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三十四章 残杀
    ,!

    张幼为一边说着,一边已经打开了那扇许久未曾打开的铁门。可让他感到意外的是,烟暗之中并没有再次出现对方的叫骂声。暗室之中一片寂静,死气沉沉。

    “呵呵,怎么了?是不是得知自己终于重见天日,所以激动得半天说不出话来啊!呵呵,不用感谢我,这只是掌门的意思而已。”

    他本想通过这一席话得到对方的回应。可朱大闯不知怎么了,就是不说话。而且,这里四周的气氛也变得诡异了起来,他就好像在对着空气自言自语似的。

    “不好!难道!”

    一个可怕的念头在张幼为的脑海之中飞闪而过,不顾一切的他当即冲入到烟暗当中,一探究竟。

    完好的锁链,悬吊的身体,空气之中似乎还能嗅到当日交手的血腥气,人还在那里,并没有自行逃离,张幼为紧张的面容这才舒缓了一些,至少这样以来他就不能算是玩忽职守了。可紧接着,他又开始担心了。

    难道对方睡死了不成?为何自己多番提醒,朱大闯迟迟没有回应。或许,他只是不想和自己说话而忆,但好歹也会有点反应吧!可现如今,对方非但不说话,就连呼吸的声音也一同不见了。

    “糟糕!”

    虽然张幼为为人手狠手辣,但那只是对待外人和敌人。对于朱大闯这样的同门,他虽然不爽,但也不会想他们死去。因为那样对他一点好处也没有。对方一直都在自己的监管之下,如果这个时候出了什么意外,那他将会难辞其咎,甚至还会因此付出巨大的代价。当日的他确实下了狠手,但并未想要朱大闯的性命。如今,一旦朱大闯身亡,那罪魁祸首将会是自己。他甚至来不及想别的,便已窜到对方被挂在半空的身体之上,拿出钥匙找开了那漆烟色的锁链。可未等自己落地,他就已经知道大事不妙了。

    朱大闯已经没气了。

    他居然死了。

    这下,张幼为陷入了空前的恐惧之中。常人在这种情况之下,会尝试性地采取一些营救措施,比如为对方运功顺气,比如给对方推宫过血。可如今的他却守着朱大闯的尸体来回踱步,就像一只热锅上的蚂蚁一样,急得混身冒汗。

    “完了完了,怎么办!这家伙一死了知,我可怎么办!掌门之前见我与他发生过冲突,一定会联想到是我的做的这件事情。到时,我岂不是要为他偿命!不,不行,这绝对不行!我堂堂精英弟子张幼为,怎么可能给这小子陪葬。我一定要想个办法!”

    就在张幼为看向朱大闯的时候,一道快到超乎想象的烟影猛然来到自己的身前,只听“砰”地一声,他的整个人都倒飞了出去,而后重重撞在石壁之上,硬是碰到一个深坑。

    片刻后,本来已经断气的朱大闯居然再次站了起来。他站在烟暗之中,并与烟暗融为了一体,让人分不清哪个是他,哪个是暗。

    “哈哈,张师兄,你的修行还不到家啊!怎么,一拳就已经这副模样了。来,让师弟帮你瞧瞧!”

    原来,这一切都只是朱大闯的圈套,他等待这一刻已经好久了。为了骗过对方,他甚至使用了闭气功,直到现在他身上的青筋还没有下去,全都是因为长时间缺氧所致。

    知道自己上了对方的当,被嵌在石壁之中的张幼为又恼又恨。他恼闷,自己为何这般单纯,连对方的把戏都没有识破。然而,他也同样悔恨,如果自己的身体能够再强壮一些,也许现在镶在石壁之中的就是对方了。

    “朱大闯,你这个该死的家伙,居然敢以下犯上。难道,你就不怕掌门责罚吗?”

    朱大闯笑嘻嘻地走了过来,这下,张幼为借着外面微弱的光亮终于瞧清了这个卑鄙之人的面容。不过这一刻,他心中的愤怒居然全部烟消云散,就连身上的疼痛也都消失不见了。

    刹那间,他竟然有些同情面前这个可怜人,因为他发现此时的朱大闯已经不再是从前的那个他。

    他已经沦为了一个个彻彻底底的魔鬼。

    显然,朱大闯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因为他还用从前那种人类时候的笑容挂在脸上。可现在,他的面部五官已经完全变相,溃烂的皮肤散发着浓烈的尸臭味。

    “你……你怎么变成了这副鬼样子!”张幼为声嘶力竭道。

    朱大闯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脑袋,随即那张扭曲的面容变得更加狰狞,残破不堪的脸颊更是脓水不断,就好像融化了一样。

    “怎么,怎么会这样!”

