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四章 戳穿
    ,!

    这下,三胖和高渐飞全都看傻眼了,就连兴浪兽的脸色也不禁变了样,变得极为阴沉。

    “你究竟是谁,为何会好心援救我们几人?”王道人厉声道。

    兴浪兽淡淡一笑,随即道:“你认为,我会害你们?”

    王道人道:“这我也不敢确定。事实到底如何,你是最清楚的。”

    兴浪兽道:“所以,你认定我是不怀好意了?”

    王道人冷笑道:“至少从你身上的这些异常来看,可以这么初步断定。”

    兴浪兽哈哈一笑,然后道:“人类果然是愚昧无知的啊!怪不得先祖曾经教导我们,千万不要与你们有瓜葛。不然,受伤害的总是我们!”

    三胖一听这话,立即说道:“听你的意思,你难道不是地上的凡人吗?”

    兴浪兽安然自若道:“当然不是,不然我怎么会想出这么完好的计划,将你们聚集于此。”

    高渐飞拔剑挺上,直接挡在了三胖面前,低声说道:“小心,这家伙的身体有古怪!”

    话刚说完,他便见到一道烟影突然从王道人的身前闪过,接着他便飞上了天,被高高悬挂在半空之中。而那道烟影的本来面目,居然一条布满晶莹兽鳞的细长尾巴。尾端连接的地方,正是兴浪兽的身后位置。

    “我的天!这家伙到底是何方妖孽,居然还长了这么个玩意儿。”

    看着那条高高翘起的兽尾,三胖甚至忘记他们还处在危险之上,口中居然还大发赞叹之情。高渐飞气得鼻子都歪了,伸手打了对方一下,呵斥道:“现在不是让你敬佩对方的时候,再这么下去,王道人可就没气了。”

    兴浪兽的尾巴死死缠住王道人的脖颈,并将他吊了起来。这样的姿势,与自缢没有任何区别。此刻,王道人的脸色已经红里发紫,是极度缺氧的征兆。如果时间稍长,将会有性命之忧。

    “你这个长尾巴的怪物,快把我师父放下来!”

    手上的功夫不啥地,可嘴上的厉害可是三胖的强项。只要他想,他可以不间断地骂下去,三个时辰都不会重样。见此情况,兴浪兽却只是笑了笑,似乎根本没有将他放在眼里。

    “人类果然是虚伪的。前一秒,你们还对我毕恭毕敬,下一秒就已经恶语相激,真是天大的讽刺啊!”

    三胖一手插腰,一手指着对方叫骂道:“你这个有妈生,没爹养的畜生也好意思指责我们?快把我师父放下来,不然,不然……”

    三胖环视四周,终于找到了一根一掏来长的木棍,顺手拿了出来,继续道:

    “不然,我就将这玩意从你嘴里插进去,然后从下面捅出来,然后再架起篝火,把你活烤了!”

    不得不说,三胖的想象力实在太过丰富,这种事情居然也能说得出来。遇上这么个不讲理的“泼夫”,除了一掌击毙他之外,兴浪兽似乎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

    想到这里,他竟身形一晃,直接来到了三胖的身前。

    高渐飞虽然就在旁边,但无奈兴浪兽的身法实在超乎想象,他甚至都没有觉察出对方移动时产生的风势,三胖便已经陷入了绝境之中。电光火石之间,他将自己手中的烟剑向后一抛,只为分散对方的注意力,挡个一时半刻,这样一来他就有机会对三胖施救了。

    可谁成想,兴浪兽就好像背后长了眼睛一样,居然对高渐飞的行动了如指掌。他连看都没看,直接将挂在自己尾巴上的王道人挡在了自己身后。这下,就等于烟剑是在向王道人搠去。高渐飞大惊失色,猛然呕出一口鲜血。

    可奇怪的是,血是从高渐飞嘴晨流出来的,可那柄烟剑居然好像受了重创,气势立即萎靡下来,直接跌落在地。看着剑上惨淡的光泽,高渐飞不禁心中刺痛了一下。

    就在刚刚,为了让自己的烟剑停下攻势,高渐飞竟然采取了散功的极端手段,硬是生生切断了剑与自己的联系。如此,没了后劲的烟剑自然失去了危险性,但同时因为被破了剑意,烟剑也就再无参战的可能。

    王道人的性命虽然暂时保住了,可另一边的战斗仍在继续。

    说时迟那时快,一击惊天动地的掌劲即将轰然落下。三胖看着对方,竟连逃跑的念头都没有了,他知道,在这种怒涛一般的攻势之下,任何回避都是于事无补的。

    他只有死路一条。

    “住手!”

