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章 方惜时的心意
    ,!

    由于回门的时候已经是落日时分,所以孙长空并没有在第一时间去拜见方惜时。他先是将王道人送回寝室,然后又到外面拿了一份白米粥给对方送去,这才去忙活自己的事情。就连了保险起见,他叫了几名师弟去王道人的门外看守,这才终于安下心来。

    三胖不在,孙长空第一个想起的当然还是方柔。之前听纳百川说,掌门方惜时已经将她接了回去。如此说来,此时方柔应该就在苑中。但因为旧患未愈的缘故,这几天来她一直待在专人伺候的房间之中,不允许任何人靠近。就连孙长空也不能幸免。不过,当他们看到对方出现在的时候,脸上全部洋溢起喜悦的笑容。

    “长空,你还活着。”

    这是孙长空回到仙苑之后,听到最多的一句话。

    确实,活着是人世间最最幸福的事情。平时或者不会在意,但当凶险降临、死亡将至的时候,你才能体会到“活着”的可贵之处。

    苍北仙苑之中,方惜时的耳目众多,很快孙长空回归的消息便传到了他的耳中。他盘坐在自己的功房之中,一如继往,脸上没有任何变化。他就像一座雕像一般,岿然不动。如此不去看的话,根本不会感觉到他的存在。

    “将孙长空叫到练功房里来。”

    这是方惜时唯一的一句话。简单明了,不会给人歧义。他的目标并不多,他只想孙长空立刻,马上,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很快,孙长空便来到了他的面前。这时候,他的脸上已经充满了愧色。方柔会变成今天这副模样,他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而方惜时又恰恰将自己的女儿视作掌上明珠,万般宠爱。平时就算稍微磕碰一下都会心疼不已,更不用说是经历生死劫难。面对这种情况,孙长空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大不了就是将一身的本事全部还给仙苑,也就是费散功。而他自己所要面临的就是一辈子都休想重入修行之路。

    这样的代价是巨大的,几乎是致命的。让一个修行者放弃修行去做别的,那简直比杀了他还要残酷。很多人因为意外中途丧失了修行的资格,甚至会寻死匿活,就算侥幸活下去也将消沉一世,终生没有作为。可想而知,孙长空此时的心情有多么煎熬。

    但他就是样的人,是他的责任,一件也不会推脱,哪怕是灭顶之灾,他也会和着自己血和泪吞到肚子里去。

    可方惜时什么也没做,而是将他唤到自己的身边,语气平淡道:

    “回来了。”

    孙长空立刻恭敬道:“有劳掌门费心,弟子回来了。”

    方惜时点了点头,依然不动声色道:“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孙长空本以为对方会质问自己之前一年之中的事情经过。可谁成想,对方居然一点也不好奇,甚至不想知道自己女儿方柔身上发生的事情,随后便陷入了沉寂之中。在这种古怪的气氛之中,孙长空的内心万般煎熬,在做了一系列的思想斗争之后,他终于道:

    “掌门,方柔她……”

    “她很好!”

    方惜时猛然睁开双眼,一股难以想象的空前威压立即将孙长空逼出数步之外。就在刚刚的刹那间,他感觉自己的胸口仿佛被一枚铁锤重重砸过一般,直到片刻之后还能隐约感觉到一丝刺痛。房间之中还是没有任何动静,除了二人的呼吸声。

    “掌门,我知道我罪该万死。如果您想惩罚的话,那就来吧!无论您怎么样,我都没有怨言。”

    方惜时再次颔首,但这次他的声音之中明显有了态度:“要你死,你也答应吗?”

    孙长空咽了口唾沫,但是喉咙之中的干涩感还是让他十分不舒服。他看着方惜时,不知为何,面前这个面相和善的中年男子,竟散发着一股强烈的危险感。尤其是那双烟珍珠一般的双眼,更是令他看不清这位方掌门。

    “答应,来吧!”

    说完,孙长空霍然闭上双眼,不看,也不敢不再看面前的情况。他怕自己看到方惜时出手的刹那,会不由自主地躲避,甚至反抗。那绝不是他想要的结果。如果事情真的变成那样的话,他也就不会来到这里了。

    然而,事与愿违。就在孙长空以为自己还有一线生机的时候,一道强有力的飒风扑面而来。虽然眼睛看不见,但他明显可以感觉到被包裹在风浪之中那道矫健的身姿,还有无与伦比的身手。仿佛只要他一动手,自己便会必死无疑一般。

