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一章 永远的方柔 永远的挚爱
    ,!

    虽然没能看清那人的面容,但孙长空敢肯定,对方一定是一名女子。

    男人的身手可以矫健,但绝不可能像刚才那人一般优雅纤美,凹凸有致。而且,就在对方离开之后,空气之中居然留下了一股幽幽的花香气,作为男人的孙长空最为清楚,自己同胞们平时是没有时间去料理这些细节的。

    但这么想来,孙长空就更有些琢磨不透了。

    苍北仙苑之中女性弟子已经寥寥无几,而像此人修为如此之高的更是少之又少,甚至可以一个一个地数出来。可大半夜的,她不在自己闺房里睡觉,跑到外面瞎晃悠什么。想到其中可能有古怪,孙长空朝着对方消失的方向,迅速追了上去。

    凭孙长空现在的身法,仙苑之中的年轻一辈,恐怕已无人能出其右,就算是沈万秋也不是他的对手。可追了好一阵,他的面前还是空空如也,除了假山。庭院之外,就再无其它。走着走着,他甚至觉得自己的方向可能有误,就在准备放弃追踪的时候,远处一池天然的湖水引起了他的注意。

    在仙苑之中,像这样的自然湖泊简直比比皆是,虽然规范不如碧波漂那般之大,但直径也能达到十来丈宽,别说是藏个人,就算是将吞天兽恐怕都行。

    带着一丝不安与激动,孙长空蹑手蹑脚地接近湖水,就在他距离湖边不到两丈的时候,水里面突然发生了一阵阵动听的水吟声。

    孙长空意识到了不妙,但当的眼睛已经不由自主地望向湖心之中。果不其然,之前那个消失的女子就在湖水之中。更令他血脉喷张的是,那名女子居然正在沐浴。

    借着明亮的月光,孙长空几乎可以看清对方身上的每一寸肌肤。孙长空的心在狂肆地跳动,在银色光芒的照射之下,那道诱人的身姿雪白无暇,圣洁沁人。要不是刚刚见过对方,他还以为这是仙女下凡。就在这天底之下再享受不过的情景之中,忘我的孙长空不经意地伸手扶了一下身旁的树干,却不曾想意外地碰到了一根垂下的枝桠,只听“咔嚓”一声,孙长空心道,这下自己完了。

    “是谁!”

    那嫂子不单身手美妙绝伦,就连耳力也要远远超越常人。虽然只有微弱的异响,但是她还是在第一时间分辨出了声源的方向。呵斥之中,他已将那条纤细的玉臂抛入空中,带起的水花立即化为无数杀器,倏尔射入到树林之中。

    “啊!”

    孙长空背上的冷汗都流下来了,但尖叫的却并不是他。就在他纳闷刚才究竟发生了什么的时候,只见就在距离他不远的一处暗地之中滚落出一道人影,连翻带爬,转瞬之间便来到了湖边的岩石。

    “这是……”

    虽然四周的光线并不不充足,但好在湖面作为一个极佳的反射面,使得四周变得比其它地方要明亮许多。借着它,他依稀间认出了那道烟影,居然是他曾在自强院之中的同窗。一年不见,对方的外貌虽然成熟了不少,但眉宇之间却仍然带着从前的猥琐相,让人一眼便能认出。可话说回来,他怎么会出来在这里呢?

    虽然“偷窥狂”已经抓到,但那名女子还是没有转过脸来,这也是孙长空一直十分期望的原因,现在,他只能看到那条赤luo,雪白的后脊,湖水一直漫到他的腰际。在她的身上,光与影形成了一种美妙的配比,正是那种半遮不露的意境,才令他如此想入非非。

    “你在这里鬼鬼祟祟做什么?”

    那人好不容易从地上站了起来,摸着之前被水滴打疼的地方,声音微弱道:“我……我刚好路过。”

    显然,那女子并不想象他的说辞。不等对方反应,她的手中已经聚起一条龙影般的水鞭,二话不说,直接掠向那人的身体。后者极力挣扎,却仍然于事无补,只听噗通一声,便跌入了湖水之中。

    作为苍北仙苑的弟子,水性是一项不可获缺的基础本领。可现在那人的手脚全部被水鞭所制,动弹不得,更别说是凫水使力。再这么下去,就算那名女子不动手,他也要被活活溺死在这里。整个过程持续了一柱香的时间,眼看他所在的地方,水花越来越水,挣扎也越来越缓,孙长空已经按捺不住,正准备上前营救。谁知,那条水鞭再次出现,而且将那人丢出了了水面,悬挂在半空之中。就在这时,她又道:

    “你到底说不说实话,我再给你一次机会。”

    那人大口大口向外呕着积水,过了好久才恢复过来。接连的体力消耗已经让他疲倦不堪,更何况这是深冬时节,夜晚气温骤降,就算他是练武之躯,也禁不住这种折磨,不禁打起了冷战。

    “救……救我,我我还冷!”

