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二章 变天
    ,!

    就在孙长空主享受片刻幸福的时候,他竟没有察觉,就在自己几十步之外的一处山石之上,赫然站立着一道人影。

    此人正是方惜时。

    看着许久不见的二人再次重逢,他这个作长辈的居然没有丝毫动容,好像这一切都与他无关一样。

    “年轻人就是年轻人,根本不懂人世间的****。你以为,这样就能厮守终生了吗?呵呵,天真!”

    “轰!”

    一声惊雷响彻云霄,晴朗无云的夜空之中忽而闪过一道紫电霹雳,如同游龙一样,射向远方。

    孙长空望着头上的苍穹,眼中不禁蒙上一层昏暗:

    “看来要变天了。”

    孙长空在湖边找到了方柔的衣衫,并让对方换上。接着,他护送着她再次回到修养的房间之中,而后独自一人行走在夜空之下。

    他不明白,方柔的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对方种种反常的行为,难道与之前的失魂有关?可方惜时明明已经告诉他如魂进行得很顺利,难道对方是在欺骗自己?

    想到这里,孙长空心中不禁升起一丝莫名的寒意。他总觉得,自己的身边将有一场大劫即将到来,只是现在还不能预见而已。可这一切的关键,又究竟在哪里呢?

    苍北仙苑,底蕴深厚,历史悠久,常年积雪的山峰之中,埋伏着不少不为人知的秘密。而就在它们之中,却有着这么一间狭窄的秘室,秘室之中除了一个人之外,便再无其它。每日,都有专人来给他送饭。而此人却被一条条精钢锁链所束缚,别说是行动,就连抓痒都是不可能的。

    “快,帮我挠挠后背,痒得很。”

    此人刚一说话,烟暗之中便出现了一个半大的男童,因为那人对方身形高大,为了给他抓痒,他不得不踩着一张石凳,踮着脚才能够到。几番折磨之后,那人的脸上终于浮现出幸福的表情,然后便开始大笑起来。

    “哈哈,我朱大闯何德何能,居然可以得师兄这般关照,真是荣幸之至啊!”

    原来,此人是朱大闯,那个之前被孙长空留下,与方柔一直待在纳百川府上的那个人。可自打方柔回来之后,他便一直被软禁于此,甚至没有见过阳光。他不知方惜时这么做的用意。可据自己对他多年的了解,这么做就一定有他的道理。所以朱大闯才能一直安稳地待在这个暗无天日的暗室之中,过着鬼一般的生活。

    对于朱大闯的奉承,那名童子却是不以为然。在他看来,这些夸赞本就应该属于自己,因为他受之无愧。

    如果说沈万秋是方惜时最得意的门生的话,那他就是方惜时的心腹。

    在日常生活之中,他一直扮演着影子的角色。影子的意思就是一般情况下你不会发现他的存在,但一旦有紧急事情发生,他便会在第一时间出现。他做这种工作已经有十个年头,个期间他从未让方惜时失望过。所以这次的事情,自然而然也落到了他的身上。

    别看他的身材娇小,今天却已经整整二十八岁,只比沈万秋小一年。也就是这一年,他错过了最好的时机,错过了成为苍北仙苑年轻一代第一人的机会。

    他虽然长不大,但也因此获得了一项令别人羡慕不来的神技,不老,身心永远向孩子一样年轻。一个人,能打倒他的并不是身体的疾病,而是意志的消沉。如果一个人能永葆内凡年轻的话,那他的意志也就永远不会消沉。

    他可以连续狂欢十几天不睡觉而不感觉到一丝困意。他也可以潜心钻研一项功法而废寝忘食,不眠不休。他也去过风流巷,找个那些风尘女子,可当她们见到自己幼小身体的时候,总会投来轻蔑的神情。从那时起,他便开始憎恨女人,甚至连自己的亲身母亲也不能例外。从上次起到现在,他已经有四五年没有见过自己母亲了,他甚至已经忘记了对方的样子。有时,他也会在心中暗自埋怨,对方为何要将自己生成这种鬼样子。只要自己一天不长大,那他就不能成为一个真正的男人。对于一个男人来讲,这种事情几乎是致命的。常年的内心折磨使他拥有一个近乎变态的人格。他喜欢虐待女人,尤其是在床shsng,他体验过各种各样的虐待手段,每次看到他们痛苦呼救的样子,他的心中便升起了一股浓浓的满足感。平常这个时候,他本应该在做这件事情,可就因为方惜时的命令,他要不得不待在这个鬼地方,与个混身恶臭的男人待在一起,这简直是对他极大的侮辱。

    可除了他之外,方惜时又能相信谁呢?

