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八章 囚禁
    ,!

    眼见大家被四名长老团团包围起来,孙长空的第一反应不是顺从,而是反抗。这也许是他的性格所致,他可能是因为后天成长过程当中的环境影响,别人越要他做什么,他心中的逆反心理便越是强烈。

    乍一打量这几名执法长老,四人之中,至少有两人已经是天人境的修行者,有一个已经有了知命境修为的眉目,还有一个实力之高深,就连他一时之间也瞧不清楚。要想在四人联手之下全身逃脱还不是太难的事,可眼下王道人还在场,绝不能将他独身一人留在这里。否则,对方肯定要被自己连累的。他欠王道人的实在太多,就算有生之年恐怕也未必能完全报答。之前,为了张真人的事情,二人还演了一出双簧。现在,他再也不能拖累对方了。

    可如果带上王道人,无论是身手还是对敌的优势,都会大大减弱,再加上前面还有个深不可测的夏长老,实力之强,就更不是他所能预见的了。保险起见,他只得收起之前的念头,束手就擒。

    眼见真正的“凶手”逍遥法外,而他们这群无辜者却被牵连被困,一些喜欢打抱不平的弟子不禁怨声载道,甚至已经有了反叛的意思。关键时刻,还是身为长辈的王道人站了出来,为众人着想道:

    “大家不要烦躁,咱们身正不怕影子邪,还怕长老们诬陷我们不成?再说,凶手就在这里,结果一天没有公布,他就休想离开。他可比咱们煎熬得多得多啊!”

    说罢,王道人眯着眼,看着面前的沈万秋,举止之间流露出说不清的轻蔑感,好像是在嘲笑对方。而见此情况,沈万秋只得陪笑两声,接着道:

    “呵呵,王道人所说,正是我想中所想。还是那句话,仙苑一定会还我一个公道的。”

    夏长老拍了拍他的肩膀,语气阴沉道:“别浪费时间了,你也跟我一起去一趟吧!”

    沈万秋愕然:“啊?我也去?”

    苍北仙苑历史悠久,经过了几千年的磨练修整,门内的法规已经相当健全,并且成立了相关的部门,而法戒会便是其中之一。而夏长老便是其中的代表人物。

    夏长老原名夏晚青,是与血嗜子同时期的仙苑优秀人物,曾经名满天下,声震八方,是无数邪门歪道的克星。年纪大了之后,他并没有像一般人那样告老还乡,去过堆无忧无虑的神仙生活,而是选择留在仙苑之中,为方惜时主持法戒会的事宜。多年一来,经过他手中的案例大大小小不下万件,无一不是明毫秋毫,公正严谨,是众人心目中极为崇敬的对象,被视作人间的阴律司,有老崔钰之称。可近些年来,随着精力不断下降,他已民很少出现在大众的眼前,显然张真人的死对于仙苑的影响很大,尤其是方惜时,已经连夜下达命令,务必要将事情查得水落石出。

    不愧是法戒会,单是正厅就足已和仙苑的大殿相媲美。规模之大,就算孙长空他们二十几个人站起来也不觉得丝毫拥挤。不时,法戒会的成员已经纷纷到场。要知道,现在已经是子时,本应该是睡觉时间。可他们居然还能按时到达,而且个个精神抖擞,容光焕发,不经历大量的训练是万万做不到这一点的。

    在孙长空眼中,这些执法者已经不是活人,而是一个个阴间鬼差,混身上下透着那么一股令人悚然的气势。这里面,最为显眼的当属站在大厅正中央的两名巨人,一个面如烟炭,英明神武。一个肤如温玉,圣洁无暇,一看就不是寻常之人。他在仙苑之中也待在十几个年头,但从未听说门里藏着这么两位不世的高人。难道,他们真的是仙人不成?

    没过多久,那个烟面巨人便大声道:“肃静!”

    话音刚落,只见大厅的后面的偏门之中豁然走出一人,正是将他们带来此处的夏长老。孙长空本以为审问者会是他,可谁成想,对方走了几步,居然停在了左边白肤巨人的身旁,随即道:“请法尊!”

    孙长空一听,心中不禁有些忐忑。他只知道,天幕尊府之中有“尊”的称谓,却不曾想到苍北仙苑也有相似的职位。他与其他人一样,将目光齐刷刷投向偏门的时候,被用来阻隔视线的棉帘突然扬起。

    “这……”

    “他!”

    “居然是他!”

    孙长空做梦也没有想到,出现在自己面前,这个所谓的法尊,竟是自己不敢相信的一个人。

    “高远山,你怎么会在这里?”

