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三十九章 复活遮天皇
    ,!

    “就是这样,就是这样,哈哈,我心目的合适人选终于出现了。”

    望着孙长空,狐半仙脸上的癫狂之色愈发浓郁。但是他的双眼丝毫没有浑浊的样子,显然现在他的神智十分清醒,清醒得不能再清醒了。

    海棠仙子走到狐半仙的跟前,表情严肃道:“你确定吗?我看他的修为平平,只是身上透露着一点不寻常的气息,其它地方根本就和常人一样,绝没有出色之处。难道,是你看错了?”

    这时,狐半仙的脸上出现了一抹近乎残酷的笑意,紧接着他从自己的怀中掏出一个小东西,竟然与之前他交给孙长空的那块透着红光的玉石一模一样,只是个头稍大一些。而当他将玉石朝向孙长空所在位置的时候,其中的血色光芒立时攀升到了一种令人叫绝的地步,即便相距离相里也能察觉到这里的异动。看到这一幕的海棠仙子终于点了点头。

    “看来那个夏晚青早就知道这一点,所以才会将他送进来。呵呵,我就说嘛,堂堂竹海,怎么可能让一个普通人贸然闯入,原来他还有这种打算。”

    就在他们二人交谈之际,孙长空的两截身体已经重新合并到了一起。随即,之前在那条触手化作无数丝线,一针一针地将外面的伤口缝补起来,针角之密,动作之快,就连工作了数十年的女工恐怕都要有所不及。很快,孙长空的身体便恢复了原貌,只是这样以来,他那脸上布满的死气就显得更加清晰了。

    “哈哈,来吧!我的孩子,接受遮天功的恩赐,让无上的遮天皇,成为你终生的信仰。”

    说罢,狐半仙的手中猛然射出一道靛芒,当即便将孙长空笼罩其中。这道光芒看起来就已经教人十分不舒服,然而光中不断散发出来的阵阵烟雾,就更加诡异了。

    它们无孔不入,而且数量极大,孙长空一经沾染,原本白晳的皮肤立即被染成了相同的颜色。不只是他的体表,他的血肉,他的经脉,骨头,甚至脊髓也都成为了受害者。就在最后,他的两只眼睛之中的眼白,也被一同感染,形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靛人”。

    狐半仙一脸满足地看着自己的杰作,海棠仙子则在一边不停地感叹:“太神奇了,太神奇了。没想到,今生今世,我们居然可以有幸见到遮天皇再临人间。”

    狐半仙得意洋洋道:“那有什么,只要你我联手,再上那个夏老头与我们里应外合,复活遮天皇简直是易如反掌。”

    听到这里,海棠仙子表情一变,随即阴沉道:“怎么,你还想复活遮天皇真身?有那个人在外面镇守,恐怕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吧!”

    狐半仙满不在乎道:“放心,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事情总归会有解决的办法的。况且,不是还有个人急着要报恩的吗?我们可以在他的身上做些文章。”

    海棠仙子目光一闪,随即惊声道:“你是说,方惜时?”

    当那道不祥之光散尽之时,孙长空已经变得没了人样,若在这个时候把他丢到炭坑之中,一定会分辨不出他在哪里。现在的他就好像一具行尸走肉一般,呆滞地站在那里,等待着对方的指示。只见狐半隔空打了下响指,他便如同失去了灵魂似的,整个人都栽倒在地,和死人没有任何区别。

    不过,这正是狐半仙所希望的样子。

    一道寒风吹过竹林,发出一阵沙沙的响声。不知为何,那声音之中竟带着几分悲怨,叫人不禁潸然泪下,难逃感伤之情。而狐半仙却拿着一根古怪的骨杖,立于所谓的竹海之中,神情张狂,嘴中念念有词。只见他时而跳跃,时而拜伏。而他所过之处,全都被血色的线条所占据,仔细一看他的两只脚下居然挂着两盏没灯一样的容器,里面盛着像是血一样的液体。那些线条就是由它形成的。

    很快,以孙长空为中心,大约半径四五丈的空地之上,便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红色阵图。阵中绘有古老而又神秘的古怪文字,尤其在血色的衬托之下,就好像一只只嗜血的血吸虫一样,慵懒地趴在地上,等待着主人的命令。而就在这时,海棠仙子再次出现了。

    现在的她居然一丝不挂,赤luo地出现在狐半仙的面前。她在脸色惨白且又凝重,就好像感觉到自己大限将至似的,目光之中神采尽失,就连周身的气势也一扫而空了。

    就这样,海棠仙子一直陪着对方等待了足足一个时辰,突然间东边的天空之中慢慢涌现出一剁椒巨大的乌云。那道乌云几乎遮挡了半边天空,其中不时还有霹雳电蛇飞闪而过,景象十分骇人。再看另一面的天空,竟是出现了火烧云的奇观。只是和平常时候所见不同的是,那朵云彩很是具象,就仿佛是一个挂在天上的巨大铁锤一样,同样朝法阵这边飞速驰来。