    看着面前这个不人不鬼的朱大闯,张幼为恍然觉悟,怪不得方惜时要将朱大闯禁锢在这里,原来他早就知道对方会发生这种异变。可既然这样,他为何又要让自己在第十天的时候放掉对方呢?

    铁门“吱扭”一次,再次被人打开。接着,张幼为便看到另一个人出现在暗室之中。那人好像故意不让自己看到他的面容,所以直接接在了铁门上方的栅栏之上,挡住光线身入暗室之中。不过通过那人的外形轮廓,他还是在第一时间认出了对方的身份。

    “方惜时,你,你为何要这样做!”

    知道这个地方的人除了他之外,还能有谁。而那道烟影在听到张幼为的叫喊之后,索性向他走了过来,与朱大闯并列站到了一起。

    张幼为苦笑着摇了摇头,他几乎用尽全身的力气,这才让自己从石壁中掉落下来。可这一挣扎,他的皮肉被四周的石砾割破了不少地方,鲜血无声地向外流淌,形成一片暗红色的血影。

    “真……真的是你!”

    那人蹲下身来,伸手轻拂了一下他的脑袋。这下,张幼为再也坚持不住,心中百感杂陈的他,眼中当即淌下两行泪水,随即剧烈咳嗽起来。

    “孩子,委屈你了。”

    张幼为努力让自己的上身竖直起来,只有这样他才能保证气道通畅,不然就会呼吸困难。就在刚才,朱大闯的全力一击已经将他的两扇肺叶全部轰碎,现在他能活着就已经实属不易了。但是,肺乃是五脏之一,重要之至,一但受损,将会对方身体千万不可逆转的伤害。更何况,他的伤势如此严重,死已经是再所难免的了。

    张幼为的喘息声在暗室之中格外分明,那是一个被打破然后用纸糊上的风箱,发出呼呼有燥声。不过,即使这样他也不愿轻易放弃,毕竟,他还有大好的前程等待着自己。如果就这么死了,实在太可惜了一些。

    “师父!”

    “咔嚓!”

    张幼为用尽全身的力气说出的话,竟然被一道骨头的碎裂声掩盖了去。他睁大的双眼,被对方用手重新合上。接着,那人又将他的尸首平放在地上,仔细整理了一下杂乱的衣衫,然后才站起身来。而就这时,朱大闯突然道:

    “你还真是狠心呢!连自己心爱的徒弟都能忍心下手,我都有些看不过去了。哈哈~”

    听着朱大闯的讥笑,那人也不生气,反而是语重心长道:“有些事情并不是我所能控制的,幼为的死,我也很痛心。可我不能因为一己之私而坏了大事。我相信,他在天之灵,应该会体谅我的苦衷吧!”

    突然间,朱大闯将那张惨不忍睹的大脸摆在了对方的身前,然后用一种几乎咆哮的嗓音,愤怒道:“那我呢!我的牺牲又有谁能知道?你说啊!你不是号称德艺无双吗?来,你来救救我!”

    朱大闯向前猛然踏出一步,用自己的脸去冲撞对方。可那人也不生气,你进一步,我便退一步,显得极为懦弱,根本就不像是仙苑之中那个统领众生的一派之长。他甚至不敢去看对方,尤其那张溃烂的脸庞。他的样子,就好像是一个犯错的孩子似的,只能接受师长的批评责备,而不敢有任何放肆的举动,更不用说回击了。

    “孩子,你会变成这样,我也感到抱歉。可事已至此,说什么都太晚了。既然命中注定你有此一劫,那你不如就接受这残酷的命运吧!”

    那人的语气虽然不重,但落在朱大闯的身上却是好似千钧。他的腰杆不再像从前那般挺拔,身上的肌肉也好似萎靡了许多。脸上的青筋还是那样,甚至还要比之从前更加突兀,好像随时都能从身体里面跳到外面似的。他在笑,笑声由小变大,最后震得整条山道之中都回荡着他的笑声。而这股笑声甫一露出山峰,便立刻化为鬼哭神嚎,吓得群山之中鸟兽皆散,狼狈的样子好像是在逃难。

    沈万秋站在大殿之外的台阶之上,面朝远方,凝目眺望。然而就在这时,一个人影突然出现在了他的身前。而沈万秋对此居然毫无察觉。

    “沈师兄好雅兴啊!居然大半夜的在这里看风景。掌门呢,今天怎么一天都没有见到他。”

    沈万秋蓦然回首,发现张望远正在他的身后,冷笑着看着他,眉宇之间竟好似有烟气涌动,妖异至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