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八章 叙旧
    ,!

    在一番简单的对话之后,孙长空告别两位同门,继续朝山中行去。不多时,苍北仙苑的山门已经在他招手。可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形色匆忙的年轻人穿过山路,飞似的朝山下行去。

    “这人是哪位道人的门下,我怎么没见过。难道,仙苑最近又招新人了?”

    像苍北仙苑这种地方,家大业大,弟子众多,偶尔见到几个面生的也是情理之中,所以孙长空就见怪不怪了。可思绪未停,他便见一个混身是血的人影从山路上,缓慢地摸索下来。

    “师父!”

    孙长空万万没有想到,一别多日,自己与王道人的重逢,居然会是以一种这样的方式发生。他甚至没有任何停顿,纵身一跃便来到了对方的面前。近处一瞧,他差点叫出声来,只因王道人身上血迹斑斑,伤痕纵横,个别位置的伤口甚至深可见骨。看到这一幕,孙长空鼻头一酸,跪倒在王道人的面前,略带哭腔道:“师父,你这是怎么了?”

    眼见王道人出气多,进气少,二话不说的孙长空伸手便按在对方的天灵之上,为其运功疗伤。毕竟是沧浪血脉,哪怕只有万分之一滴精血,也足已让凡人受用终生。这股神奇的力量进入到王道人的体内,立刻便展现出超越常识的修复能力,只息之后,对方便已睁开眼睛,脸上的血色也稍稍恢复了些。趁着这个机会,孙长空连忙问道:

    “师父,是哪个杀千刀的把你害成这个模样,长空为你报仇!”

    听了孙长空的话,王道人居然苦笑了笑,然后用沙哑的嗓音道:“你个傻小子,这大半年的不见踪影,刚一回来就说这种丧气话。我还没死呢,抒什么仇。”

    孙长空一想也对,于是尴尬地挠了找头皮。可那只手刚一离开王道人的身体,对方的情况便再次恶化起来,而且速度十分迅速,几乎不给人任何反应的时间。

    见此情况,孙长空赶紧将另一手继续放在对方的身上,这才没有让悲剧发生。而这个时候,王道人已经从剧烈的咳嗽之中缓了过来。刚从鬼门关捡回一条命的他,不由分说,抬手便在孙长空的头上猛击一下,口气嗔怪道:“你这家伙,难道是想送我去死不成?”

    孙长空摇头波浪鼓般的头,连忙解释道:“没有,绝对没有。长空恨不得你长命百岁,不对,是寿与天齐呢!怎么可能会做出那种大逆不道的事情来。”

    看着孙长空一本正经的表情,王道人脸上的笑容终于收了回去。他将对方的手从自己的身上挪开,然后叹了口气道:“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哪怕你不回来,只要能好好活着,在哪不是待着。你说是不是?”

    孙长空看出了对方眼神之中的翡色,于是赶紧道:“当然不是!仙苑是我的家,是我的再生父母,我怎么可能抛下它不管呢!”

    这回,王道人所叹的气比之前更长了一些,就连孙长空都能闻到其中夹杂着的血腥气。他的伤实在太重,就连食道也有出血。不过他并不以为然,因为他所在意的是其它事情。

    “呵呵,你将仙苑看得比自己的生命还要重要,可到头来,仙苑却将你视作眼中钉,你说这是不是很讽刺?”

    孙长空被对方说糊涂了,一时之间不知该怎么接话。而王道人却只是简单地在他肩上拍打了两下,然后意味深长道:“苍北仙苑已经今非昔比,我却你还是不要太过乐观才好。”

    “师父,您说的是三胖的事情吗?你放心,只要我孙长空在,那些野驴们就休想动他一根毫毛。”

    王道人冷冷地摇了摇头,然后道:“长空,不是作师父的看不起你。可那些家伙根本不是你所想象得那般好对付,不然,怎么可能惊动整个仙苑,就连方掌门都不得不抱着必死的决心。”

    被对方这么一说,孙长空不禁回想起记忆之中那个英姿飒爽,风度翩翩的一门之长,方惜时。在他的印象之中,对方一向都是心若冰心,天塌不惊的冷静者。但如果连他都不能幸免的话,那只能说明他所面临的事情实在太过艰巨了,艰巨到让他无力应对。

    为了不让王道人丧失信心,孙长空突然嬉笑道:“哈哈,师父,你就不用担心了。你徒弟我这一年来可没有白活,不但修为精进了,而且还认识了一大批强者高人。就连陈家老祖都对我称赞有嘉呢!”