    看到同一片天上的两种不同天兆,心满意足的狐半仙突然将视线投向前方的海棠仙子,随即大声喊道:“准备好,要开始了。”

    也许狐半仙没有发觉,可是海棠仙子眼中居然出现了泪光。她看着对方在法阵之上欢跳的样子,嘴边浮现出欣慰的神色。

    “你多年努力的成果,今天终于可以收获了。希望在我走后,他还能记住我!”

    须臾间,一道闪电突然从天而降,不偏不倚刚好击中地上的海棠仙子。这一刻,她的身体竟真的好似鲜花一样豁然绽开,一道灰烟色的影子随即从中显现出来。

    看到这一幕的狐半仙立即跪伏在地,他的身体在颤抖,但脸上却全是惊喜之色。

    “恭迎遮天皇。”

    孙长空依旧沉浸在自己的潜意识当中,他不知道这是他人生之中第多少次昏迷了。但这回和之前的情况稍有不同,因为他可以思考,可以在自己的意识之中来回移动。他是清醒的,却又是迷茫的。

    他不知道自己的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但可以确定的是,狐半仙和海棠仙子双双欺骗了自己。

    他们二人或许真的有矛盾,但绝没有表现出来的那么糟糕。而之前他们之所以看起来那么不和谐,目的就是为了让自己对他们放松警惕。

    狐半仙是主谋,海棠仙子是帮凶。二人在他在眼前上演了一幕几乎可以以假乱真的决裂内战。中途他得到了一枚据说含有遮天功的玉石,后来他才发现,那并不是一般的东西,而是一颗居有生命的寄生种子。从孙长空将它放入到自己怀中的时候,那颗种子便开始生根发芽,进而在他的身体之中安家落户,为所欲为。可因为自我保护的意识,种子迟迟没能完全占据主导地位,就在个关键时候,狐半仙的神来一击,彻底毁灭了孙长空的意识,给了种子一个绝佳的机会。之后,他的身上便出现了那些诡异的触手,他们便是种子之中衍化出的根茎。当种子真正控制了他的身体之后,孙长空便不再是孙长空,而一个拥有着孙长空面貌的空壳。对此,狐半仙便喜欢称之为容器。

    容器当然是为了盛放东西的,可由身体制造的容器还能盛放什么呢?

    答案当然是灵魂,遮天皇的灵魂。

    对于这个未所未闻的神秘称呼,孙长空听到之后的第一反应就是极度的不安,甚至会有一种极于逃离这里的冲动。他不怕死,但有些事情显然要比死来得更加可怕。如果让他生活在一个生不如死的世界当中,那还不如直接灰飞烟灭来得痛快。然而,现在的他却什么也不能做做,只能成为一个帝听者,见证着眼前这一切的发生。没有了无二真经图,他感觉自己简直就是一无是处。真不知道当年那名断腿老者为何会偏偏挑中自己,让他来继承这一强大无比的神秘功法呢?

    “难道这就是我的结局了吗?总感觉有些不甘心啊!我还有那么多的事情没有做,还有那么多的人等着我回去。如果就这么死在这里的话,他们会伤心的!”

    于是乎,孙长空开始尝试在自己的意识之中寻找出口。可这里本就是一个巨大的密闭空间,就算绕过一圈也找不到任何突破口。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存在于意识当中的光线越来越弱,眼界之中的景象也越发模糊起来。他感觉烟暗正在向他慢慢靠拢,不知什么时候就会将他一口吞噬,连骨头都不吐。这里虽然只是他的识海,而他之所以能看到自己的存在,也不过是因为意识所幻化的景象而已。在这里,他本就不存在,因为他就是这识海的本体。而一旦这里完全失去了光芒,那也就意味着神知的终结,意识的消散,到了那个时候,天上地下,都将不会再有孙长空这个人的存在。

    这回,他似乎真的没有办法了。

    就在竹海之中,那枚巨大的法阵之上,狐半仙从海棠仙子破开的身体之中,赫然捧出一团烟色的胶状物体,这里面所盛放的,正是遮天皇的灵魂,也是他一直都梦寐以求的至尊宝物,现在他终于可以亲眼见到,并将之投放到合适的容器之中了。

    “等着吧!这我就让您复活再生,一统天下!”

    狐半仙的脸上再次出现了那种令人不安的微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