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三十八章 密谋
    ,!

    王道人虽然比火髯道人年少一些,但他总算还知道欲擒故纵的道理。对方越是对自己示好,那他就越要万分警惕,以防随时可能出现的危机。不过既然对方敢轻松放了他,就说明情况还没有达到一发不可收拾的地步。

    稍事缓和,王道人随即道:“不过我没有想到,就连你这种刚正不阿的人也会遭人蛊惑。那个姓纳的给了你不少好处吧!”

    火髯道人轻笑一声,脸上浮现出百种不屑,好像压根就没有将纳百川当成个人似的,眼神之中尽是讥嘲。

    “我说了,纳百川在我眼里一文不值,就算他的修行比我高深,他也休想让我为他办事。”

    王道人轻咦一声,接着道:“既然这样,你又为何与他们为伍,难道你没有背叛仙苑?”

    火髯道人怒目道“背叛?我火髯虽算不上什么正派人,但至少还不会那种鸡鸣狗盗之事。之所以我会这么做,全都是受人之托。”

    王道人微笑道:“呵呵,能请得动你火髯道人,想必也是一个在江湖之上举足轻重的大人物吧!”

    火髯道人并没有否认,直接点了点头。

    “那你能不能告诉我,那个在幕后指使你的人,究竟是哪路高人?”

    火髯道人轻笑道:“我就知道你在套我的话,其实告诉你也无妨,只不过……”

    王道人不禁问道:“只不过什么?”

    随即,火髯道人的眼中划过一丝狠色,幽怨的神光让人不敢与之对视。王道人看着对方,不由得手脚发凉,混身发汗,好像在生大病一样。

    “我可以告诉你,但你不能透露给外人。”

    听到对方这么说,王道人总算松了口气,神态也自然了许多,于是笑呵呵道:“我当以为有什么呢!我王道人在仙苑之中的声誉你也是知道的,向来都是言而有信。我答案你不把这件事情告诉给别人,那就绝不会在我的嘴里走漏半点风声。不然,就让我天打五雷轰!”

    听着对方慷慨激昂的陈词,不知为何,火髯道人的脸上居然露出一道诡异的笑容。王道人不禁觉得有些蹊跷,然后便问道:“你笑什么?”

    火髯道人仍然在笑,不过这一欠他的脸上已经布满了阴森恐怖之相,尤其是在这种昏暗的光线之中,气氛之凝重,实在叫人窒息。

    “王如水,你以为我傻了不成?你现在发下毒誓,从这里离开之后说出去怎么办?”

    王道人失落道:“那你说该怎样?”

    火髯道人伸出右手的食指,顺手按在了王道人的心窝之上。瞬间,后者之只觉得全身的血气都受到了强烈的影响,变得阻塞难畅。一种无形的压迫感如同噩梦一般降临在他的身上。

    “你应该知道,这个世上只有一种不会说谎,更不会透露秘密。”

    王道人咽了口唾沫,颤抖的嘴唇已经开始发干。火髯道人不再说话,他知道对方这是在等自己继续补充下去。

    “只有死人的口风才是最紧的。”

    火髯道人昂然道:“这就对喽!怎么样,你还想知道那位大人物的身份吗?用自己的生命去交换这个秘密。”

    王道人苦笑着摇了摇头。他虽然很是好奇那人的真实面目,但显然,他更喜欢活在这个世上。人死了,就是心中留有再多的惊天秘密都将会烟消云散,再无任何意义。

    “那你现在放了我,难道就不怕我把你的事情抖落出去吗?”王道人轻声道。

    这时,火髯道人已不再去理睬他,而是举步来到墙壁旁边,取下了一支正在燃烧的火把,然后带着他一同回到了王道人的身旁。

    不知这火把上的燃料是由什么组成的,经由燃烧所释放的淡淡轻烟,居然忧郁一种沁人的香气,不但令人神清气爽,还能将匮乏的经脉重现生机。他已经好几天没吃东西了,原本空荡荡的肠胃之中立即出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饱腹感。这下,就算再来个三天三夜,他也不想进进食了。

    “这火把里面掺杂了什么神奇的东西,为何能让人有这种感觉?”

    火髯道人将头凑头手里的火把跟前,接着用力嗅了一下。果然,片刻之后他的脸上同样显现出清晰的满足感,那张泛红的方脸这下变得如同丹沙一般,好像随时都能淌出血水似的。

    “看来设计这里的人,对你还是相当关心的嘛!知道你可以会用绝食作为反抗的手段,所以对方便在这里面加入了神逸草。”

    王道人讶然道:“神逸草?你说的是天上的传奇仙株,神逸草?怎么可能,人间怎么会有这种东西,而且还是被用在这么无足轻重的地方。要知道,神逸草是天地精华的结晶,据说拥有起死回生之神效。那人到底是有多少阔绰啊!”

