕的劲头居然不见了,他就像一只汇了气的皮球一样,就连喘气的声音都小了许多,甚至不敢看对方一眼。

    可对方越不敢看,遮天皇就偏要他看。他索性走到了孙长空的面前,几乎鼻尖碰鼻尖地站在一起,目光如刀,死死锁定着面前的人。孙长空想要退后,可不知自己哪根筋搭错,他居然连步子都迈不开了,好像生怕自己的行动会惹怒对方。

    他真的有些怕了。

    “这样吧!既然你不接受,也不拒绝,那我就让你见识一下我的力量的冰山一角。”

    说着,遮天皇的胳膊向旁边一搂,他的腋下突然冒出了一个人来。孙长空的思绪有些跟不上了,停顿了好半天才意识到对方的身份。

    “高渐飞,你怎么在这里?”

    一脸茫然的高渐飞看看他,又瞧了瞧旁边的那道高大的身影,吓得立即向侧边跳离开来。

    “我~我怎么会在这里!”

    看着经由自己之手,出现在这里的高渐飞,遮天皇忽然父仰天大笑起来,笑得放荡不羁,气势逼人,好像这天下除了他之外就没有第二个男人了似的。

    孙长空同样看着对方,然后道:“你自己怎么来的,怎么连你自己也不知道?莫非,你是吃了闷棍被人到的这里不成?”

    高渐飞扶着脑袋刚要去回忆刚才发生的事情,遮天皇大袖一挥,站在那里的人竟然又不见了。孙长空看到这让人哭笑不得的一幕,心中不禁叫骂道:遮天皇,你上辈子难道是变戏法的吗?

    看着孙长空复杂的表情,遮天皇终于道:“怎么样,我的本领还挺不错的吧?”

    对方的话再次唤醒了深思之中的孙长空。虽说刚才景象实在太过神奇,但为了不输气势,他只得勉强道:“这……这有什么的,不就是大变活人吗?每年庙会的时候都能见到,有什么了不起的。”

    遮天皇被对方的话噎得不知说什么好,怒气冲冲的他直接道:“好!我就让你看点真家伙!”

    说罢,他猛然打了个响指,紧接着另一个人遽然从天而降,刚好落在二人的中间。

    “方柔,怎么连你也来了?”

    虽说是方柔,但她的魂体还没有完全修复,所以对于长空的印象几乎为零,除了那天深夜在湖边的偶遇。想到这里,她的脸上竟然浮现起一抹经晕,说是情窦初开有些晚了,但也相差不多。她自己也说不清楚,自己一见到面前的这个男人,心脏就噗通噗通乱跳个不停,比只撒了欢的兔子还要欢实。然而方柔没有意识到,就在自己身后不到三尺的位置处,还站着另一个人。

    魔鬼一样的男人。

    见到这一幕,孙策蓉再也忍耐不了,随即大声怒吼道:“你究竟想怎么样?你是怎么知道她的?”

    对于对方的质问,遮天皇显得十分坦然,他来到方柔的身边,伸手轻抚着对方的秀发,并且说道:“别忘了,这里可是你的识海,你心里想得什么,装着什么,我可看得一清二楚。”

    这下,孙长空总算知道对方怪笑的原因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