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三十七章 囚禁之后
    ,!

    只见被狐半仙抱着的那半截尸体下端,不知为何出现了许多条状组织。那些组织并不是人体之中应该存在的,完全都是外来之物。而且,他们并没有随着孙长空的死去而丧失活性,反而变得愈发活跃,拼命朝孙长空的另一截身体伸展而去。

    显然,狐半仙还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不过海棠仙子反应急快,一把便将对方拉了过来,随手将孙长空的遗体踢落在了一旁,面朝下方,趴在自己的血泊之中。

    就这样,狐半仙加入到了观景的行列之中,二人的表情几乎一模一样,全部张大着嘴巴,用力瞪着双眼,不想错过其中的任何画面。

    “这孩子的身体怎么如此诡异,人死之后居然还能行动。莫非,他是传说中的行尸不成?”

    狐半仙口中所说的行尸其实就是民间所谓的僵尸。这些异类的诞生,往往都要配合天时地利人和等等苛刻条件,缺一不可。而且在行尸产生之际往往都会伴随着天象的出现,比如狂风,比如暴雨,比如六月飞雪,比如飞火流星。可他们刚才就在这里,并没有怪异的现象发生,那孙长空的身体究竟出现了什么问题呢?

    ‘“快看!”

    海棠仙子惊呼之际,自己的身体居然不由得向后退了去。看到对方后退,狐半仙也跟着倒后了几步。可当再次看向前方空地之上的时候,他的下巴都要掉下来了。

    孙长空竟然站起来了。

    他的身体依然处在上下分离的状态,可因为那些触手的缘故,原本倒在地上的下半身直接竖在了地上。而借助它的支撑,触手将另一半身体举到了半空之中,尝试性地助其归位。可是,这些触手虽然灵活机动,但并具有视觉器官,所以也不会知道那半截身子究竟有没有到达原本的位置。于是乎,孙长空的尸体便成了一只海蛇一样的可怕生物,赫然呈现在二人的面前。

    海棠仙子看都没看狐半仙一样,呆呆道:“这小子,还活着吗?”

    狐半仙咽了下唾沫,声音颤抖道:“应该死了吧!这样子的伤势,想活命也不行了吧!”

    “所以说,站在我们面前的是……”海棠仙子故意将尾音拉长,让对方去接。可狐半仙迟迟没有回应。

    因为他已经吓得说不出话来。

    “跑!”

    狐半仙丢下了这个字之后,扭头就朝背后的竹林飞奔而去。而海棠仙子则看着他的狼狈身影,一直没有行动。她也想走,可是自己的两条腿已经不听使唤了。

    “懦夫!我怎么看上了你!”

    海棠仙子对着空气骂了一句之后,不禁再次回过头来。那保奇怪的生物仍然待在那里,在那些令人作呕的触手的控制之下,孙长空上半身赫然飘浮在半空之中,就好像游魂和飞头蛮一样,身上散发着阵阵诡异的气息。

    事到如今,她竟不觉得怕了。海棠仙子在地上发现了一行潦草的血字。从位置来看,应该是了孙长空死前留下的遗言。出于好奇,她将自己的身体调整到合适的位置,让血字刚好正着投入自己的眼帘。可就在这时,一个如同阴霾一样的讯息立即笼罩在自己的头顶之上。

    “魔界再临,小心!”

    海棠仙子望着那六枚血字,不由得盾出了神,一个接一个的景象随即出现在他的脑海之中。这些图象虽然没有规则,但可以看出这些都是一桩桩人间惨剧,活生生的就是人间地狱。都说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孙长空耗尽最后心血留下的这几个字,对于人间究竟会有怎样的影响呢?

    “滴答,滴答!”

    一丝丝阴冷拍打在脸上,而后顺着脖颈流入到衣服之上,使人禁不住打起冷颤。现在正是一年之中最冷的阶段,再过不久春天就要来了。

    可是现在王道人的心情就好像三九天气一样,清冷无比,毫无生气。

    他居然被自己心爱的弟子出卖了,这个曾经一度被他当成自己亲生孩子的三胖,亲手将他送到了这间地牢之中,并为他铐上了锁链。

    “三胖,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仍不死心的王道人注视着前方的烟暗之中,轻声地呼喊着对方的名字。他虽然看不见,但却十分肯定对方还在那里,寸步未离。

    许久,对面的空间之中果然传来了动静,那是一声极其压抑的叹息。王道人突然觉得,对方一下子成熟了许多,原来那张看似玩世不恭的圆脸之下,居然不隐藏着这么多的心事。看来,他这个作师父的还是算不上称职啊!