    但是,他必须要忍受。毕竟,他做过对不起方柔的事情。他愧对自己师门的培育,愧对方柔对自己的一往情深。他欠这个世界太多,而现在,就是偿还这一切的开始。

    终于,那道罡气停止了,在距离他鼻梁不到三寸的位置处豁然止步。当孙长空重要睁开眼睛的时候,方惜时已经用他那几乎标志性的笑容面对着他,迎接着他。

    “欢迎回来。”

    宽恕,这是一个听起来既神圣却又极为困难的行为。多少人可以一生不做坏事,但却做不到宽恕一个做过坏事的人。正以为它难以实现,所以才会如此万般珍贵。一瞬间,孙长空觉得自己的灵魂都得到了升华,积压在心中的自责与愧意立即烟消云散。他感觉自己的双耳在不停欢喜,大脑之中却是一片空白。这种感觉真的十分奇妙,也许只有真的被宽恕的人才能体会那种神仙一样的感觉。

    “你不怪我?”孙长空木讷道。

    方惜时微笑着摇着头,然后伸手拍在孙的肩膀上道:“孩子,我知道你也是身不由己。就算是伤害柔儿的罪魁祸首,恐怕也有他们各自的难言之隐。我连他们都不去追究,又怎么会责怪你呢。”

    孙长空激动道:“那我现在能去见一下柔儿吗?他们不让我进去。”

    方惜时道:“现在还不行,我刚为他召唤回魂魄,一时之间还不能恢复到正常状态,还需要一些时日。这个期间,柔儿不能受到任何惊吓,包括惊喜。不然,好不容易召回的魂魄便有可能因此散去。”

    了解了其中的利害关系,孙长空这才知道自己之前的行为是有多么鲁莽。他的口中反复说着“谢谢”,心中却是在感谢上天对于自己的恩赐。在他看来,没有什么比健康更加贵重的礼物了。

    “现在天色不早了,你先回去休息吧!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

    孙长空确信方惜时真的没事之后,这才行礼退去,然后将房门慢慢带上,之后便脚踏箭步一般朝自己的房间行去。不得不说,人逢喜事精神爽,就连天上的圆月都比平常时候大了一些。

    寒月,未眠。

    方惜时站在窗棂跟前,迟迟不肯回寝室安歇。

    他的面部肌肉不断抽动,就好像一条条蜿蜒交错的树根一样,浮现在他的脸上。他的双眼早已不是那般清澈,就好像被血染过的一样,鲜红无比。他的四肢在颤抖,身体在战栗,牙齿因为抖动发出“咯咯”的脆响,如同正在茹毛吮血的野兽。

    他还是还不了自己这一关。

    他还是不能原谅孙长空。

    如果刚刚对方再敢停留一刻的话,他便已经将之分而食之了。

    “都因为你,都因为你柔儿才会变成这种半死不活的样子。我要你给他赔命!”

    自言自语之中的方惜时突然怪笑起来,在月光的照射之下,他的身形顿时高大了数分,就连手上的指甲也好似在拼命疯张,变得修长尖锐。

    不时,就在他的背影之中,缓缓升起一道烟色的浓烟,浓烟似有生命,居然可以自行运动,随之化为一张人脸。人脸的模样与他自己想像至极。

    “哈哈,你果然还是免不了的。”

    那张人脸居然可以说话,这让第二个人见到,恐怕都要被吓得跳起脚来。可方惜时却不同,他似乎早已知道对方会出现,所以泰然站在那里,没有丝毫反应。

    “不要再矜持了,你难道不知道我为何会出现吗?”

    方惜时淡淡道:“知道,当然知道。我的内心只要被负面情绪占据,你就有机会出现在人间。”

    得意的人脸桀桀怪笑了几声,随后阴森道:“那你还在等什么,去吧!去做你想做的事情。”

    方惜时摇了摇头,道:“还不行,现在不是时候。”

    人脸道:“怎么?你还舍不得那个小子?别忘了是谁把柔儿害成那样的!”

    人脸的语气已经十分可怕,但方惜时却是蓦然转身,对着那张人脸,抬手就是一拳,直接将对方轰得扭曲变形,气势大颓。

    “柔儿也是你叫的?这个天底下,只有我才能叫她柔儿。别人,不行!”

    孙长空忽然从恶梦之中惊醒。坐起身的时候,他发现自己已经被冷汗浸湿,一种刺骨的寒意袭上心头。

    “真奇怪,为什么方掌门不计前嫌,我反而却愈发不安。难道,这里面还有什么事情是我不知道的?”

    思前想后,孙长空还是觉得不妥,于是决定出门看看。

    可是才一出门,他的身体便已经出卖了他。他没有去方惜时的练功房,也没有去王道人的寝室。他的脸只对准一个方向,方柔的房间。

    可没走几步,他便见到一个烟影突然从自己的面前闪过,仿佛幽灵一样,来无影,去无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