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七章 出手伤狐
    ,!

    几乎所有的人都有自虐倾向,孙长空便是其中比较典型的一个。他越是怕痛,就越想用手掌拍打自己的弱点,反复回味那种感觉。他越是憎恶肮脏的事物,便越是想去观察,直到自己完全麻木为止。现在他便面临着一个考验。

    是乖乖地待在这里,保全性命;还是大着胆子去周围看看,寻找惊险刺激。这是个令人纠结的问题,可最终他还是从那张几个发霉的竹椅上站了起来,来到门前,探出头去,仔细看了一圈。再确定没有危险之后,他这才大摇大摆走了出来,大呼道:“呵呵,果然是虚张声势,哪有什么邪门的东西。就算是有,我也能给他生生打回去。”

    说完,孙长空特意环视了一遍,然后小心翼翼地走进竹林的深处。

    这里除了来时的幽径之外,几乎完全没有人类活动的迹象。这里除了数丈高的毛竹之外,就是满地的荒草,其间偶尔夹杂着几株叫不出名字的野花,一红一草,还算有些意境。只可惜,孙长空当粗人当习惯了,根本没有欣赏眼前景象的心思。现在,他的注意力全部都在探险上面。

    不来不知道,苍北仙苑的范围居然如此之大。原先,他只在山阳处活动,很少会来到这山阴之处。虽然还是大白天,但空气之中的温度已经渐渐升高,一种让人神清气爽的清新气味袭入到身体之中上。

    “沙~沙~”

    一道微弱的声音传入到孙长空的耳中,听对方的位置,好像中距他并不远。可不知是荒草太过茂盛,还是目标个头太小的缘故,看了好几次,他也没能找到声源在哪。此刻他的心情又惊又怕,但还有那么一丁点激动。如果这个时候有人给他打掩护的话,他肯定就冲上去了。可为了保险起见,他只得放弃这种冲动的想法。

    “也许是野兔一类的小动物路过吧!孙长空,不要自己吓唬自己!”

    孙长空反复告诫着自己不要胡思乱想,可不知怎的,那些恐怖的影像不断浮现在他的脑海之中。愈是压抑,那种不祥的感觉便愈是强烈。最后,孙长空已不是在走,而是在草丛之间狂奔起来,连头也不回。而那些绿中泛黄的野草居然还十分有韧性,刚被掠过,便又回到了之前的状态,顺便将孙长空来时的路径也一同遮挡起来。在这种一望无际而且外外相同的环境之中,这离迷路已经不远了。或许,他已经迷路了也说不定。

    就这样,孙长空一口气跑了半个时辰,最后就连他自己也跑不动了,这才停下身来,弯着腰,手扶双膝大口大口喘息起来。

    可刚停下来没多久,之前的那种“沙沙”声居然再次出现了,而且比之前还要近,还要清晰。那动静听起来就好像有人在磨牙齿一样,只要听一耳朵,混身的汗毛就会立即竖立起来。

    这下,孙长空索性放开胆子,大声呼喊道:

    “是谁,赶快给老子出来,再装神弄鬼,看我不反怆然的牙齿一颗颗掰下来。”

    话音刚落,只见孙长安面前的草丛之中忽然向两侧分开,接着一道快而亮的白影立时从其中跳出来。他的神经原本就已经全部绷紧。现在被对方这么一吓,积蓄在心中的怒火随即爆发而出,而这一切全部化作了一记平淡却又可怕的拳力,直接轰击在了白影的峰上。只听砰的一声,白影瞬间便被震出好几丈之远,再次没入了草丛之中。

    “不……不是吧!这么不堪一击吗?”

    孙长空看着那只还还着血丝的手掌,不禁犯起了嘀咕。按照常理来讲,能流血的东西一般都恐怖不到哪里去,最起码他可以确信,对方绝不是鬼。只是对方不是鬼,他就没有什么好害怕的了。

    想到这里,孙长空壮着胆子,来到之前那道白影消失的草丛跟前,刚要探身进去一看究竟。可就在这时,一个男子的声音突然在他的耳畔响起:

    “儿子,儿子,我的乖儿子,你在哪里?”

    孙长空心头一惊,暗道这荒郊野岭的,是谁在这里吓叫唤。找儿子去仙苑里找啊!你来这里作什么,难道是来上坟么。

    就在孙长空心中偷笑之际,一只不知从哪来的手掌突然落在了他的肩膀之上,接着便有人道:“喂,你有没有见过我儿子?”

    孙长空被对方吓得混身一哆嗦,刚要回身去看,谁知那只手掌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豁然窜上自己的脖颈,一招之后便已擒住他的死穴。现在只有对方轻轻一按,他的小命就要立刻升天了。

    “有话好好说,别动手!”

