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六章 竹海奇遇
    ,!

    虽然不知道那枚名叫寻血追魂镜是如何找到自己的,但既然已经被夏晚青找到,孙长空便无其它话好说,只得乖乖和对方回去。不过,这次夏晚青并没有将他送回那个烟漆漆的暗室之中,而是来到了一处林间小屋跟前。

    “这是什么地方?”孙长空不禁问道。

    夏晚青看了一眼对方,随即微笑道:“呵呵,看你如何守信,想你在事情了结之前也不会自行逃走了,所以我和法尊请求过,让你住在这里。也算是对你的一点补偿。”

    “补偿?”

    孙长空围着那件小屋转了两圈,不得不说,这间房子实在局促了一些,进去之后恐怕连回身的空间都没有。不过好在,这四周的环境还不错,而且几百步之外就有一处水源,可以供日常饮用。孙长空走到小屋面前的台阶之上,随即坐在上面,双手托腮,好像正在思考着什么事情似的,表情显得极为古怪。

    “怎么了?对这里不满意?”夏晚青道。

    孙长空摇了摇头:“其实,能住在这里我还是很满足的。只是,我在担心别人。”

    夏晚青笑笑,随即道:“别人?难道,你还有相好的不成?”

    孙长空心头一惊,暗道这老家伙猜得怎么如此之准。他刚要出口否认,谁知眼光犀利的夏晚青已经抓住了他的心理活动,接着道:

    “看你的表情,我似乎说对了。苍北仙苑之中的女性弟子寥寥无几,我看你资质也不错,能和你心意的恐怕就更没几个了。再让我猜猜,难道是方惜时的宝贝女儿?”

    孙长空噌地一下从台阶上站了起来,一脸不相信的表情道:“你是不是派人偷偷调查过我的情况,为何……”

    夏晚青摇了摇头,苦笑道:“小子,你还是丰年轻。什么时候你到我这年纪了,就知道有些事情大家都是心知肚明。男女那点事情就这么几件,难道还用得着调查吗?你孙长空的名号在仙苑之中还是点认知度的,就算不想知道恐怕也难。再说,之前你去剿灭马匪的事情,几乎惊动了整个苍北仙苑,很多年轻弟子都将你视作榜样。从这一点来讲,你对仙苑的发展还是很起到了很积极的影响的。”

    被对方这么一夸,就连孙长空也禁不住脸上泛起了红光,尽显羞赧之相。迟疑了一阵他才重新道:“那……夏长老您能不能将方柔过来看看我呢?”

    夏晚青的面色有点奇怪,他用一种看待怪物的神色看着对方,然后用一种嗔怪的语气责备道:“那丫头旧患未愈,你让她现在跑来,难道就不怕她病上加病?”

    孙长空恍然大悟,猛得拍了一下脑袋,随即道:“瞧我这脑子,把这茬都给忘了。算了,我还是一个留在这里吧!可是……”

    夏晚青道:“可是什么?”

    孙长空尴尬道:“只有我一个人待在这里,实在有些无趣。不知,这附近有什么好玩的地方吗?”

    这下,夏晚青彻底忍不住,立即大声咆哮道:“你这家伙还真是蹬鼻子上脸,如果你不想在这里的话,我可以分分钟把你再关到那间暗无天日的小烟屋里去!然后让你身上发湿疹,骚痒难当。怎么样!”

    孙长空一听这个立马就没了脾气,只得装出一副讨好的模样,贱笑道:“呵呵,我感觉这里也挺不错的,在这里就好,不用长老您费心了。”

    眼见这个活跃分子终于安分下来,夏晚青终于满意地点了点头,最后补充道:“吃饭的事情你不用担心,每天三餐都会有专人给你送饭。虽然比不上外面的山珍海味,但也比你们的大锅饭强多了。还有,虽然你是自愿跟我来这里的,不过我还是要嘱咐一句,千万不要妄想自己离开这里。别看我在这里没事,其实这周围有很邪门的东西。如果贸然触怒了他们,小心你的性命!”

    说到最后,夏晚青还不忘给孙长空使了个认真的眼色,而后便身化疾风,消失不见了。

    “这……这老头子说话怎么这么不着调,讲到一半怎么就突然走了。这里到底有什么东西啊!”

    孙长空只不过埋怨了一句,便听到天空之中倏尔传来一道声音:“没教养!”

