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三十五章 神功加身
    ,!

    孙长空虽然不知道遮天功到底是怎样一种不世秘传,但他明显能够感觉得到狐半仙身上不时发出的阵阵邪气,与妖魔无异。而在此影响之下,狐半仙一直徘徊在意识的边缘,时而清醒,时而沉沦。在这种情况之下,孙长空只得充当起一个真正“儿子”的角色,悉心照顾对方。说时候,就连他的亲生都没有享受过这种待遇。想到这里,他就忍不住地思念家乡。、

    “如果这件事情能平安度过的话,我一定要回看看二老。他们也真是的,这么多年没有相见,难道他们就不知道过来看看我吗?哎!”

    就在孙长空为此事郁闷之际,狐半仙已然走到他的身旁。不知什么时候,他的身上已经换了一件衣服,看那上面的针角就知道制作者耗费了多少心血。不用说也能猜到,这一定是那海棠仙子的劳动果实。只是他不明白,既然狐半仙如此痛恨她,又为何要接受人家的中馈赠呢?

    “爹,有事吗?”

    孙长空把玩着自己刚刚编好的草结,蹲在地上道。

    “没事,你继续玩你,我看着你。”

    被对方这么一说,孙长空竟不由昨脸红了。长这么大,除了女人曾经对他投来过这种眼神之外,就连他的爹娘也没有这样过。难道,遮天功的侵蚀已经到了这种严重的程度,甚至可以改变一个人的正常取向?

    “呃,要不您坐会?”

    孙长空将刚不久刚刚做好的竹椅放到了狐半仙的面前,对方也不客气,直接坐了下来,仍然满脸笑容地看着他,眼神之中有着说不出的温柔。

    “孩子,你今天年多大了?”

    孙长空想了想,然后道:“如果我记得没错的话,再过两天就是我二十岁的生日了。”

    狐半仙点了点头,煞有其事道:“是啊!年纪是不小了。”

    孙长空狐疑道:“爹,您有什么想说的吗?”

    狐半仙诡异地笑了笑,随即道:“嘿嘿,你也不要怪爹多嘴,你也老大不小的了,是不是该考虑一下人生大事了。”

    这下,孙长空脸上的红晕直接窜上了两只耳朵之上,粉红粉红的,十分可爱。

    “爹,原来是这件事情啊!呃,这个就不劳您操心了,我自己会看着办的。”

    狐半仙正色道:“唉,你们这些孩子,玩性就是大,如果不是我们这些作长辈的催促,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抱上孙子呢!”

    孙长空讶异道:“孙子,敢情您再这里等着抱孙子呢!爹,您就饶了我吧!”

    说到这里,了心中不禁为之一震。就在前两天,他刚为这件事情头疼过。曾经的方柔对他一网情深,可他居然背着对方在外面有了柳如音这个新欢,而且还有了夫妻之实。他实在不想伤害她们,但眼下的形势是,必须得有一个做出牺牲。不然,他将会错过两个佳人。

    见到孙长空脸上的困色,狐半仙道:“嘿嘿,我看你长得一表人才,和你示好的人应该不少吧!不过这种事情确实急不来,来然就可以耽误一生。”

    说着,他扯了扯自己身上的新衣服,意思就是在暗指海棠仙子。

    “爹,瞧你说的,我们修行之人,哪里会有那么多的时间谈情说爱。至少,我的意思是至少现在,我还不想考虑这种成家的问题。我要让自己变得足够强大,足够保护我的心爱之人,那时我才会选择成家生子。”

    狐半仙连忙道:“这个好办,你想变得更强是吧!爹这里有本惊世绝学,保证让你一飞冲天。”

    不得不说,这种武功秘籍对于他这种人来讲,还是极具诱惑力的。萦绕在脑海之中的阴霾立焕然消逝,随即他的双眼便已落在对方那只伸入怀中的手掌之上。

    “哎,这是什么?”

    出乎孙长空意料的是,狐半仙从衣服里拿出来的并不是书册,更不是什么修炼要诀,而是一块青里透红的玉石。

    这玉个头不大,恐怕只有半截手指那么大。不过,在阳光的照耀之下,玉的表面反射出一道鲜血一般的光芒,看上去娇艳欲滴,十分动人。见到这一幕的孙长空不禁问道:

    “爹,这是什么?”

    不等狐半仙开口说话,身后的竹林之中已经传来了海棠仙子的呵斥:

    “你这个老糊涂,害己不够,还想害人不成?小子,这功法你不能学。”

    看到对方怒气冲冲地朝自己这边走来,孙长空直接从地上站起,然后向对方行了一礼,随即道:“前辈。”

    说话的工夫,海棠仙子已经来到了狐半仙的身前,一把从对方手中抢过来了那块玉石,随后揶到了自己的衣裤之中。

    “小子,得亏我来的及时,不然你得像他一样变得浑浑噩噩,终生不得安生了。”

    孙长空脑中忽然闪过一过讯息,接着便道:“莫非,刚才那块玉石就是所谓的遮天功?”