    不知是呵斥还是央求,孙长空大叫一声,嗓音都变了。趁着扭头的工夫,他望了对方一眼,不过令他始料未及的是,站在他身后的居然是一个发髯花白的中年人。

    而且还是一个相当落拓的中年人。

    光看这人的外表,恐怕连五十都不到,但他的眼睛却比面岁高龄的寿星还要浑浊。他的脸上没有皱纹,只有灰垢,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刚从灶台里爬出来。这大冷天的,此人竟只穿了一件单衣,透过上面的窟窿甚至还可以看到luo露的肌肉。看这样子,此人似乎还是练过的。不过这也难怪,如果没有两下子怎么可能轻松擒住孙长空呢?

    那人的面色依旧是那般冰冷,从刚才到现在甚至都不骨变过,二人站在冷风之中,一站就是两个时辰。孙长空的脖子都僵硬了,那位中年人居然丝毫不为之所动。他怕目光如刀,并且已经锁定了孙长空身上的各大死穴要穴,只要他敢有任何妄动,下一秒死的一定是他。

    “我说这位前辈,有什么事情咱们能好好说吗?再这么下去,太阳都要下山了。一会儿天色暗了,想出去都难。”

    那人听了孙长空的建议之后,竟真的收回了自己的手掌。好不容易恢复自由之身的孙长空赶紧活动了下自己的四肢。时间再长一些的话,也许他的身体就真的冰住了。

    “我的儿子去哪了,我要去找我的儿子!”

    那个中年人还没死心,口中依旧反复念叨着“找儿子找儿子”。孙长空听的有些不耐烦了,于是道:

    “这种鬼地方找什么儿子。就算找到了,也是鬼吧!对了,你儿子叫什么,长什么样子,你告诉我,兴许我还见过呢。”

    中年人的眼睛之中立即放射出喜悦的光芒,随即道:“我儿子叫小白,他可听话了,可不知今天怎么了,居然一直都没有回来。对了,他是一只狐狸。”

    孙长空惊声道:“狐狸!”

    说罢,他仔细打量了一下眼前的这位中年人,身子不由得向后挪了好几步。都说狐狸活的时间长了会成精,还能通晓修炼之法,为自己添寿增福。难道,他就是所谓的狐仙?

    孙长空的年纪虽算不上大的,但短短一年之内经历的种种奇遇,足已让他笑傲江湖,引以为豪。不得不说,这种猜想还是很有可能的。可如果这是真的话,那他就应该考虑一下逃跑的事情了。

    那人看到孙长空的表情如此夸张,于是不禁问道:“怎么,你见过?”

    孙长空连忙摆手:“不不,我没见过。”

    话刚说完,他突然发现自己的手上传来一阵血腥气,仔细一看他才想起,这是之前那道白影留下的。同一时间,他的脑海之中灵光一现,一个可怕的猜想随即出现在他的眼前。

    “小白,狐狸,难道刚才的那道白影就是……”

    孙长空瞪着眼,最后看了一眼那位中年人,他甚至都没有犹豫,便开始撒腿开溜了。

    “如果那道白影真的是狐狸的话,那它现在一定连身体都凉了。罪过罪过,孙长空,你这辈子就注定双手染满鲜血了。哪天等我隐退的时候,一定要反怆然们砍下来,然后用木盒土盒封存起来,省得你们危害人间。”

    不过,死都死了,现在说什么都已经于事无补。孙长空只希望,那个中年人能晚点发现那道白影的尸体,这样自己就有更多的时间逃命了。

    就在孙长空心中盘算接下来该往哪个方向走的时候,他的眼前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根树桩,毫无提防的直接撞在了自己的身上,当即被碰得头晕眼花,鼻子之中传来的阵阵酸意,比什么感觉都来得刻骨铭心。

    “哎呦!”

    孙长空倒地之后,就地打了一个滚,刚要抬头去看那个障碍物,谁知一个陌生而又熟悉的面孔立刻出现在他的眼前,完全没有征兆,就好像从天而降似的。

    “我的妈呀!”

    孙长空惨叫了一声之后,连滚带爬地赶快往后面的草丛里撤,可对方的速度明显要优于他,几步便已窜到他的面前,语气平淡道:“为什么要逃,难道你怕我不成?”

    孙长空定眼一看,发现这人不是刚刚的落拓男子吗?可问题是,对方是如何追上自己的呢?要知道,自打开始逃跑,他便一直在用十成的身法在不断腾跃,虽不能追星踏矢,但也比一般的豹子快上许多。难道,对方真的是狐仙化身吗?

    “我……我哪时有逃,只不过天烟了,我该回家了。”

    孙长空镇定着从地上站了起来,刚要转身离去,谁知那人突然道:“是谁杀了我的儿子?”

    接着,孙长空便看到了对方的和中多了一只红白相间的东西,看来他要大祸临头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