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五章 杀人灭口
    ,!

    面对这个既尴尬又惊讶的事实,孙长空实在不知该如何是好。这天下虽然广大,但巧合却是接踵而至,屡见不鲜。他误打误撞,得到了无二真经图,这是巧合。进到了世外国度,无妄修罗界,这仍然是巧合。甚至就连魂游地狱,都能看到熟人,这难道还不是巧合吗?如今,这个让人琢磨不透的东西再次降临到他的身上。这回,他仍然不知道是福是祸。

    “师父,您……”

    孙长空刚要开口说话,张真人直接挥手拒绝,然后自己道:“我与他虽然是兄弟,但这些年来一直都不合,甚至有几次与我大打出手。我是他的长兄,自是要让着他一些。可最近,他居然变本加厉,尝试借助我的身份为自己谋求利益,这我可就不能忍受了。”

    听到这,孙长空感觉事情似乎并没有自己想象得那般糟糕,于是奉承道:“那您的意思是……”

    张真人道:“别看他是道人,但在仙苑之中的地位,充其量也就比一般的内门弟子高一点点,就连沈万秋这种级别的核心成员都比不上。如果他消失的话,恐怕也不会引起别人的关注。到时,我只要假说个理由,便能蒙混过关了。”

    孙长空的冷汗都流下来了,对方虽然没有明说自己的意图,但他已经猜得**不离十,原来对方是想借自己的手,除掉这个心腹大患。

    “孙长空,我知道你是聪明人。我的话是什么意思,你自然清楚。怎么样,想不想帮我这个忙?”

    虽然局势已经十分明朗,但孙长空仍怕这是对方的诡计,于是便道:

    “这咱忤逆犯上之事,弟子怎敢妄为。但我可以保证,这件事情绝不会从我的口中传出,绝不。”

    虽然拒绝了对方的要求,但他生怕自己因此成为张真人的隐患。为了打消对方心中的这个念头,他只能这样说。

    “呵呵,你难道以为我老糊涂了不成?你空口白牙,想怎么说都行。可到了外面,你要将这事告诉谁,我也拦不住了。”

    孙长空面露苦色,用一种几乎央求的语气道:“说事实,弟子是做过一些违背良心的错事。但我已经痛改前非,发誓要做个好人,请您不要为难我。”

    张真人道:“你帮我除去他,也是为我行善,难道这也不行吗?”

    孙长空道:“可这份善事是建立在别人生命之上,这种损人利己的事情,我不想做。”

    张真人面露冷色,阴森道:“你这么说,就是让我为难了。”

    孙长空道:“怎么说?”

    “我本来还挺看好你,认为你是这次传薪大会的热门,甚至极有可能再摘桂冠。可就在一年之前,一个偶然的机会,我撞见了你杀害天幕尊府弟子霍英的全过程。如果这件事情传出去,别说是天幕山的那帮人,就算是苍北仙苑也不会饶过你。”

    孙长空脑袋嗡地一声,好像是被人砸了一锤子一样,半天没有缓过劲来。他本以为当天的自己的做法天衣无缝,谁成想这天下真的没有不透风的墙。真不知,这是冥冥之中自有安排,还是霍英死后的鬼魂向自己的报复行径呢?

    虽然张真人的底牌让孙长空无法接招,可为了不输阵势,他仍然镇定道:

    “呵呵,张真人真会说笑。现在的我虽然有些本事,但一年之前还不过是个名不见经传的黄毛小子,哪里会是天幕尊弟子的对手。”

    张真人看着孙长空,似乎早已猜到他会狡辩,竟也不发怒,反而和颜悦色道:“嘿嘿,你别以为我不知道。那次霍英出来是为了抢夺一件陈家的镖物。可他死之后,镖物就和他的尸体双双不见了。这不是你的搞的鬼,还能有谁?”

    孙长空笑了笑,原本微弯的脊椎也挺立起来,直视着对方,盛气凌人,再也不做保留。他虽然不想这么做,但为了保住这个秘密,看来他必须要行使一些特殊的手段了。

    见此情形,修为高深的张真人竟不由得向后倒退了几步,随即道:“怎么?你还想杀人灭口不成?”

    孙长空轻笑一声,然后打量了下四周,神秘兮兮道:“这里除了我们两个人,好像就没有第三者了吧!”

    张真人气得嘴边的胡子真动,赤面厉声道:“你敢!”

    孙长空摊开手掌,神色如常道:“这有什么不敢的。你不让我活,我也就不再对你客气了。本来我对你还有点好感,不过现在都被你的卑鄙消耗干净了。”

    “你!”

