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五章 打赌
    ,!

    原来,从始至终,夏长老都没有将有人劫刑场的事情告诉给法尊。对方还以为是王道人自己逃离到山崖处,然后才跳下去的。而根据法尊的推断,只凭王道人一个人是没有可能逃生的。眼看纸里的火马上就要烧到外面,这时被迫跪在一边的孙长空突然开口道:

    “我说,你们就不要在枉费心思了。我师父身怀绝技,别说是那小小的山崖,就算是刀山海火也能平安渡过。”

    法尊稍稍抬了下眼皮,语气平和道:“孙长空,你以为有方惜时给你撑腰,就能无法无天,目无尊长了吗?”

    孙长空立即将声音压低了好几度,细声细语道:“弟子哪敢,现在我的命都是法尊您的,哪里还有叫嚣的资本。您要杀便杀,悉听尊便。”

    眼见这位年轻人的气焰空前狂妄,法尊冷笑着点了点头,竟是忍住了。

    “好好好,我这个法尊也不和你这个孩子一般见识。不管你师父是死是活,只要一日未寻见,你就休想从法戒会中离开。”

    虽然心中万分生气,可孙长空的脸上还是异常镇定,随即轻笑道:“呵呵,我还求之不得呢。这里,我吃得好,睡得香,晚上还有人为我看家护院,我高兴还来不及呢,怎么舍得离开?”

    夏长老蓦然回首,只见他的两只眼睛之中,似有狂莽窜动一样,景象骇人至极,孙长空本想继续补上几句,见此情况只得作罢了。

    “小子,你真的想死不成?”

    孙长空当即叩了一头,然后好像变了个人似的,小心翼翼道:“弟子年纪尚小,当然不想死。可眼下这局势也不是我能决定的。只是我那师父不知身在何方,他老人家要是看见我现在样子的话,一定会奋不顾身地来救我的。”

    说着,孙长空的眼中竟已泛红,眼看就要落泪。夏长老平生最见不得人哭,女人哭已经让他足已抓狂,一个大男人当众抹泪,更是让他觉得有些崩溃。为了安抚对方,他只得再次道:“我知道你的意思,你就是想说你师父已经死了是吧!确实,照法尊推断的那样,王道人孤身一人,落崖绝无生还的可能。可凡事都得讲究证据,看不到他的尸首,如何能够断定他的死活?如果他确实已经死了的话,早晚都会被找到的。再说,之前来报信的弟子不是说了吗?那里有一条齐膝深的溪流,说不定你师父就是被它带到了下流之中,所以才没有被寻得。放心,只要见到尸首,无论怎样,我都会还你自由之身。”

    孙长空心里暗骂道,你个杂毛老头,怎么说话这么难听。难道,我还能盼着我师父死了不成?可如果王道人不死且没有被找到,那他岂不是要一辈子住在这法戒会之中?想到这里,他心中的怨念更浓了,也不知是佯装还是发自内心,这回他竟真的一发不可收拾地号啕大哭起来。

    法尊看着这个难缠的弟子,不禁觉得心疼,于是草草说了两句便离开了。而其它的执法者也因为各自有事在身,回到了自己的岗位之上。如此一来,便只剩下孙长空与夏长老这一小一老“爷孙”二人留在大殿之上了。

    “你这孩子怎么这么不听劝,要不是张真人被杀,我早就把你送回去了。真不知道方惜时那家伙是怎么审核的,居然让你这个软骨头浑进了内门之中。”

    孙长空一听不高兴了,于是道:“我哭两声怎么了,于我是为自己的不幸遭遇感到悲伤,于我师父,那是寄托我对他的思念之情,合情合理,有什么说不通的。再说,你们这么多人为难我一个晚辈,真的感觉心里过意的去吗?”

    夏长老发现对方正在曲解自己的意图,于是连忙解释道:“听好,不是我们为难你,而是因为你和你师父做错了事情。”

    说到这里,夏长老专门看了一下周围,确定没有其他人之后,这才低声道:“人,是你杀的吧!”

    听完这话,孙长空顿时瞳孔收缩,混身发热,嗓子之中莫名地发干,恨不得现在就喝上两壶上好的碧螺春。

    “夏长老何出此言,弟子冤枉啊!”

    孙长空刚要继续假装可怜,谁知对方突然制止道:“好了,这里也没有外人,你就都招了吧!杀张真人的凶手是你吧!”

    孙长空故作淡定道:“为什么怀疑我?我什么都没做。”

    夏长老笑呵呵道:“你就别隐瞒了,其实我们心里都清楚得很。就凭王道人那两下子,怎么可能杀得了张真人,不被反杀就已经要烧高香了。就算不是这样,他也一定有个帮手。而那个人就是你!”

    孙长空先是一愣,随即干笑了两下,仍然不肯认罪,于是道:“您想怎么说,那是您的自己但我也知道,凡事要讲究证据。你有什么证据证明人是我杀的?”