    话音未落,孙长空便觉得自己的左边脸上传来阵火辣辣的疼痛,就好像被人打了一巴掌一样。他赶紧环视四周,希望找到对方的身影。可谁成想,这里除了一望无际的竹子之外便再无其它东西,连只鸟都没有看见。虽然他知道打自己的是沈晚青,可一联想到之前对方所说的话,他的心中便不由得长起一丝沁人的寒意。二话不说,他便大步流星地隐没在了房间的烟影之中,再也不敢出来。

    虽然王道人生不见人死不见尸,可张真人的死事也算告一段落,而他的弟子则由另一位资历更为深厚的薛真人来暂时带领,刚好补上了这个空缺的位置。眼看传薪大会开幕的日子就在眼前,方惜时已经把手边的事情全部停掉,只为会前的准备忙活着。届时来自于五湖四海的各派代表都会到场,为许多闯荡在外的精英弟子也会归来,一睹这十年一次的饕餮胜宴。

    忙了大半天的方惜时好不容易坐下来喝了口水,这时沈万秋却突然快走了进来,行礼道:“师父。”

    方惜时连忙放下手里的茶杯,随即道:“天幕尊府那边通知到了吗?”

    刚刚洗脱杀人罪名的沈万秋,不知为何,今天竟是神色暗淡,好像生了大病一样。他刚一开口,脸上的血色便又少了几分,看起来十分虚弱。

    “遵照师父的意思,弟子已经将请帖送到天幕尊府之中了。只是弟子并未见到天地双尊,请帖是郭尊者替收的。”

    沈万秋嘴里据说的郭尊者当然就是他的舅父,郭实。苍北仙苑与天幕尊府的关系本来算不上友好,可正因为有沈万秋这层关系,才能一天天地走近。方惜时心里其实清楚,沈万秋从郭实那里学到不少天幕尊府的不世武功,只是因为身份立场的原因,才一直没有施展。不过这样也好,他希望自己的这个弟子可以凭借这项别人没有的优越条件造福后人,为仙苑的建设添砖加瓦,也算不枉自己一番辛勤的栽培了。

    不过细想一下,方惜时总觉得有点不妥,于是道:“你去送请帖,真的没见着天地双尊?”

    沈万秋依旧坚定道:“没有,确实没有。”

    方惜时越想越不是个滋味。你说他好心去请对方来自己这里参加大会,共享盛势。可天地双尊居然还不领情,甚至连面都没露过,这岂不是对他们苍北仙苑极大的侮辱?可据他对天尊的了解,此人绝不是心胸狭隘之人。就算心里再不乐意,他也会亲自收贴,以示自己的诚意。难道,天幕尊府有变故,才让天地双尊无暇顾及?

    方惜时当然不知道当日天幕山发生的大事。那天正是他前往纳百川府上寻回方柔与朱大闯的日子。但至于他是怎么知道二人消息的,那就是另一件事情了。

    察觉到对方的不满,沈万秋赶紧道:“师父不用多虑,也许他们二位真的有非做不行的大事,所以才疏漏了弟子。不过像传薪大会这么重要的事情,天地双尊一定会到场的。”

    方惜时点了点头,然后道:“但愿如此。”

    送贴的事情交待完了,沈万秋本想就此离去,但是突然另一件事情闯入了他的脑海之中。

    “师父,不知张真人的死因查清了吗?”

    方惜时不禁一愣,皱着眉头看了对方一眼,然后道:“怎么?你和张真人的关系很好吗?”

    沈万秋陪笑道:“呵呵,师父不要多想,只是弟子险些栽在这上面,所以对于这件事情比较关心。如果师父不想说,那我就不问了。”

    虽说方惜时心中有个疙瘩,也就是孙长空。可为了不冷落了自己的宝贝徒弟,他只能道:

    “查清了,是王道人所为。”

    沈万秋目瞪口呆,声音也高了几度,随即道:“王如水王道人,孙长空的师父?”

    方惜时点了点头。

    沈万秋嘴里不说,但心中早已是破口大骂。好你个为老不尊的东西,怪不得那天大半夜地不回家,跑到自己的门上来,原来就是他存心栽赃啊!幸好自己吉人有天向,加上法戒会“明察秋毫”,玫使自己重回清白之身。

    “对了,当天出现在我房间的除了王道人之外,还有孙长空。我看,那小子八成也逃脱不了干系,就算不是他做的,但之后运送尸体的时候一定参与其中了,请师父明察!”

    方惜时冷笑一声,心道这小子分析得挺有道理。只是传薪大会在即,他不想多生事端,只想过了这段时间再好好料理此事,于是否决道:

    “算了,王道人跳崖自尽,也算是给张真人偿了命。既然有人愿意出来受罚,那就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吧!”

    “可是……”沈万秋刚想说下去,谁知此刻他无意之中发现方惜时的目光如炬,脸色阴沉,好像随时都要发怒一样。想到这里,他又不得不把嘴边的话生生咽回去了。

    “孙长空,算你运气好,咱们走着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