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三十章 前仇旧怨
    ,!

    一件破旧的衣服,转眼间便成为了这世上独一无二的护盾,不多不少,刚好将孙长空保护起来,不让那道五彩霞光沾染到他的身上。可就在这时,一道诡异的阴风突然在孙长空的后脊上油然而起,来得是那么的令人悚然。

    “呔!”

    惊慌之下,孙长空反手动掌,豁然向身后击去。只是当他回身之际,这才发现那个外形肥硕的海棠仙子不知什么时候,居然跑到了自己视野的死角,并准备用强招对其攻击。恍惚间,他发现对方的衣袖之中竟有一根烟色的物体露在外面,乍一看去就好像一只擀面杖一样。只是不知为何,它的顶端竟然还散发着阵阵烟烟。见此情景,他不禁想到,刚才的那道异彩应该就是缘于此物吧!

    被对方撞见了自己的武器亮相,原本面带微笑的海棠仙子立刻就变得冷酷歹毒起来。双眼之中向外不断吐着火舌一样的光芒,就连身上的杀气也足足强盛了一倍。

    “既然看到了我的姹紫嫣红,那你就去死吧!”

    孙长空的手还不来得及拍下,海棠仙子竟然抢先他一步,再次使出自己的独门杀器。这一瞬间,直面她的孙长空,感觉自己仿佛置身于太阳之上一样,眼睛所所过之处无一不是光芒万丈,格外耀眼,根本看不清面前的情况。然而就在这时,那件不起眼的长衫已经提前挡在了海棠仙子的身前,半空之中顺势那么一转,便已将对方逼出了数丈开外。

    “好了,你退去吧!”

    孙长空蓦然回首,发现狐半仙已然来到了自己的身旁。只见他脸上红光满面,神清气爽,丝毫看不出是个刚刚过度消耗的病人。对方的恢复速度实在让人匪夷所思,这要是放在真正的战场之上,岂不是无敌一般的存在。

    对孙长空嘱咐过后,狐半仙溘然向对远处的海棠仙子高声道:“肥婆,你还是收手吧!今天有我在,你休想伤这孩子一根汗毛。”

    这时,海棠仙子已经重新走了回来,此刻可以发现她的额头之上已经见了汗光,留海已不如从前那般轻逸饱满,而是粘在一起,变成一揪一揪的东西,看起来相当丑陋。

    “好你个没良心的家伙,为了个外人居然用青衣遮天功来对付我。我……我不活了!”

    说罢,海棠仙子纵身一跃,便朝旁边最近的一根毛竹之上撞去。这些竹子看似寻常,但因为常年爱到灵气熏陶,早已不似凡间之物,坚硬异常,堪比钢铁。这一头要是撞过了劲,非得当场肝脑涂地不可。然而,面对这种危急关头,狐半仙居然可以不为之所动,刚才什么样,现在就还是什么样。眼看海棠仙子性命堪忧,孙长空甚至忘了对方之前对自己痛下杀手的事情,直接掠身一挺,使出一招白驹过隙,刚好落在海棠仙子的前方。

    “前辈且慢!”

    不得不说,海棠仙子经验老道,乃人间罕有。他本是朝竹子狂奔而去,可一见孙长空出现在自己的视线之中,便立即变招,以手为剑,直刺对方咽喉。

    掌剑练至炉火纯青之际,便可以取代真正的武器,杀人取命于谈笑之间。而这一刻,孙长空竟好像听到了剑吟之声,惊耳动听,令人陶醉。然而,在这声音之后,不是绝世的剑招剑意,而是一点也不掺假的浓郁杀气。孙长空几乎可以听见自己心跳声,他实在太过紧张了,难道自己真的躲不过这一剑了吗?

    “老婆子,住手!”

    眼见孙长空的形势岌岌可危,狐半仙当即放声长啸,闪身来到孙长空的跟前,一道惊天地,泣鬼神的恐劲力顺势倾泄涌出。

    “啊!”

    海棠仙子出手狠毒,招式决绝,不给人任何犹豫的机会。可这样的她在狐半仙对实力的面前,仍然显得太过幼稚,她甚至连对方一招整式都挨不过,便已向后跌了出去。只见那两百来斤的娇躯往上一砸,立刻溅起大片尘土,就连周围的地面也不由得轻微颤动起来。

    虽说海棠仙子的行为令人厌恶,可他总觉得两个大男人去为难一个弱女子总不会占理,想了又想,他随对狐半仙道:“爹,您下手也太重了些吧!此人虽然可恶至极,但也不至于被您这么一通痛打吧!”

