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三十一章 邪功之乱
    ,!

    有什么能比女人的眼泪更能打动男人心的吗?答案是,无声的哭泣。

    现在海棠仙子就是在做这件事情。

    一个女人如果是在号啕大哭,也是她只是想借此引起他人的注意,进而收到关心与爱护。可如果一个女人不想让别人发现自己的悲伤,那这里面就一定会有一段不为人知的痛心之事。而实际上,她确实也有难言的苦衷。

    她曾一度想打个机会与狐半仙说个清楚。可对方根本不给他这个机会。对方看见他,就像见了鬼似的,扭头就跑。就这样,她一追就是几百年,一直跟着对方来到了这片世外桃源之中,过起了只有他们的“二人世界”。

    能与自己的心上长相私守固然是件好事,可海棠仙子显然没有体会到其中的幸福。这些年来,对方甚至没有正眼瞧过自己一眼,就连完整的话也没说几句。一般他所能听到的就是“走““不”

    “滚”“别跟头我”之类的话语。直到最近几年,她已经有些放弃了。这种日子过得实在太过压抑,再这么下去她恐怕就真的疯了。

    “狐半仙,我跟了你这么多年,难道连你都不相信我?”海棠仙子忽然道。

    狐半仙不认为然,这一刻他的心肠竟好像是石头做的一般,丝毫不为眼前这副感人的场景所动容。他在笑,但全是冷笑,嘲讽。他不明白,对方哪里来的勇气,居然可以装得如此井然无辜。

    缓事停顿,海棠仙子继续道:“你怪我当年没有经过你的同意,偷偷地打掉了孩子。可你可知道,当初我做这个决定的时候是有多少难受。它就在我的身体里,与我血脉相通。我甚至可以感觉到他在踢我,在我的肚子里活动。看着他一天天地长大,作为人母的我,怎么可能不高兴,不快乐。可你知道吗?那个孩子不能落生!”

    面对这个惊天秘密,狐半仙显然不能立即回神。他三步并作两步,直接来到了对方身前,一把将海棠仙子从地上捉了起来,几百斤的身体在他手中竟还不如一片树叶来得实在。

    “你说什么?你的话是什么意思?为什么我们的孩子不能落生?难道,他是妖怪不成?”

    他三以为对方会骂自己混蛋,可海棠仙子竟然点了点头,然后语重心长道:“没错,那个孩子有问题,如果降生的话,一定会危害人间,后患无穷。”

    狐半仙:“那这到底是为什么?”

    海棠仙子缓缓伸过食指,点在狐半仙的身体上:“就是你,就是你练的那种功法,才使得我们的孩子染上了不洁之气,进而影响了他的发育,使其走向了歧途。”

    这下,就连孙长空也不禁大惊失色,随即各狐半仙求证:“什么功法,居然这么厉害!”

    被这两人前后一说,狐半仙犹如被雷劈过一般,当场就站不住了,索性坐在了地上,顺手也将海棠仙子放到了一旁。

    “不……不可能,当然师父向我保证过,遮天功是完美无瑕疵的。他老人家不会骗我,绝不会!”

    一言说罢,狐半仙体内真气涌动,过盛的灵气被强行逼出体外,没入到大地之中,并且传向四周。几息之后,只见不远处的竹林之中接连传来了一阵爆鸣声,几丈高的竹子应声折断,轰然坠地。

    海棠仙子冷颜道:“狐半仙啊狐半仙,你为何还这么执迷不悟呢?如果遮天功真的没有问题的话,你为何会在这里呢?别忘了,这里可是一间巨大的牢房。你只是这里的一个犯人而已。”

    简单的几句话,不但点醒了迷茫的狐半仙,还让孙长空恍然大悟。怪不得夏晚青这么好心,让自己住那件林中小屋,原来这里是一处精心设计的自然监牢。身处这里,虽然可以放松心境情,修心养性。可同样,它也会消磨一个人的斗志,使得雄心壮志都作为过眼去烟,和自己再也无缘。不知为何,现在的孙长空心中竟然升起一丝寒意,这个看似平静的苍北仙苑,实在太过可怕了些。

    狐半仙伸开双手,两只眼睛死死盯在上面,口中反复道:“我究竟怎么了,我究竟怎么了。”

    海棠仙子道:“难道你还没有记起来吗?自从你习得了遮天功之后,性格大变不说,就连为人好客的你都开始变得寡言少语,沉闷无趣。你想想,这些年来,你除了醉心武学之外,还做过其它的事情吗?”

