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九章 抵罪
    ,!

    当年魔皇入侵人间的时候,手下有十大悍将,而血河魔君便是其中一位重要的角色。一方面,他是魔皇的第三十二个皇子,生下来就继承了父亲的魔血鬼力。这种力量十分奇特,可以将鲜血当作自己的能源物质,还能使得自身的修炼速度大幅提升。就算是整天睡大觉,流动在他体内的魔血也能助其修炼,进而达到常人三四倍的修行速度。之后,魔皇取魔界天灵邪隼的精血,为其开眼明目,使其拥有超乎想象的惊人瞳力。即便目标远在百里之外,也能尽收眼底,与那传说中的千里眼也相差无多。接下来的时光之中,魔界各地的天材地宝全成了他的日常补品,甚至会被当作家常便饭来食用。久而久之,血河魔君的根基已经举世无双,就连同时期的魔皇也要自叹不如。

    可世事难料,就在血河魔君才刚入世的时候,人魔大战便已经打响了。当时,以魔皇率领的魔界大军,集结了前人上万年的精华,所到之处,寸草不生,遇神杀神,遇佛杀佛,攻无不克,战无不败。当时的的血河魔君童心未泯,抱着试试看的态度,他随着同胞一起涌入到了人间之中,进而才有了之后的故事。

    魔界之人生于逆境,长年与自然斗争,练就出的超凡身躯当然所向披靡。但人类自保心切,再加上人间修行者勤习功法,擅借天之力,所以也能与魔人打得有来有回。更何况,人界出现之早,远在魔界形成之前。隐世高人,数不胜数。魔皇大意轻敌,被折去不少精英,就连血河魔君的大哥,也就是魔皇的长子,威武魔星也惨遭不幸,被众人围攻致死。这件事情对于他们二人的打击很大,尤其是魔皇,更是失去了理智。为了找出围杀自己孩子的罪魁祸首,他不惜孤身前方人类的大本营,也就是现如今蓬莱大陆的紫丘山,想要一举歼灭所有的人类首脑。可谁成想,人类方面早有防备,竟在魔皇达到之前,召集了八位不世强者,设下威力无穷的九十九犁杀生大阵,硬是用天地神犁,将魔皇一刀一刀剐死当场。唯一的一道残念还被另一位高人封入了阵法之中,最终形成了无妄修罗界。群龙无首的魔界大军,报仇心切,尤其是当时年纪尚小的血河魔君,更是做出了错误的提示,想凭借剩余的力量与人类一决高下。

    可魔皇一死,军心大乱,一些性格懦弱的魔兵趁人不备,竟偷偷地跑回了魔界之中,再也不想重返杀场。人心已散的魔界大军再也没了昔日的风彩,魔皇死后的第二年,仅存的四位魔君便带着老弱残兵被生生逼回了魔界之中,并被永远封印在了那边的世界之中,再也无法现世。而血河魔君则靠着一起假死事件悄悄地留在了人间,化身成为人间凡人,卧薪尝胆,只为有朝一日东山再起,重振魔军。

    想到这里,立于孤峰之上的纳百川,眼角已微微湿润。他从不以泪示人,但多年以来积压在内心之中的苦闷实在太过沉重,如果不用一种合理的方法发泄出去的话,他恐怕早已崩溃。望着渐渐远去的张望远,他的脸上已经重现光彩,一抹淡淡的微笑随即浮现在那张刀砌一般的英俊脸庞之上。他的眼中在放光,光芒之中似乎有一条通往光明未来的阳关大道。他相信,自己的愿望终有一天会实现。

    “等着瞧吧!你们欠我的,我要一分不漏地全部收回来!”

    今晚的月亮,分外凄凉。

    孙长空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和众人已经被关到卫间四下无光的禁室之中。就在他准备起身一探究竟之际,一个人的喘气声突然来到了自己的耳边。

    “你醒了!”

    孙长空心头一动,立即道:“师父,你还好吗?”

    王道人叹了一口气,然后再也不说话了。

    虽然看不到对方的样子,但从语气之中,他便可以猜到王道人此时哭丧的表情。事情似乎并没有按照他们想象得那般进行。

    为了掩人耳目,孙长空摸索着找以了王道人的位置,然后伸出指尖在对方的后背上写起字来。这种游戏,小时候的他和师兄弟们一直都在玩,就连王道人也没有禁住诱惑。这么多年来,这种下起眼的识字本领竟然还有用武之地。感受着不断出现在自己身后的笔划,王道人已经大概知道了对方要说的话。

    “审问怎么样,有没有人提供关键线索。”

    王道人扭过神来,同样用手指在孙的身后写了起来:

    “暂时还没有。不过,情况好像有点不妙。”

    孙长空回头又写道:“什么情况?”

