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七章 倦鸟知返 游子还乡
    ,!

    带着满心的疑惑,孙长空举目四顾,然而三胖带着高渐飞早已不知去了哪里,连一丝线索都没有留下,这让他如何去寻。毕竟一个人的力量有限,于是他想回到仙苑之中再做打算。

    可就在他离开事发现场没多久之后,天空之上突然雷霆一般降下一人,刚好落在张望远和血蝠王的身边。看着眼下的两具尸体,那人自言自语道:

    “血蝠魔将,看来你的实力也不怎么样嘛。枉我对你如此器重,却没想到你竟是个中看不中用的废物。”

    说罢,他再次转过头来,盯着地上只剩半截身体的张望远看出了神,随即双眼之中闪烁出异样的光芒。

    “哦?这个小家伙的底子还不错,稍加培养,兴许会超过血蝠也说不定。只不过……”

    他的话没有继续说下去,但事实已经摆在眼前:张望远已死,已死之人又怎能为己所用呢?

    就在这时,那人漫不经心地从怀中掏出一只小瓶子,伸手倒出两枚晶莹剔透、泛着金光的丹药,接着他将张望远扶了起来,并且掰开对方的嘴巴将药丸送进腹中。接下来,神奇的一幕发生了。

    张望远诈尸般地从地上猛然跳起,脸上依旧挂着临死之前的恐怖神情。显然,他还没有反应过来自己的身体究竟发生了什么,而当看到那人的时候,他的脸上不禁出来了一抹奇怪的表情。

    “我们……好像在哪里见过……我……刚才怎么了?”

    那人莞尔一笑,指着他那残缺的身体,提醒道:“你刚刚死了。”

    直到听完对方的话之后,张望远这才感觉到一股钻心的剧痛袭上了自己的脑海。他明明可以感觉的到自己的那半边身体,要不是亲眼所见,他绝不会相信这种残酷的现实。

    “这……这……我……我该怎么办?”

    如今张望远的手足无措不是因为肉ti上的疼痛,也不是对自己死而复生的惊叹。他害怕,他不知道这样的自己该如何度过余生。他有那只仅存的手掌不断抓扯着自己的头发,恨不自己得就无声无息这么死去。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他的所有动作全部停了下来,然后抬起头,看向面前的这位神秘人。

    “是你救了我?”

    那人倒是相当坦诚,回答道:“确切说,是我给了你第二次生命。毕竟,刚才的你已经完全没有生命迹象,是我从阎王手中抢回了你的性命。”

    张望远面露狂色,随即道:“这么说,你能为我再续断肢了?”

    “当然,简直轻而易举。”那人仍然十分从容,就连呼吸似乎都变得不可感知,好像不存在一样。

    “那你帮我,你帮我治疗伤势,可以吧?毕竟,你已经救了我的命,这点小事应该不成问题的。”

    那人点了点头,神情淡然道:“嗯,是这么回事。你这点伤,分分钟我就能完全治愈。只是,我为什么要帮你?”

    张望远先是一愣,便又怕对方等着急,于是赶紧道:“你……你没有理由拒绝啊!毕竟,我的命是你救的。”

    那人道:“所以,我就得对你负责?”

    张望远意识到自己的鲁莽,生怕激怒了对方,不给自己疗伤,所以立即改口道:“不,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您既然有一副菩萨心肠,肯定不会眼睁睁地看着我不人不鬼地活在这个世上吧!你就行行好,再帮我这一次吧!”

    要不是身体条件所迫,张望远恨不得立刻跪在地上磕头求情。不过,就算他那么做了,眼前的这位救命恩人也不会遂他人意。

    “我刚才说过了,凭什么帮你?救你一命已经是莫大的恩赐,难道你有办法偿还不成?”

    这回,张望远彻底看傻了眼,他知道自己的身上确实没有能够打劫对方的条件。或许,这位神秘人根本什么也不缺,救人也只是他的一时兴起。然而现在,张望远已经处在了最最尴尬的境地之中,要不就痛痛快快地死,要不是就完完整整地活着,半死不活叫怎么回事。不过,既然对方还在自己面前,那就说明还有机会。张望远深吸了一口气,而后深深地低下了头,就好像五体投地的架势一样,对于面前的这位“神人”极为虔诚,不敢有丝毫亵渎。

    “求求你,求求你帮我渡过这一劫。只要我能回到原来的样子,别说是命,我的身体,我的灵魂,都是你的。”

    那人听了张望远的“衷心告白”之后,居然哈哈大笑起来,他蹲着身子,抚摸着对方的脑袋,语气温柔道:“傻孩子,我要你的灵魂干嘛,又不能吃,也不能拿去换钱。不过,你这身子我还真有些用处。”