    然而,张真人也就只能再说这最后一个字。孙长空翘起的手指中,窜出的一道不可察觉的气流,已经将他脖颈中的气管与经脉一齐切断。他挣扎了许久,桌案上的书籍、文房四宝被他打落一地。但伸着手,尝试着去堵住伤口中的血流。可那道压力实在太过巨大,加上他本身已经是强弩之末,根本无力回天。就这样,在一番痛苦地挣踹之后,他倒在了自己的位置之上,与这间自己辛勤工作了数十年的教室永远地融合成一体,再也不能分离。

    人虽然死了,可尸体该如何处理,这让孙长空相当头疼。再加上张真人之前一直都在挣扎,所以使得血渍喷洒了一地,光是清扫这些就已经需要很长时间,如果这个期间被别人发现的话,那可就前功尽弃了。

    就在孙长空走投无路之时,门外真的传来了一阵轻快的脚步声。什么时候来不好,偏偏挑这各关键时刻来掺合。孙长空心中一凉,一生求生的本能再次冲上天灵,占据了主动,并且迅速吞没了理智。不管是谁,只要进到这道门坎之中,只有死路一条。

    “张真人,你在吗?我刚才去你的住处,没有看见你啊!”

    孙长空乍一听去,发现此人的声音十分耳熟,居然是自己认识的人。这下,他就更加纠结了。不识得还好,就算杀了,他的心里也没有丝毫负担。但如果面对的是一个熟悉的人,那他也许就真的下不了手了。可是铁证如山,张真人死于他手,那是毋庸置疑的。就在他以为自己真的走上绝路的时候,一个灵光突然出现在他的脑海之中。

    想都未想,他居然抬手反打在自己的胸膛之上,这一掌的威力实在超乎想象,竟将自己身上的一根肋骨生生逼出了体外,刚好落在进门那人的脚边。而这时,哀嚎不绝的孙长空才瞥见对方的样子。

    “师父!”

    他的师父除了张真人之外还能有人,来人竟是王道人。王道人看着教室之中倒立的二人,不禁脸色大变。张真人已经气绝身亡,无力回天。他只得将注意力集中在孙长空的身上。

    “长空,这是怎么回事!”

    孙长空的内心犹豫了一下,这正是这万分之一刹的停顿,便已引起了王道人的怀疑。

    “我……我……”

    王道人急得几乎要跳起来,指着地上孙长空,大声呵斥道:“逆徒,快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孙长空脸色一沉,低声道:“是……是他逼我的。”

    王道人身形晃了两晃,好像被雷劈中了似的,半天说不出话来。过了许久,他才道:“所以你就杀了他?”

    这时,孙长空抬起头来,猛然发现王道人竟然一下子老了好几十岁一头花发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白,不时便成了一头银丝。他没有见过哪个人能像王道人这样瞬间愁白头的,一时间万般悔恨涌上心头,泪水伴着心中的委曲一同流出了眼眶,吧嗒吧嗒掉在地上。

    “我也不想。可他用我的秘密要挟我去杀了他的弟弟刘道人。如果我不从的话,他就要将那件事情公之于众。为了不让他的奸计得逞,所以我就……”

    王道人突然一愣,随即道:“什么事情,有这么严重,竟然可以让张真人用来要挟你去杀人,还是去杀他的弟弟!是他疯了,还是你疯了。”

    于是乎,孙长空将事情的前因经过大致地产了一遍,但关于兴浪兽的信息,他却是只字未提。在他来看,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如果因为兴浪兽的事情再将自己在天幕山山脚的险遇抖落出来,那可就大大不妙了。

    “所以,那镖物呢?”王道人不禁问道。

    “师父,这你就不要问了。反正,我交给了一个极为信任的人去看管,绝对万无一失。只要张真人死了,这件事情就绝不会有第四个人知道。”

    确实,孙长空,兴浪兽,死去的张真人,再加上刚刚得知真相的王道人,一共刚好是四个人。兴浪兽一向是置身事外,超然脱俗,不会与世间凡人接触,也就不会泄露秘密。而王道人更是他的至亲,如果连他都信不过的话,他实在想不出自己还能相信谁。

    王道人终于还是坐在了地上,不过这是他的本意,并不是意外。他想静下来,好好梳理一下头绪。

    “你确定这件事情除了张真人之外,就没有别人知道了吗?”

    孙长空道:“还有那个为我看护镖物的人。除了你们两个之外,就真的没有其他人了。”

    王道人点了点头,眼中划过一分狠色:“这样也好,免得夜长梦多。”

    对于对方的反应,孙长空颇为意外,他以为接下来对方会将自己扭送给仙苑,等待高层的重罚。可谁成想,在种人命关天的大事之上,王道人的恻隐之心最终战胜了自己的正气。他选择保护自己的弟子。

    想到这里,孙长空又一次不争气地流下了热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