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九章 狐男肥女
    ,!

    仙子,这本是一个美妙而又圣洁的词汇。孙长空一直以为,只有外貌出众,且有无上修为的女性才能有资格担当这一称号,可眼下出现的这位海棠仙子,属实大大超乎了他的承受范围。

    好吧,她与海棠的共性就是,前者与后者的花瓣一样,都是那么浑圆饱满,可这也只是仅仅。海棠仙子的年数看起来比狐半仙还要大至少一旬,不单是鱼眼纹,就连抬头纹都是清晰可见。虽然她已经用极厚的粉尝试遮住,但一颦一笑的时候还是掩饰不了浓妆之下的衰老。

    她的背宽而厚,腿粗而短,令人厌恶的褶皱随处可见,涨起的肚皮在轻纱之下显得尤为醒目,不知她是有意为之,还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海棠仙子似乎还保持着年轻时候的少女之心,至少这种心态是值得肯定的。她每天都会按时作息,绝不浪费一点睡觉的时间,也对任何一条新生的皱纹格外重视。这是她步入老年的象征,所以务必要将它们一一记住,也好百年之后拿出来回忆这青春的时光。

    不管怎么样,现在的海棠仙子还是有些爱美的资本的,最起码从衣装打扮上可以看出几分。孙长空看见对方的时候,发现对方正已一种极其挑逗性的眼神瞟着自己。要不是对方的面容实在对不起自己这个看客,也许他真的会因此心动呢。

    “小哥,刚才的话是你说的吗?”海棠仙子妩媚地笑道。

    孙长空平复了下心情,然后义正言辞回答道:“是我又怎么样!今天谁敢伤害我爹,我就和谁拼命。”

    海棠仙子突然放声大笑,笑得甚是夸张,却绝不会像花枝滥颤,因为这样的词语实在与她不相,充其量就是癫痫发作吧!

    海棠仙子显然没有意料到眼前的青年居然这么有骨气。在她看来,这可能是因为对方本性如此,但也可能是因为对方并不知道自己的厉害,所以才会如此大言不惭。

    “小哥这么说话,难道就不怕一会儿吃亏吗?要知道,我们女人可都是小心眼呢!”

    孙长空轻笑一下,跟着道:“可我这个男人的心眼也不大。我刚才说的话句句都是发自肺腑。不信的话,你可以试试!”

    说罢,孙长空竟真的让开了身,让身后的狐半仙与前面的海棠仙子直面相对。现在,只有对方吐口唾沫,都能溅到狐半仙的身上。如果想要动手的话,这绝对是一个很好的时机,但却不是最好的时机。最好的时机永远都在下一刻。但因为你不知道下一刻究竟还有没有机会,所以只能珍惜眼前的这一刻。

    如果海堂仙子了出手的话,狐半仙一定已经是一具尸体了,而且是一具死状惨烈,甚至四肢残缺的尸体。听过她名号的人自然都听说过他手中的那把姹紫嫣红炮。据说只要一发动,它的里面就会爆发出五彩斑斓的火光。而被他瞄准的人,大多数都会被这炫丽的光芒所吞噬,最后就连生命和灵魂也一同被吃掉了。

    然而,虽然传说之中讲得细致入微,但没有一个活着的人见过那柄火炮的真正面目,有人说姹紫嫣红根本不存在。有人说,这是人们杜撰之后的幻想。还有人说,姹紫嫣红本不是一只炮,而是一部超乎想象的惊天秘籍。当然,这些事情都是事后狐半仙告诉他的。至于真相空间如何,那得等到谜底揭晓的那一刻。

    姹紫嫣红有没有尚未可知,可海棠仙子这个人是真实存在的。而且他的修为了得,整个初升大陆之上,绝大数男人都不是他的对手。无论是床下,还是床shang。为此,他经常向别人夸耀这件事。不过,从某一天之后,她便在江湖之上彻底销声匿迹了,再也没人见过那的踪影,再也无人听见他那凄厉如鬼魅的笑声。

    可“幸运”的是,今天孙长空居然见识到了,而且还是在这人迹罕至的地方,这不是缘分还能是什么呢?

    虽然孙长空是男人,而且大多数情况之下不愿呈口舌之利。可一旦他热衷上这件事情,便会一发不可收拾。就连向来铁齿铜牙的海棠仙子也栽了跟头,心中不禁暗道小看了这个小子。、

    稍事缓和,海棠仙子又道。不过这次他的说话对象不再是孙长空,而是一边打坐调息的狐半仙。

    “呵呵,你这个算命的,不好好地研究你的周易相面,跑到这里收什么儿子。趁我还没有发怒,识相的,你还是速速离开吧!”