    听到这里,张望远的脸颊“噌”地通红一片,羞愧难当的他,恨不得当场挖个坑,活埋自己算了。

    平复了许久,张望远才再次开口道:“我……我可没有那种癖好。如果你真有那种要求的话,我宁愿以死谢恩。”

    张望远本以为自己的最后一线希望将要就此破灭,就在他准备出手自行了断的时候,对方忽然道:“你不用死,我对你更没有兴趣。只不过,要想我救你,你就必须为我所用。”

    张望远似乎嗅到了一股阴谋的气味,但为了恢复自己的完整之躯,他也没有想太多,于是便道:“你的意思是?”

    那人直了直腰杆,伸手拍打了下褶皱的衣角道:“从今天起,你就我的奴仆。”

    再次踏上通往苍北仙苑的石阶,那种激动的感觉只有如今的孙长空才能完全体会。他甚至能够感觉的到,自己每走一步,脚掌之上传来的颤抖。

    两千八百四十六个台阶,他已经走了一步,抬头望去,已经可以隐约看到驻守在外的看门弟子。

    时至傍晚,残阳的余辉擦过山脊,毫无保留地倾洒在一望无际的山路之上。就在样,孙长空伴着殷红的霞光,一步一步朝山上走来。在这种赋有诗意的情境之中,那两名仙苑弟子已经看得有些痴醉,几乎都忘了寻问对方的身份。而当他们看到孙长空那张熟悉而又陌生的面容之时,对方居然率先开口了:

    “两位师弟,近来可好?”

    二人目瞪口呆,要不是旁边归来的莺鸟善意提醒,恐怕都不会说话了。

    “孙……长空师兄,你居然真的还活着!我还以为大师兄看走了眼。哈哈!”

    这两位看门的弟子,曾经是孙长空在外门时候的同伴,虽然关系不如他和三胖那般亲近,但也是兄弟情深,其中有一个甚至乐极生悲,掉下了几滴热泪。

    “嘿,咱们师兄弟重逢本是件高兴的好事,你哭个什么劲。”

    面带泪痕的弟子伸手抹了两把,然后故作坚强道:“没有的事,我只是为三胖感到悲哀。好不容易积攒下的基业,瞬间便被人吞噬殆尽了。而且,现在他的情况十分不容乐观,随时都有危险。”

    刚刚还面带笑容的孙长空,一听到三胖的事情,不由得阴云遮顶,目中闪着骇人的寒光,就如同两把淬毒的暗器一样。

    “谁要是敢动我兄弟,我一定要他的命!”

    此话一出,孙长空的体内立即爆发出一股直冲云霄的强悍气魄,旁边的两人见此情形,不禁后退了几步,这才感觉好了一些。

    “师兄,你的修为居然提升了这么多!怪不得会如此胸有成竹。可这次我们的敌人实在太过强大,就算是动用整个仙苑的力量,恐怕也要凶多吉少。”

    接下来,二人将陈经纶的事情大致说了一遍。当提到玄天门的时候,他的脑中忽然闪过一丝灵感。

    如果他的记忆没错的话,乌鸦道人曾经跟他提起过这个神秘门派的历史。不过,这要追溯到几千年的一场旷世之战了。

    当年,初升大陆与蓬莱大陆的格局还没有今天这般清晰。众人为了争夺地盘势力,不惜以命相搏。那些年,死于非命的人不少于几十万人,还有许多无辜者遭到牵连,一起糟了殃,但已无法寻得踪迹。而就在那个人间炼狱之中,有这么一个强大的势力,一夜之间被天下人所知。不因为别的,他们居然靠着自己的凡人之躯,强行击杀了一位神一样的仙人。

    对于“弑仙”的过程,外人无从知晓。但可以明确的是,他们确实杀了仙人,而且还将死者的项上人头当场示众。那种傲视群雄,睥睨天下的气魄,就算放到今天也足已称王称霸。于是乎,玄天门的势为迅速壮大,各方豪杰侠士,慕名而来。人在江湖,哪一个不想找一个稳固的靠山。而能击杀仙人的存在,自然是这片大地之上的王者。就这样,玄天门一战成名,自那之后再也没有人胆敢冒犯,甚至还要躲着他们,不与之对峙。

    听完这些,孙长空想到陈家老祖,感觉所谓的仙人也没有想象中那般深不可测。他轻笑了一声,而后道:“区区一个仙人而已,有什么了不起。假以时日,我也能效仿前人。”

    听到这里,那两位弟子干笑了两声,再也不说什么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