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一章 落崖
    ,!

    眼见那名“执刀者”将罪人王道人当场劫走,在场修为地位都最高的夏晚青竟然无动于衷,就那么眼睁睁地看着他们二人消失在烟夜之中,任凭自己的手下追击。不过,就在这个时候,他的脸上居然出现了一抹诡异的讥笑:

    “哈哈,真是太天真了。以为这样就能在执法长老团的眼皮底下将人救走吗?你们也太不把我这个姓夏的当回事了吧!”

    话音刚落,夏晚青豁然出手。而令人感到诧异的是,他的手居然真的自衣袖之中飞了出去,眨眼之间已经到了数丈之外,根本不是人力所能达到的。难道,他的手臂本就是与躯干分离的吗?

    但仔细观察可以发现,他的手掌并没有与身体脱离,而是凭借一根细长绵弱,好似没有骨头的东西连接着,看那前向前飞去的劲头,似乎还有不少余力。不过,手臂伸展的速度毕竟有限,三胖抗着王道人虽然身手大不如从前,但也要比常人快上许多。这会工夫已经来到了仙苑后面的一处山崖附近,下面就是一眼看不到底的深邃的山谷。就是丢快石头下去也听不到回声,可想而知这里的落差究竟有多少。别说是人,就算云朵掉下去也要跌得烟消云散。

    然而,二人已经来到了尽头,再无其它出路。眼看后面的追兵越来越近,王道人拍打着三胖的后背,大声呵斥道:

    “快,快把我放下来!”

    于是乎,三胖按照对方的意思将他放到了地上。王道人揉着被搁疼的肋骨朝着他就是一通臭骂。

    “你啊你,我本想做一回英雄,谁知道被你这不懂事的小子给半路搅合了。我是不是上辈子欠了你和孙长空的啊!”

    三胖一听孙长空立刻来了精神,连忙道:“他在哪,我刚才怎么没见他?”

    王道人没好气道:“你见到他才怪。要不是因为他,我还不会被杀头呢!”

    说到这里,王道人煞有其事地打量了三胖,不禁又问道:“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执法长老团的口风向来很紧,你没有理由从他们那里打听到我的下落啊!况且,你不是逃难去了么,怎么中途又杀回来了?”

    一听这个,三胖圆嘟嘟的大脸立即通红一片,双手也不由得揉搓在了一起,好像很紧张的样子。

    “这件事嘛,说来话长,有机会,我再慢慢讲给你听。”

    三胖望了一眼后方近在咫尺的执法长老团,神色匆忙道:“师父,闲话少叙,咱们还是快点离开这里吧!”

    王道人瞅了一眼四下的地势,随后干笑着道:“离开?去哪?你个小子来的时候也不看找条活路。现在倒好,就算想反悔也不行了。难不成,我们要从这里跳下去不成?”

    这本是王道人的气话,只是说说罢了。可三胖却是点了点头,伸手就掏腰上的包袱,另一只手接着王道人就往崖边上走:“那就别磨叽了,再这么下去,咱们就是想走都走不掉了?”

    王道人被三胖拉着没走几步,便甩开了对方的手掌,随即大声叫道:“三胖,你是不是被人打傻了脑袋?从这里?跳下去?你难道要和我双双摔死不成?虽然斩首不太体面,可至少事后可以叫人缝回去,也算留个全身。可如果从这里掉下去,别说是全尸,就连骨头渣都找不着了。”

    说完,王道人看了看三胖,却发现对方的面色竟然格外红润,定睛一看那哪里是什么红光,而是火光照在脸上反射出来的样子。

    追兵已经到了!

    “你们两个站住,乖乖束手就擒吧!”

    前有狼后有虎,就连身经百战的王道人,此刻也没了法子,而三胖却是不慌不忙,伸手解开那只包袱,一个纸面泛黄的风筝赫然出现在他的眼前。

    王道人一看,立刻气不打一出来,他指着三胖的脑袋,大声痛骂道:“你小子到底在搞什么名堂。大半夜的我带我来这里就是为了看你放风筝?哈哈,要不是在做梦,要不是就是你真的疯了。”

    “别吵,你看!”

    三胖一声大叫彻底震住了王道人。再看他将那只风筝小心翼翼地递到对方的面前,让王道人去瞧。

    那是一只被精心折叠起来的纸鸢,乍一看去个头不大,但被三胖这么一抖,竟然瞬间长大了三五倍,大概能有一丈来长。不过看后面骨架的构造,这似乎还不是它的完全形态,里面居然另有乾坤。

    “我的天!你是从哪里搞到它的?”