    狐半仙摆了摆手,显得十分平静道:“我心中自有分寸,你不用就为此操心。像这样的人,就该见一次,打一次。”

    孙长空本以为经过了刚才的交手之手,海棠仙子定会受到重创。可没成想,对方身体的结实程度远远超过他的想象。按理说,经过了刚才那样的沉重打击,就算没有大碍,也得有些内伤吧!可海棠仙子却是连大气都不喘一下,似乎早已习惯了这种打击。然而接下来她的话,竟然使得孙长空爱到了真正的冲击。

    “狐半仙,你这个忘恩负义的狗东西。当年卿卿我我的时候你怎么不打我?现在倒好,你的功夫厉害了,脾气也见长,不只敢骂我,居然还敢出手打我了。老天啊!你怎么这么不长眼,怎么不一个劈死这个负心汉啊!”

    孙长空听完海棠仙子的哭诉之后立即察觉到其中的关键,于是连忙将头转向狐半仙,随即道“爹,这是怎么回事?你和这位前辈从前认识?”

    眼见海棠仙子还在地上撒泼打扰滚,想来一时半会还出不了什么幺蛾子,于是叹了口气,失意道:“唉,都是年轻时候种下的风流债,不提也罢,不提也罢。”

    孙长空的脸色立即变得异常古怪,憋得通红,而且嘴角上还挂着一抹残笑,显然他并不想让对方察觉。

    “原来你和她真的在一起过啊!”

    狐半仙无奈地看着孙长空,最终点了点头,接着道:“确切说,我俩根本就没有分开过。不然,怎么可能同时被困在这竹海秘境之中呢?”

    孙长空心头一震,不禁惊呼道:“困?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您和这位前辈都是被人捉进来的吗?”

    狐半仙道:“差不多。只可惜,自始至终,我都没有见过那个设计囚困我俩的幕后真凶。不然,我定让他十倍百倍地还回来。”

    一言说出,狐半仙的眼神竟让孙长空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就算是身为“儿子”的他也不由得向后倒退了几步,保持一定的安全距离。

    “你放心,我不会伤害你的。你可是我的儿子,你看过哪个当爹的会拿自己的孩子出气的吗?”

    孙长空嬉笑着回道:“嘿嘿,那可说不定。万一爹您就喜好这一口呢!不过话说回来,既然您有心上人,为何没能诞下爱情的结晶呢?”

    狐半仙听了孙长空的话之后,脸色居然变得愈发难看,就好像刚刚吞下了纳豆的样子似的,别提有多难过。

    “你不说还好,越说我越来气。”

    说罢狐半仙狠狠瞪了前面的海棠仙子一眼,而后一字一句道:“就是她。不是她的主意,我的儿子恐怕早就声震八方,成为一代英雄了!都怪她!”

    被他这么一说,海棠仙子的面色明显变得不自然,就连目光也开始躲躲闪闪,不敢与怒目而视的狐半仙直面。二人就这么僵持了一阵,最后孙长空实在看不下去了,于是打圆场道:

    “不要动肝火,气坏了身子可没人帮佻分担。再说,夫妻两个哪有不吵架的,过段时间自然而然就会和好如初的。”

    狐半仙接着孙长空的放,冷笑道:“我们已经几十年没说话了。虽然这里极少会出现外来的访客,但我宁愿与走兽为伍,也不耻于种这种蛇蝎心肠的毒妇在一起。”

    眼见对方不依不饶,而海棠仙子已经哭得泣不成声,孙长空觉得狐半仙有些过分,于是嗔怪道:“爹,恕孩儿不孝。可这位妇人毕竟是您的配偶,如果只是一味地养眼于过去,那怎么还能一起面对未来?听儿子一句劝,好好享受眼前的时光,和自己的心爱人做一对神仙眷侣吧!”

    狐半仙抬起眼皮看又望了好海棠仙子一眼,这回他竟真的不发怒了,脸上还出现了一抹浅笑。只是不知什么原因,这笑看起来令人混身不自在,就好像一个**在偷窥自己似的。

    而接下来就是狐半仙坐台女布事情答案的时候了:

    “你不知道其中的事情,我也不怪你。现在人面前的这位我海棠仙子,确实与我有过那么一段孽缘。可当年的她为了得到她师父的衣钵亲传,居然背着我将肚子里的胎儿生生消化,使其成为了自己的力量。不知是意外还是老天开眼,原本身材婀娜,貌美如花的海棠居灰一夜之间变成了人人厌恶的脃婆,而我也在不久之宾弃她而去。”

    说到这里,狐半仙的声音明显出现了颤抖的迹象。显然,之前所说的事情量他一生之中极不愿回忆起的一段记忆。而瘫倒在地的海棠仙子却是已经癫狂,双手抓头,好像要将自己的脑袋扯成两半一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