    “三胖,你过来,咱们好好谈谈。”

    王道人的话终于得到了对方的认同,不时他的面前已经出现了一道稍显臃肿的人影。抬头一看,对方居然带着一张面具。

    一张只留下眼睛位置的空白面具。

    显然,对方并不想让别人认出自己,但与他相处多年的王道人一眼就已经认出,面前的面具人就是自己的徒弟三胖。

    “三胖,你快告诉师父,当日离开登高城之后,你和高渐飞究竟去了哪里?”

    面具人看着他,什么话也没有说。接着,他从手中的草丝之中拿出一块还冒着热气着山竽,然后放到了对方的嘴里。

    王道人已经两天没有进食,好不容易看见食物的他,想都没想,直接大口大口地咀嚼起来。嘴里一边吃着,他的心中还暗道:看来三胖良心未泯,有戏。在喂饱了肚子之后,王道人接着道:“有水吗?我喝了。“

    只听面具里面的人忽然道:“公子只说给你吃的,并没有交待让你喝什么,我不能。”

    王道人当即火冒三丈,大声呵斥道:“你小子是不是让驴踢傻了脑子,是我说话管用,还是那个年轻人说话管用。”

    “当然是公子。”三胖不假思索道。

    这下,王道人彻底没了辙。觉得骂不痛快,于是他便开始吐口水,可以的话,他居然想用口水将这面具人活活淹死。

    “我呸,还公子!我看也就是个乳臭未干的小鬼。你放我下来,我要和他单挑。”

    面具人仍然无动于衷,随即道:“不行,公子说了,必须要保你周全。”

    王道人冷笑道:“你认为我输定了?”

    面具人道:“是的。”

    随即,束缚在王道人身上的众多锁链咣啷光啷响了起来,他在挣扎,不顾一切地晃动,他想要从这些该死的枷锁之中解脱出来,他必须要将之前见到的事情告诉给方惜时。

    “不要再浪费力气了,凭你的修为是找不开这些锁链的。”

    说着,面具人的手中又多了一把细长的十字形钥匙。钥匙的造型很是奇特,上面居然是一条蜿蜒盘旋的半人半蛇女。刹那间,他似乎想到了什么,只是一时之间抓不到关键点,所以并不能从记忆之中挑捡出有用的讯息。然而就在这时,面具人再次道:

    “我可以放你下来。”

    王道人一听有戏,不禁得意道:“这还差不多!”

    “不过,我有一个条件。”面具人道。

    “什么条件?”

    “加入我们!”

    “什么?加入你们,你以为我疯了吗?虽然不知道那个叫纳百川的心里倒底在打什么主意,可从这副阵势来看,其中牵扯的事情必定极大。”

    面具人道:“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现在加入我们,还有机会。不然等公子君临天下的时候,所有的反对者都将化为尘埃,灰飞烟灭。”

    王道人冷笑道:“呵呵,三胖,几天不见,没有想到你这砍牛的功夫提高了不少啊!”

    “吱扭!”

    地牢之中的房门突然打开,接着脚步声便出现了。王道人就好像看见了生命之中的克星一样,不但不再说话,就连呼吸她变得平静了许多,好像生怕对方发现自己似的。可就在这时,烟暗之中再次传来了一个人的声音:“好了,你下去吧!”

    听到那声音之后的面具人显得十分恭敬,他甚至没有迟疑一刻,便已重新钻入到烟暗之中,没了踪影。,刚刚进来的人几步便已摆脱烟暗,出现在昏暗的火光之下。一时间,王道人变得哑口无言,因为他发现这个人他居然无比地熟悉。

    “火髯,怎么会是你!”

    没错,是火髯道人,那个曾经险些轰杀了孙长空的张望远的师父。可不知为何,此时他那标志性的红色胡须居然变得无比乌烟,整个人也好似年轻了好几十岁,难道他是因为修为突飞猛进,使得自己的身体出现了反老的征兆?

    看着王道人错愕的表情,火髯道人很是满足,他点着头,用以往在仙苑之中的冷酷神情,看着他道:“王如水,没想到我们居然会在这里相见,真是不容易啊!”

    王道人冷哼一下,回击道:“呵呵,我也很意外,向来刚愎自用的火髯道人怎么会屈居人下,为他人所使呢?看来这个世道真的变了?”

    火髯道人立即道:“就凭那个纳百川?呵呵,他还不足以让我臣服。”

    说着,他的手中突然多了一把钥匙,几下便找开了王道人身上的锁链。重回自由的他非但没有感觉到一丝轻松,心中却是升起阵电闪雷鸣,好像将有什么不祥的事情发生似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