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三十三章 柔情不在 玉柳成荫
    ,!

    这个现象虽然奇特,但不信邪的孙长空就偏要再看一次。果然,当他伸出手去够远处的时候,那双筷子便立即原形毕露,而且相差十分悬殊。如果非得形容一下的话,短的是大拇指的话,那长的就是食指中指。这绝不是视差,而是真实存在在。通过手指丈量,他发现原本七寸的一双筷子,其中一根只剩下了四寸,而消失的部分竟全部加到了另一根的上面,成为整整十寸。这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除了鬼神可以造到这一点,还有谁能做出这种事情呢?骇然间,孙长空吓得直接将筷子丢在了地上,不敢再去碰它们。

    可接下来发生的事情,他就更无法相信了。

    “对面的竹椅在移动。它居然是活的!”

    意识到眼前异象的孙长空,直接“噌”地一下从自己的位置上站了起来,远远地闪到了一边。而当他再次看向自己刚才所在的竹椅的时候,另一个让他无法理解的情况又出来了。

    那只竹椅居然只有一侧的两只腿,另一边空空如也,就那么悬在半空之中,无处借力,但却是四平八稳,一动不动。

    这下,孙长空感觉自己的脑袋都要炸开了,他宁愿相信这一切都是自己的一场梦,可这种真实存在的感觉又残酷地将他活活拽到了这个说不清,道不明的诡异世界之中。如果不是他疯了,那就是这个世界都疯了。他该如何面对眼前的种种异象呢?

    “前辈,前辈!”

    孙长空快步跑向隔壁的房间,想要向海棠仙子求证这些违背常理的现象。可当他掀开门帘的时候,他的整个人都傻了。

    门帘之后没有房间,甚至连缺口都没有,那里居然只有一面和四周一样的竹制围墙,而且排列密实,别说是人,就算是刚才的那只臭虫也无法通过。难道,海棠仙子并不是人,而是一道鬼魂不成?

    想到这里,孙长空拔腿就想往门外奔去。可来到门前的时候,他已经完全呆住了。

    这里哪还有什么门,只有一根根笔直,坚硬的毛竹。孙长空环顾四周,赫然发现,自己居然置身于一个四面封闭的空间之中,只有面前的竹排之上留着一个豁口,那是房间的窗户。

    看到那唯一的生存之路,孙长空毫不犹豫,纵身一跃,已经翻出了竹轩之外。

    “哈哈,想困住我,做梦!”

    就在孙长空为自己的壮举沾沾自喜之时,面前一道亮光突然吸引住了他所有的注意力。

    那不只是一道亮光,而且是一动水光,那是太阳照射水面反射出来的光芒。他明明记得,这附近并没有水源,怎么会好端端的出现一片如此之大的水域呢?

    说是水域,其实那根本就是汪洋大海,一望无际,深不见底,这要是掉下去,就算自己的水性再好,也要被活活淹死。

    好在,孙长空并没有完全失神,他还有烟羽,他还能飞行。而当他尝试唤醒体内无二真经图的时候,又一次打击再次出现在他的大脑之中。

    四张真经图,无一例外,全部都不翼而飞了。这些原本只属于自己的力量,竟不知在什么时候被人盗了去,而且没有引起他的丝毫察觉。就算对方再怎么高明,自己也不该一点反应没有吧?可事实摆在面前,他的底牌无二真经图确实失效了。

    然而,这个时候并不是寻找小偷的时候。他还有更重要的事,那就是活命。

    飞出竹轩之外的孙长空,此时正置身于天空之中,而下方就是汪洋大海,再不想办法,他就要成为水中亡魂了。电光火石之间,急中生智的孙长空伸手抽出自己的衣带,反身便朝身后的竹屋挂去。哪怕只有一个借力点,他也能在第一时间找回平衡,然后再跳回房间之中。但孙长空就好像被人玩弄在股掌之中似的,刚刚还在旁边的竹轩小屋居然凭空消失了。

    这下,孙长空的四下已经了无一物,除了他自己之外,就只有蓝天大海之他作伴。

    “完了完了,这下死定了。”

    濒死时刻,他的脑海之中不断回想起往昔的情景,据说每一个要死的人都会经历这个时期。可是突然间,夏晚青临走之际所说的一段话引起了他的注意。

    “这周围有很邪门的东西。如果贸然触怒了他们,小心你的性命!”

