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三十六章 被杀
    ,!

    见到玉石的孙长空,又惊又喜,他实在没有想到,这部惊世秘籍居然可以落入自己的手中,难道这就是老天对他的眷顾吗?

    然而,就在这时,迷雾之中已经皆连传出对掌和相撞的闷响声,不用说,狐半仙和海棠仙子已经打了起来,而且打得不可开交,难解难分。

    “你这个老家伙,居然敢将手伸入到我的衣服之中将遮天功偷走,真是个彻头彻尾的混蛋无赖!”

    恍惚间,狐半仙咳嗽了一声,轻笑道:“呵呵,你我本就是夫妻,肌肤之亲岂不是再正常不过的现象了?怎么,你还害羞?”

    被对方气得七孔生烟的海棠仙子随即轻斥一声,下一刻,那片灰色的雾霭已经被五光十色的颜色所充斥,并且发出一连串震耳欲聋的轰响声。

    爆炸不断出来,孙长空感觉自己所在的地面都开始轻微颤抖起来。如果不知道真相的话,还以为这里将会有地震出现。不过,照这个情况再打下去,这里的地貌也会变得和地震之后差不多了。

    “砰!”

    一时分神的孙长空没有注意到周围的情况,只见一块巨大的岩石正已泰山压顶之势向来砸来,如果不幸被它击中的话,就算是铜皮铁骨也要报废了。

    为了保命,刹那间孙长空运起体内所有的力量,并将之汇聚到左右两只手掌之上,随即刀光剑芒顺势从中迸发显现,轰然掠向那块不可言表的巨大石头。

    “噌噌噌!”

    别看只是刀光剑气,但落到石面之上,竟比真刀真枪还要来得见效,原来三丈见方的石头立即被分割成了无数细小的石屑,于是乎,天上下起了百年难得一见的一石雨。

    孙长空本以为这样就可以逃过一劫,可不经意间,他的胳臂不小心碰到一块正在下落的石砾,石砾所过的地方立即淌下一道鲜艳的红色。孙长空居然挂彩了。

    他一连竭力应付着头顶上方不停降落的石雨,一边内心盘算着,位于战场中心的狐半仙与海棠仙子,究竟是有多么可怕呢?

    “哈哈,肥婆,只要你身在我这湮云凌空之下,就休想逃过我的攻击。现在,我已经与这些雾气融化一体,我便是雾,雾便是招。”

    “呲呲!”

    孙长空虽然没有亲眼所见,但从刚才的声音可以判断出,交点的二人之中,有一个受伤了。如果再结合之前语境的话,那受伤的多半还是海棠仙子,伤势还不会太轻。因为之前的动静明明就是锐器划破皮肤所致。而到了他们这种境界,即便只是寄破一点皮毛,招式之中的无穷破坏力也会沿着伤口源源不断地涌入到伤者的体内,并且对其造成致命的伤害。而现如今,海棠仙子已经跪倒在地,大口大口喘息着了。

    “该死,你这只老狐狸,没想到居然会暗箭伤人。我可是你的结发妻子啊!”‘

    另一边,狐半仙冷哼道:“从你与我作对那天,你便已经不再是我心目中的慕容海棠。”

    海棠仙子听后,不但没有伤心,居然还狂肆地尖笑起来。那声音凄厉无比,就如同半夜在乱葬岗中的厉鬼怨魂一样,教人心生寒意。

    “你笑什么?”狐半仙不禁问道。

    海棠仙子好不容易调整过来,这才捂着肚子的伤口,随即道:“我笑我自己。为了你,放弃了荣华富贵,被父亲逐出家门,还连累了那么多无辜的生命。到头来,我居然被你像弃子一样丢在一边,使然不顾。我是不是太过可笑了啊!哈哈!”

    狐半仙总觉得对方话里有话,于是不耐烦道:“那些事情也不是我逼你做的,同样怨不得我。不过,孩子是你杀的,你就要为此付出代价。”

    海棠仙子冷笑一声,而后淡淡道:“孩子,孩子,开口闭口就是孩子。你的脑袋之中除了我们的孩子之外就没有其它人了吗?”

    狐半仙厉声道:“那是当然,我的孩子理应继承我的衣钵,将我的武学发扬方大。他不重要,难道你重要不成?”

