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章 三胖劫囚
    ,!

    孙长空看着面对的那个人,不禁大声叫道:“掌门!”

    出乎意料,此刻进入到禁室之中的不是旁人,正是苍北仙苑之主方惜时。在孙长空的眼中,对方就如同天神下凡一般,简直就是他命里的贵人。在他看来,只要对方出现,王道人就一定能够平安无事了。

    “掌门,快救救我师父!快,趁现在还没有太晚。”

    方惜进似乎没有听到他的话一样,仍然在朝他走来,没有丝毫转身的意思。孙长空眼看着对方一步一步地接近自己,不知为何,曾经的那种崇敬之情全然不见,一种令人毛骨悚然的压迫感立即涌上心头。

    “张真人身亡,是不是有人该为这件事情负责呢?”

    孙长空愣了一下,随即不假思索道:“我,是我!要抓就抓我好了,这件事情和王道人没有关系。”

    方惜时淡然一笑,然后俯下身来,拍了拍孙长空的脑袋,随即道:“孙长空,你把事情想得太单纯了。你以为一个你,就能抵得过张真人吗?王道人是你的师父,是他管教无方,所以才让你做了错事。追根究底,该重罪的还是他。”

    孙长空目光颤抖,一把握住方惜时的手悲声哀求道:“掌门,我求求你,救救我师父吧!我错了,我不该杀张真人,更不该把这件事情嫁祸给沈万秋。一切都是我的错,师父也是被迫配合我。可以的话,我愿意用自己的命去换他的命。”

    孙长空的语气铿锵有力,神色坚定,没有丝毫动摇。方惜时仔细打量了一下满脸泪水的对方,然后叹气道:“可惜啊可惜!”

    孙长空道:“什么可惜?难道,我师父已经……”

    方惜时摇摇头,接着道:“还没有,那些人的行动还没有那么高效。不过,我虽然是一派之长,但这些执法者大多者都是与我同时期的人,像夏长老他们更我的长辈。我虽有掌门之职,却并无真正的掌门之权。在法戒会里,我的话根本没有用。”

    孙长空急切道:“难道,我们要眼睁睁地看着他们将我师父错杀了?”

    方惜时不再说话,但从他那惭愧的脸色之中可以看出,现在的他确实无能为力了。

    有些癫狂的孙长空口中不断说着“不行,不行”,突然间,他双手攀伏在监牢的铁栏杆之上,声嘶力竭道:“放我出去,让我去和他们说个明白。”

    方惜时再次摇了摇头,无动于衷道:“不行,把你放出去的话,别说是你,就连我也要受到牵连。现在仙苑看似安定,实际内部暗流涌动,斗争不断。如果这个时候我出现什么差池的话,刚好给了那些用心歹毒的小人机会。之后,他们便可能借此作文章,起案逼我退位,而他们就有了可趁之机。我方惜时虽不稀罕这个掌门位置,但要将他交给那些人,我还是万万不能同意的。所以,为了大局考虑,我不能这么做。”

    孙长空低头看了一眼身上的烟色锁链,再次道:“不用你亲手放我,只要你能帮我把这些锁链解决就行。剩下的,就看我的吧!”

    方惜时脸上再现难色,沉吟了许久,孙长空已经有些等不及,继续催促道:“掌门,我求求你了。如果你能帮我这次,我保证这辈子都不再与方柔有瓜葛!”

    方惜时猛然抬头,怒气横生道:“你!”

    孙长空继续道:“我知道自打一开始,您就看不起我,认为我配不上柔儿。现在有这个机会,可以让您了却这桩心事,不是再合适不过了吗?快点做决定的吧!再晚一些,我怕师父他真的会……”

    方惜时深呼吸了一口气,好似也将心中积压许久的浊气也一同排了出来,脸上神彩倍增,就连外表也好像年纪了不少,身上浮现出一股盛气凌人的气魄。

    “好!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孙长空,你可要守信啊!”

    孙长空望着对方那些冷峻的脸庞,随即用力点了点头。

    法戒会后面一块荒草丛生的野地,平时别说是人,就连走兽也很少出现。不是因为这里环境不好,而是因为这里时常被一股深深的戾气所笼罩,使得一切生灵都感觉到不自在。没事的情况下,谁也不想来到这里。可偏偏就在今日,这里居然格外的热闹。

    这里被称作苍北仙苑的修罗场,正义的行刑台。每当有罪大恶极的人被审判极刑的时候,他们便会带着人来到这里,并将其绳之以法,匡扶正道。而现在王道人便跪在这里,等待他的将是门规的严惩。

