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六章 嫁祸的艺术
    ,!

    王道人继续补充道:“记住,你今天下课之后再也没有见过张真人,更没有和他独处。不管谁问起你,都要这么说。明白了吗?”

    孙长空点了点头,却已不敢再说话。

    “你要是真杀了刘道人反而就好了。我们这种级别的老师,地位不如一些核心弟子,生活根本不会受人关注。就算突然消失,也全当外出游历了,死在哪里也不说准。可张真人就不一样了,他位高权重,堪比长老护法,就算是沈万秋他们也要敬畏三分。这样的人一旦消失,必定会引起包括掌门在内所有人的关注。活要见人,死要见尸,一日查不出真凶,便一日不会罢手。长空,这欠你真的闯祸了。”

    孙长空哭丧着脸,轻声道:“那……那我该怎么办?”

    王道人道:“说难办也难办,说好办也好办。只要你变通一下,将这死罪嫁祸到别人的头上。那样的话,你就能全身安退了。”

    孙长空眼睛发亮道:“您的意思是说,让我找一个替死鬼?”

    王道人稍稍点了点头,却不说话。

    “不行不行,我已经害了一个人,怎么能再害第二个人。”

    王道人没好气道:“隐瞒谎言往往需要一个又一个的谎言去圆谎。现在我们就处在这个循环之中,不能自拔。要不你现在自己去掌门那里领罪,要不你就按我说的做。何去何从,你自己选,我也不拦你。”

    这下,孙长空彻底没说了。他看着王道人,又不禁瞥了一眼躺在地上早已冰凉的张真人,内心的焦灼,简直比置身火山之中还要令人难受。突然间,他想起了年迈的父母,尚未痊愈的方柔,想起了远方的柳如音,不知身在处方的三胖,还有面前的王道人。那道已经微弱的几乎不可见的希望之光再次熊熊燃起。他不是为了自己而活,还要为别人而活。为了他们,自己也要坚强地活下去。

    有时为了活着,就不得不使用一些不得以的手段。

    “好,我听您的话。”

    王道人淡淡地笑了笑,然后道:“那你想好人选了吗?至少,你应该把目标定在那些与你不合的人的身上。这样,还可以一举两得,也算不是太吃亏。”

    孙长空点头道:“本来是有那么一个合适人选的,可惜现在他已经不在世了。”

    孙长空所说当然就是张望远。如果说刘道人是张真人的眼中钉的话,那张望远就是孙长空的肉中刺。有他在,他一时都不得安宁。不过老天似是早有远见,让张望远自食恶果,死在了自己师父血蝠王的手上,也算是对他最大的惩罚。只是这样一来,孙长空只得再换目标了。

    “沈万秋,就是沈万秋!”

    王道人面露惊色,随即道:“你确定?在我看来,你和张望远的关系应该更加紧张吧!”

    孙长空冷笑道:“呵呵,那是自然。不过,已经有人替我收拾了他。我想,您这辈子都不会再到那个人了。”

    王道人猛然觉得背后升起一股凉风,他发现面前的这个年轻人,自己越来越看不透了。活到他这个年纪,当然知道这种情况下,什么事情该说,什么事情不该说。他就是再怎么好奇张望远的事情,也不能继续问下去。知道太多的人,总没有好下场,凡事都要讲究一个度。

    喝酒是这样,交友也是这样。

    虽然确定了大致的计划,但眼前的问题是如果施行自己的方案,让沈万秋自动钻入到圈套之中。多亏现在是寒冬时节,温度不高,张真人的尸身不至于过快**。但就这么放着也不像回事,于是二人先前尸体放到了教室后面的柴房之中,然后再做打算。

    夜幕很快便已落下,教室内的血迹已经被他们清洗得差不多了,只是血气已经弥漫到整个房间之中,无法在短时间内消散。为了不确保万无一失,孙长空决定点些檀香,稀释一下这里的血腥气。而就在孙长空点起火折子的刹那间,他的双眼不由得向后一看,一个高大的烟影赫然从他的身后升起,加上他一直心中都有心事,所以见此情况,不禁吓了一跳。

    发现那只是自己影子的时候,孙长空这才拍了拍自己的胸脯,暗暗松了口气。可就在这时,他的脑袋之中突然出现了一个想法。

    深夜,大多数人都已相继睡去,只有一些勤奋爱劳的弟子还依旧点着油灯,不断翻看着白天所学的知识,以便加深记忆。沈万秋便是其中之一。

    他房间中的灯要比其它人的高得多,这是由南海蛟人之躯,烘出尸油所炼制的灯盏,燃烧极慢,但却亮如明星,关键是不会对眼睛造成任何伤害,是熬夜通宵的绝佳之物。他本来得不到这种好东西,可谁让他有一个疼他爱他的好师父呢?这种宝物,就算放眼整个仙苑也超不过一手之数,而他便是其中的一个幸运儿。可令他没有想到的是,正是这个被他视作珍宝的物品,竟然成了他的命中克星。

    “咚咚咚!”