    夏长老仍然面带笑容,只是不知为何,此刻他的笑容竟是格外阴冷,猥琐奸诈,分明就是一只老狐狸,不对,是一个老猎人。

    “也许你还不知道法戒会的手段吧?你以为把尸体搬到沈万秋那里,我们就找不到真正的杀人现场了吗?”

    说着,夏长老从怀中掏出一个畸形的透明镜面,然后将它放在摊开的心掌之中,继续道:“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吗?”

    孙长空摇了摇头,道:“不知道。”

    嘴上虽然这么说,可他的心脏却是跳得甚是剧烈。这种感觉,就算自己身陷绝境的时候都没有遇到过,此时居然只是因为对方的一句话就产生了。平常的时候,他的预感根本不会灵感,可今天他偏偏可以确信,自己所担心的事情一定会发生的。

    夏长老用衣袖抹了几下那块镜面,然后才道:“告诉你,这叫寻血追魂镜,是我们法戒会的宝贝,以前许多案子都是在它的帮助下被成功破获的。你说,这回他能不能再次显灵?”

    孙长空已经笑不出来,他只得咧开嘴,强行装出一副笑脸,回答道:“显灵?呵呵,您这是在请神,还是在招魂,我求求您,别再装神弄鬼了,好吗?”

    夏长老似乎已经料到对方会有这种反应,于是豁然起身,从腰间拔出自己的随身匕首,豁然道:“现在我给你一个机会,只要你用匕首划伤自己,我就让你离开这里。不过,如果再让我们寻得,你就必须得乖乖地跟我回来,怎么样,敢和我打赌吗?”

    孙长安一听立即有了兴趣,跃跃欲试道:“真的?如果您没有骗我的话,那到头来后悔的就是您喽!”

    夏长老毫不在意,仍然坚持道:“我夏晚青言而有信,只要是我说的话,就绝没有反悔的道理。你就用这匕首吧!”

    说完,他将匕首往孙长空的眼前一递。后者刚要去接,却突然停下了动作。

    “怎么?害怕了?”夏长老不禁问道。

    “不是,我怕你的匕首上有古怪。万一上面淬了剧毒,我一用岂不是会中招。到时,你们拿解药要挟我去做一些违背本意的事情,那该怎么办?”

    夏长老的眼睛徒然一变,那种深邃的目光之中居然有了一线难得的敬佩之情。接着他重重地点了点头,反手就在自己的前臂上划了一刀:“没想到你年纪轻轻,心思就能如此缜密。别说我无意害你,就算有,恐怕也难以让你中圈套啊!你看到了吗?这刀我已经用了,确实没有问题。所以,就别再磨磨蹭蹭的,我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

    孙长空看对方激动的神情,心中顿时升起连他自己都说不明白的感觉。一开始,夏晚青给他留下的印象并不好,甚至有些糟糕。可随着接触不断加深,他发现这位苍北仙苑的活化石,居然也有如此可爱天真的一面。真不知自己到了对方年纪的时候,是否还能保持一颗不老的童心。

    想到这,孙长空叹了口气,学着对方刚才动作同样在自己的小臂上划了一下,紧接着暗红色的血液便顺着刀口汨汨淌下,伤势看不起还不轻。

    “呵呵,好像用力过猛了。”夏长老打趣道。

    孙长空白了对方一眼,随即道:“现在,我可以离开了吧?”

    他看着对方,却发现对方只是低着头,看着手里的那块烂“镜子”,稍稍地点了点头。虽然不知对方的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但想到自己即将就能离开这个鬼地方,不禁神清气爽,手上的刀口也不再如刚才那般疼痛了。

    “我去也!”

    虽然这个简单的三个字是一气说出的,可“我”字出现的时候孙长空还在殿中,而“也”字消失的时候他便已经不见了踪影。而夏长老却是不紧不慢,拾起地上染血的匕首,将上面的一滴血珠小心地滴在了寻血追魂镜之上。瞬间,镜面之上布满了无数密密麻麻的,好像血管一样的纹路。更加诡异的是,那些血管居然还是活着的。因为它们在不断收缩,接着扩张,就好像一只正在进食的胃一样,看起来令人作恶。而与此同时,夏长老的眼睛之中居然放射出灿烂的光芒。

    眨眼的工夫,孙长空已经来到了数里开外的荒山之中,这里距离碧波潭不远,小的时候他经过来这附近玩耍。一晃十来年过去了,这里还是老样子,唯一变化的只有他。

    “呵呵,物是人非,说的应该就是现在这种状况吧!”

    孙长空自言自语地说了句,随即仰天长叹道:“如果上天再给我一次机会的话,我宁愿从未来过苍北仙苑。”

    “可惜的是,你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孙长空一听心中不禁嘀咕,这白天的是哪个不长眼的居然躲在这里偷听自己说话。就在他准备回身教训一下对方的时候,他发现夏长老已经出现在了他的视野之中。

    “你……怎么找到我的!”孙长空惊讶地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