    “王道人,我最后确定一次,张真人真是你杀的?”夏长老阴沉道。

    王道人苦笑了下,因为此时是深夜时分,阴云遮月,只凭火把上的那点光亮根本瞧不清他的表情,所以他才可以如此放松。活人哪个不怕,他也不意外,尤其是活了一大把年纪,风风雨雨走过来,更知道生命的可贵。让他做孙长空的替死鬼,他不真有点不甘心。可形势所逼,他已别无选择,与其让孙长空伏诛,还不如让自己这把老骨头替他受罚。孙长空还有大好的前程,还有太多世间的精彩没有见过。如果就这么死去,实在太不值得了。

    “呵呵,多谢夏长老好意,不过既然我已经认罪,就绝不会再更改口供。人是我死的,要拿人抵命,就来找我吧!”

    夏长老点了点头,脸上闪现过一抹敬佩的表情。不只是法尊,包括他在内,他们的心里都十分清楚,张真人绝不是他杀的。王道人与张真人的修为差距实在太大,别说是一招毙命,就是把张真人放在那里让他杀,他也未必能真正击杀对方。这样的人,又怎么可能是杀人凶手呢!

    可不知出于什么原因,他居然将罪责一并担下,其他人绝口不谈。扫法长老团虽然刚正不阿,但也不屑于滥用私刑,屈打成招。既然他有意寻死,那就随了他的心愿吧!

    夏长老轻咳一下,随即道:“既然如此,王道人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王道人面露微笑,生无所恋似的晃了晃头。他的心中确实有些话想想说。可为了防止露出马脚,他只得忍住不说,也算给孙长空留下一个干净的未来吧!

    夏长老最后望了他一眼,不禁叹了口气,接着道:“王道人谋杀张真人一事,案件清晰,证据确凿。根据苍北仙苑的门规,残杀同门者,斩立决。现在,行刑!”

    夏长老的话就真的好像判官笔一样,只要说出了口,那被审判的人便只有死路一条。烟暗之中恍惚间走出一道人影,手持一把九环斩首刀,径直走到王道人的身边。活了这么久,这还是他第一次见识到仙苑之中的刽子手。这一刻他的心中竟有了一丝释然。人活一世,争那么多名利有什么用,到头来不还是难逃一死。如果上天再给他一次机会的话,他还会做老师。不过,他不会来苍北仙苑,而会去一个别人找不到的穷乡僻壤,当一个私塾先生,每天陪着孩子们读读四书五经,做诗吟句,不也是挺好的一份差事吗?

    生在这个动荡的世道之中真的身不由己,来仙苑这么多年,他有好几次都有过退隐的念头,之后都因为这样那样的苦衷一直不能遂愿。不过现在好了,上面给他放了个“长假”,这下他终于安心休息了。

    “道人,得罪了。”

    持刀之人拱手抱拳,随即行了一礼。借着仅有一丝光亮,他抬头看了一眼对方,不知为何,竟觉得此人有些面熟。

    “你是……”

    那人轻笑一声,随即道:“哪来那么多疑问,一会儿慢慢说吧!”

    话音未落,持刀者猛然挥臂,直奔王道人后颈要害。这一刀要是砍中,便是当场人头落地,绝没有缓步的余地。可就在千钧一发之际,那柄刀锋突然调转方向,遽地搠向王道人身后的绳索,只听一道裂帛般的声响过后,王道人已经重获自由。

    此刻,刚走不远的夏长老还没有回过神来究竟发生了什么,他只看到面前的众位执法者纷纷朝自己的身后掠去,而且个个面目狰狞,好像要将对方生吃活剥了一样。而直到转过头来,他才发现大事不妙了。

    “快给我拦下!”

    持刀者搀起地上的王道人,抗到肩膀,撒腿就跑,丝毫不顾身后的追兵。而王道人也极不配合,一连挣扎,一边破口大骂道:

    “三胖,你这个臭小子,什么地方不能去,非得跑到这里来?难道,你就不怕自己也折在这里吗?”

    原来,刚才的持刀者不是别人,正是失踪多日的三胖。看到对方的第一眼,王道人本来还有些迟疑。可对方甫一开口,他就知道其中的猫腻了。这小子为了不引起别人的怀疑,居然还特意乔装打扮过,虽然这易容术的手法有些粗糙,但好歹也能顶用。再加上这里烟灯瞎火的,大家都把注意力放在王道人的身上,哪里还会在乎旁边这个行刑者究竟是谁。就这样,三胖轻松救下了王道人。

    “你这个孽障,你抗着我想去哪里啊?”

    三胖微微一笑,然后阴阳怪气道:“嘿嘿,我自有安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