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四章 旧仇新报
    ,!

    这一拳来得实在是出人意料,就算张幼为早有准备,也没能想到对方还有这么一招。他的身体纵然灵活敏捷,但也受其所限,导致筋骨薄弱,如果真硬生生地受了这一拳,就算不死,恐怕下半辈子也要废了。想到这里,急中生智的他立即将手中残留的天傀丝用力一晃,一张网袋立即凭空出现。

    二话不说,张幼为将手中的天傀网向前一抛,朱大闯的右臂直接进入其中。刹那间,网袋收拢,瞬间便将那只手臂完全吞噬,大片血雾当即迸射而出。

    朱大闯的手就好像是只粽子一样,被天傀丝死死缠住。而随着时间的推移,作用在丝线上的力道越来越大,困在其中的手臂立即血流如注,景象异常惨烈。

    然而,即使如此,生性坚强的朱大闯愣是不吭一声,连大气都没喘。反而是张幼为已经是血浃背,面露难色,他故道,再这么下去,对方的右臂就要永远废掉了。

    “喂,你还不赶快住手。难道,你想失去这条臂膀不成?”张幼为厉声道。

    虽然被人所制,但铁骨铮铮的朱大闯怎么可能被对方的点伤害吓住。他的身体还在向前施力,与此同时天傀丝划过他的皮肉,直接切入到骨头之中。双方不断僵持之下,就连坚韧无比的天傀丝也不禁发出阵阵悲鸣,好像是在央求朱大闯不要再执迷不悟了。

    “咔!”

    终于,随着一声清脆的响声,朱大闯的前臂应声折断,碎肉,骨茬散落一地。而那道虎影似是知道自己大限已至,惨嚎一声之后再也没有踪影。

    张幼为已经忘记了自己还在战斗,他将手中的网袋随手一扔,朱大闯的那半截手臂便已飞了出去。怎料,即便到了这种地步,朱大闯还是不肯认输,手臂虽废,他居然用头全力撞在了对方的身上。一时间,张幼为的口鼻一同冒血,鼻梁骨更是向内深深凹陷,显然是这一撞彻底击断了。

    张幼为捂着患处,连呼带叫,一连跑出好几十步,直接来到了暗室的大门跟前。谁承想,就在这时,门的外面突然传来了一阵缓慢却又十分有力的脚步声。

    “吱扭!”

    眼见门外的人走了进来,张幼为直接跪倒在地,连身上的疼痛也忘却了,开口道:“掌门!”

    来的人当然是方惜时,除了他之外,还有谁能知道这个地方的存在。他看了一眼满脸血污的张幼为,又看了一眼地方的断臂,似是已经知道了发生了什么事情。他朝张幼为点了头,随即道:“你受伤了,回去好好处理一下吧!待会,我会派入给你去送些跌打疗伤药,千万不要离开房间。”

    张幼为脸上划过一阵喜色,连忙激动道:“多谢掌门。”

    他当然知道方惜时的手笔,虽然不能算是极致奢华,但对于他们这样的小辈从来都没有吝啬过。不打赏则已,一打赏就是成千上万的灵气丹。看来这次的伤并没有白挨。想到这里,他心中的不平衡当即烟消云散,出门时候的步伐也变得异常轻快。

    确定张幼为走了之后,方惜时这才叹了口气,来到那只断臂之前,将其从地上捡了起来。然后,他又走到朱大闯的身旁,伸手将那只断臂递给了对方。

    “你没事吧!”方惜时和蔼道。

    之前还杀气阵阵的朱大闯,见此情况,直接萎靡下来,就连说话的底气都没有了。确实,这件事情总是他的不对,和张幼为并没有太大的关系。他接过自己手臂,然后低声道:

    “对不起掌门,是我自己太过心急了。”

    方惜时向对待自己的孩子那样,抚摸着对方的脑袋,接着道:“这也不能全怪你。你现在的年纪,正是贪玩的时候,在这里待不住也是情有可原的。”

    朱大闯道:“可是……”

    方惜时道:“有些事情,现在我还不能告诉你。你只要知道,我这么做是为了你好就行了。”

    说罢,他的身上立即显现出五彩圣光,不等朱大闯回过神来,对方已经一掌拍在了他的天灵之上,一种无法形容的舒适感立即散入到奇经八脉之中,滋养修复着受伤的患处。紧接着,他的脑海之中闪过一阵霹雳般的剧痛,然后整个人便失去了意识。

    当朱大闯再次醒来的时候,他已经被重新吊了那些锁链之上,他他右臂已经被接了回去,并且被小心地包扎起来,手法娴熟细腻,简直就像是个女子的杰作。看到这里,他的心中不禁升起一股暖流,其实待在这里也不只是件坏事啊!

