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九章 血嗜子
    ,!

    当那名年轻人回到血嗜子面前的时候,他又变成以往懂事听话的好孩子。他微微弯着腰,头稍稍向下低着,他没有看什么,只要不用看见对方的脸就行。

    “事情办得怎么样?那个不知死活的王道人死了没?”

    对于蝼蚁,他向来是不屑一顾的。有时,为了试验自己刚刚开发的功法,他甚至会去找几个没名没姓的活人来试招。要是能一招毙命倒好,如果不能,血嗜子便会将心中的不快与愤懑化为天地间最为狂暴的能量,将对方化为血雾。

    作为他的对手,这些人的死状往往都是极为悲惨的,甚至连全尸都保不住。

    刚好,这位年纪的轻轻弟子就成了例外。

    他的脸上还带着之前的恭敬,嘴边的歉意也没有来得及收拢。他就像刚才那样站在那里,却一动不动,就好像精心设计的一只蜡像一样,栩栩如生。

    可惜,他已经死了,被血嗜子一股浑厚的内劲将五脏六腹震碎而亡。由于运功的时候,血嗜子的内力刚好将他的食道击穿,所以血水并没有顺着口腔流到外面。这么一看,这座人体雕塑便更加难能可见。对于自己的杰作,他显得十分满意,那张皱纹交错的红面之上多了一副得意之色。他不但满足了自己的杀欲,还顺便地为自己的恶行毁尸灭迹,这种一举两得的事情他当然会得意。

    只可惜,这种难得的幸事往往不能与外人分享。他只相信一个人。

    近百年来,莫非烟是他最为得意的门生。这位天之娇子,不仅背景深厚,资历过人,而且还有一颗七窍玲珑心,能在最短时间摸清他人的喜好。人们当然喜欢能投其所好的弟子,尤其还是像莫非烟这样讨人喜爱的孩子。短短的十二年光景,他几乎将自己的平生所学全都传授给了对方,甚至连入门更早、修为更胜一筹的火髯道人都没有享受过这种天赐般的待遇。

    所以这种令他人艳羡的福利,当然会由莫非烟来享受。

    当然,作为弟子的他,起码要做到毕恭毕敬,一切听从师父的安排。而打扫试验室,便成了他的日常事宜。

    十二年的时间当中,他见过死在五花八门、死在血嗜子手中的高手,同门,甚至是师兄弟。有的四肢不全,有的头颅不见,有的身上连一块皮肤都没了,只有直接被削成了骷髅,尸肉全撒了一地。

    那天,他提着一只木桶,里里外外收拾了大半天。他不敢说话,所以他只能在心中暗暗骂着自己的恩师残酷、变态。可当血嗜子再次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时候,他又不得不恢复成以往虔诚的样子。有时,就连他自己都忍受不了自己。可寄人篱下,他又别无选择。要不是为了重振家门,他又何苦要在这里受罪忍气呢?

    这一次的残局,当然还是莫非烟来收拾。他一进门便望见了那名年轻弟子的尸身。这人,他并不陌生,此人正在继他之后,有望能成为苍北仙苑后起之秀、火髯道人的意门生门,萧遇瑟。可惜,这个被期待的才俊就这样去阎王殿报道了。人心都是肉长的,就连他也不得不为之惋惜。

    几乎是同一时间,他便已经抱起双拳,向血嗜子请安道:“师父!”

    见到莫非烟来了之后,原本还沉浸大刚刚杀人乐趣之中的血嗜子,瞬间便恢复成和蔼可拘的样子,面带笑容道:“烟儿,你快看看,为师的手法怎么样,是不是比起之前更有精进了。”

    莫非烟煞有其事地仔细观察了一番萧遇瑟的尸体,而后声音温柔道:“师父武功盖世,早有臻入化境,就连方掌门恐怕都要有所不及,简直就是惊为天人。”

    听到自己心腹都如此夸耀自己,血嗜子满意地大笑起来,随即朗声道:“哈哈,知我者还是非你莫属啊!不像你那个火髯兄弟,简直就是一块愚木疙瘩,好也不说,坏也不说,就知道在那傻笑。真是枉费我这么多年的辛勤教导了。”

    一想起火髯道人,血嗜子就气不打一起来。

    其实在他的心目之中,大徒弟火髯才是与他脾气最相投的人。同样都是雷厉风行,同样都是雷火脾气。可这家伙天生就是一副耿直肠子,想说什么就想什么,完全不知道考虑别人的感想。就因为这个,他险些好几次死在火嗜子的手中。如果火髯道人不是现在这种性格,恐怕他早就可以取代方惜时成为仙苑掌门了。为此,火嗜子一直都耿耿于怀,甚至从那时开始便有意疏远这个不通人情的“好”弟子。当然,这也与莫非烟有脱不开的关系。

    “可是……”莫非烟实然道。

    “可是什么?”血嗜子面露不悦道。

    “可是师父您杀了师兄的得意弟子,这该如何是好?”