    孙长空恍然大悟,原来对方据说的邪门东西就是指的这些异象啊!现在,他是无比悔恨,早知如此,他就应该乖乖地躲在林间小屋之中,哪里也不去。现在倒好,不仅自己要死,就连尸首也要落在这茫茫大海之中,再也不会被人发觉。弥留之际,他不禁流下了两行势泪,朝着自己所认为的西边,开口喃喃道:“爹娘,恕孩儿不肖,先走一步了。”随后,他便闭上了双眼,等待死亡的降临。

    在他的意识之中,自己应该已经落入到了海水之中。可奇怪的是,他非但没有感觉到海水的腥气,就连点水花都没有沾染到。而当他再次睁开那双眼睛的时候,孙长空愕然发现自己居然已经回到了之前所在的那片竹林当中。不远处,海棠仙子跟在狐半仙的身后,正朝自己慢慢走来。

    “儿子,你要去哪,难道想撇下爹自己离开不成?”

    孙长空茫然看着对方,属实不知该如何解释刚才发生在自己身上的种种怪事。可就在他准备出口安慰狐半仙的时候,他发现靠后的海棠仙子居然在暗暗偷笑。

    “前辈,刚才的事情是您……”

    海棠仙子连忙摆手道:“别冤枉我,我可没有那么大的本事。”

    说着,他瞥一眼前面的狐半仙,然后才道:“是你的这位宝贝亲爹。”

    这下,孙长空就更搞不清事情的真相了。狐半仙之前明明就已经昏迷,如何还能做出这么多匪夷所思的奇事怪事。而且,这些异象又不是自身修为所能做到的,难做到这一点的,恐怕只有造物者本身了吧!

    “前辈,你不要诬赖我爹。他已经很可怜了,怎么可能还加害于我?”

    听了对方的话,海棠仙子有些不悦道:“不是他难道还是我吗?你别忘了他叫什么名字,狐半仙,他最最擅长的不是武功,而是所谓的魅惑之术。”

    早前,孙长空就听说过,狐狸长到一定的年岁,便能取日月天地之精华,自通修行之法。而魅术就是其中的一项由此产生的神技。狐狸迷惑人类,根本不需要掐指念诀,只要用那双眼睛看上对方一眼,便能将法力传送到对方的身上,使人防不胜防。可孙长空一直以为那只不过是后人杜撰的神话故事而已,天下哪里会有如此玄妙的功法。可今日一见,他似乎真的遇见了。

    听完海棠仙子的解释之后,孙长空不禁再次看向狐半仙。这一次,他才注意到对方的两眼睛竟是格外妖魅,与其男子气概形成了鲜明的反差。这哪里还是人眼,分明就是一双狐狸色魂眼嘛!

    “爹,怎么会是你!”

    孙长空连忙从狐半仙的身边闪开,撤身到海棠仙子身边。而海棠仙子却是不以为然,依旧不动声色道:“小子,不要紧张,你爹他并不是存心要害你。他学了遮天功之后,神识经常会处在清醒与浑恶之间,有时甚至连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在做什么。不过只要那段时期一过,他便会恢复到正常的样子。”

    孙长空看向狐半仙的身影,发现对方一动不动,安然站在原地之上,不知在做些什么。趁着这个机会,他又瞧了瞧旁边的海棠仙子,却看见对方的脸上竟洋溢起会心的笑容。

    “也就只有在这种时候,他才能与我相处一会儿了吧!”

    说着,海棠仙子挪步去到狐半仙的身后,然后用她那双粗壮的手臂环抱在对方的腰间,头部轻靠在那具瘦削的身体之上,神色十分安祥。

    不知为何,看到这一幕的孙长空,心中竟油然升出几分感动。海棠仙子能够为了自己心爱之人,无怨无悔地相守相依,甚至不惜被对方误会,恶言相激。这种爱意,实在叫人羡慕。可以的话,他也想找这么一位夫人,和她白头偕老,永不分离。

    这个人选,本来是属于方柔的。可自从认识了柳如音,进而发生了后面的事情之后,他那道坚定不移的信念居然动摇了。他知道自己的想法是多么无耻,可那颗狂放不羁的内心总是在告诫他,不要拘束,随心而行。直到前几天,他再次见到方柔,竟发现自己对于她的陌生感,竟然要远远多于她对于自己的。他似乎知道了自己的心意所向,如今似乎到了他做出选择的时候。

    还是那间暗室,也就是朱大闯被软禁的神秘地方。张幼为已经不间断地在这晨守候了整整十天。当日,方惜时曾经交待过,如果十天之后对方还没有异样,就可以还他自由之身。眼下,他虽不想与这个莽夫交流,但为了尽早离开这里,他只能这么做了。

    “喂,能听见我说话吗?”

    张幼为站在铁门之外,向暗室之中望去。可里面漆烟一片,而且分外阴森,让人根本不想在这里多待一刻。恍惚间,他竟有些同情这位不幸的“师弟”了。

    “掌门交待,你今天可以出去了。现在我就进去把你放下来,不过,你可不能再记恨我。不然,我一定要让你好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