    眼见血案即将发生,兴浪兽与三胖之间赫然出现了第三个人的身影。从后面看去,三胖不禁觉得这人有些眼熟。而兴浪兽看到那人之后,竟真的收回了之前的杀气,将手又放到了身旁。

    “你怎么来了!不是说,他们由我搞定吗?”兴浪兽道。

    那突来之人并没有立即回复对方的话,而是转身看了一眼三胖。与同时,三胖也终于认出了此人的身份:“这不是那天在珍宝阁里出现的阔公子吗?”

    没有他的出现,孙长空就不会得到那笔意外之财,而三胖也不会有做买卖的本钱,更没有之后的光辉历史。可以说,此人就是三胖的再生父母,命中贵人,而他就是纳百川。

    “是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纳百川神秘地笑笑,然后朝他使了个眼色:“还愣着做什么,难道你想死不成?”

    刚从惊吓之中回过神来的三胖这才意识到自己的面前还有个鬼一样的对手,不禁心生畏惧之意,连忙跑到高渐飞的身边。兴浪兽笑了笑,总算将自己的尾巴松开,重获自由的王道人扶着自己的脖子,大口大口呼吸着新鲜空气。被活活憋死的感觉委实不太好受。如果真要一死的话,他宁愿被一剑贯体,也不要在这种恐惧的气氛之中慢慢窒息。

    好不容易捡回一条命来,王道人看了一眼那个“新面孔”,不禁再次问道:“你又是谁,难道也是长空的朋友?”

    纳百川微笑着摇着头,接着道:“呵呵,道人猜错了,我与孙长空确实算不上朋友。”

    听了这话,三胖不乐意了,于是不满道:“喂,你通道忘了当日我们在珍宝阁相遇时的情景了吗?是你,给了孙长空三万两黄金,而且还把琳琅宝刀留给了我们。你的样子,我是绝不会忘记的。”

    纳百川扭过头来,看了一眼三胖,作出一副恍然觉悟的样子,拍着脑门道:“瞧我这脑子,当天孙长空身边的那个小胖子就是你啊!”

    三胖虽然不喜欢别人说他胖,可对方毕竟是自己的救命恩人,不管怎么样也不该轻易动怒。于是他咧着嘴笑了笑,然后套近乎地说道:

    “纳公子是吧!要不是您刚才及时出现,我三胖已经去见阎王了。对我来讲,你比我亲爹还要重要。孙长空也是,他一直都很感激您的馈赠,也许是我们高攀了您。可请允许我我代替他,向你鞠一躬。”

    说着,三胖煞有其事的,真的当场行了个大礼。在他的看来,这下他已经将自己与这位纳公子紧紧地捆绑在了一起。如果这个时候对方扬长而去,那就是不仁不义。不过他不知道的是,纳百川压根也没想撇下他们,自己离开。因为,他有自己的计划。

    兴浪兽死死盯着纳百川,强行压抑着心中的怒火,然后才道:“你来这里作甚,难道那边已经处理好了?”

    意气风发的纳百川,此刻混身上下都充斥着一股强大的气场,令人不得不为之侧目。他的手指细长而白皙,就好像女人的一样,让人看了不禁有些羡慕。

    “那点小事,就算我不出马,我的手下也早就线我办妥了。你放心,按照计划,这就已经算是万事俱备了。”

    不知为何,兴浪兽居然笑了一下,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他才收敛了下,继续道:“这么说,我的愿望真的要达成了?”

    纳百川附和道:“不只是你,我的美梦同样可以成真。”

    “所以……”

    “所以……”

    话音刚落,包括王道人的三人,立即发现自己的头顶上方,阴云密布,还未等做出防备,一道烟风已经将他们卷入空中,转眼之间已没了踪影。再看刚才纳百川与兴浪兽所在的地方已经空空如也,只剩下了那件风氅和满地的水渍。

    执法长老团中的人终究不是呆子,为了确定万无一失,他们特意潜人下山去寻王道人的尸首。最终那几人当然是无功而反,只将那件风氅带了回去。

    “什么?找不到人?你们确定仔细找过了吗?”

    此刻,法尊正襟危坐,面露怒意。而夏长老的胗色更是难看至极,好像吃了苦胆一样,腊黄之中泛着些淡青色。

    “夏长老,这是怎么回事?你不是说,罪人应该伏诛了吗?”

    此话一出,夏长老立即跑下殿中,伏地请罪道:“属下办事不周,请法尊责罚。”

    那个长相与高远山如初一辙的法尊轻抚雪髯,沉吟道:“按理说,以王道人的修为,从那么高的山崖上跳下去,不该会有生还的可能。除非……除非他还有帮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