    王道人回复道:“据说,那些长老在尸体那边有了发现。张真人的致命伤不是头部的掌击,而是咽喉处的剑气。”

    孙长空当场木讷,甚至都不抬手写字了。他怎么把这么重要的事情给忘了呢?早知这样,他就应该把张真人脖经处的剑伤和周围的皮肉一起割下,那样就不会被找到蛛丝马迹了。可现在事已至此,说什么都为事已晚。眼下他所能做的,只有将自己的武功套路尽量隐藏起来,不让那些老家伙们抓住破绽才行。

    停歇了一会儿,王道人继续写道:“你不用太过担心。一处剑伤而已,不过会多少线索。毕竟,苍北仙苑的弟子成千上万,会使剑的更是数不胜数。要想在他们之中找到一个你,那简直比大海挥针还要困难。”

    孙长空一想对方说得也有道理,于是松了口气,接着在写道:“谢谢。”

    虽然只有两个字,但这十多个笔划写在王道人身上,竟让对方有种如沐春风的感觉。现在时辰已经接近黎明,正是一天之中最为寒冷的时候。可王道人却是丝毫不觉得冷,甚至还有一股暖流涌上心头。

    这回,王道人直接开口道:“从这里出去之后,你有什么打算?”

    孙长空想了想,然后道:“当然是找三胖,再不找到他的话,恐怕那些人就要抢先一步了。”

    王道人笑了笑,语气轻快:“果然是我王道人的徒弟,就凭你刚才的话,就没有枉费这么多年来我的心血。记住,出去之后一定和三胖好好活下去。”

    孙长空心头一惊,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不祥感随即涌入到心间之中。

    “师父,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啊?难道,你还想一辈子留在这里,不和我们出去了吗?”

    听完孙长空的调侃,王道人突然怪笑了一声,中气十足道:“来人,我要自首!”

    说话之时,原本烟漆漆的禁室之中豁然明亮起来。这下,孙长空才看清眼前的景象,原来这个房间之中除了他们二个之外再无第三个人。这里好像就是为他们精心设计的一般。

    与此同时,孙长空也看到了王道人那张满是皱纹的面颊。不知为何,对方的鼻翼两侧,居然有些湿润。

    王道人居然哭了,一个年近百岁的老人居然哭了。据说,人死之前会流下一种名为“辞乡”的泪水,以示自己对于这个世界的留恋。而眼下这种情景正与老人们所说的如出一辙,简直一模一样。难道,王道人大限之日真的到了吗?阎王真要收回他的性命了吗?

    王道人闭口不说,只是对着孙长空在笑。两个身材魁梧的执法者找开牢门,径直走到王道人身前,轻轻一提,便将对方拿了起来,头也不回地便往我頉走。孙长空虽然不知道在自己昏迷的这段时间之中,究竟发生了什么。但与生俱来的预知感令他有了一股十分糟糕的通感。他总觉得,如果让王道人这么出去的话,那他就再也见不到对方了,而这一别将公变成永别。想到这里,毫不迟疑的孙长空纵身一跃,直扑那两个执法者。

    虽然间,他的耳边响起两道刺耳的铿锵声,接着他的身体便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所拉住,然后便重重摔在了地面之上,跌得七荤八素。这时,他才发现自己的四肢之上不知何时已经多了数条烟色锁链。别看它们个头不大,但却是坚硬无比,在刚刚那种力道之下,居然没有发生任何松动,反而还将孙长空拉了回来。锁链之坚固,铆合之严密,实在是世间罕见。恐怕这就是用来关押他这种修为高强之人所特殊打造的刑具吧!

    “你们快点放开他!”

    孙长空气得几乎发疯,恨不得将自己变成一条蛇,脱离这些锁链,直取面前那两个执法者的性命。可事实总是那么的残酷。他非但救不了王道人,甚至连自己也已经难保周全。在他昏死之后,那些人似乎给他吃了什么迷药,直到现在他手脚仍然软弱无力,就好像滑骨头一样。刚才的凌空一跃,完全是情急所致,凭他现在的情况,想要二次掠起都是绝不可能的了。

    眼睁睁地看着对方将王道人带出禁室,孙长空只悔恨自己为何这般无用,连自己亲近之人都保护不了。他看着自己那双无力的双脚,不由越瞧越气,索性挥舞起手上的两条锁链,狂风暴雨一般砸向无辜的它们。

    然而就在这时,那扇烟色的铁门居然吱扭一声再次打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