    狐半仙虽然没有睁眼,但他的笑容已经足够说明问题。想让他走可不量件容易的事情。作为一个男人,他还是极讲究原则的。

    “呵呵,你个肥婆,不再家里养肉膘,跑到这里丢人现眼,谁娶了你简直倒了八辈子血霉。”

    孙长空本以为自己说话就足够伤人的了,可没相到的是,斯文的狐半仙骂起脏话来更是毫不留神,就算是对待自己的杀父仇人也不过如此吧!

    海棠仙子毕竟是女人,尤其还是在外人的面前,被对方这么一通数落,自然是羞愤难当。不知什么原理,随着怒气上升,她所着的那件粉红色轻纱竟变得愈发红润,转眼之间已经娇艳欲滴。好像随时都能攥出血水似的。可直觉告诉孙长空,这一招绝无儿戏,稍有不慎,别说是他,就连后面的狐半仙也要凶多吉少。

    眼见大战一触即发,只凭孙长空一人之力显然有些捉襟见肘。可狐半仙的内息稍未恢复,两个大男人,在海棠仙子的面前,竟然只能勉强当一个用,实在有些失风度。可为了促使也只能这样了。然而就在这时,对方居然再次说道:

    “小子,蚥确定要为这个老狐狸甘愿承受这一招。你要知道我海棠仙子向来都是说一不无,指哪打哪、自打我入世以来,死在我手里的高手强者不计其数,能接住我这一招的更是鲜有存世。就算这样,你也要尝试吗?”

    面对海棠仙子“善意提醒”,孙长空莞尔道:“要我说,与其你在这里和我说废话,不说快点动手。这样,你能击杀我的可能性才会大一些。”

    说完,他竟不知死活地朝着对方勾了勾手指,做出挑衅的手势。这知道,这在江湖之中是大忌,作出这种冲动行径的人只有两种下场,杀人,或者被人杀。

    以海棠仙子的修为来看,即便不能杀人,但至少不会被杀。可如此一来,孙长空可就大大不妙了。

    “准备好了吗?千万不要眨眼睛。”海棠仙子问道。

    孙长空点了点头。可当他点头的刹那,他便怩有些后悔了,因为他发现自己并没有真的完全准备好。他的双手空空如也,连个挡招的家伙都没有。如果对方使用的是暗器的话,那局势对他将会大大不利。更不用说他的敌人是海棠仙子。如此大的失误,那几乎等同于把自己的大好生命拱手给对方。就在这个时候,他发现海棠仙子终于出招了。

    孙长空发现对方出招并不是因为看见对方的身体移动,事实上海棠仙子连手都没有动过,一道眩目的五彩光束已经迎面扑来。那道广影响范围之广,强度之高,是他平生之中见过最厉害的一种。在这种高强度的洪荒照射之下,孙长空已经大失方寸,就连自己该避该攻都分辨不清了。眼看那道彩光即将把他整个吞噬,一道灰色的身影赫然出现在他的身体前方。

    这一刻,由于内心过于紧张的孙长空不由得闭上了眼睛。这种情况下,闭上眼睛无颖就是放弃自己的性命。可是他居然一点也不担心,即便他已经看清自己出现在自己身前不是人,只是一件长衫而已,他也毫无畏惧。因为他相信此人一定能使他化险为夷。

    此人当然就是他的义父狐半仙。

    在今天之前,孙长空根本就没听说过这么号人。可一夜之后,他对对对方竟比自己的亲生父亲还要尊敬,所以的一切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实力。

    在真正的实力面前,一切妖魔鬼怪都是纸老虎。虽然那只是一件普通的衣服,但在狐半仙的手中竟然摇身一变,豁然化作了这世上最为坚固的盾牌,当仁不认地为孙长空挡下了这一记致命攻击。刹那间,那件被洗得发白的灰色长衫竟然变作了这世上最为光鲜艳丽的彩衣,衣襟位置甚至还舒展出羽毛一样的东西。衣服之中自然不会长互联网羽毛,长出来的只有线头。在那道骇人的力量之下,长衫的边缘处被削成了两灵敏碎片,残留在上面的部分,便形成了一根根形似羽毛的东西,然后再经彩光一照,便成了彩色羽毛的样子。不过,孙长空已经不在乎这些肤浅的表面现象,他只想知道自己究竟能不能逃过眼前的一劫。

    不过,狐半仙的出手确实让海棠仙子十分震惊,他没有想到对方在如此虚弱的情况之下,居然还能分身有术,为自己的儿子挡下了这关键的一击。两方对招的同时,整片竹林全部荡漾起彩色的波浪,由近及远,一层接着一层,竟让竹海瞬间成为了光霞的世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