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七章 识破
    ,!

    看着百口莫辩的沈万秋渐渐被众人包围,孙长空终于心满意足地房上跳了下来,而这个时候王道人出现了。

    “怎么回事!”

    他当然不是碰巧经过,显然这是孙长空之前精心安排的。聚集过来的人,虽然人数众多,但还没有哪一个有足够的威信力,而王道人便是最好的人选。他有模有样地推开前面的人,来到人群之间,只瞧了一眼地上的尸身,他便随即大吼道:“这是谁干的!”

    沈万秋被王道人的呵斥吓得不禁一哆嗦,早已不知该说何是好。他刚要举起手来,却发现自己的掌中还沾着张真的脑髓,一股腥臭气顿时涌上脑海,差点没把他当场熏吐。

    “王道人,你别着急,听我解释。”

    王道人冷哼一声,随即道不耐烦道:“解释?这还解释什么,事实明明就在眼前。快说,为什么要杀害张真人?”

    沈万秋当时一愣,心道尸体都成这个样子,怎么他还能一眼认出,莫非他事先就已经知道了不成。而说完此话的王道人似也意识到自己的话语有所破绽,于是补充道:“白天我见过张真人,和这具尸体的穿着一模一样。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这应该就是张真人吧!”

    一听说死者是张真人,被众人挤满的房间之中立即炸沸起来。在自己的房间中杀人也就罢了,没想到死者居然还是地位崇高的张真人。这下,沈万秋真的要完了。

    “沈师兄,快说说看,你为何要下此毒手。”一个弟子突然叫喊道。

    “我……我,我也不知道。大半夜的他来找我,一进门二话不说就往我身上扑。当时因为情况紧急,我也没来得及细看,所以才会下此重手。谁知,他居然不闪不避,硬吃了我一掌,然后,然后……”

    说到这里,沈万秋已经不知该怎么叙述下去。然而就在此事,孙长空突然走了进来,若无其事道:“所以张真人就死了?”

    仇人相见,分外眼红。更何况,这是沈万秋一生当中最最困难的时候,现在看到自己的心腹大患,安然地站在那里,看自己的笑话。他恨不得立即上前一掌击毙了对方,以泄心头之气。可内心之中残留的唯一一点理智不断告诫他,此时千万不能自乱阵脚,这件事情似乎并没有看起来那么简单。

    “你怎么来了?”沈万秋平静道。

    孙长空看了看周围的众兄弟,然后漫不经心道:“他们能来,为什么我不能来。放心,不只是我,一会仙苑的高层也会相继赶到。张真人可是千金之躯,杀了他的性命,仙苑一定会调查个水落石出。沈万秋,这下你完了。”

    沈万秋朗笑一声,随即道:“呵呵,你以为我杀个人,仙苑能拿我怎么样?别忘了,我可是仙苑众弟子当中的第一人,前途无量。就算此罪当诛,掌门师父也会力保我周全。哪里会像你们师徒二人,就算惨死街头,也无人给你们收尸。”

    不等孙长空出言反击,王道人快步上前,甩手在就在沈万秋的脸上打了一巴掌。后者本就已经十分抑郁,被这突如其来的一掌打在脸上,更是怒不可遏,刚要出手反击。可王道人却是动也不动,挺拔的身姿就好像山松一般,屹立不倒。

    “你打,你最好杀了我,把我们这些在场的目击者全都杀了,这样你就能替自己洗脱罪名了。”

    这时,孙长空也窜到了前面,直接探到沈万秋的身前,语气阴森道:“师父,你放心。他今天要敢动一下,我保证他立刻给张真人陪葬。”

    孙长空的话斩钉截铁,字字铿锵,绝不是玩笑。可在旁人看来,这简直是痴人说梦。包括王道人在内,在他们的心目之中,沈万秋实力超群,修为无双,早已是弟子之中的凤毛麟角,别说是孙长空,就连几位都资深长老想要击败他,恐怕也要耗些周折。孙长空刚才的话,实在有些大言不惭,就连他这个做师父的都有些羞愧了。

    “长空,你快下去,这里没有你的事情。放心,他还不敢把我怎么样!”

    看着眼前这师徒二人一唱一喝,纵使沈万秋有扛天神力,也无法施展。而且,别人不知道,可他对孙长空的实力再清楚不过了。对方的话绝不是儿戏,就从当日在恶魂谷附近的交手来看,孙长空绝对有种能力。只是出于某些原因,不能在公共场合下显露罢了。为了长久之计,他只得咽下心头的盛怒,重新恢复到平静的状态。

    “好好好,我拿你们没办法,更杀不了你们。不过,你们又能拿我怎么样,难道还想滥用私刑,将我就地正法不成?我可是苍北仙苑的大师兄,赏罚当由掌门亲自定夺,你们算什么东西!还不赶快给我快快退下!”