    海棠仙子嬉笑道:“到底不是太笨,没错那块玉石之中所记载的,就是将这老东西变成这副鬼样子的罪魁祸首。”

    看着狐半仙理亏的样子,孙长空又气又觉得好笑。

    “谁说我的遮天功有问题,明明是你太笨学不会,所以才不得要领,险些走火。”

    孙长空道:“啊?原来海棠仙子也修行过这门奇功啊!可我看您的精神怎么比爹的……”

    海棠仙子张开双臂,原地转了一圈,随即道:“我这样子还不够说明问题吗?这老家伙一直都咬定是我吸收了腹中胎儿之后,才会变成这副鬼样子。可我心里清楚,我的身体在那之前就已经出现了异样。那个时候,我每天几乎都要睡了十来个时辰,吃四五个人的饭量,白天混身无力,晚上却是精神十足,与我从前的生活习性截然相反。在那之后,我便意识到了这门功法有古怪,因为我涉足较浅,所以才能及时收住。不然,恐怕早已经和他一样变得疯疯癫癫了。”

    对方的话显然刺激了狐半仙,刹那间只见那一头杂乱无序的花白头发,竟然一根根地竖立起来,乍一看去就好像一只豪猪似的,沸身上下都充满了危险的气息。

    “你这个肥婆,别以为我对你态度好了一些,就可以肆无忌惮。别忘了,你还是杀我孩子的凶手,这是事实,永远也不会改变。”

    海棠仙子脸上的笑意已经完全凝住,进而变成了一种让人不由得同情的苦笑。确实,对方所说的没错,是她亲手杀死了还在腹中孕育的胎儿。但同样也知道,造成这一切后果的并不只是她一个人的错。作为自己男人的狐半仙,在这种时刻不应该挡在自己面前的吗?

    不知是一时的气话,还是有意为之,海棠仙子霍然道:“是我杀你的孩子又能如何,难道,你还想像我吸收它那样,将我也一食到肚子里吗?”

    狐半仙冷酷道:“别以为我不敢。你要是再敢妨碍我的事,小心你的命!”

    话音刚落,海棠仙子身形一晃,直接来到了狐半仙的面前,当头就是一记凶悍快掌。掌虽然只有一个,可残影却是分成了四五道的样子,而且个个上面闪耀着五彩光芒,与其之前使用的姹紫嫣红如出一辙,分外刺眼。紧接着,蛮横的爆炸破坏力由远及近,直扑前方的狐半仙,不给对方任何留情的余地。

    他只能应战,而且还要全力迎战。

    “湮云凌世!”

    叫喊之间,只见睡在狐半仙左右两侧的肩头之上,忽然窜出两条烟色烟龙。二者速度之快,势头之猛,竟有万马奔腾之勇。不等孙长空反应,他已发觉四下的空气已经变得粘稠无比,自己就像置身于泥潭之中一般,肺部传来阵阵悲鸣。

    他居然不能呼吸了。

    “儿子,快点离开这里!”

    虽然狐半仙已经被激烈的交手冲晕了头脑,然而就在刚刚的呼吸之间,他突然想到了自己的身边还有一个相认不久的儿子。他与海棠仙子都是超凡之躯,就算一天不吐纳也不会感觉到丝毫不适。可孙长空修为卑微,哪里受得了这种折磨。脑海之中仅存的一丝理智终于唤回了他的意识,然后才有了上面的那句提醒。

    “我……我不行了!”

    孙长空当然也知道这里不能久留,可眼下雾霭朦胧,视线受阻,别说是从这里逃出去,就连东南西北都分不清了。实事上,就在刚才,他连狐半仙的海棠仙子的位置也看不到了,再这样下去他恐怕就要被活活困死在这里。

    强烈的窒息感几乎占据了孙长空大脑的所有空间,他甚至不想再动一步,也许死在这里还会舒服一些。而就在这生死弥留之际,一道春风一样的气流倏尔掠过他的身边,随即蒙蒙的雾气之中赫然出现了一条狭长的通道,那是一条生命之路。

    “快,顺着这条路一直往前走,那样你就能从这里走出去。对了,还有这个!”

    突然间,迷雾之中再次传出异动,一道绚烂虹破雾而出,眼急手快的孙长空一把抓住了那道光芒摊开手掌一开,竟是之前的那块无暇玉石,而遮天功就在其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