    就在沈万秋准备熄灯上床的时候,门外突然传来了一阵富有节奏的敲门声。这大半夜的不在自己房间里睡觉,跑他这里做什么?才脱下外衣的他只得重新披上长衫,趟着鞋朝门边走去。

    “谁呀!我都要睡了,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吧!”

    “咚咚咚!”

    对方没有回话,仍在继续敲门。不过,与刚才不同的是,这次的声音明显明之前急促一些,就连力道也要重了几分。沈万秋心想,也许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通知自己,所以也就没有多想。于是直接走了过去,伸手拔下门栓,找开房门。可不知怎的,他刚一开门,一个鬼一样的影子已向自己直扑过来,根本没有任何迟疑。要不是他有神功护体,恐怕要被对方砸过正着了。

    见此情况,沈万秋毫不犹豫,抬手就是一记重掌,直奔对方面门。他本以为,对方会因此闪开,这样自己便有时间缓口气。可谁承想,那人居然不怕死,竟已血肉之躯硬抗他的杀掌。要知道,他所面对的可是沈万秋,普查称作仙苑年轻一代的翘楚,这种殊荣当然不是空穴来风。他使出的不只是一般的掌法,而是方惜时传授的通灵三掌。他对于这门功法的造诣,远不是孙长空那种偷师方法所能相比的。同样是行云掌,他却可以将自己的掌力化作漫天流云,无坚不摧。那人的一颗脑袋竟是被他一掌震碎,可唯一令他疑惑的是,那人的身体之中居然没有血浆喷溅。

    还没理解面前的情况,那人已经像大树一样轰然倒地。沈万秋甚至不用去看就可以确定,对方必死无疑。

    危机虽然化解,可接下来的事情却让他琢磨不透了。此人半夜来此,难道只是为了寻死不成?如果不是的话,那他是来偷袭自己的吗?他见过用毒酒毒杀人的,见过用袖里剑刺杀人的,却从没有见过哪一个堂而皇之地敲门进来,上来就往人家身上扑的。要不,他是傻子,要不他就是自己的身手极为自信。可无论怎么看,他也不觉得眼睛的死者像个杀手。也觉得对方像一个熟人。一个很熟很熟的人,熟到几乎只看穿着就能认出对方身上的人。

    “张真人!”

    这个念头是可怕的,受惊的他全然忘记对方已死的事实,他不肯罢休,将对方从地上掏了起来。可当脑浆顺着他的右手流淌下来的时候,他知道一切都已经晚了。

    他居然杀了张真人。

    “你!你大晚上的不睡觉,跑我这里来装什么鬼。你!你活该!”

    沈万秋豁然站起身来,一边踱步一边嘴里骂骂咧咧,好像疯子一般。他的精力已经全部放在了面前的张真人身上,丝毫没有发现远处的房脊之上,还趴着一个人。

    此人正是孙长空。

    “杀人啦!”

    他等待这个机会已经很久了,眼见沈万秋手足无措的癫狂状,这正是他所要的。趁此时机,他连忙大声呼喊,不时周围的几个房间之中已经相继亮灯。等到沈万秋回过神的时候,门外已经出现了几名师兄弟,有几个还是赤背来的。

    “沈师兄,发生什么事情了?”

    走在前面的人揉着眼睛刚要进门,便已发现躺在地上的尸体。尤其看到对方死无全尸的惨状,更是慌不择乱,差点被门槛绊倒。这一步踉跄,他距离尸体已经不足一尺,近处一看,他认出死者正是张真人。

    见此情形,沈万秋连忙摇手,刚要说话,谁知却被对方抢先一步道:“你!你居然杀死了张真人。”

    先入为主的习惯通常会蒙蔽一个人对于事实的判断,哪个人说死规则了,死者出现在谁家,谁就是杀人凶手了?可有些事情本就没有道理可讲,孙长空看着眼前这个由自己策划的人间惨剧,不禁露出了鬼一样的狰狞笑容。他似乎可以预见到明天大殿之上,沈万秋百口莫辩的窘相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