    讲到这里,委屈的海棠仙子鼻子一酸,再次流下了悲伤的眼泪,随即道:“你体内的负面能量实在太多,多到甚至可以影响子孙后代。当时家师告诫我,如果孩子一旦出世,就可能给人间带来万般苦难。他是一个不祥的生命,绝不能活在这个世上。我也迷茫迟疑过,曾经好几次都想过一死百了,和孩子一起去了。可一想到我们走了之后剩下个孤苦无依的你,我的心便歪禁刺痛起来,而且愈演愈烈。所以后来我才会做出那种极端的事情。”

    海棠仙子依旧在讲述着自己的种种不顺,可狐半仙早已目光呆滞,就好像丢了魂似的,怎么喊他也唤不回他的神志。

    “爹,爹,你怎么了,快醒醒!”

    孙长空伸手捅了下对方的身体,谁知狐半仙居然仰头倒在了地上,竟已睡了过去。看他嘴中流淌出来的口水,好像还在做什么美梦似的,别提有多气人了。

    “怎么会这样,连我个外人都被感动了,他居然还能处之泰然,甚至可以呼呼睡觉。我真的佩服他,心太宽了!”

    见此情形,海棠仙子也从地上爬了起来,拍打起身上的灰尘,随后道:“呵呵,总有一天你会习惯的。”

    孙长空眉毛一挑,惊声道:“习惯?难道,你已经习惯了不成?说得你好像经常经历这种事情似的。”

    海棠仙子苦笑道:“我多么想说不是。可实际上,我几乎每天都要经历相同的事情。狐半仙的脑子出了问题,记忆只能保存一天。他唯一能记住的就只有他的名字,还有一身的武功。”

    孙长空接道:“还有前辈您。”

    海棠仙子凛然道:“如果真的可以选择的话,我宁愿他不记得我。也许那样的话,我们就可以重新开始了。”

    孙长空伸了个懒腰,随即慨然道:“可惜,时间并不能够倒流,世上也没有后悔药。当初的你如果没有做作出那个决定,也许今天的局势不会这样尴尬了。”

    可就这时,海棠仙子忽然道:“现在也不晚,因为我的肚子里还有他的种。”

    孙长空怎么也没有想到,一个女人居然可以如此“肆无忌惮”,公然在自己这个外人面前谈论这种**的事情。不过既然对方都没有说什么,他当然也不该有什么抱怨。不过,对方所说的话似乎很有内容。

    “前辈,难道你们最近……”

    海棠仙子虽然已经是好几百岁的高龄,便对于男女那点事情还是不忍说出口,于是道:“别胡思乱想。其实,那个胎儿并没有被我完全吸引。作为生命的最关键的部分,他的大脑,还在我的身体之中,等待着时机成熟,重现人间。”

    听到这个爆炸性的消息之后,孙长空骇然道:“什么?你的意思是说,那个孩子还活着?”

    海棠仙子道:“其实我也不能确定这样的他究竟算不算一个活人。当我十分清楚,现在他还在我的体内,与我心灵相通,血脉交融。只是那引起负面能量委实顽固,经过了这么长的岁月居然只稍差了十分之三,还有余下的廿分之七存在于孩子的大脑之中。只要这股能量不一天不消失,我便不能把孩子健在的事情告诉给狐半仙。否则,他一定会做出过激的行为的。”

    孙长空不禁问道:“什么样的行为?难道,爹有先例吗?”

    海棠仙子点了点头,苦笑道:“狐半仙一向以狐自居,虽然机智过人,但也染上了狡猾与凶狠。当年为了独占秘籍《遮天功》他甚至不惜残杀了包括他师父在内的门人整整八十一个,无一活口。而他自己,则如愿以偿地得到了功法口诀。”

    孙长空想到二人之前的对话,不禁好奇道:“前辈,你之前说,是爹的师父怂恿他修行遮天功的,可现在经你这么一说,怎么好像是他主动学习的似的,和那位老前辈一点关系也没有。”

    海棠仙子道:“这个你就有所不知了。他在屠门之后,四处漂泊,眼看就要饿死街头之时,他遇上了这一生他最不该遇上的人。”

    孙长空轻咦一声,随即问道:“此人是谁?”

    海棠仙子平静道:“我爹!我爹就是昔日大名鼎鼎的一代奇侠,铁掌海棠,慕容独秀。而我则是他的独女,慕容海棠。”

    至此,孙长空总算弄明白了他们二人之间的纠葛。原来,和大多数陈词滥调一样,狐半仙与海棠仙子居然是同门师兄妹。可既然这样,那位武德双馨,受万人敬仰的大侠,又为何要有意加深狐半仙呢?事情的背后,一定隐藏着不为人知的天大秘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