    血嗜子缓步来到莫非烟的面前,口气嗔怪道:“我都说了,叫你不要和那些凡夫俗子走得太近。你看,现在连脑子都不使了。难道你不知道什么叫嫁祸于人吗?”

    莫非烟道:“但是萧师侄修为不弱,一般人打得打不过,更不用说杀死而他,至于用如此精妙的办法,更是少之又少,整个仙苑之中都找不出一手之数。”

    话虽这么说,但到血嗜子的耳朵里就成了对自己的赞叹之辞了。莫非烟此话的言外之意,那就等于说他的修为可以跻身前身之列,而且还不一定是第五。对他而言,这已经是无比的荣耀,就连方惜时也未必能做到。

    暗暗欣喜了一会儿之后,他才终于道:“现在这样子肯定不行,但如果能假借别人之手,在此子身上留下点什么标志性的痕迹的话,那可就说不定了。”

    莫非烟道:“可万一……”

    血嗜子挥袖惊声道:“没有什么万一。就算知道是我杀的,火髯那小子还能拿我怎么样?方惜时都不敢动我,哪里轮得到他!”

    此话刚一说完,只见刚刚由莫非烟关上的门外立即掀翻在地,而鬼一样的火髯道人居然立在门槛跟前,双目如炬。

    眼见自己弟子如此大逆不道,血嗜子却没有一丁点的怒意,反而笑容相迎道:

    “呵呵,我以为是谁呢,原来是我的爱徒火髯啊!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

    火髯并没有立即回答,而是举起那只颤抖的手臂,指着站在一旁的尸体道:“我是来找我徒弟的。”

    血嗜子轻哼一声,一股浩瀚灵力立即喷涌而出,直扑前方的火髯道人。可后者毕竟也是苍北仙苑之中的高手,他连看都没看,只将右边大袖一展,便将那道要命的劲力化解于无形之中。

    “怎么?你还想还手不成?”血嗜子咬牙道。

    “不敢!”

    虽然是一句简短回话之中的两个字,声音是从前方发来,却是从身旁响起。而第二个字则是来自门外的庭院之中,悠远非常。等莫非烟回过身的时候,竟发现身边的萧遇瑟,还有前方的火髯道人已经双双消失了。

    “他们……”莫非烟痴痴道。

    这回,血嗜子再也忍耐不住,伸手一掌,便将面前的那两扇由上好楠木雕琢而成的门扇震成了粉末,木屑四散逃离,似也被刚才的动静吓坏了。

    “没相到火髯这小子,修为又进步了不少。再这么下去,恐怕他要骑到我头上来了。”

    莫非烟赶忙道:“师父息怒。师兄只不过是爱徒心切,所以才会如此冲动。也许,明天就会好了。”

    血嗜子轻叹了口气,目光闪烁道:“烟儿,我知道你心地善良,为人老实。可你不知道奢求天下的每个人都向你这般宽宏大量。你师兄他变了,变得不如以前听话了。”

    莫非烟想都没想便道:“师父放心,弟子一定始终如一,不负您的恩情。”

    血嗜子欣慰地点了点头,然后便从怀里掏出一个物件。

    “当年这个宝贝就连你火髯师兄想要,我都没有给他。现在,时机成熟了,便将它赠于你。”

    莫非烟双手接过那个东西,递到跟前一看,此刻就连他的眼珠之上都沾染上了一股王彩斑斓的光芒。

    “这是五色神旨。”

    血嗜子道:“看来你对它还是有点了解的。没错,这就是仙苑上一任掌门传下来的镇派之宝,五色神旨,就连方惜时都没有机会见到他的庐山真面。现在,它是你的了。”

    听完师父的话,莫非烟赶紧将头再次低下,双手向前施展道:“这么贵重的东西,弟子不能承受。”

    血嗜子微笑道:“呵呵,师父送徒弟东西,哪有收回的道理。我给你,你就拿着。不过你要切记,绝不要将五色神旨轻易示人,不然恐有灾祸。”

    莫非烟内心“挣扎”了半天,最后才道:“既然这样,弟子就却之不恭了。”

    这回,他的身体已经完全站直,比起血嗜子来,他的身材还要高大一些,那佧被唤作“五色神旨”的宝物,落在他的手掌之中大小刚好合适,正好可以放到巴掌之上。望着其上不断变化的光彩,他竟有种执掌乾坤的错觉。

    “这么久,我终于得到你了,五色神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