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章 凶兽仙人 手足兄弟
    ,!

    因为种种原因,遮天皇的肉身被毁,剩下的灵魂只能依托于其它人的身体,从而继续生存在这个世上。狐半仙便是他众多容器之中最为忠实的一个。

    遮天皇永生不死,但不代表他的容器也具有同样的属性。为了赶在容器衰亡之前不被永远锁死在容器之中,他就必须要不断地更换肉身,从而让自己继续生存下去。

    狐半仙是幸运的,被遮天皇占据了身体之后,他的独立人格并没有就此消失,而是以一种共生的方式,与遮天皇一起生活在自己的身体之中。在那之后,他便去往了慕容世家,见到当时风华正茂的慕容海棠。当时,遮天皇被对方的美色所迷惑,所以要求狐半仙将他的灵魂过渡到海棠仙子的身上,这样自己就是可以与她永远在一起。就在狐半仙准备法阵转移遮天皇魂体之际,他竟被慕容家的人当场撞见,虽然杀死了目击者,但却使得更多人发觉了他的不轨意图。那时的慕容家不可一世,怎么能亲眼看着自己的家人受到如此伤害。于是,慕容独秀的命令之下,整个家庭全部投身到了追杀狐半仙的事情当中。

    虽然狐半仙的修为有限,但同在其身体之中的遮天皇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绝顶高手,包括慕容独秀在内的三十二个慕容世家精英,无一例外全部死在了他的屠刀之下。在那之后,他如愿以偿地进入到了海棠仙子的体内,可是他发现对方居然已经怀有身孕,而孩子的亲生父亲正是狐半仙。

    盛怒之下,遮天皇趁那胎儿还未成形,于是便钻进到了对方的身体之中,并将其中的精华养分全部吸收殆尽,胎儿并未消失,而是形成了一种类似石胎的存在,而遮天皇的灵魂便藏于此地,一待就是几十年。

    最近一段时间,他发现海棠仙子的生命力不断衰弱,想来是大限之日将至。于是他便指示狐半仙,命他尽快找到下一个合适的容器。

    要想成为遮天皇的灵魂载体,并不是任何一个人都可以胜任的。至少,二者不能发生排斥反应。从前有一回,因为自己的疏忽大意,遮天皇进入到寄主的体内,使得对方发生了严重的排斥反应,身体当场炸为碎片,险些伤到了自己。从那之后,他便长了一个心眼,让待选的容器拥有自己的一种特征,这咱特征就像一种特殊的身份识别系统似的,可以让容器误以为遮天皇就是原先的灵魂。而这种埋天过海的方式,就是学习遮天功。

    遮天功的力量十分有限,甚至不及一般的功法秘籍,一般人用来毫无作用。可一旦习得了这种功法,就相当于在自己的自内烙下了一种永不磨灭的生命印记。有了他,遮天皇的灵魂就能自由进入到该身体之中,而不会发生任何异常情况。为了简化学习遮天功的过程,狐半仙特意将功法作成了便于人体消化吸收的精玉,只要精玉进入到人体内之中,就能使得此人习得遮天功。而孙长空之前所得的玉石,正是载有遮天功的精玉。

    此刻,狐半仙手中所持的那块胶状物质,就是装有遮天皇的石胎。只要将他植入到孙长空的体内,遮天皇便可以再度复活过来。

    但是,通过容器对于遮天功的掌握程度,可以大致判断出其身体的潜力大小。潜力的强弱,直接关系到复活之后遮天皇的初始力量。容器的潜力越大,遮天皇恢复到巅峰时期的时间也就越短。显然,孙长空是他所见过的这些容器之中,潜力数一数二的存在。他还没有见过哪一个,在没有遮天皇灵魂的情况之下,可以自行将残缺的身体治愈完全的。而孙长空居然轻松做到了。这是完全超乎狐半仙所预期的。如果可以让遮天皇顺利进入到孙长空的体内,他一定会十分满意,如此一来狐半仙得到的好处将会成倍增加。一想到那种情景,他便忍不住激动起来。

    海棠仙子冰冷的尸体被随意丢掉在法阵之外,没人掩埋。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他的脸上还着笑容,温柔而又善良。而被剥离了遮天皇灵魂之后的他,再次恢复到了年轻时候的美丽样貌。臃肿的体态也全然不见,留下的只有一道凹凸有致的娇躯。就在刚刚取走石胎的刹那间,狐半仙的心中竟然划过了一丝邪念。他毕竟是男人,而且还是一个多年不经fang事的正常男人。天下的男子,哪个看到这般动人的女子,都会禁不住诱惑的。只可惜,海棠仙子已经失去了生命,不过这也算是不幸之中的万幸了吧!