    孙长空失声喊出对方名字的时候,“法尊”也在看着他。不过,他并不是因为对方的呼喊所以才投过目光。自打出现在众人面前的刹那间,他便已经盯上了孙长空,这个好像猎物一样的人物。

    “正法厅上休要无理。”

    夏长老斜眼瞪了一眼孙长空,以示对他的警告。意识到现在的处境,他只得将自己惊愕的表情收敛起来,重新归于平静。

    王道人看出了其中的一点猫腻,于是捅了一下孙的手腰,低声道:

    “怎么?你认得他?”

    此刻,孙长空头上冷汗直流,正不知该如何是好。被王道人冷不丁的一戳,本能反应作用下的他,直接尖叫跳了出来,差点把魂儿吓出来。

    这时,夏长老对于眼前这个活跃分子已经忍无可忍,但为了保持自己的风度,他仍然强颜道:“呵呵,看你这么踊跃,一定知道不少事情,就从你开始吧!”

    尴尬的孙长空想要往回缩去,却不知谁在后面推了一把,直接将他让出了人群之中。这下,他就是不想看见法尊了不行了。不过,那个被他一度认为了高远山的法尊好像并不认得他,随即开口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孙长空一愣,却不想再有冒犯,于是利落道:“弟子,孙长空。”

    法尊点了点头,然后道:“好像听过你的名字,之前外门举办的晋级大赛,沈万秋出手要教训的就是你吧!”

    孙长空一脸惭愧,躬身道:“法尊当日也在?”

    法尊道:“呵呵,碰巧路过而已。那时我就知道,你是个可塑之材。果不其然,一年没见,你的修为似乎又精进了不少。”

    面对对方的赞赏,就连孙长空这种铁石心肠也不由昨被其感化,脸上不禁洋溢起得意的笑容:“承蒙法尊错爱,弟子感激不尽。”

    这时,法尊已经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一边朝长空走来一边语重心长道:

    “就是啊!像你这样年少有为的弟子,如果就这么将自己的前途断送了,那也太可惜了。你是个聪明的孩子,应该知道我的意思吧!”

    孙长空迟疑了一下,接着才道:“是,法尊。弟子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法尊满意地点了下头,然后立即将声调提高了好几度,大声质问道:“快说,把你知道的都给我说出来。”

    要说某个人性情古怪,阴晴不定,总爱说他翻脸比翻书还要快。可这法尊似乎本就有两个人格,前一秒还慈眉善目,后一秒就已经威如凶煞,让人心中不寒而栗。在这种威压之下,孙长空感觉自己几乎都透不过气来,就连大脑都已经不受控制。在这种情况之下,法尊的话语之中居然出现了一股莫名的魔力,不断驱使着他将心中隐藏的秘密公之于众。

    “我……我……”

    看着孙长空痛苦狰狞的表情,法尊连忙接着道:“说,勇敢地说出来。放心,在这里没人敢伤害你。到底是谁杀了张真人!”

    “我……我……”

    眼看自己就要控制不了自己的嘴,事情一旦败露,不只是他,就连王道人也要受到重罚。情急之下,他猛然聚起一股猛劲,暗暗朝自己的头上要害来了那么一拳。这一下,不多不少,刚好能令他失去意识,当场便昏死过去。

    面对这样的结果,法尊显然是极其失望,他那股和蔼可敬的神情也随之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满满的厌恶感。

    “就差一点。没想到你们口中所说的后起之秀,也不过如此嘛!”

    眼见法怒动了肝火,旁边的夏长老已经凑上跟前,一脸谄媚道:“法尊息怒。他一个轮回境的弟子,怎么可能受得了您性命境的气势,被吓晕过去也是理所应当。要不,我们再审问下别人?”

    法尊轻抚银须,叹然道:“也只好如此了。”

    就在苍北仙苑之中因为张真人之死忙得不可开交的时候,一道人影如鬼魅一般翩然来至,刚好落在山门跟前。看着那四个刚劲有力有的透石大字,那人的脸上却是出现了一抹藐视的神情。

    “呵呵,苍北仙苑,这回,我一定要让你永远记住张望远的名字!”

    张望远,居然是张望远。一个已死之人,居然再次出现,这让谁看见恐怕都会为之心惊。互而复生只有两种情况,要不是他是鬼魂转世,要不是就是诈尸而回。可现在的张望远却不属于它们两者的任何一个,因为这个天底之下真的有起死回生之术。而这位传奇异士不是别人,正是纳百川,世人称他为血河魔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