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八章 认亲
    ,!

    红色的是血,白色的是皮毛,这当然就是那只被孙长空误杀的白狐。只是他万万没有想到,对方的身手居然如此之快,不但能追上自己,而且还有时间寻找“儿子”的尸体,这种匪夷所思的事情,也许只应该在神话故事之中出现。可偏偏,他却在现实当中遇到了,而且就在他的面前。

    “这位前辈,你听我解释!”

    事已至此,铁证如山,不容他再作狡辩。既然解释显得苍白,所以他只能征求宽大处理。死的只是一只狐狸而已,又不是人,对方还能怎么样,难道真要把自己当作杀子仇子不成?

    那个中年人也不是蛮不讲理的人,听到孙长空这么说,他随即道:“好,我听你解释。”

    孙长空看到对方态度如此和善,于是放松道:“我就知道您不会为一只小畜生和我动肝火的。”

    中年人阴沉着胗道:“小心一下你的措词,不然你会死得很难看的。”

    孙长空咽了下唾沫,而后道:“好好,我会小心的。其实我真的不是有意的……”

    接着他便将自己在竹林之中的所见所听全部叙述了一遍。而那个中年人从始至终都是一个表情,好像整张脸都被僵硬了似的,甚至连呼吸都不见了。看着对方鬼一样的脸色,孙长空最后补充道:

    “如果您真的稀罕这只狐狸的话,我可以出去给您再抓一只。虽然白狐在苍北仙苑之中不常见,可仔细找找还是能发现几只的。当时,我让您一只一只挨个挑,一直挑到满意为止。”

    中年人冷漠道:“我不要侈的狐狸,我只要我的儿子。你陪我儿子的命!”

    不知是周围阴森的环境所致,还是自己的心魔作祟,他总觉得这个中年人的身上,有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危险气息。好像稍一接触,便能要命似的。为了缓解自己心中的压力,他只得干笑几声。可那也仅仅只是干笑,就连嘴角都翘不起来了。

    “可是我不会起死回生的仙术啊!如果会的话,我一定把您的儿子救活过来。”

    中年人摇了摇头,伸手指着孙长空道:“不,我不要它复活,我要你当我儿子。”

    孙长空不禁一愣,尴尬道:“我?”

    感情这儿子还可以随便认领啊!之前晁春来认自己作干儿子之后,就遭遇了杀生之祸。真不知这个中年人有什么过人之处,能否承受得起义父这个称谓呢?

    “您不是在开玩笑吧?您要收我为义子?”

    中年人道一本正经道:“不是义子,是儿子,是我狐半仙的亲儿子。”

    孙长空一听这名字,差点没笑出声来。果然,这就是一个不学无术的神棍啊!可照理说,这样的人应该在江湖上坑骗才对,为何会好端端地来以这个鸟不留声的地方。难道,他也像自己一样迷路了?

    “我说狐半仙前辈,您就别再拿我寻开心了好吗?我真的赶着回家,如果被夏晚青那个老家伙发现我不再竹间小屋的话,他一定会暴怒的。”

    “你居然还知道夏晚青。”中年人道,

    孙长空惊喜道:“您也认识他?”

    中年人冷笑道:“那是自然。这些年他为了找到我,可没少花时间。可惜,哼哼,凭他的那点能耐还不够资格。”

    孙长空一听这话,不禁惊叹起来。要知道,夏长老可是和血嗜子一个时代的人,比方惜时和火髯道人还要高出一辈,也就是自己的祖辈。但就是这样地位辈分的人,在这中年人口中都不够资格,要不是就是对方疯了,要不是就是此人身份绝非看起来的那般简单。

    “怎么样,你想好了吗?要不做我的儿子,要不就给我儿子偿命,二选一吧!”

    眼看对方缓缓抬起那只布满青筋的手掌,孙长空这下终于知道自不由己的滋味。虽然心中有百般不愿,但他不能委曲求全了。

    “别!别!有话好好话,我听您的还不行吗?”

    中年人的脸上露出一丝喜色,但为了在孙长空拟里建立起高大的形象,他保得继续矜持下去。

    “你确定?不勉强?”

    孙长空叹了口气,低声道:“我哪敢,您说什么就是什么。”

    中年人有些不悦道:“是不是该改口了?”

    孙长空抬起眼皮看了对方一眼,然后用一种早晨刚刚起床的语气道:“义父。”

    中年人轻咦一声,孙长空连忙又道:“爹!”