    “嘿嘿,牺牲了我的妻儿,关在这个巨大的牢笼之中数十年,所有的付出都将在今天得到回报。遮天皇,醒来吧!”

    孙长空呆呆呆地站在自己的识海之中,他的眼前已经漆烟一片,伸手不见五指。然而就在他的意识即将消散之时,头顶上方突然出现了一道极度闪耀的血光。

    “哈哈哈,这就是新的容器吗?看来这回我又可以大干一场了。”

    孙长空抬头朝声音的方向望去,只见那道血光之中隐约有一个烟色的身影,时而模糊,明而清晰,好像随时都会消失似的。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识海之中猛然间狂风大作,成片成片的血色乌云骤然而起,瞬间便将识海上空遮蔽起来,如同末日来临一般,压抑的气氛从四面八方一下子扑向孙长空的意识幻影。他感觉自己已经不能呼吸,就好像有一只手正掐在自己的脖颈之上,动弹不得。遮天皇的灵魂很快便发现了他的存在,于是轻身一跃,便来到了他的面前。

    虽然孙长空的意识已经来到了崩溃的边缘,但弥留之际他还是看到了遮天皇的真实面目。

    “你……你是方惜时!怎么,怎么会这样!”

    突然间,孙长空感觉这种情形自己好像在哪里见过,直到他回忆起不久前在遮天幕之中看到的吞天兽,他才意识到这件事情有多么可怕。

    “你……你和吞天兽,还有方惜时到底是什么关系!”

    看着孙长空咬牙切齿的样子,遮天皇微微一笑,随即将手轻轻一挥。接着,孙长空如释重负,再也感觉不到那种濒死的体验。这时候,只见遮天皇再一扬手,身后便多一把十分气派的龙椅,接着自己便坐了上去:“呵呵,没想到你还认识他们,看来我们还是挺有缘分的。”

    孙长空冷哼一声,不屑道:“看你这样子也不是什么好人,和你有缘,我感到羞愧。”

    面对一个凡人的无礼行径,那个遮天皇却并不生气,依然笑脸相迎,显得极为谄媚。

    “你这么说也难怪,吞天兽那家伙作恶多端,人人得而诛之,你这么憎恶他情有可原。可方惜时是谁我就知道了。怎么,他和我长得很像吗?”

    孙长空不假思索道:“简直是一个模子里面刻出来的双胞胎。”

    遮天皇轻抚下巴,略作深思道:“也许,他是我曾经肉shen的转世吧!和我长得想像也没有什么奇怪的。”

    孙长空道:“那你和吞天兽又是什么关系,听你刚才的意思,你们两个似乎曾经就认识。”

    遮天皇凭空一握,手里已经多了一杯酒水,只见他潇洒地将头一仰,整杯酒已经被他一饮而尽。

    “我们当然认识,毕竟我俩是兄弟。”

    “什么!兄弟?”

    孙长空虽然也曾也这样猜想过,可吞天兽是妖魔之身,怎么看也和这个遮天皇不是一类。可既然对方已经承认,说明这就是事实。但这里面到底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呢?他只能继续从对方给自己娓娓道来。

    “怎么,我和他不能是兄弟吗?”

    孙长空道:“可你是仙人之身,他却是凶兽之类,怎么可能会是兄弟?我实在想不明白。”

    遮天皇笑道:“呵呵,不只是你,当初得知这件事情的人,全都是和你一样的表情。是啊!人与妖怎么可能成为兄弟呢?我一度也想不明白,但命运就是这么残酷,他却是的兄弟,而且还是同父同母的兄弟。我的父亲是当时天界之中仅次于仙宗的第二人,逆仙。而我们的母亲则是上古凶兽之中吞天一族历史上唯一的女族长,鲸吞天姬。这就是为何我与吞天兽相差如此之大的原因。”

    孙长空听着有些迷糊,不禁再次问道:“听你所说,你们是仙妖结合所生,理应是半人半妖的缩合体,可为何你成了仙人,而吞天却沦为了凶兽?”

    遮天皇的表情变得十分微妙,甚至出现了一丝伤感。孙长空没有想到,到达这种层次的大能居然还有七情六欲,实在让人难以理解。

    “其实我也说不清其中的原由,但命运就是这么安排的,我的身上没有一丝凶兽的成分,而吞天兽也与仙人完全背道而驰,与我更是天差地别。我和他唯一的共同之处便是这张脸,无论走到哪里,别人都会认出,我和他,是血浓于水的亲兄弟!”

    忽然间,识海之上,电闪雷鸣,风起云涌,看样子,天上要下雨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