    说完,沈万秋的体内立即迸发出一股强悍的气势,当即便将众人逼出了数步之外,而孙长空与王道人的修为稍好一些,所以才能勉强抗住,未露颓态。

    孙长空拍打了下身上的灰尘,满不在乎道:“我们是不能把你怎么样。可一会儿众长老来了之后,我看你还能嚣张多久。”

    “此话有理!”

    孙长空话刚说完,不知从哪里来了不知死活的人,接了话茬。沈万秋本就受了闷气,现在又遭人挑衅,当然是气愤不已,于是放眼四顾,可令他始料未及的是,门外的庭院之中已经走来了一列身着烟氅的人。

    “来了!”

    不用看那些人的样子,单从此刻孙长空得意的神情来猜,就能知道外面这些人的身份,正是他之前口中所说的仙苑高层,众长老。

    此次前来的正是长老之中的执法长老,他们的职责只有一个,那就是处罚违规的门人。沈万秋虽然身份特殊,但见到那些白发雪髯的老者之时,还是不由得心里打起鼓来,最后索性跪倒在地,哀声央求道:“恭迎执法长老团,请众长老为弟子伸冤。”

    带头之人钭头上的衣帽缓缓褪下,赫然露出一张白晳的面庞。看到对方的一刹那,孙长空的脑海之中首先想到的不是人,而是饭堂里的大馒头。甚至,就连大师傅都做不出如此又白又饱满的馒头。不知不觉之中,他竟有了些饿意。

    “刚才大肆喧哗的可是你们二人?”那个带头长老道。

    孙长空恭敬道:“正是我们师徒二人。”

    话音刚落,孙长空便觉得自己的双肘之上同时被狠狠冲撞了一下,接着身体就不由自主地向后跌去,差点磕到桌角之上。孙长空回神一看,发现对方居然纹丝未动,竟是只凭一口真气便将他逼得倒退数步,此等修为,实在不是现在的他所能触及的。孙长空当然懂得趋炎附势的道理,既然人强我弱,又何必自找苦吃?他显出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就连沈万秋的冷笑他都仿佛没有瞧见,只是低着头,呆呆地站在那里,好像被人施了定身术一样。

    “大人说话,你一个小辈插什么嘴。我问的是你,王道人。”

    “是是,是我管教无方,冲撞了夏长老,您请多多包涵。”

    那个夏长老微微点了点头,不再理睬他。反而扭个头来,看向地上的尸体,随即道:“这人是怎么时候死的?”

    此刻,理亏的沈万秋吓得连话都不会说了,缓了好大晌这才颤抖道:“就……就在刚才,被弟子一掌不小心……”

    “不可能!”

    夏长老的话使得在场众人顿时鸦雀无声,可孙长空与王道人的心中早已是波涛汹涌,阴云密布。他们最不想看到的事情发生了。

    沈万秋也觉得蹊跷,于是不由得问道:“长老何出此言?”

    夏长老俯身蹲着,用手指蘸了一点地上的血痕,放到鼻子边上嗅了嗅,然后道:“你看这血,早已是凝固,绝不是活物体内的东西。而且,这么大的创口,却只留了这么一丁点血,实在说不过去。”

    沈万秋眼露光芒,激动道:“长老的意思是,张真人并非死于我手?”

    夏长老沉声轻哼了下,过了许久才道:“这也是只是我的个人看法。具体真相如何,还需要进一步地调查。”

    这回,好不容易抓到救命稻草的沈万秋哪里会这么轻易放弃,原本双膝跪地的他索性直接扑倒在地,使出了最大的礼节,五体投地,然后语气悲痛道:“还请长老还弟子一个公道。如果您真能为弟子洗脱罪名,就算当年作马,我也再无怨无悔。”

    夏长老轻笑了一声,伸手将沈万秋搀扶起来,随后安慰道:“你放心,我们定会查明真相,还你一个清白。不然,我们这执法长老团,也就形同虚设了。你们说,是不是?”

    夏长老转身看了眼其他的执法长老,使了个不眼色。只见其余的四个人立即将在场的人包围起来,看那可怕的加热,似乎随时都可能动手。

    哑然的王道人实在不知这位夏长老的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于是连忙问道:“夏长老是何用意?”

    夏长老微笑地看着他,语重心长道:“王道人,为了捉住真凶,那就劳烦你和这群弟子一起受些苦了。全部给我带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