    朱大闯感觉自己的身上的骨头都要散掉了。这些天,一直被这些锁链捆绑,他几乎没有动过一下。此刻他的关节都仿佛生锈了一般,根本无法转动半分。他看着那个童子,随即笑脸盈盈道:“我说师兄,你能不能行行好,帮我把这条链子解开。这些天我都快在这里待废了,再不活动活动,恐怕就再也动不了。”

    童子瞥了他一眼,没好气道:“你不舒服难道还要怨我不成?我陪你在这里受罪,我招谁惹谁了?掌门有令,没有他的吩咐,绝不能放开你。不然会有意外发生。”

    朱大闯干笑了两声,再也笑不出来。他阴着脸,瞪着对方道:“我说,张幼为,我叫你一声师兄那是看得起你。在别人眼中,你就是个残废。”

    童子噌地站了起来,面色歹毒道:“你再说一遍试试!”

    朱大闯半头转到一边,根本不去看他,表现出一股极端的鄙视。而那个张幼为显然并不想就此完事,直接跳到对方的面前,抬手就是一拳,打得朱大闯当即鼻血直窜,狼狈不堪。

    “说啊!你不是挺有能耐的吗?”

    朱大闯话也不说,轻斥鼻息,刚好将鼻腔之中的血污喷到对方的脸上。这下,他终于哈哈大笑起来,然后才道:“哼哼,你欺负我现在不能还手,我拿你没有办法。可趁人之危算什么本事,有种,你把我放开!”

    张幼为伸手抹干脸上的血渍,阴恻恻道:“你以为,单打独斗,你会有胜算?”

    朱大闯怒声道:“当然,我一只手就能把你打残。”

    张幼为冷笑着点了点头,随即道:“好!”。接着,他从腰间拿出了一把钥匙,往锁链上的锁也上一插,那条两三百斤的锁链便被轻易褪下来了。

    由于长时间没有活动,甫一落地的朱大闯直接摔在了地上,连走路的能力都没有。而他的双手则是又麻又痒,就好像有无数蚂蚁在皮肤下面爬行一样,痛苦至极。四肢几乎完全失灵,这种情况之下,面对张幼为的朱大闯,根本一点胜算都没有。可他自己却是不以为然,因为他的目的本就在此。他只是想下来透透气。

    可张幼为却并不这么样。他的怒火已经被完全点燃,被他认定的对手,就一定要和他决一死战。而作为他的对手,未必会死,但一定会伤痕累累,让人看了触目惊心,这正是他的乐趣所在。他就是喜欢凌辱别人的过程。

    张幼为的武器很是特别,不同于一般人的刀剑棍棒,他只用一条线。一条细得几乎不可见的丝线。

    虽然是丝线,但是他的韧性极佳,比一般的钢丝还要厉害好几十倍,就算吊起几千斤的巨石也不在话下。如果这种东西作用在人类脆弱皮肤的上面,那简直就是灾难一样的事情。

    朱大闯还没有来得及反应,他觉得自己的脸上猛然一凉,接着鲜血便流淌下来。而在他身旁的地面上,赫然躺着一块带着胡茬的血肉,这不是正是他的吗?他肋上的一块肉居然莫名其妙地被人削掉了。而整个过程之中,他竟然没有丝毫察觉。

    惊讶之中,朱大闯豁然站起来身来。可刚才的那种冰凉感再次袭入到他的脑海之中。不过,这一次不只是一回,而是五回。所以他的身上又出现了五道血泉,以及五个形状大小不同的血洞。被割下来的皮肉散落在四周,不知为何竟是呈现出某种隐晦的规律。

    “哈哈,怎么样,我的夺命天傀丝还是不错的吧!你刚才不是信誓旦旦,要把我击败的吗?我就在这里,来啊!”

    朱大闯心中虽然万分气愤,但他知道越是这种事情就越不能自乱阵脚。如果他所猜没错的话,他们所在的这个空间之中,已经被张幼为精心布置下了那所谓的夺命天傀丝了。只要自己陷入其中,别说是肉身凡胎,就是铜皮铁骨也要被当场碎尸。为了自己的身家性命,他只得暂时忍下这口恶气。而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找到它些丝线的规律,从而跃过它们,直达对方身前。这样他的铁拳就有用武之地了。而就在沉默思考之际,面前一个细微的现象引起了他的注意。

    他在半空之中发现了一串细小的血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