    海棠仙子突然诡笑道:“不要忘记我也学过遮天功。单从对于遮天功的造诣来讲,我可不一定会弱于你。”

    突然间,空间之中顿时传出一阵令人心悸的压迫感,那片看似好像永不消散的灰雾竟然在转眼之间被吹得全部消失,只剩下他们三人,站在竹林之中。

    看到经由海棠仙子展现出来的强大实力,狐半仙的神色明显变得有些不太自然,眼神甚至还有些飘忽不定,不知是在寻思什么。

    “怎么样,见识到我全部的实力了吧!今天,我便会用这力量,将你我之间多年的恩怨,全部一并了结。”

    狐半仙伸手梳理了一下额头前面的发梢,而后用一种不以为然的口气对着海棠仙子道:“你以为这点能耐就能打倒我?呵呵,海棠啊海棠,你终究还是个女人啊!”

    狐半仙轻轻挥手,另一边的海棠仙子居然整个蛤都伏在了地上。她的四肢在颤抖,头上在发汗,他的背后已经被自己的冷汗完全打湿,可就在这时她居然嗅到了一股血腥气。

    “你!”

    当海棠仙子怒不可遏地冲向狐半仙的时候,孙长空已经瘫倒在地。他还没有看清狐半仙的动作,自己的双脚便已经失去知觉。接着,他便发现自己的上半身与下半身完全分开,一个朝前倒着,一个向下趴着。他居然被狐半仙的一记掌风击削成了两半。

    “怎么,怎么会这样!”

    孙长空伸手摸下了断面的位置,发现自己的掌心中已经完全被鲜血染红。血浆血小溪一样从他的体内潺潺流出,汇成一条血渠,流向周围的毛竹之中。本来,他是有活命机会的,可就在进入到这片天地之后,他体内的无二真经图居然莫名其妙地不见了。真经图消失,里面的功法自然也会随着失效,蚀腐不死身当然不会发动。照这样情况下去,他的生命恐怕只剩下四五息的时间了。

    剧痛,贯穿心扉的痛,如山洪猛兽一般向他接连袭来,结果已成定局,现在就是大罗神仙也救不了他的性命。死亡就在眼前,突然间他觉得自己不能就这么走了,应该给后人留下点什么。于是,他伸出右手食指,蘸了下自己的血水,随即在地上写了起来……

    “砰!”

    又是是声闷响,不过这次跌飞出去的不是海棠仙子,而是那个几乎沦为杀人魔头的狐半仙。就在刚刚,悲愤交加的海棠仙子,力量徒然提高了好几倍,竟让原本稳稳处于不败之地的狐半仙栽上跟头。二人一经对掌,后者的右臂,自掌骨,尺骨,桡骨,到达肱骨,全部被轰成了碎片,个别部分还钻出皮肉,射到了四周的地面上面,留下一个个烟色的窟窿。狐半仙败了,而且败得如此干脆,完全出乎意料。

    “你这个混蛋,看我不杀了你!”

    海棠仙子亲眼看到了孙长空被一分为二的残状,此刻他再也按捺不住自己的情绪,当即抬起那粗壮的手臂,径直轰向狐半仙的天灵盖。可就在这个时候,不知从哪里传来的一声轻吟,使她停下了步伐。

    “放过他吧!”

    环视四顾,海棠仙子并没有发现其它什么人,除了面前的狐半仙,还有倒在地上不知生死的孙长空之外,就连鬼影都没有看见。难道,大白天的真的会闹鬼不成?

    “谁?是谁?”

    海棠仙子不断追问着对方的身份,可空间之中再也没有了回应。而当他再次将目光投向对方的时候,狐半仙居然不见了。

    他并没有消失,而是匍匐着爬到了孙长空的身边。此刻,他的样子异常颓废,头发似乎也稀疏了不少,几乎可以看见里面的头皮。他抱着孙长空的上半身,眼泪簌簌流下。他张着嘴,却是叫不出半声哭腔。

    海棠仙子远远地站在一边,看着眼前的人间惨剧,或许这就是对狐半仙最好的惩罚了吧!只可惜了不家大好时光的孙长空,居然英年早逝,成了亡魂,着实让人唏嘘。

    “小子,下辈子不要做什么修行者,还是当个农夫好,早早娶个媳妇,生几个娃,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平淡生活,那样不也挺好的吗?唉,这也不能怪你,也不能怪你的爹娘,要怪就只怪这个扭曲的世道。好端端的人间都被它折磨得不成样子了。”

    说到这里,海棠仙子的心中不由得升起一丝悲情。她与孙长空相识的时间虽不长,但对方给自己的印象却是相当不错。如果她能回到当年风华茂的那个时候,一定会深深地喜欢上对方。可时间不能倒退,更不能重来,老了就是老了,死的就让它死去,入土为安,这才是天理。可就在他准备探上前去,将孙长空的尸身抢过来的时候,一个完全超乎想象的画面登时出现在她的眼前。

    “这……这些是什么鬼东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