    面对这种情况,那名女人显得十分得意,就连呼吸之中也带上了一股轻佻之意。她似乎早就知道问不个所以然来,所以随手一挥,那条灵活的水鞭已经将那人丢到了岸上。

    不过,这一掷的力量委实不小,那小子也实在太过倒霉,好汪容易跳回了岸上,居然又撞在了一旁的石头之上,脑袋上立即血流如流,人当场昏死过去。

    好在,对方没有大碍,孙长空大舒了口气,正想就此离去的时候,那名女子居然再次道:“来都来了,难道还舍不得现身吗?”

    话音传来的瞬间,孙长空下意识地向左边缩了下身子。不等他回过神来,只见他身边的丛林之中已经腾起大片枯枝烂叶,与四处飞溅的泥土混成一片,化作最为朴实,但却又最为有效的杀招,直扑他的身体。

    眼见自己已经退无可退,孙长空只得抬手迎击。女子心思之缜密,出手之犀利,确实是世间少有。不过,孙长空也并还是泛泛之辈。如此连这点小事情都应付不了,他早就死了千八百回了。

    如今,孙长空出手已经达到了随心所欲的境界,就是不需要大脑思考,便能使出最有效的手段。电光火石之间,他已霍然推出一掌,昏暗的丛林之中立即便是蓝光熠熠。

    “看我的行云掌!”

    作为通灵三掌的头一式,行云掌已快疾狠绝著称,对方快,它便要更快,快到超乎想象,匪夷所思。明明那些泥土树叶是先发动的,可行云掌的澎湃掌力已经一一透射进入了各自的体内,并在内部将之力道化解。于是,叶刀又成了树叶,石弹又恢复成了石砾。

    然而,孙长空甚至还不骨来得及喘口气,便觉得自己的手心处传来了一阵骇人的寒意。往常的时候,只有他遇上强劲的对手,才会现在的情况,现在居然发生了。

    他连看都没看,反手向自己直接轰出一掌。也不知他的脑袋后面是不是长了眼睛,还是说他早已看透了对方的套路,他那一记看似无来自的杀掌,竟然与一只白玉般的手掌对在了一起。只听“呲”地一声,一道泄露的掌力划过孙的袖口,立刻撕开了一道裂口。而那名女子也未能幸免,在浑厚的掌力之下,一连退了数步,当孙长空转过身的时候,那女子居然已经没入到了丛林之中,稀疏的枝条刚好挡住了关键部分,这才没有遗*******可这时的孙长空已经没有心思去想那么多无关紧要的事情,因为他发现那名女子不是别人,正是方柔。

    “你醒来方柔,真是太好了!”

    孙长空激动得热泪盈眶,要不是碍于自己大男人的性格,他一定要冲到对方的面前,抱着她好好大哭一场。可就在他准备继续说下去的时候,方柔的反应却让他大惊失色:

    “你认得我?”

    眼见自己恋人就在眼前,孙长空以为对方是在戏弄自己,于是连忙讨好道:“对不起,对不起,我不该躲在这里偷看你洗澡。可我事先也不知道是你啊!”

    他这么说,就是为了给方柔一个教训自己的机会,这样一来他便可以顺水推舟,与对方重归于好。可方柔的目光仍旧向之前那般空当,甚至毫无生气,好像根本听不懂孙的话一样。

    “我是谁?你又是谁?”

    望着对方呆呆的神色,孙长空脸上的笑意也渐渐凝固,他不知所措,不知自己该哭还是该笑。难道,方柔失忆了?

    “方柔,你真记不得我是谁?”孙长空抱着一丝希望道。

    方柔看着他,先是沉寂了一会儿,想要点头,却还是摇了摇头。

    “我只是觉得,我们还好像在哪时见过。可实在想不出是在哪里了?”

    说到这,方柔的重心一失,直接坐在了地上。害怕对方着凉的孙长空,直接脱下了自己的衣衫,闪身来到对方的跟前,隔着枝杈给对方披在身上。

    “小心,别冻着。”

    空气之中弥漫着一股淡淡的忧伤,正如此时孙长空的心情一样,沉重得就像一块巨石一样,压在心里,压得他透不过气。可令他没有想到的是,方柔居然道:

    “谢谢!”

    虽然只有两个字,但这让几乎绝望的孙长空终于看到了一道温暖的曙光,也许一切都重新开始也不错。孙长空将对方的头从丛林之中抱了出来,凑到自己的跟前,接着他探身到近处,轻轻地在额头上亲吻了一下。

    “方柔还是我的方柔,无论是曾经,现在,还是将来,没有人能将你夺去,绝没有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