    火髯道人道:“这也难怪,你没见过他,自然不会了解他是一位怎样高深莫测之人。我火髯活了一二百年,也没有见过哪一个能够拥有那般实力,无敌的修为,无上的智慧,再加上无可匹敌的身体,他简直就是这世间最最完美的存在。”

    说着,火髯道人眼神之中放射出耀眼的光芒,脸上显出莫名的崇拜之意。

    “看来,我不去见见那个人是不行的了。要不,烦劳道人为我指路?”王道人突然道。

    火髯道人神色一敛,随即惊讶道:“怎么?你想通了,要加入我们?”

    王道人摊开两手掌手,不以为然道:“难道我还有其它选择吗?在这里,我可能在被活活困到死为止。可如果从这里出去的话,至少我还有一线生机。”

    火髯道人满意地点了点头,然后干脆利落道:“跟我来。”

    尾随着对方的脚步,王道人进入到了一条幽深蜿蜒的通道之中。虽然看不清四处的情况,但他能隐约感觉到周围的湿气明显在不断增加,这么看来他们应该正在向地下之中走去。原来,他们一直都在地度的世界当中活动。只是当时他来到这里之前已经失去了知觉,所以才无从得知自己的方位。现在好了,他虽然知道自己在哪,但心中的阴霾反而变得更加浓重,他总觉得,自己这一去就再也没有回头之路了。可现在他是身不由己,活在这个世道上的人,又有几个能够做到真正的随心所欲呢?

    起死回生的孙长空,虽然有了活气,但同时他那令人憎恶的外形,已经将他推入到了魔物的行列之中。

    “这孩子的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何会变成这副鬼相!”

    说着,海棠仙子尝试性地朝对方一步步接近。不幸中的万幸是,看起来孙长空对他并没有敌意,只是那双空洞的眼神让人感觉混身不自在,所以她只得控制自己不要与之对视。可谁成想,就在这时,情况发生了。

    只见孙长空身后的草丛之上霍然跃出一道快影,并以迅雷不及掩之势几下将对方按在地。海棠仙子定眼一看,发现那道影子居然是之前逃走的狐半仙。他并没有真的离开。

    狐半仙年轻时候便以擒拿之法平步江湖,如今经过百年锤炼,功夫更是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境界。就算孙长空有三头六臂,也绝挡不住他的龙缠蛇迤手。

    就在狐半仙的脸上显露出得意神色的时候,孙长空两截身体之间的诡异组织突然有了变化,其中的三条蛇形触手当即暴射掠出,直袭对方的后心死穴。

    多亏了自己多年的实战经验,表面上狐半仙放松了警惕,实际上还在对周围的环境不断观察,以防突然发生的状况。那些触手来势虽猛,却也追不上他那如同灵猿一般的轻逸身姿。呼吸之间,只见他在半空之中滚动了一下,已然闪出了触手的攻击,并且重新回到了原来的位置。电光火石之间,狐半仙猛然沉下双臂,抓起对方的身体,顺势抛向前方。刹那间,空间之中再次出现了之前的那种雾霾,虽然范围不及刚才,但颜色却又浓郁许多。不等孙长空形落地,雾气之中立时出现了不下数道的强悍拳劲,一个不落,全部打在了对方的要穴之上。即使孙长空是个已死之人,但面对这种狂风暴雨一样的攻势,仍然食不消,七窍之中也溢出了暗红色的血液,再加上他死气沉沉的外形,显得分外恐怖。这哪里是人,分明就是一个从地狱之中钻出来的恶鬼修罗。

    然而就这时,狐半仙立在原地,居然拍手叫好道:“呵呵,不错不错,看来我的眼光确实没有问题,你果然是个不简单的小子、怎么样,要不要跟我学遮天功,我保证三天之后你就能脱胎换骨,重获新生。”

    听见这些,旁边的海棠仙子不由得嗔怪道:“你这老不死的,到了这种节骨眼,怎么满脑子里想的还是这些无关痛痒的事情。他的身体正在变异,如果这个时候不对他做出正确引导的话,恐怕会永堕魔道的。”

    然而,狐半仙却是不以为然,他微笑着看着孙长空,就好像在审视自己所做的艺术品一样,神情之中充斥着说不清的兴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