    三胖咯咯一笑,随即道:“我都说了,这些闲话等一会儿出了这里再说。”

    王道人看看对方,又呆呆地瞅瞅了手里的风筝,语气木讷道:“你说,我们要靠它?”

    三胖点了点头:“走!”

    这话来的实在突兀,甚至没有给王道人任何反应的时间。因为两个人同时捧着那只风筝,三胖一动,为了不使那纸鸢受损,王道人只得跟前一起跑动。眼看前方就是万丈悬崖,他不禁将心一横,索性闭上双眼,大喊一声:“拼了。”紧接着,他便觉得眼前再也没了支撑,身上的血浆也因为失重的原因呲呲地往头顶上窜,好像随时都要喷发出来一样。

    “啊!”

    眼看二人即将成为崖下亡魂,那些赶上来的执法者终于放弃了追赶,而那只姗姗来迟的手臂也达到了崖边,只得眼看着他们师徒两个消失在浓雾之中。

    “三胖,你这小子,我要是死被摔死了,我就是变成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感觉到身体仍在飞速下降,王道人还是不肯睁开眼睛,只能在那里呜哇乱叫,而且叫声极其难听。不知过了多久,他竟觉得头上猛然传来一阵柔劲,接着,周围的气流也变得缓和了许多。不知是被风吹的,还是被刚才的情况吓的,王道人的眼角处已经见了泪光,灰头土脸,狼狈不堪,哪里还有道人的样子。就在这时,那个让他又气又恨的声音再次响起:“好了师父,快点睁开眼睛吧!”

    虽然没有看见眼睛的情况,但从之前的种种迹象来判断,他们似乎得到了某种“神力”相助,转危为安了。反正大不了就是一死,王道人壮着胆子猛然翻开眼皮,只见面前除了云雾之外还是一片迷茫,什么也看不清楚。

    “我们在哪里?”王道人不禁问道。

    “嘿嘿,还能在哪,当然是在天上。”

    王道人倒吸一口冷气,颤抖道:“我们……还是死了?你不是有办法让我们两个脱险的吗?”

    三胖笑了笑,不以为然道:“谁说在天上就是死了的意思?你看我们上面。”

    顺着对方的目光,王道人慢慢抬起头来,只见他与三胖的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只巨型的大鹏鸟。这鸟栩栩如生,威风至极,但稍微一看就知道,这东西只是一个死物,并不是真正的活禽。

    “这是刚才的纸鸢!怎么可能!”

    王道人万万没有想到,片刻之前还躺在自己手中的那只风筝,转眼之后便成了这副威风八面的样子。更重要的是,正是它滑行过程中产生的上浮力,才救下了自己与三胖,难道这是天赐的宝贝不成?

    三胖朗声大笑,随即道:“这有什么不可能的。花了我万两黄金所打造的式神大鹏,当然得有它独到的地方。不然,怎么能蒙住那些老家伙们。”

    王道人空出一只手,指着对方道:“好小子,原来你早有计划啊!有计划你不和我说,难道是想半路把我撇下吗?”

    三胖笑呵呵道:“哪里哪里,您是我的师父,我怎么可能扔下您不管。不然,我来这里找这麻烦干嘛,您说是吧?”

    王道人喜笑颜开,这才将手又伸了回去。这下,他终于可以长舒一口气,至少他活下来了。

    “长空,我能做的都已经做了,接下来的,可就看你自己的造化了。”

    孙长空赶到刑场的时候,那里已经是空空如也,除了几个还未燃尽的火把之外,便只有一根被截断的绳索。

    “人呢?师父人呢?”

    这时,方惜时的面容慢慢从暗地之中显现出来,为了不引起别人的注意,他只得刻意隐藏自己的行踪。

    “看来人已经走了?”方惜时不动声色道。

    孙长空大喜过望,激动道:“您说的是真的?我师父真的没事?”

    方惜时摇头道:“我只是说人走了,但并没有说他是死是活。也许,是执法长老团之中有了异声,所以将人带走重新定夺。也许……”

    孙长空急不可待道:“也许什么?”

    方惜时语重心长道:“做为一个修行之人,不能像你这样沉不住气。我们不能太过悲观,但也不能给自己过高的预期。凡事都有例外,但我们不能因为这个就不按规则行事。我们没有看到王道人的尸首,就说明他还有一线生机。至少还有希望,那你就不能轻言放弃。”

    孙长空立即起身,回头就朝前方奔去:“我们走!”

    方惜时看着越来越远的孙长空,不由得再次叹息,孩子啊孩子,希望你不会食言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