    王道人眉毛一挑,惊声道:“陈家老祖?你说的可是那个初升大陆第一人,陈立?”

    看出了对方的心思,孙长空故作镇定道:“师父,您不要那样地看着我,弄得我都不好意思了。”

    王道人伸手在对方的额头上弹了一个爆栗,略显生气道:“你还好意思说,把陈王城搞得天翻地覆的事情我还没有找你算账呢!人家陈家老祖那是识大体,不和你这种小毛孩子计较。不然,你就是有一百条命,恐怕也都交待上了。如果不是你的事情,方柔也就不会前赴救你,中途更不会遭遇意外,弄得神魂尽散。多亏方掌门通晓阴阳之梳洗,趁着柔儿肉shen未腐,将她的魂魄重新招回体内,这才惊险地逃过一劫。为了招魂,掌门耗费了大量元气,这才不敢与那些人发生冲突。现在仙苍内忧外患,情况十分危急,你就不能给师父省点心,多为门内分忧呢!”

    听王道人的语气已经开始颤抖,孙长空连忙讨好道:“师父,是我不对,是我这个做徒弟的该死。现在我回来了,您看着该怎么罚就怎么罚,弟子经没怨言。”

    王道人瞥了他一眼,看似不经心道:“你说的是真的?”

    孙长空拍拍胸脯,意气风发道:“大丈夫一言九鼎,绝无戏言。”

    “好!既然这样,你就去我外面,先把三胖给我找回来吧!这家伙,一出来就好像蒸发一样,哪里也寻不着他。难道,他自己拉的屎,真要我们给他擦屁股不成?”

    说到这里,王道人又叹了口气。现在这摊粒摊子,除了他们之外,还有谁能为三胖收拾呢?

    “这个……这个嘛……”

    孙长空面露难色,迟疑着。王道人越看越气,于是道:“什么这个那个的,和和三胖是从小穿一条裤子长大的伙伴,他能去哪里,你当然是再清楚不过的了。你就别再犹豫了,他现在在外面,多待一时,就危险一时。如果被玄天门的人发现的话,那一切可就没有商量的余地了。”

    王道人的话虽然很有道理,但孙长空却知道三胖的脾气,就宫他也琢磨不清。仔细想想这么多年,他好像从未注意过这位异姓兄弟,甚至连他爱吃什么都不清楚。作为一个哥们,兄弟,甚至是朋友,他都是那么的失败,那么的一无是处。这也让他不禁为之多了一份愧疚之情。

    “事实告诉您,我之前在登高城里看到了他,只是一不留神又让他跑了。”

    王道人听完之后,立即火冒三丈,他指着孙长空的鼻子,那只满是皱纹的手掌,托着干枯的手指,恨不得将它一口气戳到对方的脑袋里,直接戳死他,方能泄心头之气。

    “你个呆子,当时你怎么不拦着他。这几天,你可知道仙苑上上下下,为了找他费了多精力。可你居然还被他给放跑了!”

    得亏孙长空没有说起高渐飞的事情,不然对方恐怕就真的动手了。可这也不怪王道人,谁让他干了如此混账的事情。如果事情可以重来一番的话,他连想到不想,绝对会在第一时间截住二人。可现在说什么都完了,三胖不知所踪,高渐飞生死不知,真不知道,两个伤病员究竟能沈到哪里。

    二人之间的气氛因为三胖的事情立即变得严肃起来,可他们却没有发现,就在不远处的丛林之中,一双犀利的眼睛更在注视着他们。

    “哼,杀不死你算你走运。下一次,一定要让你魂飞魄散。”

    过了好大晌,就连斜阳也缩入到西山之中没了踪影,孙长空这才道:“对了师父,你还没有告诉我,伤你的人究竟是谁?”

    显然,王道人还没有完全消气,他恶狠狠地瞪了对方一眼,然后才极不情愿道:“这个你别管,不过是个小毛贼罢了。”

    听了王道人轻描淡写的叙述,孙长空不禁道:“小毛贼?罢了?能将伤成这个样子的,最起码也得是天人境的高手吧!更何况这里是苍北仙苑,对方居然可以在不惊扰到别人情况之下,出手伤人,而且伤得如此之重。难道,对方是鬼魂不成?”

    王道人再也忍受不了,随即怒斥道:“你这脑袋,我真要扒开看看里面到底装的是什么。如果他有那么厉害的话,我怎么可能活到现在!他在我喝的茶中下了迷药,然后对我出手偷袭,这才着了他的道。”

    说到这里,王道人从怀中抱出一张草纸,纸张内侧带沾着零星白色的粉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