    这下,心满意足的狐半仙脸上终于有了灿烂的微笑。孙长空看着对方欣喜若狂的样子,心中不禁暗道:这么喜欢儿子,你年轻的时候怎么不自己生一个,居然还要死气百赖地认别人作儿子,这不是讨苦吃吗?

    狐半仙不愧是孤半仙,孙长空这边刚停,他那边就已经接茬道:

    “唉,有些事情,你们这些年轻人是不会懂的。”

    孙长空虽然吃惊对方是如何知道自己心思的,但对方的话显然更能引起的兴趣,于是便道:“你们这些稍微上点岁数的人,总是喜欢倚老卖老。您别看我年纪不大,经历的奇事怪事就算讲上三天三夜也讲不完。我就不相信,这世上还有什么道理是我懂的?”

    中年人温柔地笑笑,然后将心时的白狐放到了一跟大树之上,回身接着道:“你叫什么名字?”

    “孙长空。”

    中年人点了点头,显然他对孙长空这个名字很是满意。

    “长空,你要知道,不是所有的人生经验,都是可以依靠口耳相传领会的。很多事情只有你亲身经历了,才能知道其中的滋味。比如,生离生别,比如爱恨情仇。我们站在旁观者的角度,总喜欢嘲笑那些迷失在局中的人。可你们却没有想过,当你在嘲笑别人的时候,又何尝不是再被别人戏谑呢?人上有仙,仙上有宗,仙宗之上呢,难道就没有其它更高的生存了吗?这是一个未解之迷,但也是一个事实。真相远没有你我看到的那般简单。”

    听了对方的一番高谈阔论之后,一知半解的孙长空竟真有和些顿悟了。恍悟间,他甚至忘记了自己活着的意义。难道,他真的只是老天的玩物棋子,只能听八卦摆步吗?不,这当然不行。

    猛然间,一股寒气趁机袭入到他的身体之中,竟使得他整个人都为之战栗起来。中年人眼中划过一阵异样,瞬间便闪身来到他的身前,伸手按在他的百汇血上,口中道:

    “不要分神,小心走火入魔!”

    虽然不知道自己的身体之中究竟发生了什么,可从狐半仙的话可可以得知,自己好像是走火入魔了。但现在他的感觉又和一般的练功出错略有不同。一般情况下,走火入魔的人,应该是混身燥热难当,真气逆流,丹田膨胀俗裂。而现在的他却是四肢四力,身体也不受自己控制。现在的他就好像正在经受梦魇一样,虽然知道自己怎么回事,但却什么也不能做,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一步步迈入死亡。而且,就在刚才,他感觉一个不知名的东西钻入到了息的身体之中,并且一点点吞噬着自己体内的精华。而当这些东西全部消失之际,也就是他生命陨灭之时。

    死亡是令人厌恶的,但比死亡列令人厌恶的是等待死亡。他便羡慕那些临死之前已经昏迷不醒的“不幸者”,至少他们不会像自己现在这般煎熬。他多么希望这只是一场梦,多么希望这一切都没有发生过。扫着,他的神志越来越模糊,呼吸却是越来越平稳。不知过了多久,清晨的阳光普照在大地之上,滋养着万物,也包括在竹林之中打坐了一夜的二人。

    孙长空缓缓睁开眼睛,他发现眼胶的世界还是像以前那样可爱,富有朝气。而身体上前一夜的异样已经不见,而且全部换成了狐半仙脸上的苍白。

    这个中年人居然为一个刚认识不到一天的陌生者动功高处了整整一夜!这种无私奉献的精神,恐怕也只有佛祖割肉喂鹰的行为可以相媲美了吧!不知为何,看到虚弱的对方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孙长空的内心居然出现了一阵绞痛。这应该就是所谓的“爱”了吧!

    “爹,您怎么样?”

    狐半仙拨了扬嘴角,却是什么也没有说出来。显然之前的消耗对于他来讲实在太过巨大。但也正因为此,孙长空才能有惊无险地渡过生死大劫。

    “爹,你口喝吗?要不我去给你打些水来?”

    狐半仙摇了摇头,欣慰道:“不用了,我没事,稍微调息一下就好了。”

    孙长空知道对方是在心疼自己,可为了不让狐半仙分心,他只得继续待在这里。

    “那好,我为你护法。只要我在,别人休想打扰你。”

    这话,孙长空只是为了讨好狐半仙的。可谁成想,一个与现场气氛极不相符的嗓音突然高声叫道:

    “呦,大清早的,是哪个小子这么大的口气?要不,让我海棠仙子会一会你。”

    孙长空心道:不好,要坏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