    苍北仙苑之中的传薪大会近在眼前,门内众人已经开始着手准备相关的事宜。届时,初升大陆之上,五湖四海的各派精英都会齐聚于此,一起见证大会的整个过程。

    孙长空不禁有些担心,万一遇上些从前的死对头,那他岂不是要遭殃?可话又说回来,这可是在苍北仙苑之中,就算对方再怎么嚣张狂妄,也不能在自己的地盘上贸然出手吧?想到这里,他那颗忐忑的心便又重归宁静,就连心情也变好了许多。

    方柔虽然大病未愈,但好在身体无恙,也算是不幸之中的万幸。而王道人受人偷袭,有惊无险,也是上天眷顾。这么说来,他的运气还不是太背,唯一剩下的就是不知现在身在何方的三胖了。

    带着和身负重伤的高渐飞,孤苦无依的他们二人,还能去哪里呢?恍惚间,他不由觉得自己这个好朋友作得很失败。对方有难,他居然爱莫能助,只能像别人一样,做为一个普通的旁观者,见证着事态一点一点走向绝境之中。再这么下去,他们二人只有死路一条。对此,他必须要做点什么。

    听完了上午的教授之后,孙长空截下了内门师父张真人,先是恭敬地行了礼,然后才道:“弟子一事不明,请师父为我解惑。”

    张真人为人和善,一向都没有架子。可今天却不知怎的,对于面前这位虔诚请教的弟子却是爱搭不理,就连眼皮都不愿抬起来。

    “有什么事快说,我还有别的事情要做。”

    孙长空立即道:“之前师父和我们说,修行要先修心。修心要讲究‘五常’仁义礼智信。如果说朋友有难,弟子弃之不顾,是不是违背了‘义’之理呢?”

    张真人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然后才道:“知道还问,这种浅显的道理,三岁小孩都知道吧!”

    孙长空道:“既然这样,师父可否能够告知一下那个陈经纶的所在之处。我想要和他谈上一谈。”

    张真人脸色立即阴沉下来,口气严厉道:“一个弟子就已经令仙苑十分头疼了,难道你还想重走你朋友的老路不成?”

    孙长空淡然道:“弟子说了,只是想和他谈一谈,并没有其它的意思。”

    张真人冷哼一声,随后道:“那个陈经纶可不是善男信女,杀人从来不需要任何理由。如果你惹怒了他,那就等于给自己招来了杀身之祸,甚至还要连累仙苑一起受罚。难道,你就不想想吗?”

    孙长空道:“这个弟子确实也考虑过。不过,三胖的事情已经发生了,仙苑与陈经纶早已有了过节,也就不差这一回了。”

    张真人沉声道:“你就真的那么想去送死?”

    孙长空道:“弟子当然不想死,弟子只是想和陈经纶说些话罢了。”

    “好,既然你心意已决,那我也就不再隐瞒了。实话告诉你,那个陈经纶现在就在登高城中。”

    孙长空眉头一紧,惊讶道:“登高城?那里不是已经被赶尽杀绝了吗?难道,他不怕尸臭吗?”

    张真人叹气道:“这个我也没有想到。可前两天被派去收拾残局的弟子回来禀告,城中最大的一处烟花之地,翠仙楼居然再次开张了。不过,里面只有一群外来人,他们之中便有一个与陈经纶十分想像的青年人。”

    “难道……”孙长空不禁说道。

    “难道什么?”张真人疑惑道。

    “哦,没什么。我只是想起了一件事情罢了。多谢师父为弟子解惑,弟子感激不尽。”

    孙长空刚要退下,谁知张真人居然叫住了他:“站住。”

    孙长空道不由得道:“怎么?师父还有其它事情吗?”

    张真人道:“你的事情真说清了,我和你的过节还没有说明白呢。”

    听到这里,孙长空感觉有些莫名其妙,但为了显示自己对于这位师父的尊敬,他只得伫步继续听下去。

    “你可还记得一年之前,在晋级大会上险些被你打伤的那位刘道人?”

    孙长空想了又想,终于有了些眉目,于是道:“记得,还记得。”

    他刚要说下去,脑海之中便出现了一个不祥的念头。难道,那位刘道人与这位张真人有什么关系不成?

    “这就对了。那个刘道人,就是我异你同母的兄弟。”

    “什么!兄弟!”

    孙长空虽然隐隐猜到了二人多少会有些关联,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他们之间居然还有这么一层血缘情谊。眼下,他已不敢去看对方的脸色,生怕张真人一口把他吞到肚子里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